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乔瓦尼·博吉亚是罗马的第二章,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传承计划》中使用数据转储扫描器的一部份。

记忆详情编辑

目标:乔万尼·博吉亚

地点:意大利罗马

时间:公元1503年

介绍视频编辑

Assas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2 - Giovanni Borgia

Assas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2 - Giovanni Borgia

视频摘要:DDS正试图让你和一个儿童的记忆同步。这大概会让你感到困惑,而你将在同步过程中失去表达复杂思考的能力,但你的思想会很快适应的。

乔万尼·波吉亚这个「罗马之子」的生身父母身份成谜,使得历史学家们大为困惑。但是还有更多的困惑伴随着乔万尼那看似微不足道的人生。怎样才能正确的站在风暴中心并不与其发生接触?你的任务是去知道被我们所隐藏的历史。

先天与后天编辑

爸爸告诉我,罗马对我来说不安全。他说人们想伤害我。他们想伤害我们的家族。当我问为什么时,他说他们知道我们要比他们优越。他说我们的家族一定要长存,他们会教会我如何变得。

威力编辑

要求:17 AP(每次执行), 5 Papal Guards, 10 Arquebusiers, 2 Training Weapons, 15 Roman Sentries, 5 Followers of Romulus.
奖励:49 XP, 360 florins.

爸爸用木剑教我战斗,他说总有一天我会用真剑的,因而我必须学会熟练的使用它。他的进攻很凶猛,有时我甚至觉得他想伤我。

Nature and Nurture

Might

  • 爸爸喝令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剑,我告诉他我很抱歉,但他跟我说要集中注意力,不要说对不起。
  • 他告诉我要拿牢我的剑。我拿好后他立即对我攻击。我的剑被击飞了,他再次生气了。
  • 我捡起了剑,爸爸用剑柄敲着我的头,好痛!他又戳着我的肩膀,我告诉他停下!他说我的敌人是不会停的。
  • 我用力摆脱,并试图要去踢他的膝盖!他移动躲开了。
  • 我开始哭泣,而他嘲笑我!我冲向他并试图刺他的股部。他拦住了我!我挥出了一次又一次拳头。我冲他尖叫。但我攻不到他!
  • 爸爸让我冷静下来,他说我做的很好,在我能战斗前我需要呐喊和愤怒,明天他会再次让我呐喊和愤怒。我说我正在学习中。

野心编辑

要求:17 AP(每次执行), 3 Doctors, 1 Botany Tome, 1 Aludel, 4 Botanist, 1 Jar of Leeches(每次执行).
奖励:51 XP, 240 florins.

今天我和爸爸的妹妹一起玩,她叫卢克雷齐娅,我都昵称她为齐娅。她总是显得很忧伤,但在和遗弃玩时她都会显得很高兴。他说今天会教我关于世界的事。她答应跟我说话时不会像对一个孩子一样。而我则说不会像对一个大人一样讲话。她笑了,我也笑了。

Ambition

Ambition

  • 齐娅问我,如果有人想伤害我们家族,我会怎么做?我问她为什么人们想伤害我们?她说任何人都想伤害我们。
  • 我告诉她会用剑打倒坏人们。她问我我觉得什么是坏人?我说坏人就是会伤害别人,不做好事的人。她看起来很难过。
  • 她告诉我有些办法可以杀人于无声无息。在食物或水中下毒,我问她,爸爸会不会毒杀菲奥拉,她没有回答。
  • 我问齐娅关于我妈妈的事,她知道她吗?她说她还活着。很年轻。太年轻以致于不知道她在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我妈妈很爱我。
  • 我问齐娅为什么人们都不喜欢我们。她说因为我们很强大并且富裕,人们都很嫉妒我们,我说为什么不让人们一样强大和富裕?她笑了。
  • 齐娅告诉我我不能相信任何人。无论是爸爸还是爷爷。我问她我能相信她吗?她又开始落泪了。我走了,只留她一人。

宗教编辑

要求:19 AP(每次执行), 3 Monks, 2 Priests, 1 Priceless Artifact, 1 Cardinal, 2 Religious Icons(每次执行).
奖励:59 XP, 310 florins.

爷爷今天允许我玩苹果了!他说这不是个玩具,不过我觉得是。它发光了,并且发出了很吵的声音,有时候它像康苏斯一样跟我讲话。

Religion PL

Religion

  • 爷爷问我关于康苏斯的事。他说他能不能看到他?康苏斯不在这儿。当爷爷在附近时他不喜欢出来玩。
  • 爷爷问我苹果在讲话吗?是的。它说了什么?它说「过来点。」它说「清理你的思想。」爷爷让我捡起它。
  • 我捡起苹果。房间看起来很滑稽,墙弯曲了,看起来他们好像都在下面一样。爷爷大叫让我停下。我放下了苹果,他向我道歉。
  • 他让我再拿起来,去造一只鸟。我问这是什么意思,他又说了一次,造一只鸟。
  • 我去想着一只鸟,一只鹰!我看到了一只鸟的影子出现在了墙上。这不是真的。我更努力的想象了。它开始飞!
  • 当我的鹰在图书馆附近飞时,爷爷兴奋了!他也看见了!我开始笑。不过它一下子就不见了,爷爷在他的书上写了什么,和我说我们今天做的很好。

谦逊编辑

要求:18 AP(每次执行), 1 Borgia Family Cloak.
奖励:53 XP, 300 florins.

爸爸让他的朋友米凯莱托教我,我不喜欢他,他不是好人。他也不喜欢我,尽管我做的很好。

Humility PL

Humility

  • 他问我是否知道踢人时踢哪里最好?我说是膝盖。他说膝盖的确是要害,但他还知道更多致命的地方,甚至对女人也有用。我问他踢过女人吗?他说他踢过许多个!
  • 他把我推倒在地并命令我爬起来!我试着站起,但他却把我踢倒!他说在他数到十之前我会死!他说这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 我咬了他的脚踝!他提起了我的衣服并让我的脸正对着他的头!我哭着喊爸爸,但无人回应。
  • 他告诉我当人被抓住时咬是个好办法,不过如果我敢这么做,他就会打碎我的牙齿!我乞求他不要这么做。
  • 他假装要把我扔砸到墙上,不过停下了。他问我我的裤子湿了吗?我告诉他我没有。
  • 他问我学到了什么吗?我说没有,他便把我丢到了地上,我学会了憎恨他。

闹鬼编辑

在我的梦中,我是个年纪大得多的人。我说着在我清醒时我听不懂的话。只在这幻象般的人生时才懂,它们是无比清晰的。我不知道我是谁,但总在一瞬间,我似乎有了什么似的。我旅行了很远并继续活着。我是个信使及传达者。

起始编辑

要求:19 AP(每次执行), 6 Red Cloaks.
奖励:61 XP, 400 florins.

裹尸布对这可怜的孩子做了什么?他应该梦到的是文艺复兴时的阳光与棒棒糖,而不是谋杀与政治!我不想再看到任何像这样的!——博学者

Initiation PL

Initiation

  • 兄弟们站在我前面。现在我并不属于他们,但很快就是了。今晚,我将晋级。
  • 当人们都盲目追求所谓之真相时,谨记......万物皆虚。
  • 当人们都为世间道德律法所束缚时,谨记.......万事皆允。
  • 他们在我身上留下了他们的标志。这神圣的象征。灼热的烙铁在我的手上烫下了标志。
  • 最后,信仰之跃。他们带头,一个个从塔上跳下并急剧下落,掉进作为缓冲物的草堆中。他们像鹰一样甚是自由,我没有犹豫,这下落的过程就像令人兴奋的飞行!
  • 贝罗特。乔万尼梦到了贝罗特!这说明他一定有卢克雷齐娅的记忆!而这使俄狄浦斯都会脸红!这很坏,太坏了。你需要更深层次的进入。我会保护你在任何阿伯斯泰戈的警告抵达前。——博学者

导师编辑

要求:20 AP(每次执行), 2 Scimitar.
奖励:66 XP, 390 florins.

我的兄弟们把一个孩子托付给了我照顾。他的家族长时间为我们服务,不过他现在还小。我教了他关于组织的故事,当然,是适合当前年龄的。

Mentor PL

Mentor

  • 他是个瘦巴巴的男孩,骨骼纤细,身高和同龄人一样。开始时他有些困难,不过他的身体很快就适应了训练。
  • 弗朗西斯科渴望学到更多的。他重复着他的问题。他让我反复演示教学的动作。除非他满意了,否则根本不会停下。有时候我都会被他这种完美主义搞得很不耐烦。
  • 弗朗西斯科很容易就会愤怒。他指责我用剑无目标只会乱舞,而我则用剑的平边轻拍他以来显示我是多么容易就能破他那毫无章法的攻击。
  • 我鼓励他学会克制自己。在战斗中愤怒这往往是脆弱的。
  • 我还击并将弗朗西斯科紧握着的剑打飞了。他显得很沮丧,垂下肩膀不住的责骂自己。我将剑捡起并鼓励他再去尝试,并教他怎样的握法才能抓牢剑。
  • 让一个孩子有孩子样是很重要的。我把他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村庄中,让他和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起玩耍。我则到一旁看着。他们一起模拟了个阅兵式,而弗朗西斯科则在前面带头,我为他穿着盔甲(虽只是玩具)的模样而喝彩。
  • 我相信将来他会成为兄弟会中优秀成员,尽管他的年龄和身体限制了他,但他已变得强壮了。有时说话会像个大人。他的智慧已超越了年龄

疯狂编辑

要求:22 AP(每次执行), 1 Courier horse, 1 Courier Disguise, 1 Hidden Blade, 1 Ink(每次执行).
奖励:76 XP, 410 florins.

我深陷于噩梦之中。我从未感受到爱。我感到的爱几乎令我窒息。我是波吉亚家族的人。波吉亚是我的敌人。我是刺客。刺客是我的敌人。切萨雷是我父亲。贝罗特是我父亲。贝罗特。我是贝罗特。我是乔万尼。我迷失了。

Madness PL

Madness

  • 我掉入了文字的海洋中。我必须写下。我不会写字。在这表面上有用血红色墨水写就的我不能理解的词句。我试着用我的羽毛笔去改写。我那黑色的墨水溶入并在这血红的水中散开。
  • 爸爸用剑向我攻击!切萨雷刺中了我的背!我哭喊。我倒下。我想从那里解放出来。我想杀了他。这太难了。我这样会给卢克雷齐娅造成麻烦。我必须跑到齐娅那儿。卢克雷齐娅是我的一切。
  • 穿着白兜帽的人围在了我身边。我在这里教导他们?我只是个孩子。他们要在这里教导我?我的学生们,我的杀手们。我的未来?
  • 我知道了很多,但我无法理解。我是无辜的,不会被内疚所蹂躏。
  • 我追逐着一个充满力量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用它。我知道怎么用。它治好了他。它治好了我。它使我重生。
  • 我的梦几乎要炸裂了。这太多了。我曾经醒着?我曾经死去?

横向视觉编辑

要求:25 AP(每次执行).
奖励:88 XP, 510 florins.

我又是个婴儿了,疼痛、垂死。我带着我的孩子,我有裹尸布。他把我包进了这一片空白之中。空白在唱歌。裹尸布在唱歌。

Lateral Vision PL

Lateral Vision

  • 「你是未发育完成的。」治好他!「目标是未发育完成的!」
  • 你他妈的!治好他!谁在说话?谁在呼喊?「靠近。」
  • 「有补偿可能。」「困难。」那就去做!
  • 好温暖。好冷。它从我身上汲取了生命。它使我感觉活着。
  • 康苏斯?你在这儿吗?康苏斯?「睡吧,孩子,忘掉这些梦。」

过犹不及编辑

爸爸说我太柔弱了。他不想看我。他让我哭泣,并让我告诉他我能变强,变得像他。他让我做出承诺。

公开杀害编辑

要求:28 AP(每次执行), 1 Rope(每次执行).
奖励:110 XP, 450 florins.

爸爸再次让我跟米凯莱托一起去外面。我求他不要这样,他说这对我有好处。我有必要去见见外面的世界。我在我的小包里放了些东西。爷爷知道的话大概会生气。

Public Nuisance PL

Public Nuisance

  • 米凯莱托没有跟我说话,并且走得很快。我用最大速度才勉强跟得上。
  • 他停下并跟一个老爷爷说话。他看起来很穷并且很脏。我想知道米凯莱托是不是会给他钱。他告诉我老爷爷的名字并让我去问候他。
  • 老爷爷是个好人,他说我让他想起了他的儿子。他问我多大了,我回答五岁。
  • 米凯莱托忽然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安静,我于是在老爷爷讲话时安静了。他忽然拿出了绳子打成圈并把它套在了老爷爷的脖子上!
  • 他用力提起了老爷爷的脖子。老爷爷看起来难以呼吸了!他脚乱踢并舞动手臂。我求他停下,他只是狞笑。
  • 老爷爷死了!他问我高不高兴,我告诉他没有!他说一会儿之后会让我更愉悦!

报应编辑

要求:34 AP(每次执行), 1 Priceless Artifact.
奖励:132 XP, 480 florins.

我立刻跑开了!他破口大骂并朝我追来!他太快了!我试着跑进小巷,但他追着我不放。

Comeuppance PL

Comeuppance

  • 我从包里拿出了苹果!米凯莱托震惊了,试图抓住我!
  • 「清理你的思想。去想象与创造。」我听见了康苏斯这么说道。
  • 我试着在脑中画出东西,任何东西都好!我好害怕!
  • 爸爸!救我!爸爸!
  • 爸爸走进了小巷!他转向米凯莱托并拔出了剑!米凯莱托立即求饶并丢下了绳子。我跑向了爸爸,但他不见了!而米凯莱托早逃了。

渐渐清晰编辑

我恨爸爸。爷爷只关心苹果。齐娅总是处于忧伤之中。我要离开他们!我要去能让我活下去的地方!

面包屑编辑

要求:22 AP(每次执行) 1 Courier Pigeon, 2 Roman Sentries.
奖励:80 XP, 375 florins.

一只鸽子飞进了我的房间!他的腿上有封短信!我解下后他飞走了。我看着纸条,但不明白里面是什么意思。

Bread Crumbs PL

Bread Crumbs

  • 康苏斯告诉我上面讲了什么。它想让我去喷泉广场。一个游戏!我最喜欢游戏了!
  • 没人看到我。只要我保持安静就可以轻松出去。爷爷在看书,他没看到我。
  • 齐娅又哭了。如果我去看她的话她会哭的更伤心。我经过了她的房间。
  • 爸爸不在罗马,他从未关注过我。
  • 卫兵仍在岗位上。他们离门很近。一个人叫了他们,而他们立即冲他跑去!我乘机跑了出去。
  • 我跑到了喷泉处。在一个雕像手中有另一张纸条!我拿下了它。它告诉我如何去找到我自己的路,要用属于我的其他的眼睛


我自己的眼镜编辑

要求:28 AP(每次执行), 2 Hidden Blades.
奖励:117 XP, 550 florins.

纸条告诉我该怎么去用这眼睛,有时我会「看到」一些不存在于周围的东西。画或是线条。我看见了喷泉,但它变得像画一样,我喜欢这游戏。

My Own Eyes PL

My Own Eyes

  • 我寻找着箭矢或脚印的踪迹,但没找到,这纸条也没说要我下一步干什么。这里!一个比周围要亮的男人!我跑向了他。
  • 我跑进了小巷,那男的不在这儿。他去哪儿了?我向上看去。那里!他在上面!我冲他笑了。他挥手示意我跟上。
  • 他好快!他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我在街道上跑试着跟上。
  • 我们到了一条巷子里。那人举起手让我停下。他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安静。
  • 两个很脏的人看见了我。一个没有牙齿,另一个拿着把刀。他们问我的衣服为什么这么精致,问我有没有钱!
  • 那人从高处跳下了!好高。我想这会伤到他自己。但没有!他着陆在了那两人身上,手掌伸开。他们的脖子流血了!

重逢编辑

要求:37 AP, 1 Courier Horse.
奖励:175 XP, 900 florins.

他说他叫弗朗西斯科。他的衣服很奇怪,就像魔法师一样。她说不要害怕。我也不怕。我告诉他我想跟着他。

Reunion PL

Reunion

  • 他问我知道苹果在哪儿吗?我说爸爸在知道我把它带到外面之后就把它藏起来了。他们不让我跟它玩了。
  • 康苏斯告诉我要相信弗朗西斯科,他能帮助我。
  •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对他说我原谅他了。他让我重复一遍,可是我不记得自己说了啥。
  • 他告诉我他能把我带去和他的兄弟们一起生活。只有这才是我想要的!就是这个!我问他他是刺客吗?他做了个滑稽的表情。
  • 弗朗西斯科从一个被杀的人身上剥下了脏衣服并包在了我身上。很臭!我们快速穿过了人群到了他已经准备好的马旁。他帮我爬上去。
  • 我们骑得好快!我问他我还能再见到齐娅吗?他说要我自己去选择。不过我会保守秘密,一个大秘密。

还有你吗,布鲁图?编辑

「你的意识受损了,孩子。你正梦到过去的做梦者。它再次浮上了水面,你必须选择和它沉下,或者失去。」

思想之穴编辑

要求:15 AP(每次执行), 23 Daggers.
奖励:68 XP, 250 florins.


CavernsOfTheMind01

Caverns of the Mind

再次梦到了这个洞穴!我用梦中的双手在墙上攀爬并辨认着任何错误。它就写在那儿,但我认不出来。洞穴变得有质感。烧灼进阴影,答案将随着我的睡去而显现。

  • 我没靠什么东西就飞起来了!我是风,不,我在风上面,从城市出发,穿过森林与草原。再一次,我知道了我的路,尽管我明白这在醒来后会失去。
  • 我听到了它们。提醒。预言。毁灭。噩梦!我需要。我需要。
  • 我看到了一张脸。开始是自己,然后是我父亲。我的凯撒。他头上的肉被一只秃鹫所啄食!
  • 克里奥帕特拉与凯撒亲吻着,而此时罗马城在燃烧着!我冲她叫喊!回头!回头并救救你的人民!
  • 二十三把剑。二十三把钥匙。
  • 「过量的信息已被删除。」「不重要。」「无关的。」

干预编辑

要求:22 AP(每次执行), 23 Daggers.
奖励:77 XP, 500 florins.

Intervention

Intervention

当我们试图抓住我们面前的奇观时,我们被迫跪下,呼吸卡在喉咙里。乔瓦尼正在做梦。布鲁图斯是醒着的。这个山洞一直在我们的梦境里出没。我们已经花了无数个夜晚在睡眠中探索它。我们被迫去寻找它。

  • 这里是我们召开会议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密谋打倒我们的敌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爸爸,我们那直到永恒的独裁者。我们四十个人都是元老院的人。一个做梦的孩子。每个人都是解放者。每个人都是刺客。
  • 第一次会议结束了。我们的问题很明显。我们的回复是无需调查。凯撒远离了元老院,将他的信任交给了外国人,由他们来统治;从他的埃及妓女那儿获取虚荣并制造排场。切萨雷远离了他的家庭,将乔万尼留给了他的疯狗们。
  • 凯撒拒绝了更进一步,他向我们演说并嘲笑我们的担忧。他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元老院,里面充斥着骗子、玩弄权术以及那些不属于罗马的人。爸爸和怪物及杀手们在一起。他没有照顾罗马的人民。
  • 我的兄弟们渴望血,而我不确定是否能成功。如果爸爸不死,那么罗马将无法自由。
  • 我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它们指引我们到此处。低语,摇曳的光线从破碎的大地中射出。一扇带着谜团的大门,我们必须找到答案。
  • 「你失去了注意力。」不,我找到了目标。「你看到的只是过去。」不。我看到了未来。

梦游者编辑

要求:25 AP(每次执行), 23 Daggers.
奖励:91 XP, 1250 florins.

「醒来吧,孩子。」我醒了!看,我的眼睛睁开了!我必须找到一把剑。我必须刺穿凯撒二十三下。

Sleepwalker

Sleepwalker

  • 我在凯撒和我练习木剑的房间里找到了一把匕首。它放在高处!但我踩着椅子便拿到了。他不允许我用真剑,但我确实拿到它了。
  • 今天,是三月十五日。凯撒在庞培剧院中。我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克里奥帕拉睡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 「这只是个幻想。慎重。」
  • 其他元老都不在!我们计划好的!他们一定害怕了。我只能一个人去了!
  • 凯撒打着呼噜,我还小。但如果我能保持安静,那我就能在他睡着时杀了他。我举起匕首并看向他的脸。爸爸?
  • 米凯莱托抓住了我的手臂并把我拖出房间。我试图叫喊,但他捂住了我的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求你了,放开让我走!「疼痛只是暂时的。」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