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神圣科学:记忆序列4

简体 | 繁體

1,46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2 分享

会友V.O.V.(Frater V.O.V.)是Facebook页游刺客信条:传承计划的神圣科学篇的第四章。

这一序列的标题皆为拉丁文,因此翻译时与原意可能相差比较大。求修正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会友V.O.V.【按:为拉丁文Vincit Omnia Veritas的缩写,意为真相征服一切,我推测应该是所谓「魔法代号」或是会社内部代号一类的东西。此人真名威廉·罗伯特·伍德曼】

地点:英格兰,伦敦

时间:西元1891年—西元1901年

游戏介绍视频 编辑

视频说明:

DDS将与一个老年人的记忆同步,你可能会感到你的活力减少,听力变弱,看不清东西,甚至手臂开始摇晃。这很正常,如果你觉得左腿开始发痛,请立即停止并向你的私人医生咨询。维多利亚时代的特色是发展、繁荣政府改革以及科技科学的重大进步。但令人感兴趣的神秘学也在同步增长,你将会潜入金色黎明组织内部去探索。【按:金色黎明,19世纪时一个魔法研究组织,现在仍存在。】

事实 (Magha Est Veritus) 编辑

通过这个机器系统,我无数次的重温了这些记忆,不像某个确定的天气预报员和一只著名的鼹鼠。【按:这句话何意?鼹鼠的故事,一上来就如此高能。】

看到最后(Finem Respice) 编辑

PL-Finem Respice.png

看到最后

尽管这些发生在此的事件不受我的控制——它们已经过去了——我可以在描述他们时自由地加上我所喜欢的色彩。

  • 数千人组成了所有演员和世界的所有部分。曾看见,或者将会看见我曾所说的故事。
  • 这个,当然,不是这里及现在。在这一刻,让我们回到过去并看看这件事所引导出的,灰暗墓地的场景。
  • 我照料着温室中的植物,尝试忽略背部的痛感。而这时,我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传来。我慢慢地转过身,与年轻的古斯塔夫·麦克林面对面。
  • 我耐心地听着麦克林的主意。在我给红罂粟浇水时心不在焉地点头他想要我去担任一个负责分类整理的编辑工作,我含糊地回应着。他看起来很满意。
  • 麦克林那最著名的工作——他还没有来写——叫《雄魔像》。一本关于布拉格魔像的,独一无二的书。很好……这里仅仅你我,难道不是吗?
  • 麦克林走出了温室,但一位不请自来的宾客进入了——这人有着不吸引人的自称。

我之祈祷(Vota Vita Mea) 编辑

PL-Vota Vita Mea.png

我之祈祷

那位刺客在正确的时间来了。不,他不是那个组织的。他是个技术高超的,独立行动的暗杀者,他由我组织的创始人中的一位派出。

  • 我听到了不远处的声音,但我以为是麦克林离开时的声音。这位刺客是职业级的。他没有暴露他的存在。
  • 我将浇水器放在一群一品红【按:一种植物】旁。这令我想起圣诞节已悄然到来一事,就像这位杀手,所以开口了。
  • 我简述下你想知道是谁派出他,是我的两位同事,同时还是我最亲密的老友,暗杀者为他们而工作。也许是两人中的一个,也许两人都是。
  • 他们都有着要除掉我的绝佳理由,但最终目的极不相同。一个想我死,而另一个则有着更阴险地主意。
  • 刺客站在了我后方,我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尽管他没有弄出一点声响。我闭上眼睛做了最后一次深呼吸,我没有任何反抗的理由。
  • 除此之外,我还能怎样?我仅是一个陷在残破之躯中的老人。毒药在我血管中迅速扩散,我很高兴地迎接了它。

从黑暗中照出的光 (Lux E Tenebris) 编辑

煤气灯照亮了周围,他们正在搬运和聚集在一物旁,我的棺材!

祈祷(Orare) 编辑

PL-Orare.png

祈祷

天空是清澈的,月亮是明亮的,晚风虽在长啸,但我听到的只有刺耳的挽歌。我认出了这一仪式,我会帮助它进行的。

  • 这感觉很奇特,向下可以看到我的坟墓。不知怎么,这像变成了一部惊悚小说,但不会带来肾上腺素导致的心跳加速。
  • 不要误解我,我知道它会成为这个。但不知怎的,我感觉与它不同。【按:它指鬼魂?】我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反应,如在梦中一般。
  • 他们不认为我在这,并还站在他们之中。但这是马瑟斯,这位降灵术士知道。他不会揭露这一点。尽管如此,他简单地就开始了仪式。
  • 我是幸运的。全部都是,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看到他的葬礼。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去观察他们——有些略微不同的角度。
  • 这位术士,是我的老友,在致辞完毕后完成了仪式。我对这仪式很满意,这执行的很好,尽管完全没用。
  • 我那从前的同事与下属们离开了葬礼现场。只有马瑟斯的妻子莫依娜,依旧站在这里。她拉下她的风帽,转过了头,直直地盯着我。

依然忠诚(Semper Fidelis) 编辑

PL-Semper Fidelis.png

依然忠诚

莫依娜的蓝眼睛仿佛看透到了我的灵魂深处。我不该吃惊。毕竟,她是一个著名的女预言家,我也笑了,但不指望能被看到。

  • 在察觉到我的想法后,莫依娜冲我微笑。我试着读出她的想法,但她没有对我显露任何东西。不是现在,大概曾经也不是。
  • 莫依娜的同情与决心,可能是因为她那垂在可爱脸庞的漆黑头发让我想起了玛丽亚。亲爱的亲爱的玛丽亚!我多么想念你!【按:究竟是乔万尼的记忆和他混一起了还是他老婆就叫玛丽亚?】
  • 没有打破眼神的交流,女预言家向我致敬,她就像向一个同辈致敬一样。真的如他们所说,每一个伟大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 我看着她离开。她身材面条,提着煤气灯,最终消失在夜中我将目光转向我的墓地并开始阅读墓碑上的碑文。
  • 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被刺客所杀,为什么我不试着去组织他。如果这么做了,你之后就会毫无头绪地陷入一具破损的躯壳之中。【按:指同步之前的记忆?】
  • 这是真实的原因。当然,不是很久之前。这友谊——尽管我不知道对那位朋友做了什么。我依然忠诚。

真相征服一切(Vincit Omnia Veritas) 编辑

请允许让我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你看,他们两个是对的,或者。我该说,他们都要摆脱或是除掉我的正确原因。

敢为明智(Sapere Aude) 编辑

PL-Sapere Aude.png

敢为明智

让我们回到几个月前——在我葬礼开始几个月前。但首先,还记得乔万尼吗?记得他和玛丽亚在巴黎所寻找的那本书吗?

  • 还记得其他书册吗?有一本是乔万尼从博姆巴斯茨的实验室中偷出的,如其亲眼所见,这本书中有可让白银变为黄金的配方。
  • 是的,正如你所知,乔万尼只得到了一部分,那本书有个更知名的名字叫「亚伯拉罕之书」,不幸的是,他从未找到名为「神圣科学」的部分。
  • 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许多年后,在十九世纪末时,这些古老,大而重的书又重新出现了。
  • 我不想跟你啰嗦这书的详细历史。它们改变了诸多时代的许多方面,而这只能令你感到困惑。如果不是无聊的要死的话。
  • 此外,还有谁想知道这种事?是的,事实上,我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但是,就像你所猜的那样,我不为他们而工作。
  • 回到我们的故事中,不知怎么的,那完包含亚伯拉罕知识的完整原稿通过他们的方式到了我的好友手中,他叫塞缪尔·利德尔·马瑟斯。

我不知为何物(Quod Scis Nescis) 编辑

PL-Quod Scis Nescis.png

我不知为何物

我坐在密室中,大腿上放着「那本书」的一册。我看着我在那银光闪耀的封面中的映像。

  • 马瑟斯在他的桌子旁,沉浸在这无价之宝的第一部分中,我的注意力因他使用自来水笔产生的声音而分散,他正在努力地翻译那一册。
  • 我打开了书,暗暗骂着我的风湿症。年纪已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出神地盯着那些古老的文字、符号以及数字。
  • 我们这「三人集团」中的第三人进入了房间内。「你不能这样做,塞缪尔!」我抬起头并看到了韦斯科特的脸,他那削瘦的脸庞上有着冷峻的表情。
  • 马瑟斯直面韦斯科特的目光。「这翻译内容得给我们自己用。这些秘密,这些古代的配方,它们应该为我们所有,为我们所独有。」
  • 「然后你计划将它们出版!」韦斯科特的拳头砸到了桌上,使得纸飞了一地。「是的,我知道你那小小的阴谋!」
  • 我叹了口气,连乔万尼都明白。复制品,或者说假货,它们的译本注定是无用的,除非他们知道真相。

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 编辑

PL-Cogito Ergo Sum.png

我思故我在

什么是最完美的友谊,什么是我们所定义的「和谐」?现在都成了渣子。

  • 他知道我是什么。马瑟斯,这位降灵术士和我的老友,在「物质」的另一边。他提醒过韦斯科特关于我的事,尽管他们关系紧张。
  • 他们现在在争吵。他们不知道会对我做什么。最后,他们都同意一件事:我需要消失。
  • 他们的干劲是由愿望激起的,当然但最大的原因便是恐惧在驱使着他们,尽管他们绝不承认这一点。
  • 韦斯科特说他们不再需要我了,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再像过去那样能积极地处理组织的日常事务。
  • 韦斯科特相信我已给了他们一切他们想要的。他认为他们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更多。
  • 那术士,当然,也相信。他不屈服于韦斯科特的要求。他们将派一个刺客来除掉我。之后,就像所知那样,我很高兴迎接他的到来。

时刻准备着(Semper Paratus) 编辑

PL-Semper Paratus.png

时刻准备着

你已看到了那些引导我欲望的事件,所以让我们现在把时间前推,大约是五年前那决定命运的日子。

  • 尽管我死了,但没有人被任命以来接替我的位子。马瑟斯和韦斯科特成为了独裁者,但他们却不能如一人般去统治,意见经常不和。
  • 术士,现在他获得了称号「皇帝」【按:又译绝对君主。】他的手段玩的很好。五年中,他一直对韦斯科特隐瞒真相。
  • 韦斯科特,「指导者」(Praemonstrator),不像马瑟斯一样有天赋——两人都一样吧——拥有,但他不蠢。他知道他被耍了。
  • 「我知道关于.......他!」韦斯科特吐出了最后一个字。我想我被冒犯了。「你该在这段时间走的远远的,『小恶魔』!」
  • 直到现在,只有马瑟斯、他的妻子莫依娜还有贝里奇这位组织中被信任的内部人员,这三人直到。「这是所不能忍受的最后一件事。」
  • 韦斯科特离开了密室。皇帝扫过了我,左嘴角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他曾对这有过期望。

投入(Ut Prosim) 编辑

PL-Ut Prosim.png

投入

指导者密谋了场政变,准备将马瑟斯赶出组织。唉,他太迟了。在这游戏中皇帝抢得了先机。

  • 埃德蒙·威廉·贝里奇是少数赢得马瑟斯信任的随从。我一点儿都不吃惊地看到在关键时刻皇帝使他倒向了他。
  • 我跟着贝里奇,一个人总想要去履行职责,穿过伦敦的街道,进入了一辆双座小马车中,我坐在他旁边,当然,他看不到我。
  • 在经过了几个街道后,贝里奇下了马车,留下了纸在身后。这些纸反应韦斯科特对黑色及魔法的喜爱。多么令人愉悦的淘气!
  • 这些纸落在了当局手中。韦斯科特不可能期望保住他的位置,在库兰·卡瑞内(Crown Coroner)怀疑他是个魔法师后。他别无选择,离开了组织。
  • 皇帝现在彻底掌控了组织。我和他,在过去三人所呆的小密室中,等着他侧脸上的笑容。
  • 皇帝的欢笑转变为了忧郁,然后是暴怒。「那本书」不见了!我可以告诉你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这是另一个故事。现在,继续探索这个。

根与本(Perdurabo) 编辑

皇帝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他不理解这一点,现在的位置很危险。他像一个王一样统治,但他的臣民很快就会反抗。

询问高处(Alta Pete) 编辑

PL-Alta Pete.png

询问高处

这位王失去了许多士兵。他在他被孤立于巴黎时,他的女王正呆在伦敦。我不打算说他的妻子,即使你想知道。

  • 不,莫伊娜正和我们在巴黎,我所说的王后是法里斯女士,皇帝在英格兰的代表,从本质上来讲,她代替了韦斯科特。
  • 我做到了皇帝面前的空椅子上。他没盯着我,不过我们面前的桌上有副国际象棋。
  • 他坐在白方,就像过去那样。我怀疑他正暗中想象自己是个白骑士。不,不是白骑士,那是在他地位之下的。
  • 他是的,毕竟是皇帝,是我们组织的唯一统治者与王。大概「白魔法师」会更合适些。是的......塞缪尔是白魔法师。
  • 马瑟斯将他的骑士移到侧翼开局。闭上眼睛,他将手撑在下巴处,像在祷告一样。「你的回合。」他轻声道。
  • 皇帝不会在这游戏中战胜我,但他坚持着。这是我对他最欣赏之处。如果他能知道何时去收手放弃的话。

神之逆位(Deus Inversus) 编辑

PL-Deus Inversus.png

神之逆位

我们每两个星期进行一次的比赛的进展很好。马瑟斯是个有价值的对手,即使他有缺点。

  • 一个敲门声分散了皇帝的注意力。「原谅我。」他转向门并将身体倾去,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马瑟斯邀请加入组织的人,毫无疑问你曾听说过他。
  • 这男人在说话时突然将眼睛向一侧看去,盯住了我。尽管我们没有讲话,但我渐渐对与他会面一事感到高兴。
  • 这人,亚里斯特·克劳力【按:真实历史人物,魔法师。】我该怎么说呢、他有着独特的未来,他会因他的超自然力量而成为最具有影响力的术士之一。
  • 新闻界将称他为「世界上最邪恶之人」,以及将会拥有超过通过我们组织而得来的知识。他甚至将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宗教。
  • 最有趣之处在于,同时克劳力宣称他是我们的朋友罗德里戈·波吉亚和爱德华·凯利【按即伊丽莎白的养父】的转世,其他几个有影响力的要人也是他的前世。
  • 对于而言皇帝不幸的是。「野兽」,克劳力喜欢以此称呼自己,这将会引起一连串事件甚至导致组织的大分裂。

在高处(In Excelsis) 编辑

PL-In Excelsis.png

在高处

我是不公正的。对于「野兽」触发了组织终结的开始一事不会使皇帝个人有多少骄傲感。让我展示给你看。

  • 还记得我告诉过你关于马瑟斯,皇帝的那件事吗?他任命法理斯女士为他在英格兰的代表,在韦斯科特离开后,好……
  • 亚历克斯·克劳力是组织外围一个富有野心的成员,他要求拜见在伦敦伊希斯—缪斯神殿的法理斯女士。【按:前者为埃及女神,后者为灵感女神。】
  • 法理斯很不高兴去接见他,她知道他在找什么。她不会给他所要求的。谁会想要?这人可是个定时炸弹!
  • 「我已知道一切我可能知道的!」克劳力争道:「我要求进入组织内部!」他尖叫着。我没有看出任何谋略。
  • 「如果你不能控制你的情绪,克……」野兽突然跳到了桌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声。「克劳力先生……」 克劳力举起了拳头。
  • 法理斯女士合上眼睛呜咽着,等待着野兽的攻击。然而,野兽却开始了不受控制的狂笑。

快快慢慢(Festina Lente) 编辑

PL-Festina Lente.png

快快慢慢

现在,回到阿哈图尔神殿(Ahatoor,伊希斯的一个分身,没有确切译名 )

  • 在巴黎,野兽走入了皇帝的密室。他舔了舔嘴后看向了我这个方位。 但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马瑟斯身上。
  • 皇帝向他微笑。我怀疑他知道克劳力能看到我这事,但他没有说出这一点。不对野兽, 不对我,不对任何人。
  • 我那老且亲密的朋友,他 背叛了我!我知道 他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为何他绝不露出他的手。
  • 马瑟斯坚定地相信克劳力能成为组织内部的专家。毫无疑问,野兽会过得它。 但皇帝也需要盟友 ——现在比以往更需要和多。
  • 在简短的谈话后,野兽跪在马瑟斯面前。皇帝开始了加入仪式,让克劳力「获得更少」。
  • 没有人,甚至是他最信任的盟友会告诉他该怎么做。骄傲……组织将不会忍耐太久,但他们会。

神之首位(Deo Duce) 编辑

有些东西甚至是组织内最博学的 成员都不知道,关于组织的基础,「神秘的先驱」。【按:先行者?】

我想知道(Volo Noscere) 编辑

PL-Volo Noscere.png

我想知道

很少有人知道神秘先驱。许多人相信他们有着超越宇宙的威能。而其他人宣称他们仅仅是人类,一些人说他们甚至不存在。

  • 我的好友,皇帝,曾写下文章认为神秘先驱们是人类,但拥有着令人震惊的超自然力量。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 不,是我在牵动你的腿。大概我的力量像是超自然的,没有问题,但确实不坏。
  • 我沉浸在与皇帝的棋局中,他的爱妻莫依娜,那位女预言家靠近了他。她忽视了我,交给了他一封信,
  • 马瑟斯快速阅读了一遍,然后说要马上离开。「神秘先驱在呼唤我。」他盯着他的脚。
  • 莫依娜想陪着他,但皇帝说这事必须他一个人去做。莫依娜转向了我并笑了,她知道我会和她丈夫一起去。
  • 这应该会很有趣,我从未与「他们」中的一个见面过。

十字赐予生命(Crux Dat Salutem) 编辑

PL-Crux Dat Salutem.png

十字赐予生命

我跟着皇帝到了一位面色阴沉的,他在巴黎的盟友处。我想起了我曾与玛丽亚的那次浪漫散步。不,等等!这是乔万尼,难道不是吗?【按:记忆又紊乱了?】

  • 巴黎是个有趣的地方,但「光明之城」从来不像现在如此乏味过,马瑟斯的视线猛地向四周扫去。
  • 「我很高兴你会和我在一起,老朋友。」马瑟斯的声音小到只有两人才听得见,但却强劲平稳。我很高兴能成为援助。
  • 一个单独的影子靠近了,我几乎看不清他风帽下的胡须。
  • 马瑟斯用拉丁语口齿不清地说着。这样是为了表示庄重。
  • 「我们的友谊到尽头了。」这声音尽管是浑厚的,命令式的,但最终发自个令人扫兴的人类。「你没有听从我们的提醒。」
  • 「我需要更多时间!」马瑟斯开始道:「只有……」陌生人举起了手示意他安静,这儿!你能看到吗?在那男人的中指上!
  • 一枚上有红色十字架的白色戒指!这是圣殿骑士的!

太阳神(Deus Lux Solis) 编辑

PL-Deus Lux Solis.png

太阳神

两人面对面而立,在黑暗中都只能看到对方的一部分。而我看的很清楚:马瑟斯的眼睛眯缝起来,他的下颌合上,拳头松开。

  • 我知道那个目光的含义!马瑟斯从不介意生气,他无法容忍由他人来告诉他他该怎么做。他毕竟可是皇帝。
  • 现在,马瑟斯盯着圣殿骑士那举起的手,好像他要咬他似的。圣殿骑士怒目而视,但马瑟斯没有被吓倒。
  • 「你的研究结果令人失望,即使是从最好的一方面来讲,皇帝,你的翻译,无用。」略微暂停后,他道:「我们本期望从你这儿获知更多的。」
  • 「你们必须给我更多时间!」他恳求道:「没有那本书的话……」
  • 「你个蠢货!这与那书毫不相干!」圣殿骑士吼道:「因为你,我们失去了『他』!」他在说我吗?不是他吗?
  • 马瑟斯好像很震惊。那圣殿骑士嘟囔着什么并转身离去。皇帝愣愣地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之中。然后,他的脸上忽然有光了,他最后的时候大概明白了。

屈服于神(Cede Deo) 编辑

西元1900年的「世界博览会」吸引了至少五千万数量的游客,但皇帝却不在他们之中。他有其他……他全神贯注在其他东西上。

再次崛起(Resurgam) 编辑

PL-Resurgam.png

再次崛起

记得我曾告诉你他的臣民最终会反抗一事吗?好的,他们干了。

  • 皇帝不再是唯一与神秘先驱们有联系的人了,现在他被强迫从位子上退下。
  • 马瑟斯坐在他的妻子,那位女预言家面前。在他们之间有一张摆放着一副棋的桌子。
  • 莫依娜的眼睛半合着。她用手摩擦着塔罗牌并在面前摊开。我觉得我是个干扰,像个第一次约会中的第三者。
  • 我知道我应该在这儿。仿佛她读懂了我的思想似的,她真有如此天赋。莫依娜直看向我,「你在看什么?」马瑟斯问
  • 「组织不能够承受住了。」她读到了我的想法?或者仅仅是即兴发挥?「这不是结局。」她的声音温和,就像玛丽亚的。「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 马瑟斯看向他的妻子并微笑着靠近。之后,他站起并举起胳膊,仿佛上帝正与之交流。「他将再次复活。」

光明社(Veritas Et Lux) 编辑

你已看到我所说的所有故事,但我不打算揭露剩下的所有秘密。是的,几乎是,这是最后的真相,我相信你会知道的。

了无痕迹(Vestigia Nulla) 编辑

PL-Vestigia Nulla.png

了无痕迹

马瑟斯知道他们无法对我隐藏任何东西。他们接受了这个事实。在多年前他们将我从那个衰老的躯壳中解放而出起。

  • 他们希望我不再盯着他们,但他们知道我就在这儿。他们总是这么做,我在之前遇到了如此有天赋之人。
  • 莫依娜喝了一口酒后放下杯子。「我们该为……我们的老友做些什么?」我很高兴他们仍把我当朋友。我认为她是真心的,并且我不对她有任何病态的感觉,或是她的丈夫。【按:通吃?】
  • 「我们有个计划。」他们的计划是荒唐的,但他们不明白这一点。「我们确定他从未离开过我们。」他想控制我,但他从未做到过。
  • 莫依娜看向我这一方向,转过头,挠了挠鼻子。「我们要举行一次完整的仪式?」
  • 马瑟斯做了次深呼吸。他看向我这方向,但没有面对着我。「我很抱歉,老友。但我们会毫无踪迹地离开。」

非全死亡(Non Omnis Moriar) 编辑

PL-Non Omnis Moriar.png

非全死亡

我自那个命运之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身体,我的身体。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们通过你无法想象的方式让它依旧保有活性。

  • 我的躯壳是个灰色的,削瘦的东西。我甚至不能认出那是我的脸。
  • 今晚空气凉爽,月光明媚,是个理想的时间。作为暗示,专家们围着祭坛站成一圈并靠近躯体。他们开始吟唱。
  • 他们对正在做的事毫无概念。真的,他们并没有任何关于我现为何物的线索。他们能怎样?他们有天赋,但不过是人类。
  • 莫依娜看着我,眼泪落下。她穿着亮白色的长袍,头戴福兰德斯红罂粟花环——十分合适。
  • 莫依娜最后一次看向我这里,之后将脸转向祭坛。她严肃的开始脱光,人们相信她到死时还是个处女。【按:说马瑟斯性无能?】

参考 编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