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iberationEraicon-AC4Eraicon-MemoriesEra-ACi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以淑女的外表诱捕猎物,以奴隶的外表逃避敌眼。虽然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我的信念正大而光明:直面这世上的不公,领导人民前往未来。我是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我是一个刺客,我为自由而战。”
——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来源]
艾芙琳
Aveline
生平信息
故乡

新奥尔良,法属路易斯安那

生于

1747年

政治信息
隶属

刺客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III:解放
刺客信條IV:黑旗

配音演员

Amber Goldfarb

艾芙琳·德·格朗普雷(Aveline de Grandpré)(1747 — ?)是一名混血刺客,在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末期,她居住在新奥尔良地区。同时,她还是阿布斯泰戈一号实验体”的祖先。

艾芙琳在极为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她的父亲是富有的法国商人菲利普·德·格朗普雷,母亲则是一个名叫珍妮的非洲奴隶。1757年她的母亲神秘失踪,而其父早在五年前就为她带来了一位继母——玛德琳·德·利斯尔

虽然生在大户人家,但艾芙琳仍能感受到社会上的不公。十二岁那年,她决定亲手铲去这份不公,便从拍卖会上救下了一个奴隶。新奥尔良刺客导师阿加特也参与了此事,艾芙琳对自由的热忱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于是他决定收艾芙琳为徒,正式接纳其为兄弟会成员。

经过了几年的训练后,艾芙琳成长为了真正的刺客。她常年致力于保护新奥尔良城中受压迫的奴隶。十八岁时,她发现圣殿骑士正在新奥尔良筹划某种阴谋,为首的是一个代号为“公司人”的教团高层人员。在刺杀了几个同谋者后,艾芙琳得知圣殿骑士招募了一大批奴隶,并把他们集中送到了奇琴伊察。在刺客热拉尔·布兰科的帮助下,艾芙琳逃过了新奥尔良圣殿骑士的追捕,来到了奇琴伊察。

在解放了那里的奴隶后,艾芙琳从当地的大神庙中找到了一件伊甸圣器。而后她又回到新奥尔良,计划揭穿这位“公司人”的真面目。几年后,艾芙琳为寻找线索来到纽约,出身于卡尼耶可哈卡的原住民刺客康纳与其同行。

在他的帮助下,艾芙琳终于得知了“公司人”的真实身份,那就是她的继母玛德琳。在格朗普雷庄园门口,母女两人展开了对峙。玛德琳试图让艾芙琳加入教团,而艾芙琳则决定去路易斯安纳河口,与阿加特先做个了断。对艾芙琳早已心生芥蒂的阿加特却选择了自杀,艾芙琳只好拿走他的项链,作为自己“背叛兄弟会”的佐证。随后,她假装自己愿意投奔教团,在入团仪式上趁机刺杀了玛德琳,终结了圣殿骑士对新奥尔良的控制。

1784年,艾芙琳再次与拉顿哈给顿合作,在罗德岛刺杀了圣殿骑士艾德蒙·佐志,取得伊甸圣器预言项链,并介绍奴隶佩瑟丝·吉伯斯加入了北美刺客兄弟会。

2012年,她的基因记忆被改编为游戏解放,由阿布斯泰戈娱乐部育碧联合出品。

生平编辑

早年 编辑

“看到她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跪到了地上。他说他很羞愧,请求我原谅他这几年来奴役我的行为,并发誓一定要为我们俩带来自由。”
——1747年,珍妮在日记里描述看到艾芙琳出生时的菲利普。[来源]

1747年6月20日,艾芙琳出生在法属新奥尔良,父母分别是商人菲利普·德·格朗普雷和来自非洲的置位新娘珍妮。自由是艾芙琳与生俱来的权利,她那极为丰厚的家业使她能够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这些财富来源于她父亲的商务活动和其在城中的影响力。然而在1752年,为了补全资金亏空,菲利普不得不迎娶了他的一位投资者的女儿,玛德琳·德·利斯尔。

此举让艾芙琳双亲的关系渐渐疏远了起来,而菲利普则允许艾芙琳和珍妮继续住在格朗普雷庄园,玛德琳则负责起了艾芙琳的教育工作。1755年,艾芙琳认识了来自阿卡迪亚的孤儿热拉尔·布兰科,他当时正在菲利普手下当信使。两个孩子自那时就已结下极为深厚的友谊。

但好景不长,艾芙琳的幸福童年随着两年后她母亲的失踪戛然而止。随后,玛德琳得到了艾芙琳的所有抚养权,但艾芙琳始终没有放弃对自己亲生母亲的寻找,甚至经常梦到有关她母亲失踪的噩梦。

Only a Nightmare 3

小艾芙林在奴隶拍卖会上

同时,艾芙琳也时常为社会上的不平等而感到愤恨,她决定将这种愤恨化为行动。1759年时,她试图依靠自己的力量救走一位奴隶,但却被奴隶主手下的海员逮了个正着。万幸的是,刺客导师阿加特当时也在场,他便让艾芙琳和那个奴隶毫发无伤的逃了出去。后来,阿加特被艾芙琳对自由和正义的向往所深深折服,便介绍她加入了兄弟会,与她一同入会的还有热拉尔。

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后,艾芙琳成为了一名正式刺客。在那之后,艾芙琳便作为阿加特在新奥尔良的眼线,用她的技能保护这里的人民,对抗盘踞在路易斯安纳的圣殿骑士。

打击德·费勒编辑

调查失踪的奴隶编辑

“先是我哥哥失踪了,然后又是我姑姑[……]他们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逃掉,而是被抓住了。”
——1765年,一个奴隶向艾弗林通报失踪事件[来源]

1765年的一天,艾芙琳再次被噩梦惊醒。待前来安慰她的玛德琳走后,无法入眠的艾芙琳偷偷换上刺客服,走到了花园里的鸽子笼旁。在那里,她收到了来自热拉尔的一封信,信上说最近有一家种植园出现了奴隶逃跑的情况,导师希望她能去调查一下。为了寻找进入种植园的方法,艾芙琳在圣路易斯大教堂塔顶进行了一次鸟瞰,并在更衣室里换上了奴隶装。随后,她用潜入马车车厢的方法进了种植园。

A Slave in Trouble 5

艾芙琳搭救特蕾丝

经过一番调查后,艾芙琳发现这些奴隶并不是自己逃走,而是被某些人带走的。于是她爬到种植园的最高点,希望找到关于那名最后失踪的,名叫特蕾丝的年轻女奴的线索。跟随着线索,艾芙琳找到了特蕾丝所在的谷仓,但尾随她而至的还有种植园主和他儿子,外加几个守卫。

成功击败他们后,艾芙琳把特蕾丝送到了自己家,并向自己的继母寻求帮助。玛德琳起初并不愿意,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她让艾芙琳先去买一件用于旅行的礼服,而自己则用这段时间安顿好特蕾丝,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事后,玛德琳向艾芙琳保证,如果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自己仍然会毫不犹豫的帮助艾芙琳。

刺杀总督阿巴底编辑

“教团……才是……我们的……未来。圣……圣殿骑士会让我们的殖民地……永远的归属于法国。”
——1765年,阿巴底总督的遗言[来源]

后来,艾芙琳拜访了父亲所有的一间仓库,发现她父亲正在为货物丢失而大发雷霆,并命负责打理货物的热拉尔前去寻找原因。随后,艾芙琳便跟着热拉尔来到码头,见到了父亲的合伙人吉尔伯特-安东尼奥·德·圣马克桑。为了帮助父亲,她以淑女身份做伪装,用魅惑守卫的方式登上了弄丢货物的那艘船,并见到了船长卡洛斯·多明格斯。艾芙琳很轻松的就迷住了他,趁他分心时偷走了货物存放地的清单,之后便逃之夭夭。

Key to the Problem 2

艾芙琳与热拉尔商讨计划

艾芙琳成功的找回了货物,圣马克桑为了表达感谢之情,决定给她父亲以更大的商业折扣。几天后,热拉尔与艾芙琳会面,说她偷走的那些文件里提到了圣殿骑士拉斐尔·尤金·德·费勒。另外,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德·费勒与当地总督让-雅克·布莱斯·德·阿巴底有些许来往。

德·费勒与总督究竟在密谋什么?这是艾芙琳现在最想知道的。因为总督府门口有重兵把守,所以艾芙琳只能另辟蹊径。她找到阿巴底手下的一名佣人,从他身上偷到了府内厨房的钥匙。随后在1765年2月4日,她用府内举办宴会的机会潜入了阿巴底所住的别墅,在他的办公室外偷听到了德·费勒和他的谈话。谈话当中,德·费勒提到了一个代号为“公司人”的神秘人物,并向阿巴底保证,如果身为总督的他能够为教团提供更多奴隶,教团就能把他的官位一直保下去。为了终结两人的阴谋,艾芙琳在德·费勒走后闯进了办公室,用步枪击杀了阿巴底。

在死亡对话中,阿巴底说圣殿骑士能够让殖民地永远的归属于法国,但艾芙琳否认了这一点。而后,艾芙琳向他询问德·费勒募集奴隶的目的,他回答道,自己只是将可能反叛的奴隶送到德·费勒那,其余情况一概不知。在能问出更多信息前,阿巴底就重伤身亡了。总督一死,全城戒严,艾芙琳为躲避追查逃出了城,来到人烟稀少的路易斯安纳河口。

路易斯安纳河口之旅编辑

“河谷的深处盘踞着一个危险的骗子,他在那里布了许多眼线[……]这个冒牌货到底是谁?他又隶属于何方势力?这就是你要去调查的。”
——1766年,阿加特告诉艾芙琳冒牌者的到来[来源]
Meet the Smugglers 1

阿加特向艾芙琳介绍爱丽丝

第二年,艾芙琳收到了导师阿加特寄来的信,让她来自己的树屋一聚。之后,艾芙琳用鹰眼追踪阿加特留下的线索,找到了树屋的所在地。在那里,阿加特告诉艾芙琳,河谷深处有人冒充他的导师佛朗索瓦·麦坎达,并暗中做着走私的勾当。在学会了如何使用吹箭后,艾芙琳启程,前去调查这个冒牌货的真实身份,以及隐藏在他背后的力量。

在阿加特的建议下,艾芙琳找到了走私者鲁西永爱丽丝·拉菲勒。不巧的是,假麦坎达的追随者当时也在场。他们要求爱丽丝交出河谷的控制权,不然就血洗走私者的聚居地。艾芙琳见状,用吹箭撂倒了三个外围的闯入者,又和两个走私者联手干掉了剩下的几个人。

为了答谢艾芙琳,爱丽丝领着她潜入河谷,搜查假麦坎达的踪迹。在突袭了他们的营地后,艾芙琳得知假麦坎达将在圣约翰节前夕举办祭祀仪式,但具体地点尚不明确。

后来,鲁西永又让艾芙琳前往圣丹杰,那里聚集着大量逃出来的奴隶。艾芙琳赶到后,见到了爱丽丝和当地的巫医。这位巫医理解艾芙琳和阿加特的苦衷,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从他口中,艾芙琳得知了仪式的举办地点。而为了防范假麦坎达下毒,她又提前服用了巫医给的解药。

Eve of Saint John 9

艾芙琳和爱丽丝偷听巴蒂斯特和德·费勒的谈话

在祭祀仪式开始的那个夜晚,艾芙琳和爱丽丝驾船来到庞恰特雷恩湖,见到了所谓的麦坎达——真名为巴蒂斯特的前任刺客。德·费勒当时也在场,巴蒂斯特希望借他的力量毒杀新奥尔良的贵族,以此来为死在圣多明各的奴隶们报仇。当然,他还有一个私人目的,那就是把阿加特引出来活捉给德·费勒,然后得到进入教团的机会。

在爱丽丝的帮助下,艾芙琳消灭了巴蒂斯特手下的一些守卫,并混在他的追随者中,偷偷的接近于他。艾芙琳本想用吹箭毒杀巴蒂斯特,但巴蒂斯特却先下了手。所幸她早已服用了解药,身体并无大碍,几个想要围攻她的人也被她所反杀。

Eve of Saint John 7

艾芙琳面对着巴蒂斯特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战,巴蒂斯特选择与艾芙琳单挑。而艾芙琳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他,结束了他对河口的控制以及德·费勒的计划。在死亡对话中,巴蒂斯特说他认识阿加特,而且这是阿加特第二次背叛他——第一次则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穿着打扮与艾芙琳极为相似的女人。在艾芙琳能问出更多信息前,巴蒂斯特就咽气了。虽然只是含混不清的消息,但艾芙琳还是隐隐觉得导师隐瞒了什么。回去给阿加特复命时,艾芙琳没有把更多的事情告诉他。

路易斯安那的暴动编辑

“这个西班牙“总督”在贸易上设下了太多的限制,就连种植园主都得“求着”奴隶,让他们不要造反。”
——1768年,热拉尔对总督乌略亚所颁布的法案感到不满。[来源]

同一年,西班牙籍圣殿骑士安东尼奥·德·乌略亚接任为新奥尔良总督。1768年,为了让教团在贸易上获取更多利益,乌略亚修改了相关法案,为殖民地贸易设下了更多的限制。他严厉打击走私行为,封闭密西西比河口,并宣布路易斯安那从今以后将不再与任何殖民地进行贸易往来。这些政策激怒了早已居住于此的法国殖民者,不满与怨恨化为浪潮般的暴动,从密西西比河西岸的村庄一直蔓延到新奥尔良。

与此同时,回到城里的艾芙琳再次前往码头,希望从多明格斯那里问到更多关于德·费勒的事。在一名水手的带领下,艾芙琳找到了醉卧在酒馆里的多明格斯。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德·费勒到底在干什么,对于德·费勒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供货商。之后,艾弗琳又回到家,她父亲交给了她一张珍妮日记的残页。

Prelude to Rebellion 3

艾芙琳与起义者交谈

后来,艾芙琳在热拉尔的要求下前往父亲的仓库,但却在路上遇到了暴乱的市民。这些反对乌略亚的市民与西班牙士兵发生了冲突,艾芙琳也被卷入其中。当她把这些士兵消灭掉后,暴动者的领头人告诉她,自西班牙人来了以后,已经有不少奴隶和流浪者神秘失踪。

这一番话让艾芙琳深感不安。她带着这份情绪如期抵达仓库,发现热拉尔已经将这里改造成了兄弟会的新总部,还为她的武器和装备留下了不小的储存空间。此外,热拉尔还送给了她一把新武器——太阳伞枪。这把枪可以在艾芙琳伪装成淑女时使用,通过伞柄的机关发射毒镖。

而后,热拉尔又向艾芙琳介绍了商人布歇先生——他用造谣等手段恶意中伤格朗普雷家族,让家族产业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于是艾芙琳决定好好教训一下他。为了让布歇屈服,艾芙琳准备用商业上的手段让他破产。她策反了布歇手下的奴隶和工人,又买下了布歇名下的一家店铺。而整件事的结局也正如艾芙琳所愿。
Vanishing Slaves 1

艾芙琳与巫医谈论失踪的奴隶

事后艾芙琳回到总部,与热拉尔商讨有关于失踪的奴隶的事,并决定去圣丹杰寻找线索。到达圣丹杰后,那里的巫医又让她去询问爱丽丝,因为爱丽丝经常来这里雇佣奴隶。果不其然,爱丽丝曾经确实看到过运输奴隶的西班牙卫队。虽然她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何玄机,但却能够确信,这些奴隶是从圣-让堡出发的。于是在爱丽丝的帮助下,艾芙琳拦截了西班牙兵的运输队,趁机潜入了圣-让堡。

在刺杀了驻扎在堡垒里的西班牙中尉后,艾芙琳与爱丽丝两人释放了关押在堡垒中的奴隶,但这些奴隶似乎并不乐意,他们反而更想按西班牙人的原计划,乘船离开殖民地。

回到新奥尔良后,艾芙琳向热拉尔回复情况。她现在已经知道奴隶失踪的幕后黑手是西班牙人,但这些奴隶的目的地仍是个谜。热拉尔认为新总督乌略亚跟此事必有联系,他现在正躲在海岸堡中,需要用一场骚动把他引出来。于是艾芙琳打扮成奴隶的样子,与热拉尔一同来到阿尔梅斯广场,利用那里的示威人群煽动起了一场大规模暴乱。

In Vino Veritas 6

艾芙琳和热拉尔逃离追捕

当这些法国人与西班牙卫队发生冲突时,艾芙琳和热拉尔打算偷一辆载有火药的马车,用它来制造更大的动乱。两人悄悄地刺杀了看守马车的守卫,然后驾车而去。但在两人正要逃跑的时候,一支西班牙士兵队发现了他们,随即便展开追捕。马车在新奥尔良杂乱的街巷中疾驰而过,两人的目的地是远处的码头。但还没走到半路,马车就已经起火燃烧了起来。

不得已,他们只好弃车而去。失控的马车冲进一间酒厂,引发了巨大的爆炸。一些平民和西班牙卫兵被困在里面,艾芙琳便钻进去刺杀了那些西班牙兵,把里面的平民救了出来。事后,艾芙琳与热拉尔决定在老仓库汇合。

两人再次会面后,热拉尔给艾芙林指派了新的任务。为了给乌略亚施加更大的压力,他决定对停靠在码头的西班牙舰队下手。艾芙琳到达指定船只后,在甲板上安装好炸药,准备即时引爆。但在此时,“故人”多明格斯却不期而至,指着艾芙琳破口大骂,引来了船上的其他卫兵。而在艾芙琳把这些卫兵全都消灭掉后,多明格斯又急忙跪下请求原谅,发誓自己以后会定期去教堂礼拜,并且再也不酗酒再也不吃肉。而艾芙琳则警告他好自为之,随后便激活炸药,游回了岸上。

A Governor No More 5

艾芙琳宽恕了乌略亚

看到舰队被毁,总督乌略亚终于坐不住了,他决定离开海岸堡,然后从长计议。与此同时,阿加特把艾芙琳叫到圣彼得公墓,命令她刺杀乌略亚。

于是在乌略亚启程的那天,艾芙琳埋伏在了他的必经之路上。她用推翻水桶的方法堵住乌略亚的去路,成功地把他引到了自己早已选择好的刺杀点。随后艾芙琳从屋顶上一跃而下,把乌略亚的贴身卫队一一斩杀,迫使他离开马车,与这位刺客当面对质。艾芙琳向他询问了关于奴隶的事,得知这些奴隶最后都被送到了墨西哥的奇琴伊察。

乌略亚以为自己大限将至,但艾芙琳却选择违抗导师的命令,让乌略亚和他那已有身孕的妻子平安的离开了殖民地。为了感谢艾芙琳的不杀之恩,乌略亚把圣殿骑士的解码镜和奇琴伊察的地图送给了她。阿加特得知此事后大为光火,并不准让艾芙琳去奇琴伊察,师徒两之间的隔阂因此而加深。

虽然导师下了死令,但艾芙琳还是没有遵循。乌略亚走后不久,她也假扮成奴隶来到码头,准备混在奴隶当中前往墨西哥。临走时,担心其安危的热拉尔试图将她挽留下来,并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但艾芙琳去意已决,热拉尔最后也意识到不管自己再怎么挽留,艾芙琳也不会停下脚步。于是他答应帮艾芙琳保管装备,等候她平安归来。

探索奇琴伊察编辑

“你找到了预言碟,这倒是给我省了不少事……如果你不是我的敌人,我还真想和你交个朋友!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怎么会势不两立呢。”
——1769年,德·费勒历数着他与艾芙琳的共融之处[来源]
A New Life 1

德·费勒正在举行欢迎演讲,艾芙琳混在人群当中

1769年,艾芙琳终于随船来到玛雅古城奇琴伊察。抵达施工地点后,艾芙琳与其他奴隶一起听了德·费勒的欢迎演讲,之后又与他们聊了聊天,了解了下这里的基本情况。令她惊讶的是,自己在四年前救出的奴隶特蕾丝也在这里,而且看上去似乎很高兴。在进行进一步调查之前,艾芙琳又从工地上搜集来一些小零件,做了一副简易袖剑

武装好自己后,艾芙琳找到了德·费勒,并一路跟踪,见到了营地的工头。工头说,并不是所有工人都服从于他们的命令,有几个甚至还企图逃跑——其中有一人已被他抓获,并被带到营地外的一个偏僻角落,准备接受“教育”。德·费勒走后,工头和他的手下开始折磨起那个奴隶,而艾芙琳则迅速出手,了结了这一切。战斗结束后,工头所带的皮鞭也成了艾芙琳的新武器。

奴隶获救后,艾芙琳向他询问起有关于这个营地的事。谈话间,那位奴隶提到了一个名叫珍妮的人,她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艾芙琳认为这个珍妮很有可能是她的亲生母亲,她在营地上找到的一些线索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此外,她还找到了几张珍妮日记的残页,残页里夹带了一张奇琴伊察的地图,上面标注着一个藏有远古遗物的神秘遗址。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艾芙琳偷偷离开营地,来到一处天井。这口天井连通着地下洞穴,而洞穴的尽头正是一处第一文明神殿。在解除了作为防御的的一连串谜题后,伊甸圣器预言碟出现在了艾芙琳的眼前。这件伊甸圣器可用于记录声音和影像资料,但艾芙琳在神殿里只找到了半个。而就在她准备离开时,德·费勒的小队用炸药炸开神殿的墙,从施工甬道里冲了进来。

The Secret of the Cenote 6

艾芙琳面对亲生母亲

战斗结果是德·费勒小队全灭,其本人也被艾芙琳扔到了神殿的崖壁之下。但德·费勒的炸药引发了神殿的塌方,差点把艾芙琳埋在这里。胜利大逃亡后,艾芙琳计划返回营地,但却在甬道里遇到了珍妮。珍妮也认出了艾芙琳,但她却以为艾芙琳是奉阿加特之命前来刺杀她的。所以这母女俩只是打了个照面,珍妮也没有向艾芙琳透露更多的事情,以及她与阿加特之间的恩怨。

击杀“公司人”编辑

追踪巴斯克斯编辑

“也许你低估了河口的洪大、曲折和广阔。我想我要重复一遍:我需要足够的人手来控制它。必要时,你也可以再组建个西班牙军队出来。”
——1771年,巴斯克斯让手下的招募官控制好河口[来源]

结束了在奇琴伊察的冒险,艾芙琳于1771年回到新奥尔良,继续调查“公司人”的身份。她先去旧仓库向热拉尔报了平安,并拿回了装备。热拉尔则告诉她,西班牙殖民者在她离开的这几年里制定了更为宽松的法律,有助于奴隶解放运动的进行。但同时,一支由西班牙人组成的神秘武装也出现在河口地区,给那里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为了调查此事,艾芙琳决定跟踪这支队伍的招募官,希望能把幕后黑手挖出来。

The Prodigal Daughter 4

艾芙琳跟踪招募者

被艾芙琳找到时,那名招募官正在与两位西班牙士兵交谈,劝他们投靠自己。艾芙琳试图接近他们,但行踪却被招募官发现。招募官见状便撒腿就跑,一路逃到了城西的兵营里。虽然艾芙琳紧追不舍,但还是跟丢了他,所以也只好潜入兵营继续寻找。

不久后,艾芙琳用鹰眼找到了他,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将他暗杀,并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信件。逃出兵营后,艾芙琳打开了这封信,得知这些人的雇主名叫巴斯克斯,而他招募士兵的目的正是控制河口。导师阿加特的藏身之处就在那里,所以他也有可能遭到威胁。出于对导师安危的考虑,艾芙琳决定前往河口通知阿加特。

赶到河口后,艾芙琳却发现阿加特不在树屋里。她通过追踪阿加特的足迹找到了他,但他似乎并不愿意见艾芙琳——尤其是当艾芙琳呈上预言碟的时候。一番争论过后,艾芙琳同意将预言碟藏起,然后又将西班牙人的威胁通报给了阿加特。不过阿加特却说,他早就注意到了巴斯克斯的那帮雇佣军,而瓦解他们的方法也早已备好。于是艾芙琳请缨,希望助导师一臂之力。阿加特尽管万般不愿,但还是答应了她。

在雇佣军的必经之路上,阿加特事先插放了几枚巫毒符咒。而艾芙琳所要做的,就是在他们经过这些符咒的时候用吹箭下毒,当其中有人毒发身亡时,剩下的人必然会将原因归咎于诅咒,这样就能起到极大的威慑作用。

此项计划执行得很成功,幸存者也都被吓跑了。在确认好他们一时半会不会对树屋造成威胁后,艾芙琳来到走私者营地,见到了爱丽丝和鲁西永。雇佣军数量的陡增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提到巴斯克斯时,鲁西永告诉艾芙琳,这位圣殿骑士最近安排了一艘辎重船,要为驻扎在堡垒里的士兵提供物资。得到这一情报后,艾芙琳趁夜潜入沼泽地,熄灭了庞恰特雷恩湖湖畔的灯塔,让那艘船搁浅在了附近的一座岛上。
The Lighthouse 2

艾芙琳爬上灯塔

之后,艾芙琳一行人爬上了搁浅的船只,希望能从船舱里搜刮一些供需品。他们运送货物时也与巴斯克斯的手下展开了激战,但巴斯克斯本人却并不在船上,这让艾芙琳感到万分的失望。然而就在走私者们偷来的物资中,鲁西永发现了一封送与巴斯克斯的信件,信中人命令他去奇琴伊察续行某样计划。为了追查下去,艾芙琳只能依信中所示,再度踏上前往墨西哥的道路。

重返奇琴伊察编辑

“敌人来了又去,他们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1772年,珍妮谈论圣殿骑士对预言碟的追查[来源]
Return to Mexico 1

艾芙琳与母亲团圆

1772年,艾芙琳抵达奇琴伊察。在曾经的营地里,她见到了母亲珍妮。此时的珍妮对她已无戒心——母女之情战胜了她心中的恐惧。在简短地寒暄了一阵后,珍妮将寻找剩下半张预言碟的任务交给了艾芙琳。

在母亲的指引下,艾芙琳找到了一条独木舟,驾驶着它顺流而下,来到地下洞穴。弃船后,她又通过洞穴进入了另一所第一文明神殿,并解除了作为防御机制的谜题,拿到了另外的半张预言碟。之后,艾芙琳带着预言碟回到营地,再次与母亲见面。

交割完任务后,她又劝母亲回新奥尔良与她一起生活。珍妮知道,奇琴伊察在艾芙琳的努力下确实摆脱了圣殿骑士的控制,但那些剩下的奴隶仍需有人照顾,当地的奴隶社区也需有人打理,而自己应当肩负起这样的责任。所以她拒绝了艾芙琳的建议,但承诺以后会常来联系。

护送乔治编辑

“无用的刺杀……美好的死亡。她……会让你感受到痛苦的。”
——1776年,巴斯克斯吐露了“公司人”的身份[来源]
An Urgent Favor 1

艾芙琳与她病入膏肓的父亲

艾芙琳回到新奥尔良,却发现许久不见的父亲得了重病,已是卧床不起。虽然父亲的身体状况每日俞下,但她还是决定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继续追查“公司人”,并与热拉尔合作打入奴隶贸易组织,扩大了自己的联系网络。1776年的一天,艾芙琳像往常一样来看望父亲。期间玛德琳将她叫去,请求她帮助奴隶乔治逃离新奥尔良。

艾芙琳答应了继母的要求,找到了乔治。在刺杀了几个追捕乔治的警卫后,艾芙琳护送着他出了城。随后,她又与她的那两位走私者盟友联系,希望他们能帮乔治穿越沼泽。这些走私者此时正在为北方的爱国者服务,运送军需物资时正好可以送乔治一程,所以爱丽丝和鲁西永表示没有异议——但,这并不代表西班牙人的意见。

走私者的物资都是从西班牙人那偷来的,所以在穿过沼泽地时很有可能遭遇伏击。于是艾芙琳一路隐藏于树冠之上,在木筏受损前刺杀掉了沿途的西班牙火枪手。最后,一行人平安到达目的地,与霍普顿和其他爱国者相见。

Supplying the Revolution 3

艾芙琳、爱丽丝和乔治听霍普顿说话

物资转运好后,艾芙琳与众人谈论起西班牙人的事,霍普顿便提到了巴斯克斯。惊讶于此的艾芙琳这才知道巴斯克斯已经回到了新奥尔良。在赶回去之前,艾芙琳将乔治托付给了霍普顿,请他将乔治送到北方。霍普顿同意了,乔治也表示自己会加入爱国者,与他们一同为自由而战。

1776年10月13日,艾芙琳赶回新奥尔良,向热拉尔问起巴斯克斯的去向,但得到的只是两位线人被毒杀的悲报。不过热拉尔猜测,巴斯克斯很可能会前往位于城外的种植园,参加当晚举办的舞会。虽然没有更多的线索加以支持,但艾芙琳还是决定装扮成淑女,来舞会碰碰运气。

The Last Dance 6

艾芙琳和巴斯克斯跳舞

在舞会上,艾芙琳遇到了故人圣马克桑。他当时正在与人商谈走私货物给爱国者的事情,见到艾芙琳后便一阵嘘寒问暖,并将她与自己的女儿玛丽·菲丽希缇相比较,夸赞了她的优雅和矜持。

当然与此同时,艾芙琳也在极力寻找巴斯克斯的踪迹。最终,她还是用鹰眼找到了这位圣殿骑士。随后,艾芙琳便主动接近他,向他提出共舞一曲的请求,并用淑女独有的魅惑技能迷住了他,把他引到了种植园别墅的阳台上。这个远离人群的僻静之所就是巴斯克斯的安息地,袖剑穿透了他的身体,奄奄一息的他这才知晓了艾芙琳的身份。垂死之际,他告诉艾芙琳自己并不是所谓的“公司人”,真正的公司人其实是一名女子。

艾芙琳原以为,杀掉巴斯克斯就会彻底终结圣殿骑士的阴谋,但没想到幕后黑手另有其人。万般惊讶之余,她匆匆逃离了会场,遇到了早已在门口等待她的玛德琳。玛德琳对她一阵责骂,斥责她在父亲重病时还有闲暇来参加舞会,并把菲利普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她。艾芙琳对此感到大为震惊,随玛德琳驱车赶回了家。

几天后,菲利普被葬在圣彼得公墓,艾芙琳、热拉尔、玛德琳三人出席了他的葬礼。玛德琳在他死后继承了格朗普雷庄园,而公司里的事务则被全部托付给了热拉尔。艾芙琳并不关心这些财产,不过热拉尔表示,虽然公司现在隶属于他的名下,但这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样也属于艾芙琳。

纽约之旅编辑

“你到底在为谁工作?你真的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吗?“一人做事一人当”,艾芙琳小姐。”
——1777年,戴维森对艾芙琳的刺客立场感到不解[来源]

对“公司人”的搜查工作又回到了原点。为了寻找更多新线索,热拉尔与殖民地的其他刺客分册取得了联系,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帮助。1777年,艾芙琳从线报上得知,纽约有一位名叫戴维森的军官在为“公司人”服务,他很可能就是整件事的突破口。于是艾芙琳转行北上,来到了纽约。

A Fool's Errand 1

艾芙琳与康纳见面

那时正值严冬,艾芙琳在雪地里遇到了来此接应她的北美刺客康纳。在俘虏并审问了一名哨兵后,两人得知戴维森就驻扎在附近的一座堡垒中。于是两人一路潜行,来到了堡垒门前。随后,他们决定分头行动。康纳负责转移守军的注意力,而艾芙琳负责潜入堡垒,刺杀戴维森。

在康纳引开那些守卫的同时,艾芙琳小心翼翼地穿过了警戒区,在哨塔里找到了戴维森。令艾芙琳感到惊讶的是,这位所谓的“军官戴维森”竟然就是自己曾经救过的奴隶乔治。乔治同样也认出了艾芙琳,但他并没有对这位故人有所怜悯。此时他的手下也已赶到塔中,将艾芙琳团团包围,战斗随即打响。战斗当中,艾芙琳对乔治的变节感到十分的不解,而乔治则说,他只是在为拯救并赋予他自由的人而战斗。

最后,艾芙琳干掉了其他卫兵,准备对乔治下手。正当这时,康纳引爆军火库的巨大声响分散了两人的注意力,乔治趁机逃跑,并把艾芙琳反锁在了塔里。为了继续追杀他,艾芙琳爬到塔顶,用信仰之跃跳了出去。

落荒而逃的戴维森此时正驾着马车,沿哨塔下方的车道疾驰而去。眼疾手快的艾芙琳随即拔出手枪,击中了车上所载的火药桶,炸毁了马车。乔治被巨大的冲击力甩到路边,身负重伤。弥留之际,艾芙琳向他询问起“公司人”的真实身份,得到他的答复:“只要你睁开眼睛,答案一直就在你身后……”

说完这句话,乔治便一命呜呼了。了结此事后,艾芙琳与康纳谈论起了兄弟会与信条。她想知道康纳对信条的看法,而康纳则回答道“我只信任自己的手”。

恩断义绝编辑

“啊,看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应该待在你母亲身边,你也应该是我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怪物!”
——1777年,阿加特提到自己与珍妮的关系[来源]
Abandoning Pretense 3

艾芙琳与玛德琳及其手下对峙

“公司人”原来就在自己身边——艾芙琳此时所能想到的嫌疑人只有玛德琳。回到新奥尔良后,她在格朗普雷庄园与玛德琳相遇,后者毫无避讳地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坦白,自己一直以来都知道艾芙琳在为刺客服务。愤怒的艾芙琳试图逃离庄园,但很快就被守卫拦了下来。

玛德琳显然并不慌张,她苦口婆心地劝谏艾芙琳放弃抵抗,归顺教团。她表示自己对艾芙琳有着发自内心的疼爱,如今的剑拔弩张实属无奈之举。而她同时也肯定了艾芙琳的一些做法,比如替她除掉败坏教团风气的德·费勒等人。同时,玛德琳还提到了艾芙琳的导师阿加特,认为两人的师徒关系既已破裂,那倒不如一了百了,借此时机加入教团。
Confronting Agate 8

艾芙琳试图抓住跌落而下的导师

艾芙琳请玛德琳给她一点时间,以便能去河口再见一次阿加特。此时的艾芙琳怀揣着一颗赤诚之心,希望能让导师明白自己对兄弟会的坚贞,并从他那里得到帮助。但阿加特根本听不进艾芙琳的话,他以强硬的态度呵责艾芙琳背叛了他,并向她掷去毒气弹,作为她“与圣殿骑士为伍”的惩罚。吸入毒气的艾芙琳生出幻觉,眼前浮现出了曾被她所杀的人的影像。

这些幻影对艾芙琳发动攻击,阿加特则趁此时机爬上了树屋。最后,艾芙琳消灭了所有的幻影,在树顶见到了阿加特。但阿加特此时仍不愿直面于她,并痛苦地哀叹自己与珍妮的命运。艾芙琳被彻底激怒了,她命令阿加特离开路易斯安那,从今往后再也不要回来。阿加特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便带着悲愤之情走过平台,仰面倒了下去。艾芙琳试图抓住导师,但只是拽断了他脖子上戴着的项链。

直面玛德琳编辑

“这玩意用不了![……]我浪费了这么多年……为它献上了宝贵的生命——而且所有的零件都在我们手里,我能够确信这一点,除非……”
——1777年,玛德琳意识到自己被艾芙琳骗了[来源]

回到新奥尔良后,艾芙琳直接去了圣路易大教堂,见到了早已换上正装,在此恭候多时的玛德琳。她将阿加特的项链交给玛德琳,作为自己与兄弟会决裂的证明。之后,玛德琳又向她索要预言碟,并筹备仪式,打算在此接她入团。得到预言碟的玛德琳迫不及待地将两块碎片拼了起来,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失望至极的玛德琳意识到自己被艾芙琳骗了,而艾芙琳则拔出武器,与她展开了决战。

Erudito 4

艾芙琳站在落败的玛德琳面前

艾芙琳成功的杀死了在场的所有守卫,只留下了玛德琳一人。玛德琳十分不解,想知道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背叛于她。而艾芙琳则冷酷的反驳道,她的父母永远只有两个人,玛德琳不在其中。此时的玛德琳已是强弩之末,艾芙琳便历数着她所犯下的罪行——先是奴役其母珍妮,后又以毛地黄毒杀其父,现在又妄图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圣殿骑士的奴隶。

面对这些指责,玛德琳回应道,她这么做都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教团有着它自己的“神圣目的”。而艾芙琳则以轻蔑的语气否决了她,并发誓自己永远不会向教团妥协。

玛德琳最后还是死在了艾芙琳的刀下。随后,艾芙琳收回了预言碟,并用她母亲交给她的小盒子激活了它。被激活的预言碟投射出第一文明的全息影像,其中所述的,则是人类在夏娃的领导下对抗先行者的故事。

拯救佩瑟丝·吉伯斯编辑

“一個朋友叫我來的 -- 康納,他會提供安全的地方,並好好訓練你。”
——艾芙琳企圖招募佩瑟絲加入兄弟會,1784年。[来源]

在1784年,艾芙琳收到康纳的信息,他不断尝试招募名叫佩瑟丝·吉伯斯的逃亡奴隶加入兄弟会。由于艾芙琳的名字在奴隶们之间是个传奇,康纳相信由艾芙琳出手会比他更成功找到这名拒绝联系的少女。接受的她,艾芙琳前往了哥特岛开始在反抗军营地寻找佩瑟丝。[1]

The Rebel Camp 4

艾芙琳詢問著被釋放的奴隸

在路上,艾芙琳发现一对守卫在严刑审问一名奴隶并迅速了结一切。从工人口中得知,佩瑟丝的营地被她的前主人发现并且接管。艾芙琳渗入了营地,排除了警卫并从释放被俘虏的奴隶们的口中得知佩瑟丝的行踪。[1]

从一名工人的通知,艾芙琳找到了爱国者队长,并在他发现艾芙琳时即时逃走。经过一个漫长的追逐战后,刺客追上了他,并发生了短暂的打斗中得知佩瑟丝的下落。在压力之下,他透露佩瑟丝被她的前主人,艾德蒙·佐志医生圣殿骑士,送往附近的要塞并且审问。 在到达要塞的郊区时,艾芙琳见证佩瑟丝拒绝交出她母亲的项链─一个神秘的神器─之后被抓捕入狱。[1]

然后艾芙琳进入了一系列的地下隧道,随后她用她自己的方式进入了小囚房并释放了佩瑟丝。然而,后者拒绝了她的帮助并尝试逃离要塞,最后再次的被佐志抓住并强迫放弃身藏的项链。有了神器之后那位圣殿骑士离开了现场,并留下他的部下处置佩瑟丝,虽然最后再次由艾芙琳救出。再次的,佩瑟丝逃走了,疲惫不堪的艾芙琳最终在佐志离开前的地窖让佩瑟丝陷入困境。在解释她的意图之后,艾芙琳同意帮助佩瑟丝找回她的项链以换取她的忠心。[1]

The Tower 1

艾芙琳和佩瑟絲進入了前往紐波特塔的隧道

两位女人随后进入了前往纽波特塔的隧道中,学习共同努力克服各种障碍。虽然艾芙琳和佩瑟丝设法拦阻前往塔楼的佐志,但他的手下也设法阻止她们,让佐志成功脱逃。最后她们到达了塔楼并听到了圣殿骑士试图朗诵圣诗以启动神器,但最后都无济于事。[1]

选择侧翼攻击的艾芙琳,在佩瑟丝让佐志分心时即杀了他。在佩瑟丝从圣殿骑士身上取回了她的项链之后,刺客得知佩瑟丝有着启动神器的关键以智取佐志。在证明神器的功能—可让她「看见所有事物」几秒钟—之后佩瑟丝答应艾芙琳陪她前往达文波特家园[1]

后续 编辑

艾芙琳的努力使刺客组织在新奥尔良取得上风,并让这个城市在十八世纪下半叶摆脱了圣殿骑士的影响。除此之外,毕生致力于奴隶解放的她也名声在外,威望甚至还布及到了纽波特地区,在人们口中俨然已是传说般的存在。因此,一些诸如佩瑟丝之类的奴隶并不相信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因为她所立下的战功对于个人来说实在是太过绝卓。

到了二十世纪,艾芙琳的一个后裔被阿布斯泰戈寻获,他便是Animus项目的一号实验体。 在沃伦·维迪克的主持下,一号实验体重溯了艾芙琳的记忆。1981年,一号实验体因出血效应而死,但从他基因里读取出来的记忆被保存了下来。
AC4 Liberation Ad

游戏“解放”中的艾芙琳宣传图

2012年初,这些记忆数据被交给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经过市场分析,公司决定将艾芙琳的记忆改编成游戏。在这部名为“解放”的游戏中,艾芙琳的一部分经历被蓄意篡改,以此来误导玩家,让他们以为艾芙琳最后真的背叛了兄弟会。不过在游戏发售的同时,一个名叫“博学者”的黑客组织破坏了圣殿骑士的安保系统,偷偷地植入进了游戏。

博学者利用Animus技术向玩家揭示了真相,比如德·费勒反对虐待奇琴伊察的奴隶的情节,以及玛德琳被艾芙琳刺杀的事情。虽然有黑客介入,但游戏仍然取得了不小的销量。于是阿布斯泰戈决定效仿“解放”,开发更多的记忆游戏。2013年,位于蒙特利尔的娱乐公司总部利用戴斯蒙·迈尔斯的基因,读取出了刺客爱德华·肯威的记忆,以此来开发这个系列的第二部——海盗梦魇。

性格与特征编辑

艾芙琳:“他们每天都遭受着非人的虐待,或是更糟,那我就应该为我自己免遭此苦而感到庆幸吗?圣殿骑士永远不会授予他们自由之身![……]热拉尔,如果我父亲没有给我母亲自由,今天的我也会身处于这样的境地。
热拉尔:“但他给了。
艾芙琳:“而我也不会挥霍掉这份自由。
——1768年,艾芙琳与热拉尔谈论奴隶制度[来源]

长大以后,艾芙琳成为了一名意志坚强的年轻女性,她开始留意社会中的反差,像是自由与奴役,或者富有与贫穷。与康纳·肯维非常相似的是,她因为从父母双方那里继承的不同价值观而无所适从,也因此,她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这种观念中包括以激烈的立场反对奴隶制。

作为一个极具天赋的伪装者,艾芙琳能够通过改变服装、姿态和言语,以不同的面貌掩饰自己。她既可以是迷人的贵族小姐,也可以是对人百依百顺的奴隶。这些伪装可以帮助她打入贩奴集团和走私组织,同时也可以让她接触到贵族阶级和政府官员。

Taking Care of Business 4

艾芙琳引诱多明格斯船长

但即使如此,艾芙琳在融入贵族或奴隶群体时仍会遇到一些麻烦。奴隶们视她为潜在的麻烦制造者,不愿与她有过近的来往,而贵族们则忌惮于她的肤色。当然,艾芙琳也始终无法对贵族生活提起兴趣,尤其是无聊的茶党和那些向她搭讪的男人。艾芙琳与高层社会格格不入,因此当她远离城市,身处社会边缘时才能感到安心,毕竟那里的社会压力几近于零。

在朋友面前,艾芙琳可以摘下伪装,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她有时候会很幽默,用自己真正的魅力吸引别人,而非故作姿态作为魅惑的手段。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严肃和自信仍是她的代名词。艾芙琳对他人也很无私,她向那些被强权所束缚的人伸出援手。她认为,自己有机会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但自己身边的奴隶却连最基本的自由都得不到,因此,自己有为他们争取自由的权利。

然而,艾芙琳的这种无私有时也会变为鲁莽。1769年,她为追杀德·费勒而只身一人来到奇琴伊察,身上也没有带任何武器。导师阿加特试图阻止她,但最后也没能把她拦下来。看得出来,艾芙琳对自己行为的预判总是落后于执行,果敢得略显些固执。

因为在童年时期经受了失母之痛,艾芙琳不会过于信任他人,她总是习惯将得到的信息深埋在心底,很少与他人分享。这点在她与她导师的关系上可以看出。当她发现阿加特认识她母亲时,她所做的并不是与阿加特直言相对,而是立即对他心生警惕,并逐渐与他疏远起来。

A Governor No More 9

艾芙琳被阿加特训斥

反过来,在阿加特眼里,艾芙琳的种种忤逆行为显然是一种背叛,师徒俩之间的关系因此而恶化。艾芙琳坚毅的性格驱使她多次违抗导师的命令,虽然她后来明白了阿加特的心思,试图向他妥协以证明自己的忠诚,但阿加特此时已听不进艾芙琳的任何一句话了。

也是由于有着这样复杂的师徒关系,艾芙琳对作为一名刺客而战斗产生过质疑。在纽约时,她曾问康纳是否质疑过刺客的理念。而康纳没有偏袒刺客或圣殿骑士中的任何一方,他只是相信自己有辨明是非的能力。在这一番忠告之下,艾芙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价值观。这份道德层面上的肯定赋予她践行信条的勇气,使她在经历阿加特之死和玛德琳背叛时仍忠于兄弟会。

装备与技能编辑

“我时常惊颤于艾芙琳的生涯,她优雅如雌虎,迅猛如灵蛇。”
——2013年,新知者对艾芙琳的评价[来源]
Return to Mexico 5

艾芙琳用鞭子勾住玛雅石雕

艾芙琳是一名熟练的跑酷高手,她能在都市景观以及自然景观——比如湿地——中轻松穿行。在得到鞭子后,艾芙琳可以用它钩住半空中的支撑点,以此来荡到更远的地方。

她的搏斗风格包括双持多种武器,比如鞭子枪械短刀吹管甘蔗大砍刀和双袖剑。艾芙琳能够熟练运用这些武器,在一瞬间放倒敌人。虽然她身材娇小,但却可以在战斗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连最健壮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当然,艾芙琳也有着身为女性,心灵手巧的一面。在奇琴伊察的时候,她可以用从工地上找来的简易材料组装袖剑。而与刺客系列的其他主角一样,艾芙琳也有鹰眼视觉的能力,可以帮助她识别敌人、盟友、目标、隐藏点和线索。到了1784年,她的鹰眼又增加了透视的功能,与阿德瓦勒和爱德华·肯威相像。
AC3L Aveline Slave Blending

隐藏在奴隶中的艾芙琳

除此之外,艾芙琳还有三种不同的装束,分别为刺客、奴隶和贵族。艾芙琳会在不同场合穿戴这三种装束,而这三种装束也各有优劣。她的刺客装一般用于战斗,但会提高士兵对她的警戒度,所以并不适用于渗透禁区的任务。不过,在装扮成刺客时,艾芙琳可以使用所有种类的武器,跑酷时也更为便利。

在身着奴隶装时,艾芙琳可以融入新奥尔良的底层人民,避免被卫兵发现。她可以用搬箱子或假装扫地的方式进行潜藏,刺杀阿巴底时,她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潜入了总督府。而在调查乌略亚时,她又用这种装束潜入人群,煽动起暴乱。奴隶装对跑酷动作的影响不大,但在屋顶上跑酷时却很容易增加恶名值,所以这套服装更适用于地面行动。此外,因为它无法配备装甲和更多的武器,所以在战斗时有着一定的劣势。

The Colony's Good 1

艾芙琳魅惑卫兵

在贵族装束下,艾芙琳可以魅惑或者贿赂守卫,以达到潜行或刺杀的目的。不过这套装束不能用来跑酷,能携带的武器也很少。为了弥补这一缺陷,热拉尔为艾芙琳发明了能发射毒镖的太阳伞,实际使用效果与吹箭无异。而在恶名值方面,因为艾芙琳的表面身份本来就是贵族,所以非法行为对她的影响基本不大。此外,艾芙琳作为贵族之女,从小便学习着跳舞和弹钢琴。

琐闻趣事编辑

名字
  • 艾芙琳(Aveline)可能是阿维拉(Avila)的变体形式,起源于日耳曼语avi(理想)或拉丁语avis(鸟),联系到她的刺客身份,后一个来源的可能性要大一点。此外,它在法语里还有“榛子”的意思。而格朗普雷(Grandpré)分为“Grand”和“pré”两部分,前者在法语里的意思是“大”,而后者意为“草原”。
声优及角色设定
  • 为艾芙琳献声的安珀·戈德法布在配音时会改变声线,以适应不同身份下的艾芙琳。作为刺客,她会用低沉的声音与人交谈,语气也更为硬朗直接。而相比之下,淑女状态时的她则会用较高的声调和更为圆滑优雅的语气。
  • 在设定人物的性格时,主创团队参考了几位真实历史上,生活在十八世纪的新奥尔良女孩的资料。与艾芙琳一样,她们都是父母有钱有权,自小享受锦衣玉食的人。
  • 艾芙琳的一把袖剑上装饰着伊祖里符号,这种符号来源于巫毒教。
  • 游戏中,艾芙琳把护腕戴在左臂上,而在一些宣传图里,这块护腕被戴在了右臂上。
  • 据珍妮所述,艾芙琳的瞳色与其父菲利普相近。在原设图中,她有着褐色偏绿的眼睛,游戏中却变成了深褐色。
其他
  • 艾芙琳是刺客信条 系列中的第一位女性祖先,她也是两位戴着帽子而非刺客标志性风帽的祖先之一(另一位是海瑟姆·肯维),不过她的帽子上仍然带有鸟喙状的尖端。
  • 尽管没有任何已知的联系,艾芙琳嘴上有道和阿泰尔埃齐奥以及戴斯蒙德相同的伤疤。
  • 据刺客信条3动画导演乔纳森·库珀所述,艾芙琳的动作模型部分参考自康纳,所取的部分比爱德华·肯威所取的还要多一些。
    • 因此,艾芙琳使用袖剑的动作与康纳相似。根据官方设定,艾芙琳的袖剑没有弯折功能,但在实际游戏中,艾芙琳有类似于弯折袖剑的动作。
    • 同时,艾芙琳使用剑类武器的动作源自于海尔森·肯威
  • 在设计暴君华盛顿的剧情时,主创团队曾想过给康纳增加一些对艾芙琳的暧昧情节,但考虑到两人的性格差异,这个想法被否决了。
  • 艾芙琳的生日和吉尔·穆瑞的生日在同一天。后者曾担任刺客信条3:解放和刺客信条4:黑旗的DLC的编剧。
  • 据刺客信条4资料库所述,珍妮失踪那年艾芙琳十岁,但准确来说应该是九岁。珍妮失踪那天是1767年5月1日,而艾芙琳的十岁生日是那年的6月20日。
  • 根据刺客信条:末裔的剧情可以推断,艾芙琳的孙子参加了1863年的美国征兵暴动,并且很有可能是时任美洲兄弟会的导师。

参考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