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神圣科学:记忆序列3

简体 | 繁體

1,40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伊丽莎白·简·韦斯顿(Elizabeth Jane Weston)是Facebook页游Assas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的神圣科学篇的第三章。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伊丽莎白·简·韦斯顿

地点:布拉格

时间:西元1587年—西元1608年

说明视频 编辑

视频简介:

我们试图与DDS程序同步,这将花费一小会儿的时间。我们在这儿,DDS同步开始,感谢你的练习,我们祝你享受你的体验。

鲁道夫二世(波西米亚国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曾投资研究炼金术)邀请了众多名人前往他的国家,使得首都布拉格成为了当时欧洲的文化中心。而在他们中,有一个叫爱德华·凯利【按:曾研究如何与天使沟通】的英国男人和他的继女伊丽莎白·简·韦斯顿,探索她的记忆并报告任何可疑之处。

天使 编辑

妈妈说罗贝克伯爵会照顾我们,爸爸与约翰叔叔在他那工作了很久。我们的家很大,但特热邦是个小镇,妈妈看起来很高兴。

编辑

PL-LOVE.jpg

约翰叔叔,每个人都叫他迪尔医生,说不是五岁的孩子都能像我一样会说三种语言或写作写的像我一样好。「我预言你的未来一片光明,贝丝女士」

  • 我喜欢阅读、画画以及写诗,但数学是弱项。约翰·弗朗西斯,是我的哥哥,比我要擅长计算,他要比我大一岁。
  • 爸爸想要我拥有与哥哥相同的机会。他说我很幸运,不是每个年轻女孩都能有家庭教师。我努力学习以来使他高兴。
  • 「今晚我们要快点,凯利大师!」约翰叔叔喊道。爸爸笑了。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今晚又要熬夜了。
  • 在晚餐后,我跑到客厅并跳到叔叔的腿上。他的胡子白且粗糙!不像爸爸那样,我让他给我讲故事。
  • 叔叔使每个人欢笑,甚至可以让爸爸笑,因为他每天都很严肃。他说他们现在要去工作了。妈妈告诉我该睡觉了。
  • 我将被单拉过头并轻声哼起我学过的歌谣。我很害怕黑暗,但今晚不是,因为有爸爸与叔叔的祷告声。

诚实 编辑

PL-HONESTY.jpg

诚实

爸爸要离开一段时间去赚钱了。我知道什么是钱:我们需要用它去吃东西以及买东西。我不想他走。

  • 我给了爸爸一个大大的拥抱,叔叔也是,我向他们挥手直到不能看见马车为止。他们要去多久?
  • 我问妈妈爸爸要干什么。她说他要和叔叔去参加一个会议,给一些人提供需要的建议。
  • 约翰·弗朗西斯说爸爸与天使们交流。我笑了,但妈妈没有。「他告诉我的!」他说道。他将他那纤瘦的胳膊在胸前交叉成十字。
  • 一会儿后,妈妈道:「约翰是对的。你爸爸与天使讲话,他从他们那儿获得……」她挠了挠头,「洞察力。」
  • 我问妈妈什么是天使。她说它在另一边,长着翅膀并与上帝一起在天堂生活。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 约翰说只有爸爸才能呼唤他们,妈妈点点头,说他有着稀罕的天赋。「他用一个水晶球!」约翰宣称道。

联合 编辑

PL-UNITY.jpg

联合

我这些天很少看见爸爸和叔叔,他们没有吃东西——他们要变快点了——他们将时间花在了研究上。

  • 我从睡梦中惊醒立刻把毛毯拉到下巴处。周围仍是漆黑一片,但我听到楼下传开了声音。在做了深呼吸后,我离开了床铺。
  • 我走下楼梯,避免踩木板时发出嘎吱声,因为我害怕有怪兽会从阴影中跳出——尽管叔叔向我保证他已经把所有妖魔鬼怪都从我家赶出去了。
  • 我踮着脚走到书房外并把耳朵靠在门上听着。我认出了爸爸与叔叔的声音,但好像还有其他人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 一个响亮的咔嗒声!他们没有锁门!我立刻藏到了壁柜后。爸爸和叔叔走出了书房并笑着离开。
  • 我从一数到一百后,轻轻地走向了书房。没有人在里面!「伊丽莎白?」爸爸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你在干什么?」
  • 爸爸让我承诺我不要再进他的书房。「这里有你不该看到的东西。」我心中此刻有一百个疑问想问他,但我只能点头。

智慧 编辑

PL-WISDOM.jpg

智慧

我从没看到爸爸与叔叔这么高兴。他们低声说着并为只有他们才能懂的东西而笑着。妈妈说他们完成了一项杰出的工作。

  • 我吃完了晚饭并告了退。妈妈点头后我立刻跑上了楼。我中途注意到叔叔房间的们开着。
  • 我立刻跑到门口,屏住呼吸并偷偷向里面看去。这房间真是豪华。叔叔总是说姑妈有好味道,他是对的。
  • 我小心地走到里面并打开了柜子。这里面充满了宝藏!闪闪发光的石头,一面黑色的镜子,一个用蜡封并上有图案的东西。一个金色的护符!
  • 我忽略了其他的东西,直接拿起了一个被布包住的像球的东西。这是约翰说的那个水晶球吗?我很快便打开了它!
  • 这个球很重,而且我的手上感到阵阵温暖。这是由最闪亮的黄金做成的吧!在它的表面,我看到了自己的映像……还有叔叔的!
  • 叔叔抓过球并放到了紧身上衣的口袋中。我颤抖了,但他微笑着。「你不该玩这些你不能懂的东西,贝丝小姐。」

魔鬼 编辑

我们已经在特热邦住了两年了。我们在这里很快乐,比过去还快乐。

傲慢 编辑

PL-PRIDE.jpg

傲慢

爸爸在叔叔外出时继续工作。他隔离了自己并仅仅在早餐时有所交流,但至少他还是在吃着东西。

  • 我今天很虚弱。妈妈说我感冒了,今天必须呆在床上。我一直睡到了晚上。我醒来时很饿。
  • 我讨厌夜晚,但不像过去那样害怕它了。我下了床,小心地不弄出声音,我不想吵醒任何人!
  • 灰白色的光从书房中露出。门开着!爸爸从来没有在离开房间时让门开着!我悄悄地移向光并踮起脚尖。
  • 我小心地向里看去。爸爸正低头看向桌子,读着书。这书有着奇怪的浅银色。爸爸突然念叨着一连串难懂的话语与数字。
  • 爸爸将一些红色粉末撒到了桌上的一个什么东西上。「我做到了!」他拿起了......一团金子!
  • 爸爸的狂笑让我害怕地发抖。他的声音很低沉并且说着我无法理解的话。我立刻上楼并躲到了被子里。

贪婪 编辑

PL-GREED.jpg

贪婪

我注意到爸爸与叔叔在不远处。我捡起了娃娃并藏在花园中最高的橡树后。在他们经过这棵树时,我忍着没让自己笑出来。

  • 爸爸告诉叔叔应该他们用他们的工作去改变自然,他们应该研究炼金术并停止把时间浪费在天使之上。
  • 他们经过了橡树。「那本书有着无限的可能!」爸爸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去解开那些配方的秘密!」我探出了头。叔叔的眉头皱了起来。
  • 「我认为我们该为皇室工作!」爸爸继续道:「炼制黄金仅仅是第一步!」叔叔把脸转向了他,我再次藏了起来,抱紧了娃娃。
  • 「你不该乱翻那本书,凯利!」我几乎听不出那是叔叔的声音。「你不能想象那里面包含着的邪恶!它所包含的不仅仅是那些数字!」
  • 爸爸坚持己见,但叔叔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同事,那个给了你书的人,侯塞大师(Husey) ……我曾和他共事过,在很久前,他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 爸爸说他们将会变得比想象中还富有。我瞥了一下,叔叔摇着头。「不,我的朋友,那本书会毁了你。」

淫欲 编辑

PL-LUST.jpg

淫欲

妈妈在他的房中哭着。她在这些天只说了几个词。我怀疑她甚至不跟爸爸讲话。她避开了他的目光 。

  • 我在看书时听到了叮铃铛锒的巨响,这把我惊的跳起。约翰·弗朗西斯又在搞什么?他有时像个婴儿一样淘气!
  • 另一个撞击声还伴随着一声尖叫,一个妇女的尖叫!我将书放下并快步跑出门。爸爸和叔叔冲着对着对方尖叫了!
  • 我走出卧室时尖叫声 停住了,但我听到了抽泣声,来自叔叔的房间。简姑妈受伤了?
  • 叔叔的房门突然打开了!简姑妈在他身后哭泣着,但有人打断了她,是爸爸!
  • 在叔叔用力关上门时,我感到整个人都在发抖。他盯着我,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我全身无力!眼中流出泪水。
  • 叔叔拉着我的手将我移开。「你不该在这里!」他把我拉下楼。「你……你不该看这个!」

暴怒 编辑

PL-WRATH.jpg

暴怒

爸爸与叔叔现在很少讲话了。每当他们做什么或是叫起来时,妈妈都会哭泣。简姑妈则呆在了房中。我希望我也能做同样的事。

  • 我突然间醒来了,爸爸又一次尖叫了!我闭上眼睛,希望一切都能像过去一样。但我已足够大去明白一些事了。
  •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看向窗外,爸爸走进了马厩叫道:「愚蠢的嫉妒!」我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中。
  • 我走下楼。妈妈坐在客厅里,在一片寂静中抽泣。我轻轻地走到沙发后。「我是时候该离开了。」叔叔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
  • 「你会被想念的,我也一样。」在祝叔叔未来光明后,妈妈离开了。我依旧藏好并看着走进房间内。
  • 我悄悄地跟着他到了爸爸的书房。他取出了钥匙,回头看了看后打开了门。「在生命将到尽头时,你会理解的,老友。」
  • 叔叔从书房中带走了那本怪异的银色的书。「我对你父亲做了这事。这其中的秘密并非他所想的那样。」

怪物 编辑

妈妈说在布拉格时他有了家的感觉。但我没有。爸爸不允许我做任何事。他告诉我说街道上并不安全。

谣传 编辑

PL-RUMORS.jpg

谣传

我很喜欢爸爸带我去布拉格城堡。这给了我一个逃离家的机会,并且能与他一起度过些许时光。他这些日子很少在家。

  •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这被爸爸称为「欧洲文化中心」之地。我想知道为什么皱眉的重要人物这么多。
  • 爸爸与一名老绅士讲话。他那飘动的胡须让我想起了约翰叔叔。我示意并拉了拉爸爸的手,他似乎没有注意到。
  • 「我们不敢走在街道上。」老绅士抱怨道。「甚至是在白天!」爸爸点头说布拉格从未像现在这么不安全。
  •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凯利大师?」他凑近了爸爸的耳朵。「他太软弱了!他给了人们太多自由!」
  • 「我听说那个杀手跑的很快,针对贵族和……炼金术师们下手!」老人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着。「他们说他是个怪物,是个巨人!」
  • 「有人说他不是人。」爸爸喊道。我握紧了他的手无比希望叔叔能在这里并把怪物们从布拉格中赶出去。

辛劳 编辑

PL-TOIL.jpg

辛劳

在我十岁生日时,爸爸说会带我去他的工作室!我终于有机会去看看他是在哪儿度过白天……以及许多个夜晚!

  • 在我们穿过布拉格城堡中的走廊时,遇到的大部分人都忽略了我们,但一些人在看着我们时带有不悦的神色或是在转动眼睛。
  • 城堡里的这一部分窗户都用砂浆封上。爸爸小心地打开我们所穿的每一扇门。
  • 爸爸的工作室是一个宝藏堆!这里有不计其数的道具,每一个都会令人惊奇:彩色的粉末,古代卷轴以及驱邪物。
  • 爸爸一整天都在工作,阅读配方,混合粉末,加热液体……我只能在远处看着,害怕打扰他那十分重要的工作。
  • 爸爸不断地自言自语。他眨了眼睛很多次并盯着肩膀看。他让我变得很紧张。特别是在他吼出奇怪的词时。
  • 「我不能做出这个!」一声咆哮后,爸爸把一个玻璃杯砸到了地上,碎成了上千块,我捂住了脸。「我需要那本书!」

炼金术师 编辑

PL-ALCHEMISTS.jpg

炼金术师

在晚上时,一位年轻人的到来打断了爸爸的工作。他进入工作室并宣布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要召见他的炼金术师们。

  • 爸爸告诉我等着,并提醒我不要动任何东西。之后,他皱着把我拉到僻静处道:「你必须保持安静。」
  • 我们到了一个很暗的房间中,这里有很多老人聚在一张长桌旁,爸爸示意我留在后面,跟那些助手及学徒们在一起。
  • 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戴着顶毛皮帽,穿着白色环状领。每个人都起身向他鞠躬。我向后走了一步,藏在一个瘦长男子的身后。
  • 那人(是皇帝吗?)坐在桌子末尾处。仔细地打量着房中的每个人。在他抬起眼睫毛时,一个炼金术师似乎是被吓的跳起。
  • 「我的兄弟们看到了那个怪物!」
  • 这人说话像是老鼠吱吱叫。「他的身体一片漆黑!一个魔鬼!」炼金术师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
  • 许多炼金术师们同意一件事:那杀手,那怪物不可能是人。「或许他是个侏儒?」爸爸提议道。房中忽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魔像 编辑

PL-GOLEM.jpg

魔像

【按:又可译作魔偶,据传为犹太教的一位拉比(即学者一类的人)创造以保护犹太人】[1]

我们在黎明前离开了城堡。一群士兵负责保卫我们及其他炼金术师。「为了我们的安全。」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怪兽?

  • 黎明悄悄地消失在了伏尔塔瓦河中。最后!我们到了最后一位炼金术师家。我们很快就要到家了!不,不,不!爸爸和他讲话讲个不停!
  • 我走到了这人家的附近的小巷中。走了两步,然后...... 「哎呦!」我撞上了一堵隐形的墙!一堆白色的眼睛出现在了黑暗中!
  • 我看到它了!一个巨人的轮廓!这怪物的前额上有着符号,不,写着「EMET」。【按:意为真理,如果要杀死它,擦去E,变为MET,意为死亡】我盯着那白色的眼镜,问道:「你是什么?」
  • 「我被取了许多名字。」怪物的名字刺耳且怪异。「在这儿,他们称我为『魔像』(Golem)。」爸爸大声叫喊!卫兵跑向了我们!!
  • 「你救了你父亲的命,小女孩。」他的声音刺耳。魔像跑向了河,我看得很清楚,一个巨大的身躯,黑且强壮。
  • 怪物跳入河中。我跟了上去,爸爸和卫兵紧随着我之后。我看向河中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一点属于那魔像的迹象!

幽灵 编辑

我们从没有谈论过爸爸被监禁一事。三年中未提一字。现在约翰·弗朗西斯离开了,我只能独自照顾妈妈。

梦魇 编辑

PL-NIGHTMARES.jpg

梦魇

爸爸今天要从监狱中要被放出了。但妈妈显得很担心。她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去满足皇帝的期望。

  • 我牵着妈妈的手站在屋前。在看到爸爸的马车时,我的心跳加速了。在它停下的时候,我甚至忘记了呼吸,它据我们有两步远。
  • 在马车门打开时妈妈有些颤抖了。一个脸色苍白且憔悴,满脸花白胡须的男人走下了马车。「爸爸!」他只是经过了我们,仿佛我们是幽灵一般。
  • 妈妈准备了爸爸最喜欢的烤羊以来庆祝他的回来,但他没有吃。他只是盯着他的盘子,沉默着。
  • 妈妈想要制造些话题并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没有成功——没有可担忧的。爸爸突然站了起来,他的椅子倒在地上时发出了巨响。
  • 爸爸跑出了饭厅,似乎在边跑边推倒过道上的幽灵。他用怪异的语言大叫着。在我小时候,我曾听说过与此相同的语言。
  • 我的心打结了,但我抑制住了泪水。我拉着妈妈的手,但我做或说任何事都不能缓解他的悲伤。我们该怎么办?

失败 编辑

PL-FAILURE.jpg

失败

皇帝恢复了爸爸的身份,但士兵「护卫」在我们家之外。他们不是在保卫,而是要让爸爸不能离开布拉格。

  • 爸爸回来一个月了。他保持距离,但并非完全忽略我们,尽管他一刻不停地工作。
  • 我走到爸爸书房的过道外,端着妈妈为爸爸准备的晚餐,但停住脚步。爸爸坐在地板上,开始吼叫。
  • 手中的盘子掉到了地上,里面装的食物洒落一地,我跑向了爸爸并跪在他身旁。他抓住了我的手柄陷入了沉默。
  • 爸爸的指甲刺进了我的手掌中。我咬住嘴唇忍住哭泣,他突然举起了握紧的拳头到我面前!我闭上了眼,
  • 「我不能做出它!」爸爸的声音是苦涩且糟糕的。「不够........甚至没有一点儿!」我看向了他,那苍白的脸上流下了泪水。
  • 他像看见了无价之宝一样,慢慢地松开了拳头。在他的手中心中有一些闪亮的红色粉末。「我诅咒你!迪!」

监禁 编辑

PL-CONFINEMENT.jpg

监禁

爸爸的工作没有任何空闲,尽管他跟我们说他失败了。他几周都没有睡觉并支持了一些东西。我只知道他现在是个被什么困住的人。

  • 妈妈将我从睡梦中摇醒,「伊丽莎白!士兵来了!」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已习惯于卫兵保卫我们的家。
  • 我看向外面。一队穿着制服的年轻男人正站在我们家院中。他们的火把使得他们脸上的阴影在舞动着。「布拉格的怪物们!」
  • 我打开了前门,一名军官以及六名面无表情的士兵闯入。军官清了清嗓子,随后道:「有命令来自——。」
  • 「不!」妈妈想要前冲,眼泪从脸颊上滑落。我抓住了她的背。「你们不能带走他!你们不能这样!不要再这样!」
  • 士兵的眼睛瞪大了。爸爸走向了我们,他的脸扭曲得像个魔鬼。他用他只有才能理解的语言喃喃祷告道。
  • 军官试图劝说爸爸,但在一声长啸后爸爸扑向了他,疯狂乱抓着他的脸。一名士兵立刻敲打爸爸的头致使他倒下。在他们带走他时,妈妈一直在恸哭。

跌落 编辑

PL-TUMBLE.jpg

跌落

我如今十六岁了,内文城堡中的一些卫兵对我有着兴趣。每当我去探望爸爸时他们总会与我搭讪。

  • 他们没有一个人让我有兴趣。大多数都是些粗野的白痴。其他的比在泥坑里打滚的猪还脏。但我总会报以微笑并保持礼貌。
  • 在能看到内文她时我做了个深呼吸。我从不尝试在意嘈杂和虱子般的人群。每当我去见爸爸前。
  • 这是什么?塔顶的十字架?我加快了脚步,然后我的心跳几乎停止了。爸爸!他站在塔顶并张开双臂!
  • 我跑向城堡。我看清了爸爸的外貌:破烂不堪的袍子下有 一副骨瘦如柴的身子。他盯着我……不,不是我,而是「另一边」!「你来了!」
  • 「解放我吧!神圣的使者,解放我吧!」爸爸将手伸向天空,仿佛在祈祷一般。「天堂的护卫者。引导我的陨落!」他跳下了塔!
  • 我将爸爸那残破的身躯扶起。他的血不断涌出,我强迫自己看向他。那魔鬼终于不再纠缠他了。「迪……是……明智……的」 他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神圣 编辑

伊丽莎白女王的消息达到了布拉格,我在这之后称她为「圣洁女王」【按:伊丽莎白一世终生未嫁,保持童贞,故称圣洁】。她在我结婚一个月后死了。

颂辞 编辑

PL-TRIBUTE.jpg

颂辞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考。我将目光从桌上的白纸上移开,并将羽毛笔放下。「进来。」

  • 我的丈夫约翰内斯走进了书房。如乱草般的漆黑头发在他低头时拂过脸庞。他是多么引人注目但又庄重的人啊!
  • 他为打扰我一事而抱歉我皱了皱眉想假装生气,但失败了,只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我今天好像不能写作了。
  • 约翰内斯的脸变得快活起来了。他的拇指在轻轻地抚摸着他手杖的象牙柄。「一个包裹寄到了,收信人写着贝丝女士。」
  • 「贝丝女士?」只有约翰叔叔才会这么称呼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我跑出房间并快速下楼,就像我小时候那样。
  • 我忽略了包裹上写了什么,直接拆开外包装并掀下布,露出了一副带框的画。
  • 这幅画画了圣洁女王,在她后面有两个女士,在右边有三个女神。「约翰叔叔考虑多么深刻。」

三女神 编辑

PL-THREE GODDESSES.jpg

三女神

约翰内斯和我盯着画,被它吸引住了。「真是杰作!」我的眼睛注视着镌刻在框上的诗。

  • 约翰内斯看着每一处细节,每一处有亮点的笔触,每个细微的色调。约翰内斯·里奥大师,我的丈夫,法学家以及鉴赏家。
  • 「看到地上有什么吗?」他用一根手指在画上指着,先是一个金色的权杖,然后是箭矢以及大量散落的玫瑰花。
  • 「朱诺、密涅瓦和维纳斯!」约翰内斯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他没有期望我给出答案,他应该是知道更多。
  • 「或 者说赫拉、雅典娜和阿芙洛狄忒。」约翰内斯的鼻子离画有个两英寸。「三位女神让帕里斯判断谁最美。」
    • 【按:即那个神话,不和之神在金苹果上刻了『献给最美女神』几个字后放在了桌子上,三位女神起了争端,他们让牧羊人帕里斯来决断。赫拉许诺给予他权力,雅典娜送智慧,阿芙洛狄忒则送他人间最美的女子海伦。帕 里斯选择了女人,海伦被掳走,特洛伊战争爆发。】
  • 我记得我曾看过这个故事好多次。「这画是个寓言。」他说道。我怀疑还有其他寓意,但这不足以用来反驳他。
  • 在画中有些似曾相识的东西是哪个?对!那个金色的球!这个与我在约翰叔叔屋中找到的那个一样!
    • 【按:此画在历史上确有其物,为英国宫廷画师汉斯·埃沃茨所作,名为《伊丽莎白一世与三女神》,画中伊丽莎白与两位女性居左,三女神居右。她手中握有一个金苹果,象征王室的王球,代表权力、智慧、美貌三合一暗示伊丽莎白在这些方面超过了三女神。】

仙后 编辑

PL-FAERIE QUEENE.jpg

仙后

我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盯着那幅叔叔寄给我的画。在我用手指捻过边缘时,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那里用湿蜡封上了什么东西。

  • 我破开蜡封,取出了一卷纸然后展开,我立刻认出了这是叔叔的字迹。
  • 「贝丝女士。」在看到开头时我不禁微笑了。我仍然喜欢叔叔对我的这个专用昵称。「最合适以及最具有贵族气质的女诗人....... 」
  • 「请接收这封卑微的礼物。来自你那不再谦卑的朋友与导师。」对我而言,叔叔不只是这些身份!他是家人!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 「我希望你会发现这对你婚礼而言是最合适的致意。」我轻轻笑了,我从未期望过会收到一份绝佳的礼物。
  • 「如果你察觉到了画的构成,那么你将会认出那个曾在我房中找到过的小饰物。」那个金色的球!我知道它!
  • 「你可能会认为这画是个谜语。一个寓言或者一位画师的幻想。都不对。在仙后手中的那个东西是真的,它有着力量,那些女神也是真的。」

参考 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