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RogueEraicon-UnityEraicon-SyndicateEraicon-RussiaEraicon-HeresyEraicon-UprisingEraicon-AbstergoEraicon-Templars

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Álvaro Gramática,1965年出生)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未来技术部门的一名研究员,也是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成员。[1]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1965年,阿尔瓦罗生于墨西哥城。17岁时,他就于大学毕业,取得了物理和计算机科学的高级学位,并最终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学和生物学的专家。[2]

早期阿布斯泰戈生涯编辑

阿尔瓦罗被招募进入Abstergo,从事有关阿克夏卫星网络的工作。2009年,他创造了数据转储扫描仪,并将这一技术与Animus相结合,最终发明了Helix[2]他迅速崛起,与阿布斯泰戈元老,也是他的圣殿骑士同僚沃伦·韦迪克博士形成了强烈的竞争关系,他总想通过一些事情来“杀一杀他的威风”。[3]

2012年,格拉玛提卡得到了最初的裹尸布,他身穿裹尸布向自己开枪,触发了伊甸碎片治愈创伤的功效,一位先行者的灵魂出现并占据了他。伊莎贝尔·阿尔当随后派西格玛小队的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同格拉玛提卡配合,阿尔瓦罗开枪击中了身穿裹尸布的维奥莱特,一位名叫康苏斯的先行者占据了她。格拉玛提卡同先行者进行了交谈,但当维奥莱特的伤被治愈,谈话也随之结束。在得到维奥莱特的同意后,格拉玛提卡再次打中了她。[4]

随着韦迪克在2012年死于罗马,阿尔瓦罗希望将Abstergo的所有资源用于凤凰计划之上,甚至不惜叫停其他Abstergo项目,内殿团为此产生了分歧。阿尔瓦罗无法像韦迪克那样,让整个圣殿骑士组织朝着同一个目标迈进。[2]

凤凰计划首脑编辑

2014年,他成为了凤凰计划的主管,此计划的目的是将第一文明的基因组完整测序。在约翰·斯坦迪什死后,格拉玛提卡的团队分析了他的尸体和DNA。通过研究,格拉玛提卡发现斯坦迪什的基因组中拥有者5%左右的纯第一文明DNA,于是,阿尔瓦罗认定,如果想实现他的目标,那么就要寻找其他圣者。[5]

格拉玛提卡频经常联系阿布斯泰戈娱乐的首脑梅兰妮·勒梅,寻求建议,看法以及更加重要的——有关圣者位置的线索。在他的授权下Abstergo娱乐的罗伯特·弗雷泽开始研究分析阿尔诺·多里安基因记忆[5]

格拉玛提卡还向梅兰妮·勒梅介绍如何用公司独有的网络检测系统处理那些利闯入Abstergo娱乐Helix网络的黑客们。当系统生效后,会让闯入者们休克甚至死亡。然而一位Helix用户绕过了这个防御系统,解救了他的同伴们。[5]

10月13日,巴黎实验室受到了刺客组织的袭击。身披裹尸布的格拉玛提卡遭遇了肖恩·黑斯廷斯加林娜·沃罗宁娜,后者毫不迟疑地将他杀死。当刺客们离开后,尽管裹尸布已经破损得无法修复,康苏斯还是将格拉玛提卡复活,后者则因为裹尸布的损毁而悲伤不已。[4]

追寻裹尸布编辑

ACS Templar Meeting 2

格拉玛提卡在与阿尔当通话

2015年,格拉玛提卡与伊莎贝尔·阿尔当合作,在伦敦找到了另一块裹尸布。在取回神器的行动中,阿尔当遭到了刺客们的偷袭,维奥莱特·达科斯塔携带裹尸布撤离。得到了裹尸布后,格拉玛提卡欣喜若狂,透露到他打算使用其复活第一文明成员,并会向艾伦·里金汇报自己的进展。[4]

在阿尔当被杀、裹尸布被取回之后,格拉玛提卡退回了一处绝密设施,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继续着凤凰计划的研究。即使是其他的圣殿骑士——比如利蒂希娅·英格兰——也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然而,格拉玛提卡却给贝格发送了他的坐标,让贝格把先行者之盒护送至他的实验室。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格拉玛提卡相信先行者之盒可以帮助他更好地理解裹尸布中蕴藏的玄机。 [6]

2016年10月,格拉玛提卡出席了西蒙·海瑟威加入圣殿骑士内殿团的会议。十天后,在艾伦·里金以异端罪指控他的圣殿骑士同僚海瑟威时,格拉玛提卡站在了里金这边。然而,除格拉玛提卡外,只有大卫·基尔克曼阿尔弗雷德·斯特恩斯仍支持里金,这使他别无选择,只得放弃对海瑟威的指控。[7]

2017年3月,内殿团邀请新任黑色十字参加一场在魁北克举行的会议,格拉玛提卡也出席了这次会议。黑色十字自诩为他们的审判者,此言冒犯了内殿团,他们于是便恐吓他,要他交待自己的真实身份。然而眼前这位蒙面者却回应他们说,自己来这里完全是出于礼节,顺便告知他们自己正在调查一个渗入教团内部的奸细。在声明自己不受教团任何部门或个人的管辖后,黑色十字便丢下烟雾弹消失了。[8]

数日后,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和一些第一文明的仆从以安德烈·波登作人质,在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找到了他。达科斯塔告诉他,他们是为凤凰计划而来。[8]

性格和特征编辑

阿尔瓦罗是一个天才,他在机械工程和生物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使得Abstergo早早注意并雇佣了他。并且他对数独很在行。[2]

2014年,阿尔瓦罗成为了凤凰计划的主管,他将精力完全投入了测绘第一文明基因序列智商之上,并希望将Abstergo所有的资源都汇集到这一课题。这使得他与圣殿骑士同僚之间产生了一些冲突,阿尔瓦罗无法像他的前死敌沃伦·韦迪克博士那样率领内殿团朝着同一目标迈进。

相比于人际关系,格拉玛提卡更重视工作,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沉浸在工作之中,而忽视了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在他的研究中,格拉玛提卡无所顾忌地伤害儿童,比如急于对当时年仅十岁的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儿子进行试验,伊莎贝尔·阿尔当对此十分反感。

据说格拉玛提卡对麻醉剂有很强的抗性,在达科斯塔往他的咖啡里放了“足够撂倒鲸鱼”的麻醉药后,他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尽管如此,在为了研究裹尸布而摄入大量药剂后,他也不得不去洗胃。

琐闻趣事编辑

  • 格拉玛提卡是阿布斯泰戈的《解放》电子游戏的制作团队成员之一。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