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ltair's ChroniclesEraicon-AC1Eraicon-BloodlinesEraicon-AC2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The Fall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Abstergo

AC1 Animus 1.28

Animus,阿尼穆斯项目所围绕的设备。

阿尼穆斯项目Animus Project)是由圣殿骑士拥有的制药公司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发起的一个项目,其目的在于为自己之利发挥Animus之力。

此项目至少开始于1981年,由沃伦·韦迪克博士领导,露西·斯蒂尔曼约于2010年前加入,是阿布斯泰戈历史上最重要的项目之一。[1][2][3]

该项目主要包括:由“血统发现及获取部”抓捕刺客或其后裔[2][4]、探索抓捕到的刺客(后裔)的基因记忆、获得伊甸碎片[1]

沃伦·韦迪克死后,该项目由阿布斯泰戈CEO艾伦·里金的女儿索菲亚·里金接手主导。[5]

历史编辑

0号实验体 编辑

阿尼姆斯项目最初分为由艾琳·波特主持的异体记忆读取和由沃伦·韦迪克主持的自体记忆读取,艾琳·波特作为阿尼姆斯项目的0号实验体进入Animus原型机,次日发生了记忆读取不稳定强制停止的情况。这表明了异体记忆读取技术无法实现,阿尼姆斯项目转向韦迪克的自体记忆读取技术,从此韦迪克便接手了这个项目。

1号实验体 编辑

一号实验体是一个与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有血缘联系的男性,于1980年至1981年1月期间参与Animus原型机的相关实验研究。在浏览了其他祖先的事迹之后,他开始回顾18世纪新奥尔良的艾芙琳的相关事迹。在1980年9月,他将他对于艾芙琳的体验信息与沃伦·韦迪克进行了交流(后来这些交流被韦迪克录了下来,存入阿布斯泰戈工业的资料库中),在交流中,一号实验体明显表示出对艾芙琳的兴趣,甚至于现实中的他也开始被艾芙琳所影响。但是,由于一号实验体患有心脏病和轻微癫痫,在1981年1月的一次实验中,因实验事故而死于Animus原型机中。[6]

沃伦·韦迪克

沃伦·韦迪克

2号实验体 编辑

伴随着1981年初的一号实验体的失败,韦迪克自己毛遂自荐成为二号实验体来保证这个计划的继续实施。他在Animus中经历了4个小时,重温了18世纪一个名叫约纳的匈牙利刽子手的一生。[6]此外,韦迪克在进一步的研究中发现,自己甚至可以重温圣女贞德的一些记忆和信息。

4号实验体编辑

ACF vidic surgery

韦迪克正在试验丹尼尔。

1985年,[1] 4号实验体(代号“丹尼尔·克洛斯”),一名11岁的孤儿,被“血统发现及获取部”交给了沃伦·韦迪克。[4][7][8] 从那以后,丹尼尔就被放在Animus里,被项目人员研究其基因记忆,同时其大脑也被用于试验使用一个伊甸碎片复制品。[1][8]

 由此,他的脑内被植入了一个脉冲,此物会使他本能地寻找刺客组织的导师,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杀死他。[8]

在试验结束后,[8] 丹尼尔被放到了大街上,不过他会在生活中遭遇严重的出血效应[9] 随后,他被一位名为汉娜·米勒的女性刺客发现,并经过一系列事件后,丹尼尔在刺客组织里等级不断上升。然而,丹尼尔的潜意识还是迫使他于2000年11月6日杀死了现代导师

之后,他回到了位于费城的阿布斯泰戈机构,在药物的刺激下供出了全球几大重要刺客组织安全屋的位置,并再次在沃伦·韦迪克的监督下被放于Animus中,[8] Abstergo人员查看了丹尼尔自己的记忆来获取他去过的刺客营地所在处,以及他祖先尼古拉·奥列洛夫的记忆。[8][10] 在这之后,丹尼尔结束了Animus实验期,成为圣殿骑士一员。[7]

12号实验体编辑

12号实验体被迫体验了一名与费城计划有联系的祖先的记忆。当时,由于使用了一块伊甸碎片,美国海军爱尔德里奇号驱逐舰(USS Eldridge)短暂地进入了未来状态,持续大概18分钟。在实验中,阿布斯泰戈利用恢复的数据重建了原始的物品。[2]

14号实验体 编辑

14号实验体是一位受流血效应影响而造受到极端折磨的人。[11]

15号实验体编辑

2010年期间,[3]阿尼穆斯项目主要将注意力放在15号实验体身上。这是一名开始受流血效应影响的怀孕女性。由于自己祖先的记忆和腹中胎儿父亲祖先的记忆有冲突,让她被迫她经历了一段“记忆中的记忆”。[1]

最终在2010年12月中旬,露西注意到15号实验体的脊神经细胞正被加速激活,而Animus却引发了一种不完全的做梦式睡眠状态。当露西通知韦迪克15号的危险状态后,韦迪克认为从她身上已经提取了足够的研究信息,并随后联系斯蒂夫·吉布斯让他派遣一队处理小组前去处理15号。[3]

16号实验体编辑

Abs Room

克莱房间墙上含有隐喻的信息

2011年,阿布斯泰戈抓到了克莱·卡茨马雷克,一名专攻骇客技术和计算机工程的刺客组织成员。[7]为了获取一枚伊甸苹果的位置,[7]将克莱编号为16号实验体后,[2]阿布斯泰戈将他安置在了阿布斯泰戈在罗马的设施中的Animus里,进行了数个月的实验,期间数次需要在Animus中连续待上数天。

在克莱的精神已经承受不了这种超时的实验后,他祖先的意识开始与他自己的重合在一起。[12]

最终,韦迪克发现克莱是亚当——一名伊述人类的最早的混血儿之一,也是第一批反抗伊述文明的少数人之一——的直系后代。通过重现亚当的记忆,克莱和韦迪克得知了刺客和第一文明的秘密[7]。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将在不久后彻底消失的克莱骇入了Animus,将以他自己人格为原型的AI放入了Animus,等待下一个实验体来唤醒它。[13]

克莱还在他的另一个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12]的记忆中留下了许多隐藏的字形裂隙[14]之后,随着他钻研的深入,他的精神最终还是由于出血效应崩溃了。克莱在露西面前用圆珠笔划破了自己的手腕,[2]用他自己的血在Animus房间和他自己的房间的墙面上留下了神秘信息,最终失血过多死亡。[12]

17号实验体编辑

AC1 Monitoring Desmond

Animus中的戴斯蒙德

2012年12月,阿布斯泰戈抓到了他们下一个实验体,17号,一名名叫戴斯蒙德·迈尔斯的酒保。戴斯蒙德在16岁的时候就从身为刺客的双亲那里跑了出来。此外,他的基因被检测出含有高浓度的第一文明DNA。[13]

戴斯蒙德一开始便被放进Animus读取黎凡特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记忆,当读到阿布斯泰戈的目标记忆时,阿布斯泰戈如愿获得了由一枚伊甸苹果展示出的标记了分布于世界各地的数座先行者神殿的地图,戴斯蒙德对他们也失去了价值。在韦迪克的上司打算处理掉戴斯蒙德时,露西·斯蒂尔曼想办法让他们认识到戴斯蒙德对阿布斯泰戈的价值,保下了戴斯蒙德的性命。[2]

之后不久,露西(前刺客现潜藏的圣殿)[15]带着戴斯蒙德逃出了阿布斯泰戈的设施并转移到了刺客在罗马的藏身处,在那里戴斯蒙德用重制的Animus读取了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12]在无意中协助了露西和韦迪克的秘密计划

戴斯蒙德逃亡之后,韦迪克便集中注意力于虚拟战斗训练计划之中,而这是让大量阿布斯泰戈特工在Animus中通过回溯提取的圣殿骑士、刺客以及第三方的人物的记忆来积累他们的技能来与残余的刺客组织成员战斗。[1] 该计划最终使尤哈尼·奥措·贝格晋升为圣殿大师[16] 并立即被指派前去捕获刺客领导威廉·迈尔斯[13]

阿布斯泰戈同时也启动了传承计划,这个计划让参与者细查阿布斯泰戈选取的重要人物的记忆,以获得更多关于刺客组织和伊甸碎片的情报。然而这个计划在博学者的数次安全漏洞干预下最终被搁置了。[17]

2012年12月14日,戴斯蒙德在阿布斯泰戈罗马地区的设施内利用伊甸苹果杀死了韦迪克。[18]尽管阿布斯泰戈失去了这位在基因记忆领域位于世界领先的专家以及Animus的先驱,他们还是按照计划进入了阿尼穆斯项目的下一阶段,由戴维·基勒曼主导。[19][16]在回收了戴斯蒙德·迈尔斯的遗体后,一个名为17号样本项目的新项目于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被启动。[6]

卡伦‧林区 编辑

Assassin's Creed (film) 15

正在使用Animus的卡伦

到2014年,索菲娅·里金已经积极地参与到阿尼穆斯项目中。阿尼穆斯项目的研究场所也从阿布斯泰戈在罗马的支部转移到了位于马德里阿布斯泰戈基金会。同年二月,索菲娅的下属蕾拉·哈桑提出了一种新型的倒置六轴机械臂型Animus的构想。力排众议,这种Animus最终被应用在项目之后的研究中。[5]

之后两年,阿布斯泰戈又抓了不少人作为他们研究的样本,包括刺客穆沙内森埃米尔,并将他们关在位于马德里的设施内。2016年10月,阿布斯泰戈救下了死囚卡伦·林区,并将他作为下一个研究的对象。[20]

琐闻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