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菲奥拉·卡瓦扎是罗马的第一章,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传承计划》中使用数据转储扫描器的一部份。

记忆详情编辑

目标:菲奥拉·卡瓦扎

地点:意大利罗马

时间:公元1497年~1503年

游戏介绍视频编辑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1 - Fiora Cavazza

Assa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 Rome, Chapter 1 - Fiora Cavazza

视频摘要:“请稍等,我们正在与DDS同步,你可能会感觉你的白日梦增多而睡眠时间减少。放心,这是这个项目带来的正常影响。”

“许多罗马城的大人物都将他们的闲余时间挥霍在了妓院中。对于想爬上社会高层的妓女们来说,他们无疑是理想的情报来源和阶梯。菲奥拉便是其中之一。调查他们所接触的,发现她所接触的,发现她所知的,以及她所了解的知识。”

你知道是谁编辑

Playing Nice

玫瑰花开”因客人而显得热闹,不过大部分都是令人反感的。麦当娜·索拉里把我们推入其中。调情、艳遇、引诱,诸如此类的手段不断地被使用。有权势的人夜晚会在幻梦般的夜晚分享我们想要的。在罗马此地,既不会缺少有钱人,也不会缺少享乐主义者。可以说没有更好的交易场所了。

表现不错编辑

要求:11 AP(每次执行).
奖励:21 XP, 185 florins.
随机物品:Deckhand, Herald, Slaver, Smuggler, Shipwright.

调情常于阴影之中。恶心的味道被浓郁的气味所掩盖。大部分进去了,有疾病的是……困难的……麦当娜·索拉里对有症状的女孩很快便不予理睬。这是由到过异国的众多水手带来的,我害怕我们会在这场战争中失败。现在,工作仍在继续。

Playing Nice

Playing Nice

  • 这人似乎很满足,他有着一些掌握小权的联系人。我们交易诗歌。在他露出牙齿时他们都似乎想快点逃离;他们使他的演讲模糊不清,我努力去理解。幸运的是,他没有想吻我。
  • 另一个同伴。他的胸部长了疹子,红肿、脱色的程度。我把头扭到了一边去。令人恶心的!他告诉我他是个军队士官,如果我不听话就会受到报复。我嘲笑他。
  • 这个雇佣兵很帅且有男人味。他使我高兴。他的脸带有因战斗而留下的伤疤。贵妇们会觉得它们很难看,但我认为这展示了他的独特个性。他开始脱衣,我也一样。
  • 一名敢于冒险的女士!我邀请她进来。女性对我们来说不那么危险,但她们和我们在一起却是有风险的。她是个艺术家,她知道至少一位的大师,尽管她没说出名字。也许下次会把。
  • 我曾在这个男人所属的教堂外听过他的布道。里斯多罗,一只无法满足的野兽。人们都嘲笑他的女式长裙。他否认这一点。但不过我们都明白他为波吉亚家族而服务。我可以忍受这人的性变态。
  • 今天没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联系” 到手。不过我的工作需要坚持努力的精神。我只要有一个有权势的朋友就可以脱离麦当娜·索拉里。离开玫瑰花开。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是埋没在下层酒馆里的美酒。

危险的调情编辑

要求:12 AP(每次执行), Colorful Frock.
奖励:25 XP, 190 florins.
随机物品:Doctor, Politician, Botanist, Captain.

节日带来了罗马城中所有类型的客人:一些知名人物,一些有钱人士。我们今天接待了一帮有前途的贵宾。我脸上堆满了微笑,一人大摇大摆,傲慢地走到了我面前。嗯,只有今天允许如此。

FLIRTING WITH DANGER

Flirting With Danger

  • 这个人自称是王子。他用了香水。他的假气味比我的强。他在头发上花的时间比我多。每一个卷曲都完美无暇。他胡子的每一个胡须都修剪整齐了。他嘴巴里的每一个字都修饰得很好。
  • 这位大使是一个宝箱!他渴望分享秘密而我承诺绝不泄露。钱从他嘴里流出来了!
  • 我接待了一位来自佛罗伦萨银行家,我预计他会给我很高的报酬。我应该知道更多更好的。接着,他向我介绍了他的一些有权势的朋友。
  • 口音浓重。我不能确定。不过显然他是为参加节日长途跋涉而来,很需要放松。我帮助了他,他开始分享关于他国家的故事以及对意大利的看法。他的看法是危险的,但他告诉我罗马的一些政客也赞同他。
  • 和一名绅士相处的一个钟头!他向我求爱,宠爱我,随后开始问我问题。我知道了,他也在玩这个“游戏”。于是我们交易了情报。
  • 今天我结交了不少盟友,这有助于我打入罗马的上层社交圈。其他女孩都嫉妒死了,哈,很好,我将得到一切我想拥有的。

回报编辑

要求:13 AP(每次执行), 3 Smugglers, 2 Slavers, 2 Doctors, 4 Politicians, 2 Colorful Frocks, 2 Courtesans.
奖励:27 XP, 195 florins.

今晚我受雇于麦当娜·索拉里的哥哥桑提诺。我和露西亚各挽着他的一只手臂。他是个危险的男人,骗子。我抱怨了,但很快就明白这无用的抗议不会造成任何改变。

Payoff

Payoff

  • 桑提诺递给了对方钱。这是贿赂。他没有说什么,但这足以让我明白他要干什么。这些人是谁?
  • 恐吓开始了,桑提诺则挥拳打倒一个男人,要求得到情报,他如愿以偿。关于航线的情报,难道是奴隶贸易
  • 我向桑提诺提出了疑问。但他却回复了一个耳光!露西亚要保护我,也受到了相同待遇。
  • 桑提诺让我们待在院子里。自己去敲附近的门,没有回应。他用力踹了一会儿,但什么回应都没有。他大为恼火,不住地骂道。
  • 我们发誓保守秘密,尽管我们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多次挥舞着匕首向我们叫嚣和威胁。我没什么感觉但是露西亚哭了。
  • 我离开时只明白了桑提诺在搞什么生意,似乎是失败了,他的愤怒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他的错误制造了敌人。他向我们保证他的妹妹会知道我们配合的很好,随后便走了。在他经过拐角时,我冲他吐了口痰。

他进来了编辑

要求:15 AP(每次执行), 1 Elegant Gown, 1 Perfume(每次执行).
奖励:31 XP, 200 florins.
随机物品:Sealed Secret Orders.

桑提诺走进了玫瑰花开。他的脸青肿。一个男人跟在其后,穿的很好,目如鹰隼。是个贵族。我立刻认出了他——切萨雷·波吉亚。切萨雷仔细的研究了一番他进入的房间,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每个女孩。当他微笑时,我们的目光都被吸引并定格了。他让我去陪他。

He Walked In

He Walked In

  • 波吉亚家族正处于兴盛状态,这是人人皆知之事。我不用担心个人会陷于道德问题之中。我能在这场交易中做什么?首先,他的魅力是令人陶醉的,我很快便被击沉了。
  • 他问我和桑提诺在那晚所遇到的事。我试着去隐瞒,但它似乎是个老手,从我的脸上看出了言语的不实并揭穿。最后,我告诉了他我的想法,他证实了我的猜想。索拉里兄妹因为在这里不受欢迎,因而他们在交易中都很小心。
  • 切萨雷询问我的客户,尤其是波吉亚家族的成员。我告诉他在这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些名字。他笑了。而我通过了考验。
  • 我开始脱衣服,大概是因为有些饥渴了。但他制止了我。
  • 切萨雷问我有什么愿望,他是第一个向我问出这话的人。
  • 切萨雷解释了目前的情况。作为索拉里兄妹俩活下去的代价,他们将同意切萨雷去选一个女孩。便是我。我将离开玫瑰花开并开始奢华的生活,只不过仍然以交际花的身份出现。我同意了,没有其他选择。

黑市编辑

Spare Parts

我已为波吉亚服务了六年,结束了糟糕的过去,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我从未为此后悔过。一场秘密战争在罗马爆发,战斗于街道、议院以及教会之中。切萨雷命令我去协调他所训练的特别军队。

信仰的价格编辑

要求:10 AP(每次执行), 1 Ritual Dagger, 5 Courtesans (Previously 1 Courtesan per execution, changed December 21, 2010) .
奖励:19 XP, 70 florins.
随机物品:Religious Icons, Letter Of Indulgence, Letter Of Condemnation, Letter Of Absolution, Monk, Priest, Cardinal, Sealed Secret Orders.

我带了一些符合教兄里斯多罗胃口的女人。新进的女孩渴望有经验,里斯多罗将准备好的宗教文件与为切萨雷特工准备的饰物给了我。我避免暴露自己曾在玫瑰花开呆过的事实,希望他能忘掉我的脸。

The Price of Faith

The Price Of Faith

  • 他没有对其他女孩看一眼,而是径直走向我,并把手放在我的脸上,邪笑着告诉我我总是他的最爱。我用力踢了他的裆部并以切萨雷将会发怒一事恐吓他。他因痛苦而呜咽。
  • 里斯多罗找了一些画家,绘制了一些宗教象征的画以及制造了一些护身符。他相信它们对切萨雷的计划有效。我是不相信,但我带走了它们。
  • 我夸大了切萨雷的需求,对我来说我需要外快,钱使我盯上了这个不幸的人。
  • 里斯多罗给了我一叠文件。他说这里面都是前来忏悔并试图搭上切萨雷而付钱的人的名字。这是由教会正式册封的。为什么任何人都会给这男人远超我的权力?
  • 里斯多罗提供给我许多不同种类的宗教器具。无用之物。我不知道我能拿它们干什么,不过我还是拿走了,大概他把这当玩具给我了。
  • 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里斯多罗再次试图触碰我。女孩们走到他的小路上,把他拉开,咯咯地笑着。他们将渡过一个漫长的夜晚。把他们抛在后面使我几乎感到内疚。

向前的女孩(Go-To Girl)编辑

要求:11 AP(每次执行), Expensive Gift(每次执行).
奖励:22 XP, 0 florins.
随机物品:Bauble, Trinket, Curio, Valuable Antique.

丽亚·德·鲁索,一个走私者。她没有在我们的约定地点,绝不在。我等了一会儿后原路返回,忽然她走到了我所走的那条路上。我便跟着她到了一件上锁的店铺中。她说这里是她的仓库。

Go-To Girl

Go-To Girl

  • 我试着找个话题,不过她对此无多兴趣。她微笑着给我看了一些沾有血渍的古老遗物。
  • 我不明白为什么切萨雷会要这些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
  • 这个东西确实是珍宝!没我特别需要的,不过我不能想象她是从何处得到的,她看起来很自豪。
  • 她是如何从看守中得到的?当然,切萨雷掌控这那些守卫。这女的在寻找时什么都没发生?
  • 房间中有一股死人的味道,还有很重的虫子气味。我很不惊讶的在柜台后找到了这店铺的原主人的尸体。
  • 我成功地从丽亚那里拿到了需要的东西并付给她钱,但她依然伸着手。好吧,真是个精明的妹子,我补齐了她应得的报酬。她咯咯笑着,似乎在表达不满,我警告了她。

...以及那只野兽编辑

要求:10 AP(每次执行), 1 Hammer, 1 Blacksmith's Tools, 3 Coal(每次执行).
奖励:18 XP, 90 florins.
随机物品:War Hammer, Longsword, Ritual Dagger, Straight Razor, Rondel, Shiv, Cinqueda, Executioner's Axe.

切萨雷雇了个专属铁匠,奥古斯特·奥伯林,过去曾是个瑞士佣兵和武器工匠。我敲开了他店铺的门。乖乖,你是头牛化身成的人吗?之后他开口了,口齿清晰,思路灵活,我惊呆了。

And the Beast

...And The Beast

  • 在我进入店铺时他拍了拍我的肩。好痛!他给了我一杯酒。
  • 他向我展示了他所铸造的一系列标准型号武器。我转达了切萨雷的要求并让奥古斯特把武器交给我那在外等候的助手。
  • 我注意到一面墙上画了很多图画,刚开始在顶部是很粗略的笔法,中间则开始精细,而到了底部则是相当复杂的设计。奥古斯特解释他还得负责波吉亚在罗马的宣传。我很吃惊,这双粗大的手竟能画出这样细致的画来。
  • 奥古斯特问我切萨雷有什么奇特的要求。我告诉了他我所知的。切萨雷雇了一些著名的发明家与工程师,重新设计了战争武器和创造新式兵器。
  • 铁匠的老婆告诉我我得结束在此的停留,并要求我离开。他在背后叫道,两人的咆哮就像凶猛的野狗。
  • 奥古斯特欢迎我下次再来。搬走最后一箱补给品后,我离开了屋子。我答应他我会再回来的,他老婆的脸色很难看,我则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备用零件编辑

要求:11 AP(每次执行), 1 Inventors Tools, 1 Modified Arquebus,
奖励:22 XP, 100 florins.
随机物品:Screw, Gear, Coil, Sprocket, Chain, Deadly Prosthetic, Box Of Components.

加斯帕·德·拉·克鲁瓦,是一名工程师、狙击手以及隐士。他让我很害怕,但他的纯熟技艺,是前无古人的。他的工作室很小,但堆满东西。如果不把他的一些工具推倒在地,路都没法走。

Spare Parts

Spare Parts

  • 加斯帕正在唱法语歌,一首忧伤的曲子。我从他那不安的歌声中感到他似乎丢失了什么。他失去了什么?我等他唱完后再开口,但他还是吓了一跳。
  • 这个工程师跟我保持着一定距离,他仅仅比我知道得多。他把大部分修好的东西打包放进了盒子里。
  • 他问了我一些令人不舒服的问题,我亲眼见过死亡吗?这死亡是因为命运还是选择?我无法回答。
  • 他正在调校他的武器,将它瞄准了窗外,眯着眼看着阴影中以及经过外面的街道的人。标记,并把它放回桌子上调整得更好。
  • 我给了加斯帕属于他的工资,不过他告诉我这没必要。我把它放在了工作台上。
  • 我感谢加斯帕所提供的帮助,他用微微耸肩来回答。一个让人难忘的人。我在离开时十分小心的不让自己走过他的窗前。

地下军团编辑

Hired Muscle

切萨雷纠集了一帮亡命之徒和恶棍式人物,他们的任务只是在罗马掀起斗争。我奉命会见他的重要士兵,协调并传达命令,提供补给。研究他这些尚处于野蛮状态的野兽们。

雇来的肌肉编辑

要求:11 AP(每次执行), 1 Cinqueda, 1 MatchLock Rifle, 2 War Hammers, 2 Pikes, 2 Spears, 3 Long Swords (all items per execution).
奖励:26 XP, 220 florins.
随机物品:Roman Sentry, Arquebusier, Papal Guard.

雇佣兵领袖罗科·提埃波罗在招募勇士。他为他能获得异国的雇佣兵与战术而自豪。他的要价很贵,但波吉亚不差钱。在我抵达之时,他已等我有段时间了。桌上摆好菜,他倒了杯酒。

Hired Muscle

Hired Muscle

  • 我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有明显因战斗而获得伤疤的雇佣兵。这是个明显的暗示,他们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提埃波罗纠正了我,说他每个手下都杀过无数的对手,因此那些没有伤疤的士兵更是高手。
  • 一些人展示了他们的武器,吹嘘着他们的事迹。都笑了。我寻找着沉默之人,表情要严肃的。
  • 提埃波罗让他的两个手下在我们用餐时进行一场战斗表演。这得到了我的赞同。他们是凶猛的,在战斗时都将对方砍出了血来。没有小伤口。当他们结束时我告诉提埃波罗我没兴趣伤害雇佣兵。我们都笑了。
  • 佣兵们问他们何时会去战斗,我告诉他们我认为罗马很快就会变成他们的战场。他们表达了抗议,而提埃波罗让他们安静。
  • 提埃波罗展示了描绘他英勇事迹的绘画,他在十多年中的战斗中只败过两次,那两次他都无命令权。我问他多少钱可以把他自己卖了,他说切萨雷要付的肯定多得多。他又问我这个问题,而我回答则是随时做好被买的准备。
  • 提埃波罗请我呆的时间长一点。诱人的,不过我婉言拒绝了。他把我选中的每个佣兵的合同都给了我,我给了他一小袋切萨雷的钱。佣兵们想去战斗,我承诺会尽快让他们有机会上的。

不听话的骑士编辑

要求:15 AP,(每次执行), 4 Slavers, 6 Courier Horses, 8 Roman Sentries, 1 Decorative Armor, 2 Heralds, 1 Curio.
奖励:32 XP, 240 florins.

多纳图·曼奇尼是切萨雷手下的首席骑士。大概比切萨雷的骑术还要优秀。今天波奇亚家族将举行一场私人马赛。奇尔科·马西莫让我去贿赂多纳图,告诉他要让切萨雷赢,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知道后果。

The headless horseman

The Heedless Horseman

  • 多纳图是个充满自信的男人,当他在马上射击或是骑马接近敌人时,马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我命人送了他一件礼物:一副特别的盔甲,他下马命令助手帮他穿上。
  • 我用切萨雷的名义去告诫他,他并不惊讶,但却说胜者该用实力,绝不是靠其他东西。
  • 我坐在了卢克雷齐娅·波吉亚的旁边。她拒绝看向我。她认为我只不过是切萨雷的玩物。我大概是吧。比赛开始了!切萨雷一马当先冲在了多纳图的前头。莫非他才是最优秀的骑手?
  • 多纳图想要加速,但前方被切萨雷的一个手下挡住。我听见卢克雷齐娅在念叨着那人的名字:特奥多尔·威斯卡提,是切萨雷的心腹。
  • 特奥多尔拔出剑刺向了多纳图。多纳图就快倒下了!但他忽然踢击自己的马让其从切萨雷和特奥多尔中加速穿过。观众们倒吸一口气!多纳图赢了!当他骑马经过我们面前宣布胜利时,全场都沉默了。
  • 切萨雷下马并恼怒的丢开了头盔!他向我示意,而我点头回应。我的佣兵们冲出将多纳图拉下马并扔到了地上。这个胜利法真是凶残且令人羞耻。观众们都嘲笑着他。而我不,他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放荡之人编辑

要求:13 AP(每次执行), 1 Shiv, 1 Trinket, 2 Bauble.
奖励:28 XP, 225 florins.
随机物品:Thug, Cento Occhi Thief, Thief.

切萨雷让我去会见百眼帮【按:兄弟会中的拦路强盗们】的首领,这个盗贼集团的人大部分都很年轻。这个叫兰兹的人便是首领,切萨雷相信兰兹曾领导过对波吉亚所属马车的攻击。他给了我信物并告诉我怎么去处理这个势力。

Rake

Rake

  • 我在一个教堂外找到了他,他正蹲并数着脖子上的小包中的钱。尽管他知道有人在他身边,但连眼都不抬一下。我把一只简陋的匕首投刺进了他脚边的土内,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立即站起并道歉,那匕首让他明白我代表波吉亚而来。
  • 他拔出了地上那原本属于他的丑陋的匕首并收回鞘中,主动提出退回打劫博吉亚家族得到的钱。我告诉他,他需要做的不仅如此。他的手下将为切萨雷服务。
  • 他说他已经把那些钱花掉了,但他今天会先还上一部分。不错,挺诚实。他问我要不要去看他干活.......如果我能跟得上他。
  • 我看着他碰了人群中的一个商人,在那人回头前迅速离去。下一个,一个贵族妇女,神父。在他暴露之前他连续偷了五个人。发现他的那人呼叫了卫兵!
  • 一个骑马的士兵进入了广场,而朗兹则将叫喊之人推到了马蹄之下。骑手猝不及防,只能让马刹住。一瞬间我就发现朗兹不见了,过会儿才明白他跳到了我旁边的建筑物顶上。
  • 在他离开前,我检查了口袋,东西好像都还在。我相信朗兹会过来交钱的,他害怕切萨雷。

死里逃生编辑

要求:18 AP(每次执行), 1 Straight Razor, 2 Plain Cloak, 1 Box Of Components(每次执行).
奖励:47 XP, 325 florins.
随机物品:Replica Hidden Blade.

切萨雷雇了一个间谍大师,巴尔塔萨·德·席尔瓦。他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理发师,虽然我告诉他他对于这个一点儿也不了解。同时,我们盯上了切萨雷的敌人——刺客组织。他们有太多东西需要我们去了解。

Close Shave

Close Shave

  • 切萨雷把属于他的一名议员置于了虎口之中。一个带着大贪欲的惹人注意的人,因为贪污腐败而臭名昭著。这个议员很侥幸地在今早的一次攻击中幸存,切萨雷没给他安排卫兵。我们跟上了他,等待着刺客们对他的再次攻击。
  • 这个议员在这周的大部分时间中都是呆在屋内。在巴尔塔萨的带领下,我们没有暴露。
  • 议员最终走进了一个市场之中。他的步伐匆忙,眼睛警惕的向四周张望。忽然,一块阴影覆盖宰了他头顶上,一名刺客在我们上方!
  • 刺客跳下了!他压倒了议员,手腕处出现了一个武器。他用这个刺穿了议员的脖子!披着披风的刺客说了几个词后立即逃跑了。我们开始了追击。
  • 巴尔塔萨咧着嘴笑了。虽然我觉得失败了但却为他所了解了什么而高兴。他记录了下来。
  • 尽管我们跟丢了,但我们知道了很多,外观。袖剑、技巧。巴尔塔萨会继续跟踪这些披着披风的杀手,并向我汇报。

古怪编辑

Centre Stage

切萨雷组建了一支由不善合作以及白痴构成的军队。我开始怀疑事实上他在罗马有个大计划。他像是想把牢笼打开把这些猛兽放入城内。为什么他选择了我去驯化他们?

舞台中央编辑

要求:20 AP(每次执行), 2 Rondel, 1 Mask, 1 Sealed Secret Orders(每次执行).
奖励:58 XP, 390 florins.

我将应付两个小丑兄妹,卡辛卡哈,是法国人。滑稽的服饰,我觉得对于庆典来说相当合适。我们的目标是一些私下声称自己有外国王室血统的家伙,他们打算把这事说出去。

Centre Stage

Centre Stage

  • 小丑们进行了生动的表演。他们翻转、舞蹈,假装用拳打对方并同时倒下。宾客们无不大笑。
  • 卡哈开始杂耍抛接的节目,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她的身上。卡辛向他的目标移动,小心地不引起注意。
  • 我拔出了短剑等待着那一刻。我身体前倾向前面那个宾客。
  • 卡辛从椅子后刺向了椅子上的男人!一瞬间的困惑,旋即变成了恐慌!卡哈将她杂耍用的刀掷出刺进了两个宾客的喉咙中。
  • 最后一个宾客尖叫着逃离!我追上去并用一把椅子放倒了她!她祈求饶她一命。这样的话,我就没命了。我给了她个痛快。
  • 卡辛大笑着经过了门,而卡哈则在摔倒在哥哥前打翻了烛台......我再次确定他们彻底疯了.......这一点儿都不好笑!

怨恨的幽默编辑

要求:19 AP(每次执行), 1 Executioner's Axe, 1 Letter Of Condemnation(每次执行), 1 Rope(每次执行).
奖励:54 XP, 360 florins.

他们叫他刽子手二世。任何人都认为刽子手爱自己的工作。这是个很容易接受的方式,让他们成为恶棍。他们带着面罩以来避免他们拆下后有所恶名缠生。不像二世,他爱工作也爱面罩。他察觉到我与他保持着距离,显得很享受。

Gallows Humor

Gallows Humor

  • 二世很忙。他的处刑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以致于人群都少了。一些乞丐和卫兵站着看下一次处刑。
  • 我将切萨雷的手令给了他。他快速翻了一下,脸上带着严肃的目光,说我的名字就在这名单上,同时挥动起他的斧头!我吓呆了。他微笑着把名单扔到一旁,告诉我他不认识字。
  • 一个我的老客户被绞死了,一个朋友,切萨雷准备让我看这个?
  • 一个男人被捆绑着押到了邢台,头被包着。他恳求二世放过他,宣布他无罪。二世安慰他说死是件好事,因为无辜者会去天堂。
  • 他很会表演!让他的观众兴奋了,他将被处死的人的尸体砍下并向下面的人展示着。我吐了,我他则冲着人群中的我嘲笑道。
  • 随着刽子手工作的结束,我也要离开了。我带走了这个,一个来自切萨雷的提醒,我对这些野兽的情感由憎恶超过了恐惧。

蜘蛛编辑

要求:17 AP(每次执行), 1 Deadly Prosthetic, 1 Letter Of Indulgence(每次执行), 1 Rare Gift(每次执行).
奖励:46 XP, 330 florins.
随机物品:Sealed Secret Orders, Follower Of Romulus.

西尔维斯托·萨巴蒂尼,声称要成为一个贵族。穿的很像,其实很穷。他是个马屁精,用钱进入了所谓的上流社会,说话带着下层人的词语。切萨雷因为他的失败而砍掉了他的手,我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Spider

Spider

  • 萨巴蒂尼像蜘蛛一样。在一个小聚会上,任何人都是他的猎物。他察觉着社会交际方面不易被察觉的震动。无时无刻不在看和听着、我就是只新的虫子,进入了他的网中。我接受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他的大颚张开了。
  • 他出现了,眼睛睁大且笑得夸张,我挽着他那丑陋的假肢。
  • 他带着我到了密室,他竟然相信无人注意到他毁了一只胳膊的事,这假肢只会引起更多的注意。不过,我仍跟着。
  • 他对这器具很失望,尽管这是个大师级的制作。他想要更多宝石、贵金属。我把这些从切萨雷那里拿来的给他了。他一把从我手里抢过。
  • 这手臂令人尴尬且十分笨拙。他测试了上面的利爪和隐藏的惊喜,一只利刃从中间弹出!真是个阴险的武器,但实用吗?这不是我该担忧的。
  • 我准备离开萨尼蒂尼和他的游戏。他立即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一位美丽的女士旁,并露出了他的新胳膊。她畏缩着尽可能地想远离他。但他却用他那危险的爪子轻抚着她的脸。我颤抖了。

坏医生编辑

A taste for violence

切萨雷想要我去见他的杀人医生玛法托(Malfatto),我不相信他真的是个医生。他是个捕杀女性的人。一只怪兽,切萨雷考验我的忠诚,但他很快就会发现这会毁了我。

暴力的味道编辑

要求:19 AP(每次执行), 1 Hooded Dress, 1 Courtesan(每次执行).
奖励:55 XP, 400 florins.

没有他的迹象,我独自走在罗马贫民区那空荡的大街上。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去隐藏自己,不过我仍感觉到自己的脆弱与恐惧。

A taste for violence

A Taste For Violence

  • 我叫喊他的名字。这听起来很荒唐,为什么我要同意干这个?
  • 一声尖叫!一阵寻求帮助的呐喊!他就在附近!但在这复杂的小巷中很容易走失方向。
  • 她乞求着!乞求放过他!我用力奔跑但找不到她!
  • 她现在在抽泣!我暗骂自己为何事前无准备!我应该充分了解这片区域,记住所有街道!
  • 一道黑光闪过并消失在了阴影之中。玛法托!
  • 令人不舒服的灯,暴行使空气沉重,尽管东西都是原来的。我发现了她!第一眼看过去,她像是个被玩坏丢掉的玩偶,被随意丢弃在了小巷,之后我看到了血,大量的血!恐惧使我逃走了。

捕鼠器编辑

要求:20 AP(每次执行), 1 Elegant Gown, 1 Perfume(每次执行), 1 Letter of Absolution(每次执行).
奖励:59 XP, 450 florins.

切萨雷驳回了我拒绝去找玛法托的请求。如果我再次失败,那他将杀了我。在见识了她的怪兽行径后,我不能再想象会在哪些小道中遇到什么东西。太坏了,他让我换上旧的妓女服,能更好地引起怪兽的注意。

Rat Trap

Rat Trap

  • 今晚街道上只有很少的人。我想呆在人群旁,但我知道玛法托会避开他们。我必须独自一人。
  • 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我尖叫并跳到一旁。这里只有个喝醉的傻瓜!他几乎要把口水流到我的裙子上,我把他推到了地上。
  • 我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的回音。我呼吸越发紧张,风声鹤唳。黑暗中沙沙作响的声音,还有低语。
  • 在拐角!我看到了什么!一道因镜片而产生的反光!它移动了。白骨色鸟喙面具!是他!
  • 玛法托猛扑向我!我闪道一边并冲他大喊切萨雷的名字!命令他听着!他抓住了我并注意到了我手上的一份文件。他犹豫了一会儿后拿走了它。
  • 玛法托没有读。他透过他那不详的面罩盯着我看了会儿。他抬起头,我离去了。他没有动。

上门问诊编辑

要求:28 AP(每次执行), 1 Iron Fan.
奖励:99 XP, 700 florins.
随机物品:Poison Vial, Syringe.

我要停止为切萨雷服务。停止和这群怪物来往!我要在这周离开罗马。我回到了切萨雷提供的房子。奢华且舒适。我喝了杯酒让自己静下来,但却难以入睡。

Housecall

Housecall

  • 我感到我脖子上有刺痛感!我以为是虫子在叮咬,便拍了一下,但我的手摸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一个注射器!玛法托在我的房间里!他在干......不要想这个!毒杀?
  • 我跳到了床旁并撒腿逃跑!我的腿在颤抖!我爬上桌子并取下了挂在高处的扇子
  • 玛法托盯着我,停在原地,而注射器掉在了地上。他在等我出来!等着毒药击倒我!
  • 我展开了扇子,让只只利刃如花一般弹出绽放。我没看他的脸,但他的姿势出卖了他的恐惧!他所杀的人都没反抗过?
  • 我冲向他,用扇刃疯狂地劈砍!他靠在了墙上,扇刃将他的医生外袍切成了碎片。我甚至砍出了血!这够了吗?哦!我的视线模糊了!
  • 我的意识急剧丧失!我的耳边充斥着响声。我倒下了。玛法托........你会对我做什么?

蔑视编辑

要求:34 AP(每次执行), 1 Papal Guard, 1 Courier Pigeon(每次执行), 1 Sealed Secret Orders(每次执行).
Reward: 118 XP, 780 florins.

我还活着!我失去了平衡。我努力让视线保持清晰。玛法托离开了。留下了曾在地板上移动的痕迹。痕迹直到窗户。我把他伤的很重!切萨雷不再保护我。我只能向他的敌人求助,提供一次交易。

Scorned

Scorned

  • 我知道刺客们也在看着我。他们甚至可能是老的客户或者朋友。我们也在监视着他们。我和巴尔塔萨观察他们的动作与战斗,以及如何去找到他们。
  • 他们的交流程序是很简陋的,使用信鸽笼来交易和传达信息,分配任务。屋顶是被禁止进入的,不过我们曾看过切萨雷的亲兵上屋顶到笼中取出信件。刺客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
  • 我写了一份据我所知的切萨雷的特工的信息的单子。其中甚至有对我很好的人。我会使他受到沉重打击!
  • 如我所料,我找到了一名背地里背叛了切萨雷的卫兵,他正往鸽笼中放信。我使他为难了。他刚开始拒绝承认一切。但在我说这信是要给“白衣人”时,他同意了。
  • 在信中,我表示将在刺客们对切萨雷的战斗中提供我所能尽的帮助。只有这才能帮我躲过切萨雷的怒火。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我都呆在人群中,在灯火通明的地方。只要刺客们想要找到我,他们就能做到。
  • 弗朗西斯科·韦切利奥,风景画家,我从未怀疑过这一点。他告诉我名单会被交给可信赖之人。我的担忧很快就消失了,但他告诉我我的工作离结束还很久。

收割的旋风编辑

Fair Game

刺客们允许我跟随他们,不过坚持他们在处理切萨雷的特工时我应保持距离。但我想看着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结束自己的工作与生命。

解雇编辑

要求:25 AP(每次执行), 1 Cinqueda, 5 Assassin's Bow, 15 Longswords, 5 Assassins, 15 Cento Occhi Thief, 40 Arrows(每次执行).
奖励:80 XP, 600 florins.

我不希望罗科·提埃波罗死,但切萨雷的大部分军队都信服和忠诚于他。我们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跟切萨雷竞价,所以别无选择。

Fired

Fired

  • 雇佣兵们正在外面训练,被要求进行激烈的战斗,而刺客们张弓放箭,刹那间箭雨覆盖了所有敌人,每一只都击中了目标!
  • 许多雇佣兵因身着重甲而死里逃生,纷纷从训练场离开。刺客们接近了,雇佣兵的速度无法摆脱他们!他们两人一组进行攻击,刺向了雇佣兵铠甲的薄弱处和低处。第二波攻击开始了!
  • 刺客们在进入建筑前休息了一会儿,他们让我说话时用手势打信号。
  • 他们让我指出建筑物内部的防御。我指向了墙,解释在另一边有一条可爬进去的路。在我说完前,他们再次移动了!
  • 罗科身旁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我们的人数远超他们。但他们却在他们死之前杀死了两名刺客。
  • 罗科挥着一把短剑,以一人之力对抗一打刺客,他知道自己今日必死,但脸上仍有着很浓的笑。这是他所期待与幻想的结局!刺客们没让他失望!

没有喝彩编辑

要求:22 AP(每次执行), 2 Crossbows, 1 Iron Fan, 10 Assassins, 8 Rapiers, 3 Smoke Bombs(每次执行), 10 Crossbow Bolts(每次执行).
奖励:68 XP, 550 florins.

我们找到了在街上表演的小丑,他们参与了一场荒诞的舞蹈,背景音乐是一个音乐家敲打着军乐器。他们太沉醉于表演以致于没能注意到周围人群的转变。

No Encore

No Encore

  • 刺客们潜入了人群,刚开始时是不惹注意的,但很快场地里就充满了白兜帽。
  • 卡哈旋转并向人群丢出了一个烟雾弹,!一些刺客中招了!其他没受影响的刺客开始了追逐!我展开扇子用力扇走烟雾。
  • 人群因惊慌而散开了,卡辛试图乘乱溜走。他失败了!刺客们挡住了他的去路!他拔出了细长的匕首保护自己。他的轻剑进行的反抗只是徒劳的。他用灵活的身手与刺客们保持僵持状态,甚至划开了一人的脸,但他很快倒下了,当四把剑穿透了他的胸后。
  • 卡哈呼喊他的哥哥!将脸转向我们,他的匕首出鞘!直冲向我!
  • 刺客们停在原地。他们显然喜欢这个!我用扇刃偏移了他的攻击并劈向了他的胳膊!他因疼痛而松开了手,致使武器掉在地上!他换用拳头打,用脚踢,但都无多效果,反让我在她身上留下许多伤口!最后,他放弃倒下了,爬向她哥哥的尸体。
  • 她哭喊着,摇着他哥哥的尸体。拿下了他的面具并抚摸着他的脸。她不知道一名刺客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没听到他装好了弩箭,并用箭矢射穿了他的脑袋。

击败编辑

要求:20 AP(每次执行), 1 Bearded Axe, 1 Assassin, 5 Lock Picking Tools(每次执行).
奖励:60 AP, 390 florins.

刺客们计划去进攻巴尔塔萨的理发店。那不过是个诱饵。我带着他们到了他真正的藏身处,包围了外部。但他不是个这么容易被伏击的人。

Outplayed

Outplayed

  • 刺客们成功避开了第一个陷阱。他们推开前门并迅速避开,紧接着一次该死的爆炸让大门喷出了巨大的火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 屋内空空如也,我们开始搜寻暗门。这里!有一个放下并通向顶楼的梯子。
  • 一个刺客上去探路。我们听到了匕首的撞击声,他们交战了!他大喊着。
  • 他们把一个受伤的男人推下到了我们这一层。他的脸上沾了血,眼睛裂开。他告诉我们他答应帮一个躲在阴影与角落中的男人,因而他在这儿。陷阱!一个冒牌货和充满火药的房间!我们能闻到这浓烈的味道!
  • 我发现窗外有人在盯着我。巴尔塔萨!他在外面并带着火把!当他认出我后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他点火烧了房子!
  • 我们要尽快逃离!在火势尚能控制之前!我们成功地逃到了街上,那个间谍不见了。我怀疑他逃离了罗马,因为他喜欢这种游戏。

移动靶编辑

要求:20 AP(每次执行), 10 Assassins, 5 Arquebusiers, 20 Arrows(每次执行).
奖励:62 XP, 510 florins.

巴尔塔萨逃了。我不能承受她还活着的代价,我们让刺客去调查,我相信他们知道的更多。我惹了个麻烦,在其他方面。巴尔塔萨可能会将我背叛一事告诉了切萨雷,这会导致切萨雷出动人手抓捕我们。我必须找到他!

Moving target

Moving Target

  • 我调查了他的理发店。他不会像那种返回的人,但有很小的几率他会遗失什么东西导致他回来拿。守了一夜,他没回来。
  • 藏身处的东西都被严重烧毁了,我试着在残骸中寻找能指引我找到巴尔塔萨的东西。我找到了一封没有被烧毁的信。
  • 信中说他很欣赏我的身手,想会上一面以来讨论选择,去更好的处理当前的事项。
  • 我达到了那个仓库,小心的侦察四周。只有巴尔塔萨一人坐在桌子上。他躬身欢迎我,开始猜测我的计划与动机。他猜对了大半。他说没告诉切萨雷我背叛一事。而我的失败也反映了切萨雷的这位间谍大师的差劲。
  • 他道歉着,随后打出了信号。一些火绳枪手从前屋的箱中跳出进入房间!他们将火枪对准了我,我下意识的抱住了头。
  • 我准备应对射击,但却没听到开火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巴尔塔萨自己已经死了,倒在桌子上。他的手下也死了,没人身上都插满了箭矢。是刺客们!

公平的游戏编辑

要求:34 AP(每次执行), 1 Replica Hidden Blade, 1 Iron fan, 1 Black Leather Cloak, 1 Ink(每次执行), 1 Poison Vial(每次执行).
奖励:120 XP, 720 florins.

巴尔塔萨和我训练了伊尔·路波。他穿的像他的敌人,装备他们那复杂的武器。使用他们的技艺与战斗方法。完善但不完美,只是个高仿品。在巴尔塔萨死后,伊尔·路波使我所训练出的仅有的能对刺客造成伤害的人。

Fair Game

Fair Game

  • 我们用暗号进行联络,我在帕斯奎诺雕像上留了个标志。他将会在日落时分与我在港口区会面。
  • 我听到了喊声!以及一个机关触发的声音!伊尔·路波弹出了他的腕刃。他这个的折叠方式对刺客们来说是很笨拙的,不过他手上的血证明这个设计依然有效。他告诉我我被跟踪了,但这不会再有了。
  • 伊尔·路波问我为什么会在今天召见他。我指向了码头上的一艘船并说切萨雷的一个目标就在上面。这是个谎言。他盯着那里,对这任务产生了怀疑。问我他怎么样才能达到那里不被发现?
  • 在其转身之际,我悄悄地展开了扇刃并刺进了他的背部。他立即回身反击将我击倒。我的鼻子出血了!他那狼牙似的剑刃再次弹出。他要杀了我!
  • 他跑向了我!而我也冲向了他!踢了他的腿。他倒向地面,但很快就恢复病滚起!他爆发了!我毫无抵抗力!只要一会儿,快起效!起效!
  • 他跪下并呕吐!他的身体颤抖着,他骂着,问我。我没有回答。毒药终结了他,我将他的身体推到了水中。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我离开了港口。

别当着孩子的面编辑

MemoryTurningAgainstCesare01

没看过爸爸这么生气,打碎了碟子并将杯子砸碎,他说他亲手训练的人才都被刺客们杀了。我问他刺客是什么。他没告诉我。

纠缠编辑

要求:34 AP(每次执行), 1 Embroided Silk Cloak, 1 Elegant Gown, 1 Poison Vial(每次执行), 2 Round of Drinks(每次执行).
奖励:122 XP, 1100 florins.

爸爸让菲奥拉去跟他共进晚餐。爸爸对她很生气,他说她是个骗子。我告诉他,她是个好人,但他仍说他是个骗子。

Entangled

Entangled

  • 爸爸让我到外面去,不过我躲在了角落偷看。他没有生气。他给她拉椅子并在她的酒杯中倒满酒。他们都微笑着。
  • 他们谈论着爸爸朋友被杀这事。她看起来很惊讶。
  • 爸爸问她关于刺客的事,她说只按他交代的那样去监视他们。
  • 康苏斯站在我身边,他也在看着。他没有说更多的。爸爸告诉我它是不存在的,但我看得见他。
  • 菲奥拉不愿意喝她杯中的酒!爸爸问她为什么不信任他了。她反问他她有信任过她吗?他说没有。
  • 两人开始厮打。当爸爸怒喝一声时大部分人都会马上安静。但菲奥拉却大声地回应他。康苏斯说我该走了,于是我走了。

自己动手编辑

要求:37 AP(每次执行), 1 Hooded Dress, 1 Black Leather Cloak, 5 Lock Picking Tools(每次执行).
奖励:153 XP, 1300 florins.

我总是睡不好。爷爷说是因为我想太多了。他说他的儿子,也就是爸爸,也有一样的问题。今晚,一些人也醒着。我听到了他们下楼的脚步声。

Helping Herself

Helping Herself

  • 我看见她到了入口,她面前的窗户开着,但没看到我。
  • 菲奥拉穿过了走廊,她在找什么?她走进了书房。
  • 她打开了爸爸的箱子,拉出抽屉。我在爸爸不在时也干过这些事,它们一点也不好玩。
  • 她在感觉墙,轻轻地敲了敲它,并小心地不把人惊醒。我也想玩,但我不想惹麻烦,于是我没动。
  • 她看了地毯下。我探出了头。我从没看过那下面!她找到了什么吗?没有。
  • 我问康苏斯她会杀了爸爸吗?他说不会,她是在找金苹果

命运编辑

要求:40 AP(每次执行), 1 Priceless Artifact.
奖励:163 XP, 1200 florins.

我离开了菲奥拉,跑向了苹果的所在地。爷爷把它放在了他的图书馆中。我打开了盖子,里面的苹果在发光!我听到菲奥拉在走廊上走路时的声音。

Fate

Fate

  • 菲奥拉看到了我,让我把苹果给她。我跟她说如果她愿意跟我玩。
  • 康苏斯也叫我把苹果给她。我笑着并告诉菲奥拉如果她能抓住我!
  • 我跑了!苹果让走廊充满色彩!它在唱歌,菲奥拉让我停下。
  • 爸爸醒了。我听见他门开的声音。他叫着我的名字。菲奥拉想把它从我手上拿走,但在她靠近时发出了光。她停下了。看起来很害怕,她也在玩吗?
  • 我喊了她的名字,但她没有回应。我推了她的手臂一下,而他却退开并尖叫!
  • 爸爸看着菲奥拉僵在原地,大笑着从我手中拿走苹果并让我走开。我很害怕,我问他会伤害她吗?他说他会的。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