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阿尔诺·多里安

简体 | 繁體

1,40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11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Eraicon-Unity.pngEraicon-Rogue.pngEraicon-Unity book.pngEraicon-Assassins.pngEraicon-featured.png

阿尔诺·多里安
Arno Victor Dorian (1768 – Unknown).png
Arno Dorian
生平信息
故乡

凡尔赛法国

生于

1768年

时期

法国大革命

政治信息
隶属

刺客(1789年 – 1793年;1794年 – 未知)
德·拉塞尔家族(1776年 – 1794年)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大革命
刺客信条:叛变
大革命小说

配音演员

丹·让诺特(Dan Jeannotte)

“刺客兄弟会的信条教导我们诸行皆可,我曾以为这表示我们可以自由地做想做的事,为了追求理想而不计任何代价。现在我懂了,诸行并非都得到允许,而是信条本身即为一种警告。”
——阿尔诺·多里安,对刺客信条的感悟[来源]

阿尔诺·维克托·多里安Arno Victor Dorian,1768年 - 未知)是一位活跃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法国-奥地利混血刺客

他因养父的死亡而责备自己,并寻求救赎,他在1789年加入了刺客组织,试图揭露大革命背后真正的势力,同时也伺机为养父报仇。

在2014年,他的遗传记忆同时被阿布斯泰戈娱乐和黑客组织起始的一名不知名成员进行研究。

生平编辑

早年 编辑

维克多:“这是我的表!我光明正大赢来的。
阿尔诺:“如果身处于公正的世界,维克多,我想我会同意你。但这不是个公平的世界,这里是法国。
——阿尔诺偷回怀表后的诡辩[来源]
ACU Arno Elise hide and seek.jpg

阿尔诺与埃莉斯在凡尔赛宫捉迷藏

阿尔诺生于法国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法国刺客,名叫查尔斯·多里安,母亲是奥地利人玛丽·多里安。阿尔诺在巴黎附近的凡尔赛长大,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在某个时候,玛丽发现了丈夫的刺客身份,她逃离并遗弃了他的家人。[1]

1776年,八岁的阿尔诺,随父亲前往凡尔赛宫,在等待父亲期间,他结识了女孩埃莉斯·德·拉塞尔。与此同时,查尔斯在走廊被圣殿骑士谢伊·帕特里克·科马克刺杀。[2]之后阿尔诺被埃莉斯的父亲,同时身为法国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收养,出于对查尔斯·多里安的尊敬,弗朗索瓦将阿尔诺视如己出,他并没有把这个小男孩训练成一名圣殿骑士,也没有告诉阿尔诺自己的秘密身份。[1]

Arno View Point.jpg

阿尔诺在凡尔赛鸟瞰点搜寻弗朗索瓦

十三年后,年轻的阿尔诺总是惹上麻烦,他在一场赌博中把父亲的怀表输给了铁匠维克多,之后阿尔诺潜入他家把表偷了回来,这激怒了维克多和他的弟弟雨果。阿尔诺被他们一直追到了德·拉塞尔宅邸,弗朗索瓦出面才替他解了围。阿尔诺被叫去协助男管家奥利弗工作,他清洁了马匹,将去参加三级会议的弗朗索瓦送上了马车。不料,马车刚刚出发,一个气喘吁吁的仆人就手持一封信追了上来,并称有十分重要的消息要告知德·拉塞尔先生。阿尔诺主动请缨替他送信,可刚追至会场,就又遇到了维克多和雨果,被他们纠缠的阿尔诺没有把信交到弗朗索瓦的手上,只好返回宅邸,他从管家口中得知了青梅竹马的埃莉斯当晚将举行一场私人舞会,心猿意马的他把信从门缝塞进了弗朗索瓦的办公室后,便赶往舞会的举办地凡尔赛宫。[1]

含冤入狱 编辑

贝莱克:“加入兄弟会来荣耀你父亲所做的一切。
阿尔诺:“听着,我相信你那个小组织只是个该死的邪教,我完全不感兴趣。
——阿尔诺对刺客组织的第一印象[来源]
Arno rescue FDL.jpg

阿尔诺前往救援弗朗索瓦,但为时已晚

没有请柬的阿尔诺费尽周折,终于绕开了守卫进入了舞会,找到了埃莉斯。二人短暂地幽会之后随即分开。正当离开之时,阿尔诺却目睹了弗朗索瓦·德·拉塞尔遭到两人行刺,其中一人(查理·加百列·西韦特)在行凶逃离后喊来了守卫,前去援助弗朗索瓦的阿尔诺被诬陷为凶手,被逮捕并关押进了巴士底狱。

ACU Arno Glyph.jpg

阿尔诺在巴士底狱中看到神秘符号

在监狱中度过了第一晚后,阿尔诺发现自己的怀表被狱友皮耶尔·贝莱克偷走,为了索回父亲的遗物,他只好接受贝莱克的挑战,与其决斗。期间,阿尔诺提到自己之前曾在贝莱克床边墙壁看到过奇怪的符号,这引起了贝莱克的注意,阿尔诺被他带到墙边,按照他的的吩咐集中精神,启动了鹰眼视觉,又看到了那些图案。看到阿尔诺天赋的贝莱克归还了怀表,并做了自我介绍,原来阿尔诺的父亲和贝莱克都是刺客组织成员,曾经并肩战斗。之后的时间,他开始训练阿尔诺的战斗技巧,并伺机越狱。

两个月后,1789年7月14日,大革命爆发,近千名暴动的巴黎市民和数十名起义的法国卫兵开始进攻巴士底狱,阿尔诺和贝莱克趁著混乱逃离了牢房,直至塔顶,分道扬镳之际,贝莱克交给阿尔诺一枚纹章,并告之此物可以引领他找到刺客组织,随即使用信仰之跃,从塔楼跳下,面对接踵而至的守卫,阿尔诺被迫用同样的方式跃入塞纳河。[1]

加入兄弟会 编辑

“阿尔诺·多里安已死。他已经被这个世界所抹杀,他的罪孽和失败皆已化为尘土。今晚他获得了重生,成为兄弟会的刺客初心者。”
——奥诺雷·米拉波,阿尔诺加入仪式上的演讲,1789年[来源]
ACU Arno Brotherhood.jpg

阿尔诺成为刺客兄弟会一员

逃离牢狱阿尔诺找到了埃莉斯,后者指责他杀害了父亲,阿尔诺向埃莉斯解释养父的死与自己无关,并告诉她德·拉塞尔先生是一名圣殿骑士,出乎他意料的是,埃莉斯早已知道父亲的身份,她自己也是骑士团一员。埃莉斯向阿尔诺展示了他之前没有送达的那封信,内容是一位署名“L”的人警告弗朗索瓦,在圣殿骑士内部有人密谋政变,欲刺杀他以夺权,让他小心身边的所有人。阿尔诺这时意识到,他没能送达信件,致使弗朗索瓦面对偷袭毫无防备,自己要对养父的死负很大责任。伤心的埃莉斯将陷入内疚与自责之中的阿尔诺请出了藏身之所。

怀着深深的负罪感,阿尔诺开始寻找刺客组织,他沿着纹章的指引来到了圣礼拜堂,在解开了机关之后,终于找到了位于礼拜堂地下的刺客总部,在通过了包括导师奥诺雷·米拉波在内的刺客议会的考验之后,阿尔诺加入了刺客组织,踏上了寻找杀害弗朗索瓦真凶的自我救赎之路。[1]

ACU Arno NDP1.jpg

阿尔诺从阁楼进入巴黎圣母院

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阿尔诺逐渐成为了一名成熟的刺客。一天,他跟随贝莱克来到了巴黎新桥执行任务,期间阿尔诺发现了刺杀德·拉塞尔的凶手之一——查理·加百列·西韦特正在与一名激进分子进行着交易,并在离开前把一个记录著圣殿骑士的账本交给了他。贝莱克成功地夺取了账本,并把它转交给米拉波。怀着强烈的复仇情绪,阿尔诺希望导师让他去刺杀西韦特,在贝莱克的劝说下,米拉波最终代表刺客议会同意了阿尔诺的请求。

ACU Arno NDP2.jpg

阿尔诺刺杀成功后按计划路线逃离

阿尔诺来到了西韦特藏身的巴黎圣母院,在这里他将开始第一个完全由自己制定计划的任务,居高临下的阿尔诺很快找到了守备的弱点,他成功地潜入教堂,将西韦特刺杀,并得知了更多关于德·拉塞尔先生遇害当晚的细节。原来,由于不满自己在骑士团中所处的地位,西韦特秘密联络了一个被称作“乞丐之王”的人谋意图害德·拉塞尔,行凶之时,他被受伤的弗朗索瓦刺瞎了左眼,但后者也被乞丐之王用一枚特殊的胸针刺中颈部身亡。[1]

ACU Arno inquest.jpg

阿尔诺逼迫拉图什说出乞丐之王的位置

在向议会汇报之后,阿尔诺被派去探听乞丐之王的虚实,刚到贫民窟,他就看到了令人发指的一幕——乞丐之王的副手阿洛伊斯·拉图什残忍地将一个乞丐的腿锯断,原因仅仅是残疾的乞丐更容易得到施舍。欲上前制止的阿尔诺被一位名叫萨德侯爵的没落贵族拦住了,出于某种目的,萨德侯爵建议他跟踪拉图什,依计而行的阿尔诺顺利从后者口中“询问”出乞丐之王的位置,阿尔诺潜入了位于老教堂底下的地下墓穴,星罗棋布的下水道使这里成为了一座地下王国,阿尔诺利用结业礼物幻影之刃悄无声息地瓦解了这里的防御,并成功地刺杀了乞丐之王,更多关于德·拉塞尔之死的秘密随之浮现——乞丐之王曾经希望利用自己布满全城的乞丐眼线作为资本加入圣殿骑士团,但被弗朗索瓦一口回绝,这时西韦特把怀恨在心的他介绍给一位神秘人物,后者交给他一枚特制的圣殿骑士胸针,此物就是那天晚上刺死德·拉塞尔先生的凶器。本以为触及真相的阿尔诺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幕后主使。

ACU Arno Sade.jpg

阿尔诺从萨德侯爵处得到凶器

他回到贫民窟,发现萨德侯爵俨然成了这里的主人,原来这个放荡的贵族是想利用阿尔诺除掉乞丐之王,自己取而代之。作为回报,萨德侯爵把那枚杀害了弗朗索瓦的纹章交给阿尔诺,并告诉他制作者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的所在地。[1]

ACU Arno Germain.jpg

阿尔诺找到日耳曼

向议会的汇报之后,阿尔诺便起身前往巴黎大堂,杀掉几个激进分子守卫之后,他在建筑的二楼发现了日耳曼,后者称自己被软禁在工作室里有几个月了,并请求阿尔诺带他逃走。两人顺利突围之后,日耳曼把关于那枚胸针的始末全盘托出——这是几年前,一个名叫克雷蒂安·拉法叶的圣殿骑士委托他制作的,由于报酬高得离谱,日耳曼也产生了怀疑,并于最近开始调查拉法叶的背景,不料被其察觉,从那以后,日耳曼就被困在了店里,他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拉法叶好像在谷物交易所酝酿着什么。

ACU Arno CF.jpg

阿尔诺埋伏于墙后刺杀克雷蒂安·拉法叶

阿尔诺发现谷物交易所里存放了许多火药和枪支,并找到了一本册子,从中得知了拉法叶的动向。离开前,阿尔诺点燃了火药桶,将交易所付之一炬。他没有去向刺客议会汇报,而是直接赶往了巴黎圣婴公墓。在那里,阿尔诺看到拉法叶的部队正在集结,好像正准备着一场针对刺客们的行动,他没再进行其他调查,直接将拉法叶刺杀,随之而来的真相却揭示了这次鲁莽的行动是多么愚蠢——拉法叶是由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亲自吸纳进入圣殿骑士团,尽管他反对弗朗索瓦与刺客议和,但依然保持着对最高大师的忠诚,那封署名"L"提醒德·拉塞尔小心暗杀行动的信就是他寄出的,拉法叶的目标也不是刺客总部,而是位于玛莱区的“博韦酒店”。[1]

ACU Arno Report.jpg

阿尔诺向刺客议会汇报

阿尔诺回到兄弟会,给正在为拉法叶将军[3]他的事吵得不可开交的议会解了围,然而在汇报了自己的擅自行动以后,他马上成为了众矢之的,阿尔诺坦承自己误将克雷蒂安·拉法叶当成杀害德·拉塞尔先生的凶手,也误会其将攻击刺客兄弟会,他表示愿意去玛莱区雅各宾俱乐部一探究竟,尽管贝里尔大师担心阿尔诺的复仇之心的会影响任务,米拉波还是委派他前去调查。  

ACU Arno Jacobin club.jpg

阿尔诺在地下酒窖窃听圣殿骑士会议

博韦酒店外,阿尔诺看到了“老朋友”拉图什,在跟随他进入了俱乐部后,阿尔诺来到了地下酒窖,偷听圣殿骑士领导者们的会议,他在暗处窥见了与会成员和神秘的最高大师,但没看到其隐藏在风帽中的真容。最后,最高大师提到埃莉斯本来计划去“邻居酒店”与拉法叶会面,这正是暗杀她的好机会。[1]

与贝莱克反目 编辑

贝莱克:“我看过圣殿骑士直接杀光整个村庄,只为找出一名刺客! 告诉我,以你那不太丰富的经验 -- 你又看过什么?
阿尔诺:“我看过圣殿骑士大团长带回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并将他视为己出抚养长大。
——阿尔诺·多里安与皮耶尔·贝莱克在激战中唇枪舌剑[来源]

得知心上人处于危险之中,阿尔诺马上奔向邻居酒店,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解救了埃莉斯,之后他们利用酒店后花园迷宫般的园林逃离了追杀,并在分离前相约第二天在剧场咖啡店碰头。

ACU Arno Elise Enter.jpg

阿尔诺带埃莉斯进入刺客总部

一天之后,两人来到咖啡馆,阿尔诺提出让埃莉斯向兄弟会求助,被其诚意所打动的埃莉斯最终同意了阿尔诺的建议。进入兄弟会藏身处的埃莉斯遭到了刺客们的非议,刺客议会中只有米拉波赞成帮助她,贝莱克则表示强烈反对,几个领导人只好决定进行私下讨论。离开刺客总部后,阿尔诺在闲谈中提到了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埃莉斯闻言立刻奔向银匠的工作室,原来日耳曼曾是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副手,很久之前因为一些异端的想法被逐出圣殿骑士团,而且他本该在几年前死掉了。埃莉斯在屋内找到了一本记事簿,里面的种种记录证明日耳曼就是杀害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幕后主使,除了密谋杀害了最高大师,他还在圣殿骑士组织内部肃清异己,他最大的政敌之一就包括克雷蒂安·拉法叶,而这位骑士团中的保守派领导人几天前被日耳曼假阿尔诺之手除掉了。这时埋伏在店里的激进分子打断了阿尔诺和埃莉斯的思考,两人逃出了银店,赶往米拉波的住所将这个发现告知刺客导师。[1]

ACU Arno Elise Investigation.jpg

阿尔诺和埃莉斯寻找线索

来到米拉波的宅邸之后,阿尔诺看到先于自己抵达的埃莉斯正站在导师的床前,榻上的米拉波已经停止了呼吸,悲伤之余,阿尔诺开始在现场寻找蛛丝马迹。他找到了一枚和杀害弗朗索瓦凶器相同模样的圣殿骑士徽章,一块贵妇用的手帕和一只被下毒的酒杯,里面的毒药正是圣殿骑士的最爱——乌头草,一切证据仿佛都表明埃莉斯就是凶手,但米拉波是刺客领导层中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杀害导师对埃莉斯来说并无好处。一筹莫展的阿尔诺在米拉波的日程表中找到了新的线索,赫尔维·奎马的名字出现在了访客名单之中。

阿尔诺在刺客总部找到了奎马大师,并告诉了他导师米拉波的死讯,奎马表示在与圣殿骑士达成停战协议的时刻起,这种悲剧就已经难以避免了,他遵从阿尔诺的请求并没有立刻通知刺客议会,以免埃莉斯成为嫌犯。阿尔诺在交谈中中得知,虽然奎马大师接触过乌头草,但其目的是用于治疗心脏病,所用实在微乎其微,无论从纯度还是用量来说都不足以毒死人。奎马透露黑市中有些不法之徒专门提纯乌头草,并提供了一个专干这种勾当的药剂师的位置给阿尔诺。

ACU Arno Pharmaceutist.jpg

阿尔诺抓获制毒药剂师

刺客来到了玛莱区的一家药店,做贼心虚的药剂师看到阿尔诺刚刚进门,就钻入了地道逃之夭夭,阿尔诺紧追不舍直到孚日广场才将他扑倒,药剂师只好老实交代——是一个带风帽的人买了他的药。证据开始指明杀害米拉波的是刺客内部的一员。

ACU Arno Bellec.jpg

阿尔诺与贝莱克在巴黎圣母院正面交锋

阿尔诺追踪著线索来到了巴黎圣母院,并在楼顶发现了自己的良师益友——皮耶尔·贝莱克,面对着震惊不已的阿尔诺,贝莱克对毒死导师米拉波的行为供认不讳,称其与圣殿骑士和平共存的行为已经把刺客组织推入深渊,他邀请阿尔诺同他一起,像以往的传奇刺客阿泰尔艾吉奥康纳一样力挽狂澜,让兄弟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阿尔诺无法接受贝莱克偏执狂热的所作所为,一场恶斗随之展开。最终,阿尔诺获得了胜利,并将袖剑刺入了贝莱克的咽喉。[1]

被处决的国王 编辑

拿破仑:“你刚刚干得不错,我猜你应该没有考虑过进入军队服役吧?
阿尔诺:“我不是很喜欢服从命令。
——阿尔诺对拿破仑入伍建议的反应[来源]

尽管阿尔诺没有做错什么,但回到总部后,刺客议会还是因为两个刺客大师的死对他颇有微词,他也被禁止再参与和日耳曼相关的行动。随后阿尔诺被派遣去执行新的任务——由于革命军在当天(1792年8月10日)围攻杜伊勒里宫,试图逮捕国王路易十六,如此一来米拉波生前和国王来往的书信将被幕后的圣殿骑士公之于众,这会对整个法国的刺客兄弟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阿尔诺必须赶在革命军之前找到并销毁那些信件。

ACU Arno Napoleon.jpg

阿尔诺与拿破仑不打不相识

在杜伊勒里宫外围的高墙上,阿尔诺发现革命军已经发动总攻,守军溃败,被俘的卫兵很多都被激进分子所处决。他极力避免冲突,来到了路易十六的私人书房门前,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来访者——一个器宇轩昂的法军军官正在里面寻找著什么,此人正是时任法国炮兵少尉的拿破仑·波拿巴,好在两人所寻之物并不相同。阿尔诺凭借鹰眼视觉发现了国王的秘密金库的机关,把里面所藏米拉波的书信付之一炬,拿破仑则找到一个匣子,并将其中某个闪著金光的神秘物品悄悄地揣入怀中。各取所需之后,两人顺着屋内的密道离开,在升降梯的完全落下之前,阿尔诺从缝隙中看到几天前在雅各宾俱乐部参加了圣殿骑士会议的弗雷德里克·鲁耶率领一队激进分子冲入了屋内。拿破仑让阿尔诺稍安勿躁,并表示他有渠道可以在找到鲁耶,走出地道之后,两人在拿破仑手下士兵的接应下离开了杜伊勒里宫,就此分别。[1]

ACU Arno Napoleon infor.jpg

阿尔诺从拿破仑处得到鲁耶的情报

几天后,在波拿巴的办公室,拿破仑告诉阿尔诺,他试图将鲁耶及其部队转移到偏远的驻地,无奈弗雷德里克那几个高层的朋友从中作梗,只好作罢。好在拿破仑还提供了鲁耶将进军大夏特雷监狱情报,这对于阿尔诺来说已经足够。

ACU Arno Châtelet.jpg

阿尔诺潜入大夏特雷监狱

站在眺望点,阿尔诺目睹到鲁耶的军队已经攻破了监狱并开始处决里面的囚犯,他救下了几个被俘的守军,尽最大可能阻止屠杀。随后阿尔诺避开激进分子,爬到顶楼成功将鲁耶刺杀。鲁耶曾经出席了1789年的网球场宣言,他为米拉波的演讲与政治决心所折服,会议结束后鲁耶想与米拉波先生握手,却被无视。这时日耳曼出现邀请他加入圣殿骑士,之后他和一个名叫玛丽的女人在日耳曼的授意下在这几年秘密囤积食物,加重了巴黎的饥荒,最终导致了大革命的爆发。[1]

ACU Arno Boat.jpg

阿尔诺发现秘密码头

阿尔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埃莉斯,她清楚玛丽·勒维克的底细,这个女人是唯一反对将日耳曼驱逐出圣殿骑士团的的人,而目前有一船食物正运往市政厅,玛丽在打着它的主意。在码头边,运粮船没有靠岸,而是一直向前驶去,阿尔诺沿着河堤紧追不舍,直到船停在卢森堡宫附近的码头,在确认到果然是玛丽·勒维克收买了船长,运走了粮食后,他偷走船长身上的货单。

ACU Arno PdL.jpg

阿尔诺来到卢森堡宫

阿尔诺与埃莉斯商议之后决定分头行动,埃莉斯去寻找那些被偷走的粮食,阿尔诺则潜入卢森堡宫刺杀囤积居奇者。宫殿里此时正在举办一场宴会,阿尔诺帮助马车夫摆脱守卫,并释放监狱内的囚犯,引发了骚乱,他趁机来到玛丽·勒维克的背后,结束了她的生命。在她的死亡中,阿尔诺发现了更大的阴谋——玛丽曾是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顾问,但在其遇刺前夕,她加入了日耳曼的阵营,之后的她和日耳曼、鲁耶和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把巧取豪夺来的粮食储存在卢森堡宫,让民众认为是王室在囤积食物,对于国王路易十六来说,这很不利。

ACU Arno balloon.jpg

阿尔诺和埃莉斯在热气球上拥抱在一起

阿尔诺来到约定地点与埃莉斯会和,等来的却是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两个人逃上了一只热气球,几经周折终于甩掉了追兵。站在吊篮内,俯瞰著城市的美景,百感交集的两人终于抛下了过去,拥吻在一起。[1]

ACU Arno Elise Sade.jpg

阿尔诺与埃莉斯造访萨德侯爵

为了打探勒佩莱蒂耶的情报,阿尔诺和埃莉斯找到了萨德侯爵,萨德告诉他们,勒佩莱蒂耶曾经主张废除死刑,而现在又在煽动将国王处死,最近他常常到位于巴黎皇家宫殿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用餐,勒佩莱蒂耶应该就住在宫殿里。

来到宫殿外围,阿尔诺花了一些钱贿赂女管家,顺利地从窗户潜入内部,来到餐厅后,他用一瓶毒酒替换了原来的酒瓶,圣法尔戈侯爵喝了一口便毒药发作,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侯爵支走了女儿,独自一人步履蹒跚的来到了没有人的隔间。请求早已等待在那儿的阿尔诺在女儿还没回来时结束自己的生命。作为回应,阿尔诺用袖剑刺穿了侯爵的喉咙。圣殿骑士的阴谋终于完整地在阿尔诺眼前浮现:日耳曼成为最高大师之后不停地宣扬著雅克·德·莫莱的“真理”,而把国王当作罪犯和叛徒处决是实现他们计划的重要一环。在决定是否处决路易十六的会议上,支持方和反对方的票数持平,勒佩莱蒂耶的最后一票选择了行刑。国王将在第二天被送上断头台,日耳曼也会出席观看。[1]

被驱逐出兄弟会 编辑

贝里尔大师:“你不是受命把调查工作交给其他人负责吗?
阿尔诺:“对,可是我 --
特蕾内大师:“「对,可是你」?这是你对兄弟会应该有的尊重吗?
——阿尔诺的一意孤行引起了刺客议会的不满[来源]
ACU Arno Germain confrontation.jpg

阿尔诺与日耳曼对质

1793年1月21日,处决现场人山人海,激动的市民高唱着大革命的歌曲。阿尔诺穿过密集的人群,来到了日耳曼所在的高台下。新任最高大师早有防备,一队护卫从隐蔽处鱼贯而出,站在了阿尔诺面前,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对他说,国王的死将把大革命推向高潮,圣殿骑士团也将获得新生。与此同时,国王路易十六在断头台上被枭首,日耳曼低声默念雅克·德·莫莱大仇得报,之后他给打手们下达了杀掉阿尔诺的命令,便钻进马车。

正当阿尔诺的处境变得越来越棘手之时,埃莉斯及时出现抵挡住了士兵,并让他去追日耳曼,阿尔诺担心心上人的安危,决定留下来与她并肩作战。战斗结束后,埃莉斯发现杀父仇人早已踪影皆无,十分恼怒,于是责备阿尔诺不去追凶,后者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ACU Arno Exile.jpg

阿尔诺被兄弟会流放

回到总部藏身处的阿尔诺,被直接引领到了刺客议会面前,由于他为了私怨无视议会命令,一意孤行地追杀日耳曼,特蕾内与奎马、贝里尔三位刺客大师发起投票,将阿尔诺驱逐出了刺客兄弟会。[1]

之后的半年里,阿尔诺回到了凡尔赛德·拉塞尔的旧宅,终日借酒浇愁,直到6月,埃莉斯出现在他面前。她归还了阿尔诺丢失的怀表,并告诉他巴黎市内,雅各宾派专政后施行恐怖统治,成千上万人被送上断头台,她希望阿尔诺能和她一起回到巴黎。

ACU Arno VH.jpg

阿尔诺与“老朋友”重逢

阿尔诺重新振作了起来,不过在重返巴黎前,还有些事要了结,他来到了凡尔赛广场前的断头台,监刑者正是阿洛伊斯·拉图什,阿尔诺偷走了关着犯人的铁笼钥匙,打开门钻了进去,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竟然在里面遇到了维克多雨果兄弟俩,乔装成死刑犯的阿尔诺被带上了行刑台,刚刚还是监斩官的拉图什现在成了受刑人——袖剑刺穿了的心脏。在了解到这个因揭发上级腐败行为被解雇的小公务员是如何加入圣殿骑士团后,阿尔诺又找到了寻觅日耳曼下落的线索——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1]

刺客崛起 编辑

“理想太容易和教义妥协,而教条让人变得狂热。没有任何力量高过我们自己的判断。也没有至高的主宰在监视,可以惩罚我们的罪。”
——阿尔诺·多里安,对刺客信条的感悟[来源]
ACU Arno list.jpg

阿尔诺发现罗伯斯庇尔的名单

6月8日,罗伯斯庇尔在巴黎战神广场上举行高主宰日的庆典活动,阿尔诺在他的军营内找到了一份写满其政敌名字的名单,雅各宾领袖想把他们全部送上断头台。阿尔诺把这些名单分成几份,放进了参加庆典人们的口袋中,人群中开始响起“打倒暴君”的呼声。

ACU Arno Elise Robespierre.jpg

阿尔诺和埃莉斯拷问罗伯斯庇尔

失去了人民的拥护,罗伯斯皮尔对于日耳曼也就失去了用处,一个月后,他在热月政变中倒台,阿尔诺和埃莉斯从他部下口中打听出了消息,在巴黎市政厅找到了罗伯斯庇尔,埃莉斯一枪打穿了他的下巴,逼他把日耳曼的藏身处写在了纸上,之后他们将这个独裁者留给了国民卫队。[1]

ACU Arno Germain phantom.jpg

阿尔诺进入日耳曼制造的幻象

两人来到了固若金汤的圣殿塔,决定分头潜入。在突破层层守卫之后,阿尔诺来到高塔之上与日耳曼展开对决,但就在他即将得手之时,日耳曼使用伊甸宝剑瞬间移动到了地下密室之中,阿尔诺从塔顶追到地下。杀害父亲的幕后真凶就在眼前,但伊甸碎片的力量让阿尔诺和埃利斯无法靠近。埃莉斯不断地与日耳曼对话,以此分散他的注意力,终于,阿尔诺找到破绽将伊甸宝剑击落在地,可他也被冲击波所打落的碎石给压住了,在他试图拼命推开石板的同时,受伤的日耳曼也挣扎着起身拾起宝剑。在帮助阿尔诺推开石头与冲向日耳曼报仇之间,埃莉斯选择了后者。此时日耳曼已经握剑在手,刀剑互击之后,伊甸宝剑的力量将两人同时震飞。阿尔诺冲到埃莉斯身边,他的爱人已经停止了呼吸,阿尔诺悲愤交集,他转身来到奄奄一息的日耳曼面前,将袖剑缓缓地插入他的喉咙,圣殿骑士在痛苦中死去。

ACU Arno back.jpg

阿尔诺孤单的背影

日耳曼在死后的幻象中向阿尔诺展示了他是体内圣者的力量是如何觉醒,雅克·德·莫莱如何与他隔空交流,他又是如何遵照指示找到认知之父圣典,以及如何在德·莫莱的指引下进行圣殿骑士的改革。一切结束之后,阿尔诺拾起伊甸宝剑,抱着埃莉斯的遗体离开了地穴。[1]

隐匿于法兰西亚德 编辑

与日耳曼决战后的一周,沉浸在失去埃莉斯的悲痛中阿尔诺躲进了位于巴黎北方,埋葬着历代法国国王的小城法兰西亚德,终日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不久之后,在8月3日,萨德侯爵与他取得了联系,他想委托阿尔诺找到藏匿于路易九世坟墓中的马奎斯·孔多塞遗世之作《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作为回报,他会交给阿尔诺一张前往埃及的船票,助他离开法国。[4]

当阿尔诺潜入圣但尼圣殿主教座堂,并在下层的墓室中找到路易九世的石棺后,却发现手稿不在其中,同时他发现了上尉菲利普·罗斯率领着大批盗墓者已经占据了地下陵墓。在逃离地底后,阿尔诺在圣坦尼修道院的图书馆中找到了一本多姆‧普瓦耶的清单。并从上面的记述上得知,孔多塞的手稿被一个名叫莱昂的人偷走了。[4]

从老红屋处打探到莱昂下落的阿尔诺从一座风车下的密道进入了采石场,在里面遇到了拿破仑‧波拿巴但并未与之接触,阿尔诺得知罗斯上尉是受其骋请试图找到墓穴中所藏的第一文明遗物,此时拿破仑拿出一把钥匙命令罗斯找到对应其的神殿大门,以找到隐藏其中的伊甸碎片。随后罗斯带上来一名被俘小男孩闯入者,此人就是莱昂,拿破仑下令将其护送回地面,然而他刚刚离开,罗斯就命手下杀死他。幸好阿尔诺出手救下了莱昂,两人在逃离墓穴的路上暗中偷听到了拿破仑向下属流露出自己的野心。回到地面后阿尔诺向莱昂索要孔多塞的手犒以换取离开法国的船票,小男孩对此非常不满,他希望阿尔诺能为法国的自由而战,然而心灰意冷的阿尔诺拿到手稿后告诉莱昂这种努力只是徒劳。[4]

正当阿尔诺打算到酒馆买醉之际却看见埃莉斯的背影,追上后才发现只是一个和埃莉斯衣着相同女小偷,此时阿尔诺遇到了当地弧儿院女主持人玛戈特鲁夫人,她恳求阿尔诺留在法国为下一代而战。有所触动的阿尔诺随即前往孤儿院,与莱昂合作寻找笔记上的第一文明遗物的相关物件——圣餐碟。而他发现其中一个遗物是在路易九世时期圣但尼修道院长苏杰按照第一文明科技打造一把叫作絮热之鹰的神剑,而建造圣但尼圣殿的目的就是要将保管神剑。之后阿尔诺在解开所有谜题后在教堂内打开机关找到了絮热之鹰。[4]

同年8月9日,按圣餐碟所示找到陵墓地图的阿尔诺回到了地下,在调查后,他成功地在皇家陵墓内开启了神殿的机关,令大门正确的匙孔被指示出来。之后阿尔诺偷取了拿破仑的钥匙继而打开了神殿的大门。经过几番拉锯战,阿尔诺终于将同样觊觎神器的罗斯刺杀,从上尉的记忆中,他了解到一个名为夏娃的女贵族人已经用更高的筹码买通了罗斯将皇家墓室神殿内的神器带给她。其后,阿尔诺在神殿内获得了可以召唤蝙蝠的提灯圣但尼之头并以其力量击退了大批盗墓者,返回地面。[4]

最终,拿破仑因为支持罗伯斯庇尔而被捕并且被软禁一段时间,准将军衔也被剥夺。而阿尔诺决定留在法国,他将一枚金路易和孔多塞的手犒给予萨德候爵后便离开酒馆。之后他发现圣但尼之头神秘力量之源是内部所藏的伊甸碎片,为苹果形状,阿尔诺为免拿破仑得到此神器而把它从提灯内取出,委派法国刺客将其送往开罗,交给埃及刺客组织的导师。[4]

尾声 编辑

“到了最后,只有我们自己可以避免过度执着,也只有我们自己可以决定前进的路是否要付出太高的代价。”
——阿尔诺·多里安,埃莉斯墓前的独白[来源]

埃莉斯死后,阿尔诺回到凡尔赛定居,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一天,他又到埃莉斯的墓前,告之他已经兑现了赎罪的承诺。在那里他遇见了埃莉斯的一个旧相识——流放刺客伯纳德·拉多克。拉多克给了阿尔诺的一封埃莉斯的信件,里面解释了一些她的行动,并可以指引他找到她装有纪念品的箱子,埃莉斯请求阿尔诺能将其中她在伦敦旅行期间与珍妮弗·斯考特的通信交给拉多克,这能帮助他重新加入刺客兄弟会。

ACU Arno tomb.jpg

阿尔诺在埃莉斯墓前

阿尔诺尊重她的意愿,问来了拉多克的地址,他一旦获得信件和埃莉斯的箱子就会与其联系,阿尔诺也同意尽一切努力帮助拉多克重返兄弟会,阿尔诺前往皇家酒店去会见埃莉斯的老师韦瑟罗尔先生,老师同意把箱子交给他。

ACU Arno Napoleon temple.jpg

阿尔诺与拿破仑进入神殿

这时拉多克突然出现,原来这名流放刺客背叛了阿尔诺并一直跟踪着他,拉多克试图杀死阿尔诺和英国圣殿骑士,然而,在向阿尔诺开枪之前,他就被韦瑟罗尔先生击毙了。后来,出于对女主人的尊重,埃莉斯的前女佣邀请德·拉塞尔家的朋友们来宅邸长居,阿尔诺就这样度过了几年时光。[5]在之后的某个时候,阿尔诺重新加入了兄弟会,并成为一名刺客大师。[1]

离埃莉斯死亡几年后,阿尔诺在拿破仑的陪同下,重新进入了神殿的地下密室,日耳曼的肉体早已腐烂,两人将他的骸骨安葬在巴黎地下墓穴。

个性与特点 编辑

“我不想逃避自己的错误了。德·拉塞尔先生、我父亲…我想要弥补这一切。”
——阿尔诺·多里安,阐述加入刺客兄弟会的动机[来源]

带着过去的罪孽,他踏上了救赎之旅,并以此为目的来帮助那些身处于法国大革命时期动荡中的人们。作为一个新人,阿尔诺常常怀疑刺客们的行为准则和古老信仰。

阿尔诺是一个机智诙谐、自负鲁莽而又充满魅力的刺客,但他也很安静和冷酷无情。他受到过良好过的教育,经常引经据典,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纸牌游戏中作弊。

装备与技艺 编辑

“你简直就是个挥着剑的恶魔。”
——拿破仑·波拿巴,对阿尔诺剑法的评价[来源]

他穿着一件暗蓝色的卫衣外套、一件背心、还有马裤和靴子,而非当时流行的长筒袜。他时常搭配不同武器、装备、工具以在战斗中取得优势。[1]

ACU Arno V NDP.jpg

阿尔诺搜寻巴黎圣母院守备的薄弱环节

他是一名技法纯熟的刺客,能够借助有利位置和隐蔽地点使用袖剑进行暗杀。在受到正式的刺客训练之前,他甚至已经学会混入人群隐匿踪迹了。每次执行暗杀任务前,阿尔诺会展现出非凡的观察能力,来找出一切对任务有帮助的细节。他精通各种刺杀方式,这可以从他在只配带单袖剑的时候依旧能使用双重刺杀这一技能看出。

他使用幻刃——这种武器装配了一个可以发射毒镖的腕带式弩机——以及不同的手枪来复枪用于远程攻击。在肉搏战中,他是一名剑法高超的剑客,也能挥动矛戟之类的长武器,以及像大斧双手剑之类的重兵器。阿尔诺还使用各种各样的炸弹,其中包括烟雾弹爆竹樱桃炸弹)和毒气弹,分别用于吸引敌人注意力或是杀死他们。不过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刺客,他并不会在近身战斗中使用袖剑。

ACU PR Arno PhantomBlade.jpg

阿尔诺的暗杀武器

在会见了被誉为现代犯罪学之父的佛朗科斯·尤根·维多克之后,阿尔诺的演绎推理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解决了数起发生在巴黎的凶杀案,其中包括著名的雅各宾派革命领袖让-保尔·马拉遇刺案和刺客导师奥诺雷·米拉波毒杀案等等。

阿尔诺也拥有鹰眼视觉。通过这种能力,他能在一定距离内透过墙壁感知的敌人、盟友和可疑物品,但效果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序列11喝醉酒的阿尔诺使用鹰眼视觉时会如宿醉疼痛般的摸著头。

感情生活 编辑

作为一个孤儿,阿尔诺被收养在德·拉塞尔家中,他与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女儿——充满活力的埃莉斯一起长大。既是朋友也是手足,在他们长大成人以后,两人转变为情侣关系,亚诺成为刺客为养父的死赎罪,并在各方面处处替埃莉斯着想,中后期任务多为两人联手合作,在大时代的磨难中互相帮助扶持,也因立场信念的差异造成冲突与矛盾,属于罗密欧与茱丽叶式的故事,两人真挚的情感演出为历代刺客教条系列最细腻的爱情描写。

琐闻趣事编辑

  • 阿尔诺的名字Arno源自古日耳曼语名字Arenwald,由德语名Arnold和法语名Arnaud衍生而来,可以翻译为“鹰 - 狼”、“鹰的统治”或“雄鹰之力”。维克托是拉丁语的“征服者”,而多里安是一个希腊名字,意思是“有天赋的”。
  • 阿尔诺是第三位不涉及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可玩游戏角色,第一位是艾芙琳·德·格朗普雷,第二位是阿德瓦莱,第四位谢伊·科马克。巧合的是,戴斯蒙德有一位先祖与阿尔诺生活在同一时代,还有一位生活在拿破仑战争时代,与阿尔诺所在的时代非常接近。
  • 阿尔诺是可玩游戏角色中第二个与圣殿骑士坠入爱河的刺客,第一对情人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玛利亚·索普
  • 刺客信条:叛变》中,梅兰妮·勒梅发给阿布斯泰戈娱乐员工的一封有关遗传记忆研究的信件中提及了阿尔诺。
  • 在《刺客信条:叛变》的最后一个任务中,谢伊潜入凡尔赛宫后可以看到幼年的阿尔诺和艾莉丝在互相做自我介绍并讨论刚刚偷苹果的事。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刺客信条:团结
  2. 刺客信条:叛变
  3. 从游戏中“四百个武装贵族”判断,刺客议会所争论的“拉法叶将军”应该是指参加过美国和法国两个大革命拉法叶侯爵,而非游戏中刚刚被阿尔诺刺杀的克雷蒂安·拉法叶。真实历史中1791年4月,同为立宪派的拉法叶侯爵和米拉波确实进行过多次接触。
  4. 4.0 4.1 4.2 4.3 4.4 4.5 刺客信条:团结 - 列王陵
  5. 大革命小说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