FANDOM


Eraicon-AC1.pngEraicon-AC2.pngEraicon-Brotherhood.pngEraicon-French Comic.pngEraicon-Project Legacy.pngEraicon-Revelations.pngEraicon-AC3.png

刺客徽章.png 兄弟会需要你的帮助!

本条目包含未翻译内容。您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 翻译它.

“我们为什么具有这些天赋?这些能力?因为他们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之中。”
——克莱·卡茨马雷克谈及鹰眼视觉[来源]
ACR EV.jpg

鹰眼视觉下的各式彩色辉光

鹰眼视觉(Eagle Vision)是特定血统的人类所具有的第六感,这是人类被第一文明创造的结果。尽管每个人都具备这种潜质,但那些曾与自身创造者交合的人类后裔拥有更多启用这种感官的必要基因,因而更有可能展现这种能力。

拥有此天赋者能够本能的感受到人们和物体与自己的关联,它以一种彩色辉光呈现,就像一个人心灵之眼(Mind'sEye)所见的一道光环。

当一个个体熟练驾驭了鹰眼视觉,这种能力会进化成更为高级的鹰之感官(Eagle Sense)。它能增进使用者全部官能,使他们能探测到特定区域内目标的心跳,甚至预知目标的行踪。

各式各样的彩色辉光标记了不同的人或物。红色代表敌人或溢出的鲜血;蓝色代表盟友;白色代表信息源或隐藏点,金色则代表目标或嫌疑人。

中世纪中期编辑

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早年就拥有鹰眼视觉,这一特殊能力也被他的刺客同胞所知,正是他们将其称为“鹰眼视觉”。[1]

Al mualim eagle vision.jpg

阿泰尔的目标——拉希德·丁·锡南显示金色,而他的分身则显示为红色。

借助鹰眼视觉,阿泰尔发现自己可以阅读周围一切的情感与意图,这驱使他在暗中使用这种能力。[1]在随后的生命中,阿泰尔会在无数次暗杀行动质询中使用鹰眼视觉。[2]

鹰眼视觉辅助阿泰尔定位目标,这在他与阿尔莫林较量中显得尤其具有助益。后者利用圣殿的宝藏创造了诸多自己的幻像,而阿泰尔凭借鹰眼视觉在人群中准确定位到了真身。[2]

文艺复兴时期编辑

埃齐奥·奥迪托雷编辑

“听好了:回到那房子里去。我的办公室里有一扇隐藏的门,用你的才智去找到它吧。”
——乔瓦尼·奥迪托雷指导埃齐奥使用鹰眼视觉[来源]
ACII Codex Eagle V.png

使用鹰眼视觉分析手札墙

与阿泰尔相似,同样具有鹰眼视觉的埃齐奥·奥迪托雷利用这种能力寻找秘密出入口、预测盟友及敌人的意图。另外,埃齐奥还借此看到手札残页下面隐藏的地图。[3]

乔瓦尼·奥迪托雷曾将埃齐奥的能力称为他的“天资”。[3]萨莱则称它是“天赋”。[4]但他们从未明确的称其为“鹰眼视觉”。

君士坦丁堡刺客在遇到埃齐奥之前就已听闻他的能力。当皮里船长指导他看穿烟幕时,埃齐奥假装听不懂皮里在说什么,但皮里仅仅回答“话已经传开了”。听到这里,埃齐奥建议他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信息。[1]

优素福·塔齐姆在提到埃齐奥的能力时称其是他“传奇般的感官”。皮里曾提及埃齐奥是“一种特别的人,天赋异禀。”埃齐奥自己也承认他的感官“比大多数更协调”。[1]

其它编辑

“记录告诉我要用我另外的眼。有时,我看到那些不存在的东西。画作或波形。 ”
——乔瓦尼·博吉亚描述他的鹰眼视觉[来源]
My Own Eyes PL.jpg

乔瓦尼·博吉亚使用鹰眼视觉

拉·沃尔佩被认为拥有一种更高端的鹰眼视觉,如所称的那样,他能够「透过墙壁看到另一侧的东西」。[3]乔瓦尼·博吉亚同样具有鹰眼视觉。他曾在人群中利用其定位並跟踪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乔瓦尼也能够看到并不真正存在的图像和绘画。弗朗切斯科把此种能力叫做「使用他另外的眼」。[5]

海盗黄金时代编辑

刺客玛丽·里德将鹰眼视觉描述为对生命原质(life essence)的感知能力。根据她的描述,有生命的物体会积聚生命原质,具有“那种感官”的人能够察觉到它们的存在。她说每个人都能够驾驭这种感官,但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或者晚些时候才能真正使用这种力量。爱德华·肯维说自己的这一感官属于本能,并且形容鹰眼视觉就像“黑暗中闪烁的月光”。[6]

与阿泰尔和埃齐奥相似,爱德华·肯维能够分辨敌我,认出目标。但他也可以通过注视身边的人来“标记”他们,从而在不使用鹰眼视觉时也能看到他们的位置,并且不受障碍物的影响。他也能够看到草堆、灌丛等隐藏地点,这些地点在鹰眼视觉中分别闪烁金色和绿色的光。[6]

阿德瓦莱,爱德华·肯维的大副后转为一名刺客,亦拥有鹰之视野,其性质与爱德华相似。

殖民时期的美洲编辑

谢伊·科马克拥有与爱德华·肯维相似的鹰眼视觉,还能察觉周围的危险,但无法在跑动中使用。除了用于打猎,侦查和暗杀任务,谢伊在背叛刺客组织之后还使用鹰眼视觉来追踪曾经的刺客同伴。

海瑟姆·肯维拥有鹰眼视觉,然而他并没有标记特定目标的能力。海瑟姆的儿子,拉通哈盖图的鹰眼视觉与父亲类似。拉通哈盖图早年曾经使用这一能力协助他追踪猎物。在加入刺客组织之后,他继续使用鹰眼视觉来猎杀殖民地圣殿骑士。

康纳的鹰眼视觉也曾被用于调查线索。在牙买加的爱丁堡城堡中寻找威廉·基德船长的藏宝图碎片时,康纳曾使用鹰眼视觉审查现场,重现一名受害者遭刘易斯·哈钦森谋杀的场景,并最终找到了受害者的遗体和藏宝图碎片。

Father's Troubles 1.png

艾芙琳使用鹰眼视觉寻找隐藏的路径

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是一名拥有鹰眼视觉的女性刺客。她的鹰眼总体上与康纳相似,但她的视野中可以看到特定的物体(如血迹和通缉令)发出紫色的光。和康纳一样,艾芙琳也能够使用鹰之视野审查线索,重现过去的犯罪场景和事件。

1784年,和阿德瓦莱和爱德华·肯维一样,艾芙琳亦习得了使用鹰眼视觉标记目标的能力。

大革命时期的法国编辑

法国刺客阿尔诺·多里安的鹰眼视觉(又称“鹰之脉搏”)具有一定的时间和范围限制。阿尔诺也时常使用鹰眼视觉调查犯罪现场和寻找目标下落。在一定距离内,阿尔诺还能够与共同执行任务的刺客同伴共享鹰之视野,让同伴也看到他眼中的辉光。

在刺杀任务中,阿尔诺还能够获得其刺杀目标的记忆片段,因此不经由交谈就能了解到目标生前掌握的重要信息。除此之外,阿尔诺还拥有优于常人的听觉,能够在鸟瞰点勘察四周时将注意力集中于某一地点,继而清晰地听到附近人们的谈话声。

阿尔诺在醉酒时仍然能够使用鹰眼视觉,但使用时会伴随剧烈的头痛。[7]

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 编辑

The twins Jacob and Evie Frye possessed Eagle Vision, and while the exact date of the ability being uncovered is unspecified, both have been able to use it since around 20 years old. Their form of vision caused very little distortion in sight, causing the Assassins to see in muted tones of black and white. During this sense, they could see and "mark" targets from very long distances, and even identify individuals by names, objectives, and opportunities to aid them in assassinations. Targets would be in yellow, allies in green, enemy Templars and Blighters in red, and law enforcers in blue. The only drawback was that the twins would not be able to move around much, and were confined to walking.[8]

The twins also utilized Eagle Vision during criminal investigations, such as a series of murders tasked to them by Henry Raymond in 1868,[8] and the Whitechapel murders committed by Jack the Ripper in 1888. Through this sense, the twins could identify clues as well as mark their own observations and trajectories based off information acquired.[9]

Jack the Ripper also possessed Eagle Vision of his own. However, his vision became unstable upon activation, and words related to his objectives would appear.[9]

当代编辑

刺客编辑

“尝试一下你从阿泰尔那里学到的特殊视觉吧。 ”
——露西·斯蒂尔曼刺客圣堂中对戴斯蒙德·迈尔斯讲到[来源]
Vidic Lucy EV.png

鹰眼视觉观察露西、韦迪克和16号实验体留下的痕迹

通过使用阿尼穆斯追踪祖先的记忆,戴斯蒙德·迈尔斯同样获得了使用鹰眼视觉的能力,这可能是出血效应的结果。借由此种能力,他能够看到露西·斯蒂尔曼(一位刺客同胞)闪耀蓝光,而沃伦·韦迪克(一名圣殿骑士)闪耀红光。[2]

他也使用这种能力看到了16号实验体,克莱·卡奇马雷克用自己的血液写在阿布斯泰戈实验室之中的神秘信息[2]

在逃离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期间,戴斯蒙德发现了这项新近习得的能力的另一种功能。与热影像相似,他通过识别遗留在正确号码上的热影像或指纹发现了键盘之中隐藏的密码。[3]

Glyph20 - Scuola Grande di San Marco2.jpg

埃齐奥使用鹰眼视觉寻找到神秘符号

在一段隐藏在神秘符号背后的视频中,(需要通过鹰眼视觉扫描以解锁)克莱说道,“我们为什么具有这些天赋?因为他们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之中。”这暗示出,由于阿泰尔、埃齐奥戴斯蒙德和16号实验体都具有鹰眼视觉,他们的血统传自人类和第一文明的结合。[3]

此后,在逃往蒙特里久尼的途中,戴斯蒙德同样能够使用鹰眼视觉看到埃齐奥留在圣堂楼梯间墙上的讯息,它蕴藏着大竞技场密室密码[4]

While traveling through the Colosseum to the Santa Maria in Aracoeli, Desmond used Eagle Vision to locate a series of switches to open hidden entrances. He also made use of it to see the proper sequence of levers he needed to activate, in order to access the Apple of Eden hidden within the Colosseum Vault.[4]

When he traveled to Osaka on 4 December 2013, Gavin Banks used his Eagle Vision to determine that the yakuza, not Abstergo, had killed the Assassin cell in the city, though this invariably taxed his energy.[10]

圣殿骑士编辑

阿布斯泰戈雇员使用若干阿尼穆斯磨砺自身技术,他们也被赋予一种叫做圣殿视觉的能力。它为使用者提供一种模仿鹰眼视觉的能力,允许他们使用约3.5秒钟。[4]

鹰之感官编辑

“随着埃齐奥逐渐成熟,他身上诸多不为人知的能力也变得成熟起来。尤其是一种罕见的超感官知觉——我们刺客将它的最强形态称为“鹰之感官”。”
——克莱·卡奇马雷克[来源]
The Wounded Eagle 6.png

埃齐奥使用鹰之感官

熟练掌握鹰眼视觉能促使“第六感的觉醒”,朱诺曾这样称,并赋予所有者鹰之感官。[4]

作为鹰眼视觉的加强形式,鹰之感官允许一个人锁定目标,并大致感知到他们曾去过哪里,或相反——他们将要去哪里。这对跟踪目标或探寻卫兵将缘何路而行,以便设下炸弹或埋伏是十分有帮助的。[1]

通过鹰眼视觉,埃齐奥同样可以发现冷僻的路线或找出伪装过的敌人。然而对于后者,他需要更加集中并对人群进行逐一排查。[1]

与埃齐奥通过倾听加重的心跳声以探查隐匿敌人的方法相类似,他也曾使用鹰眼视觉诊断过一名受伤的雇佣兵,并得出结论:此人还活着,但身体十分虚弱,很有可能是受到某种毒药的侵袭。[1]

琐事趣闻编辑

刺客信条编辑

  • 王国通往马西亚夫的入口有一名闪耀红光的刺客卫兵,但他与普通士兵的反应方式如出一辙。这名卫兵原本应是贾迈勒,一名援助马苏恩、背叛兄弟会的刺客。然而最终版游戏删去了阿泰尔刺杀贾迈勒的序列,使他成为了一个彩蛋
  • 在原版刺客信条中,使用鹰眼视觉时移动会受到限制,且阿泰尔同步率必须达到最大值。但这些要求在随后的游戏中被去除了。
  • 在刺客信条中,鹰眼视觉事实上仅仅被认为是阿尼穆斯对刺客观察技术的可视化(Animus为了让没有鹰眼/鹰之感官的玩家能形象的理解这种感官而进行了适当的可视化,现代剧情中也是如此,鹰之感官拥有者本人使用鹰之感官时则不用主动激活。)。

刺客信条II编辑

  • 鹰眼视觉的使用者会看到自身被标记为蓝色。
  • 在游戏的开始,玩家在藏身处操作戴斯蒙德时,可以看到装备在鹰眼视觉下闪烁蓝光。这表明它们可以在自由奔跑中派上用场。
  • 露西为戴斯蒙德派下任务,让他打开藏身处防御系统的传感器。当戴斯蒙德问及露西如何找到传感器时,她参考鹰眼视觉能力说道,“睁开你的眼睛,戴斯蒙德。”

刺客信条:兄弟会编辑

  • 当玩家操作戴斯蒙德使用鹰眼视觉漫步蒙特里久尼城中时,可以看到一条红色痕迹从镶有刺客标志的喷泉绵延至马里奥·奥迪托雷的书房。这段痕迹与16号实验体留下的血符具有相似的色彩,看上去是由许多足迹组成的。
  • 达比·迈克德维特(Darby McDevitt)和法尔科·波伊克(Falko Poiker)在一段采访中解释,上述痕迹是为了帮助玩家找到返回圣堂的路,尽管红色是设计者的失误。
  • 位于阿尼穆斯之外时,偶尔会出现一段暂停,这会使盟友在几秒钟内闪耀金色。
  • 与刺客信条II不同,敌人或盟友在死后并不显示他们的标准色,而是像市民和非生命体一样呈现灰色。
  • 在某些记忆里,水体在鹰眼视觉下也会像隐藏点一样显示白色。这在刺客信条II中也出现过。
  • 在记忆“在罗马之时”中,当埃齐奥换为博吉亚卫队长装束时,装甲将会闪耀红色,而他自己仍被标识为蓝色。
  • 与鹰眼视觉不同,圣殿视觉将目标标记为蓝色而不是金色,追逐者则显示为红色。

刺客信条:启示录编辑

  • 刺客信条:启示录里,在埃齐奥前往马斯亚夫朝圣和阿泰尔从流亡中返回马斯亚夫途中,玩家都可以看到阿泰尔过去时代的幽灵影像。
  • 与普通敌人不同,传令官和他两名侍卫的行迹不能被跟踪。
  • PlayStation Home版刺客信条的小游戏中有一个鹰眼视觉的谜题,解开它后将开启藏身处。

刺客信条III编辑

刺客信条IV: 黑旗编辑

  • 刺客信条中的类似,在高姿态中移动无法使用鹰眼视觉。

其他编辑

  • PlayStation Home版刺客信条的小游戏中有一个鹰眼视觉的谜题,解开它后将开启藏身处
  • 埃齐奥的鹰之感官或许有透视的能力。
  • 虽然戴斯蒙的第一文明DNA高度集中,但他的鹰眼视觉并不像他的祖先天生就有,而是像大多数人类一样是休眠的。
  • 看门狗2中,NetHack的能力和鹰眼视觉类似。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