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神圣科学:记忆序列1

简体 | 繁體

1,470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4 分享

玛丽亚·埃米尔(Maria Amiel)是Facebook页游Assas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的神圣科学篇的第一章。

记忆详情 编辑

记忆序列1

目标:玛丽亚·埃米尔

地点:西欧

时间:西元1527年

游戏内的介绍视频 编辑

视频简介:

请等待与DDS同步,闭上你的眼睛,深呼吸,呼气,深呼吸,呼气,再深呼吸,好了。

14世纪早期的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学者们开始重新研究古代的经典传说,试图让其中的启蒙知识在欧洲重生。你将探索帕拉塞尔苏斯(文艺复兴时的炼金术师、内科医生、占星师、科学家及神秘学学者)的助手玛利亚·埃米尔的记忆,请报告你的发现。

注意 编辑

我结束了在母亲处的短暂停留。尽管我很高兴见到她和妹妹,但我没能对她的新丈夫说出同样的话。除此之外,我忽略了我身为子女的责任很久了。

秘密 编辑

PL Secrets.png

秘密

我打开了冯·霍恩海姆教授(按:即帕拉苏尔塞斯,乔万尼记忆中的博姆巴斯茨,文艺复兴时期的外科医生、炼金术师、科学家以及神秘主义学学者。)实验室的门。

  • 「玛利亚!」一个身材高大且长着黝黑面孔的男子站在教授身旁,他盯着我,嘴巴呈张开状态。
  • 「玛利亚!」我几乎认不出这是教授的声音。「我没期望你太快回来。」在我盯着那个陌生人时。他冲我微笑。
  • 「玛利亚!」博姆巴斯茨教授面前有一堆乱成一团的纸。在他桌上组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锥体。他想要藏什么东西?
  • 教授舔湿了他的嘴唇,用余光在屋中寻找着什么。当他的目光落在他的同伴身上时,它停下并烦躁不安的拿着纸。
  • 教授深呼吸并向我微笑。毫无疑问,一些不好的事发生了。
  • 博姆巴斯茨介绍这位陌生人,他的同事乔万尼·波吉亚,一位诗人和内皮公爵。他向我躬身行礼并用轻柔的声音招呼问好。我则机械地回礼。
  • 在纸片忽的散落于地时,教授将他的手迅速放到背后。我确信他从桌上拿了什么。这老乌龟。

无藏何物 编辑

PL-Nothing To Hide.png

无藏何物

教授继续把手放在背后,他的前额因出汗而变得闪亮反光。我敢说他好几天没睡了。

  • 「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发现我竟用了母亲的语气讲话,我立即为这粗鲁的语气而后悔。教授是个伟大的人。
  • 博姆巴斯茨的眼睛睁的很大,以至于我害怕它们会从头里蹦出来。他专心的盯着他的朋友,并成功地发出了低低的声音:「乔万尼?」
  • 陌生人解释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寻求教授的智慧,他有些问题想问他。
  • 博姆巴斯茨渴望波吉亚先生的问题,很高兴的改变了研究项目。
  • 他的手在背后动着,似乎是把一些东西悄悄放入了口袋。我假装没察觉到。
  • 教授似乎察觉到了客人的犹豫,他表示在我面前说没有关系,我是他最信任的助手。
  • 我完全跟不上他们的对话,波吉亚阁下说的谜语般的话只有教授才听得懂,我保持安静,点头并礼貌地笑着,当被期望有此反应时。

问题 编辑

PL-Questions.png

问题

波吉亚阁下的声音提高了。他的情绪也是一样。博姆巴斯茨保持着难以理解的表情,说着奇怪的话。尽管波吉亚再三请求,教授仍没回答出一个问题,这是不正常的。

  • 「这问题的答案能在你的那本书里找到!」波吉亚阁下表示必须要查阅那本被博姆巴斯茨锁在箱中并藏好的书,当了他的助手三年了,我从未见过那东西。
  • 「那书不是答案!那书是……不是……」教授嘲讽着并把他的背转向波吉亚阁下。「我不能再帮你了!」
  • 「博姆巴斯茨!」波吉亚讲手放在了教授肩上。他因对方的接触而畏缩了。「记住,我曾给了你什么。」
  • 波吉亚的声音是冰冷的。两人盯着对方看了很长时间,周围安静了,是一种令人难受的沉寂。我害怕波吉亚阁下会动手,但他没有丝毫挪动身子。
  • 最后,教授出声了。「那书不是完整的。」他的声音细的几乎听不见。「你要找到答案的话……你必须找到书的另一半。」
  • 博姆巴斯茨不知如何去找到遗失的部分。他说他太忙了不能帮忙,并且他从未关注过这点。他让我去帮波吉亚阁下。

答案 编辑

PL-Answers.png

答案

我在大学图书馆里花了一周时间去查阅资料,但没能找到任何相关信息,他认为那部分的标题叫「神圣科学」。

  • 尽管乔万尼总是沉浸在他的个人思考之中但他总显得很有礼貌并且见解深刻,他总是愉快的去工作并对我抱以尊敬的态度。
  • 乔万尼告诉我博姆巴斯茨曾经将银变为了金子,他写了一个了据说是「点金术」的配方,表示是从那书中学来的,而那书由空白的纸张组成。
  • 「大概你有着能看到遗失部分的视觉。」我自言自语道。乔万尼的表情忽然高兴了。现在我们知道要去找什么了!
  • 我们在图书馆中查阅一切关于炼金术的书籍。这里!一本古老的日记,详细叙述了一名相信可以将物质变为黄金的法国人的生活。
  • 我深入调查,这位法国炼金术师名叫勒梅。他的配方基础来源于维尔茨堡的亚伯拉罕的教导。
    • 按:尼可·勒梅,西元14世纪时的一名炼金术师,相传在梦中得到了天使所传授的「亚伯拉罕之书」
  • 我知道亚伯拉罕之书由两部分组成:「真正魔法」与「神圣科学」!我们必须找到勒梅所用过的书!我们必须立刻去巴黎!

光明之城/灯火之城 编辑

乔万尼和我准备着去巴黎的旅行,对于一个未婚女子来说,单独和一个陌生男子一起去旅行有些不合适,没有提及危险性,但我对于去巴黎一事很是兴奋。

巴黎之旅 编辑

PL Journey to Paris.png

巴黎之旅

母亲如果知道了我们的安排大概会很吃惊,因此我决定不告诉她。我会在我们回到巴塞尔时写信给她。

  • 博姆巴斯茨因为太忙的缘故而没能与我们道别。这不奇怪。我在这两周里几乎就没见过他。我想知道他会赞成我们的旅行吗?但我没问。
  • 我们雇了一辆简单的马车,但意外的很舒适。母亲大概会喜欢。
  • 我们的马车夫是个安静且沉默寡言的老人,她大概不会喜欢他。
  • 我们到了贝桑松。我希望知道乔万尼在新大陆的冒险经历。他在那里遇到了食人生番!我们谈着渡过了一夜。
  • 在贝桑松,我们遇见了一群想要去巴黎的商人。跟他们一起明显要更加安全。
  • 乔万尼继续保持一个完美绅士的形象。
  • 乔万尼和我交流分享了对许多学科的个人见解。我们很快便成为了朋友,但在我们接近目的地时,他陷入沉思的时间更多了。
  • 巴黎的壮观超过了我的想象。我感觉要迷失在这儿了!我能在这里真是太高兴了!

王家书馆 编辑

PL-Royal Library.png

王家图书馆

我希望去游览一下城市,但乔万尼想先去找有关勒梅的书的消息。我有受他感染,但我还没他那么执着和着魔。他习惯了旅行,我则没有。

  • 勒梅的书可没那么轻易就被找到。我被城市中的标志、声音以及气味弄的注意力分散。我需要集中注意力。
  •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乔万尼竟获准进入卢浮宫的王家图书馆去查阅。我几乎不敢相信。
  • 王家图书馆中充满了秘密。我找到了有关尼可·勒梅的后事并进行查证。他妻子的外甥继承了一本魔法书。乔万尼相信这就是我们要找的。
  • 乔万尼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传言,一些与勒梅相似之人的故事,他们曾展现过神迹。这可信?他们还活着吗?
  • 不幸的是,佩蕾娜尔·勒梅的外甥死了很久了。我们只能去找找有无活着的亲戚。大概他们会知道些关于魔法书的事。
  • 花了些时日后,我们找到了这位外甥的后裔,乔万尼确定了他的位置并坚持要在黎明前去找他。

强盗 编辑

PL-Brigands.png

强盗

我们离开图书馆时已经很晚了,尽管很累,但乔万尼在返回的路上显得很高兴。

  • 我们漫步在塞纳河畔,低声说着并偶尔笑一笑。乔万尼轻轻地拉起了我的手,我没有拒绝。我妈会怎么想?我们继续在这一片宁静中散步。
  • 我们到了城市深处。乔万尼忽然停下了,示意保持安静。令人困扰的,我立即将手按在了匕首柄上。
  • 一群强盗从阴影中跳出包围了我们。我们走进了一个埋伏中!
  • 那个头领盯着我的胸,他告诉他的手下他们今晚有乐子了。我转向乔万尼,吃惊地发现他竟露出了笑容。
  • 在我拔出武器前,乔万尼竟已将一个人的兵刃卸下并踢击了另一个人的胸。他速度快的难以捕捉!并且准确性与凶猛性十分惊人!
  • 战斗在开始即告结束。强盗们跑了。鼻青脸肿或是血流不止。我的保护者告诉我他新大陆学会了如何战斗。

后裔 编辑

PL-Descendants.png

后裔

我很高兴能在吃早餐时见到乔万尼,但我仍想着昨夜所见之事。我该把他想象成一个高手?

  • 我跟着乔万尼到了我们所要找的人家中,老人用怀疑的目光问候了我们,开始时他拒绝对我们说任何事。不过乔万尼是个执着且有魅力的人。
  • 最后,老人开口了,说他的侄子雅克·亨利继承了勒梅的魔法书和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
  • 我们见到了亨利并得知他并不把这份遗产放在心上。他同意以极低的价格卖给我们。
  • 我们得到了魔法书了!我们立刻回到了旅馆。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就好像惊雷版响亮。在乔万尼的房间中,我把书放在桌上摊开了。
  • 我们仔细研读了一遍,里面记载了神秘古老的魔法练习之法,以及充满了众多陌生的符号与数字。这使我想起毕达哥拉斯的学说。
  • 乔万尼没有像我一样热情。「这是经过人工翻译的内容。」他断言原稿不可能少了这么多。

无辜 编辑

PL-Innocents.png

无辜

「无辜者公墓」是一个尴尬的场所。今晚,浓雾覆盖了大地,风中夹杂着鬼魂般的低语声。我将我的披风拉紧了。

  • 我问乔万尼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为了澄清或是证明一个传言。」他咧着嘴,笑了笑答道。
  • 乔万尼用铁棒砸开了一个教堂地下室的门。这造成了一个尖锐刺耳的,像是抗议的声音。我想起了妈妈。
  • 我们不该这么做。这是渎神的行为。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犹豫,乔万尼盯着我看了很长时间。「如果你不愿意,我能一个人去干。」
  • 「不。」我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我们一起去。」他点头并下去了。我跟在后面,在这令人难受的地下室与其保持着最合适的距离,
  • 乔万尼熟练地打开了一个棺材的盖子,上面写着「尼可·勒梅」。盖子掉在地上发出巨响。
  • 棺材里是空的!他老婆的棺里也是。我的后背感到了一股寒意。那传言是真的?他们夫妻还活着?
    • 按:尼可·勒梅死后,有盗墓贼打开了他们的棺材,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毒蛇之穴 编辑

尽管我们找到了勒梅的魔法书。然而疑问反而开始增长,只有亚伯拉罕之书的原本才能使他满意。我决定帮他,无论是会更好还是更坏。

麻烦 编辑

PL-Troubled.png

麻烦

在我们准备返回巴塞尔时,乔万尼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过他坚持在我们回去时先去特鲁瓦。

  •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去那儿,不过他的态度十分坚决,大概那里有关于亚伯拉罕之书的消息,但我对此很是怀疑。
  • 在我们接近这城时,乔万尼变得越发出神了,沉浸于思考之中。他想要在这儿找到什么?
  • 乔万尼的脸色变得阴沉了。在我们进入这城时,他称这为「毒蛇之穴」,不过仅仅是低语。我不敢问他。
  • 城市中的大部分地区都曾被火焚坏,但此处的居民用了三年的时间重建了它。
  • 我跟着乔万尼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小旅馆中。老板身上很脏并且为人粗野,我很想念巴黎!
  • 乔万尼租了一个单人房「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他用抱歉的语气说道。我不介意现在的他不像平常时的他,但我已决定将以性命相托。
  • 乔万尼没有入睡而是一直站在窗前。监视着什么,他从昨天起就只说了几个词。我想要知道什么在困扰着他。

突然死亡 编辑

PL-Sudden Death.png

突然死亡

乔万尼的精神在今天早上显得更好了,他坚持要带我去城市中逛逛。我们经过了许多新建筑以及修了一半的,我们的目的地是市场。

  • 我们在鲁瓦主教座堂附近徘徊。在我欣赏圣彼得塔时,乔万尼在附近探查着,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 这个市场十分热闹并且充满生气。我匆匆地看了看当地服装店的工作,直到我意识到我与乔万尼走散了。
  • 一个陌生人向我打招呼,他那单调的外衣上装饰着一个简单的红十字架。他问了我些奇怪的问题,他好像知道我是谁。
  • 乔万尼忽然出现在陌生人背后。尽管这事发生在人群外,他却没有看我,表情如石头一样凝固。
  • 谈话者在说到一半时中断了话语。他没能看我多久,代替此的只有虚无。他倒在了地上!附近一个妇女发出了尖叫。
  • 人群立刻散开了。乔万尼抓住了我的手并拉着我跑开,他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我的皮肤中。我只是麻木地跟着。

质问 编辑

PL-Accusations.png

质问

乔万尼拖着我穿过了迷宫般的街道。我们跑的很快,以至于我带着惊恐的感情却只能跟随,他将我的胳膊抓出了伤痕。我因太过茫然而没有抗议。

  • 真是令人困惑的,我允许他引导着我直至失去自我。我们的疯狂冲刺结束了。但乔万尼没有放开我,他表情因愤怒而狰狞。
  • 发生什么了?乔万尼嫉妒了?突然间我慌了,他是不是要对跟我说话的人的突然死亡负责?
  • 在那男人倒下的瞬间乔万尼正在他身后。这不可能!不……
  • 乔万尼将我按在墙上,一只细刃从他的腕下弹出。我的脖子处感到了一股恶寒,但这并非是他的目光所致。
  • 「为什么你要与『毒蛇』密谋?」他的声音比剑刃更加冰冷与锋利,我不能控制我的泪水!
  • 乔万尼盯了我的眼睛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怒气逐渐消退。他依然用力按着我,但我停止了颤抖。我们亲吻着,充满激情。

解释 编辑

PL-Explanations.png

解释

我们想让这一拥抱成为永恒,然而永恒总是一个瞬间。乔万尼最后松开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城市。马上!」

  • 我在我此前人生中从未对任何人感到如此炽热的情感。我可以跟随这个男人去地狱!我微笑着点头,等待着他引路。
  • 我们穿过了安静的街道及小巷。在我有机会问他前,他承认他在市场杀了那男人。
  • 我不惊讶,也不恐惧。没有更多的想法。那人是乔万尼组织——曾经是——的敌人,还有一条从巴塞尔传来的消息,乔万尼向我展示了一封信。
  • 乔万尼是怎么偷到这个的?我不知道。这信解释了我们的目的并提供我们的详细信息。我们被出卖了!
  • 乔万尼的敌人不会因为没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而停止活动。特鲁瓦是他们的巢穴。他们的组织曾在此地于多个世纪前公开出现过。
  • 信使或许曾与博姆巴斯茨谈过话,除此外,没有其他知道我们的目的。
  • 教授很可能处于危险。或者,他出卖了我们。

放鹰狩猎者 编辑

PL-Falconers.png

放鹰狩猎者

乔万尼帮我爬上城墙。我们到了城外,但距脱离危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快!」我跟着他走入了黑暗之中。

  • 在正午之前,我听见马蹄声接近了。我们躲在浓密的灌木林中,看着一个骑手经过。
  • 「十字的走狗们。」乔万尼低语道。我们安全了……现在。
  • 在我们穿过一条小溪时,一名骑手发现了我们!我们尽力穿过附近的树林直到我几乎要停止呼吸。不!一只猎鹰正在头顶喊叫!
  • 三名骑手追向了我们!乔万尼跳下树枝并扑向了一名圣殿骑士的手下。我听见了金属的撞击声。
  • 这股力道迫使骑手摔下马,乔万尼压在了他身上并杀了他。乔万尼利用树木避开敌人的攻击。
  • 乔万尼朝最近一个敌人的脸扔出了一些闪光的粉末。他因痛苦而抓着眼睛并尖叫,乔万尼让他安静了。
  • 最后一个敌人挥刃坎向乔万尼。他努力挣扎,躲过放鹰狩猎者的重击。之后他向敌人掷出飞刀,结束战斗。

不允许人 编辑

我们频繁地变换服装以及一并旅行的同伴,我们最终回到了巴塞尔,感谢乔万尼的机智,我们避开了所有可能的麻烦。

书虫 编辑

PL-Bookworm.png

书虫

尽管我们很少有两人独处的时刻,乔万尼和我尽可能地享受这一亲密时刻。我在回到巴塞尔时十分难过。

  • 我们进入城市时小心地不引起注意。我们不敢去大学。因此我带着乔万尼去了我最信任的同事家。
  • 伊凡的妻子,卡娜跟他的丈夫一样腼腆。伊凡还没回来,不过拉娜请我们进来并端上了茶来招待,让我们等会儿。
  • 「玛玛玛,玛丽亚!」伊凡在看到我时十分吃惊,以至于手上的书都掉到了地上。「你,你回来了!」 如我所料,他尽量避免与乔万尼眼神接触。
  • 伊凡捡起书并抱紧,仿佛想从中汲取力量。「冯,冯·霍,霍恩海姆,教教,教授...... 」
  • 我害怕有什么坏事发生了,便问道:「怎么了?」
  • 伊凡盯着地板:「他他他,他疯了!」他抽泣着:「整,整个人都疯了!」
  • 拉娜解释教授不知为何骂了大学里的每个医生,他甚至和冯·罗腾堡医生打架。

焚书者 编辑

PL-Book Burner.png

焚书者

在我们离开的时间里,教授公开宣布放弃传统的药理学和医学手段。

  • 克维斯教授告诉我们博姆巴斯茨乞求巴塞尔的每个医生停止他们的「邪恶」行径。他做出了符合愤怒的人的标准的疯狂举动,他把药理学书籍砸向了其他教授!
  • 博姆巴斯茨是个自负的人,但我总是怀疑他那喜欢藐视和违抗权威的行为,像拒绝使用拉丁语演讲。那个时候他已走得比大多数人远多了。
  • 我在圣约翰日庆典时找到了教授。不幸的是,我去的太迟以至于没能把他从巴塞尔那愤怒的知识分子团体的手中救出并保护好。
  • 教授站在明斯特的市一堆大火旁,他的外表肮脏不整洁。跳动的火焰仿佛扭曲了他的五官,使他看起来像疯了。
  • 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他正在烧书!
  • 乔万尼将他拉开。作为拒绝服从的表态,教授将最后一卷书抛进了火中。「拥有自主的人不应该沦落为他人的附庸!」他愤怒地叫着。

保管书者 编辑

PL-Book Keeper.png

书籍保管者

乔万尼把教授拖进了无人小巷,教授没有反抗,但继续喊着疯狂的话语。我们该怎么办?

  • 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乔万尼堵住了他的嘴。「大概伊凡和他妻子能照顾好他。」我建议道,但怀疑任何人都不能。
  • 拉娜很不高兴,但她同意照顾。我们很快明白他在说着无意义的话。他丧失了心智!
  • 伊凡的尖叫惊醒了我,教授跑了。伊凡发誓要找到他。我很难过地同意了。
  • 我们真的要离开巴塞尔了。我不知道乔万尼要带我去哪儿,但我相信他。同时,我们必须在离开前做最后一件事。 
  • 我们闯进教授的实验室。这里在静悄悄的。乔万尼在教授桌子下找到一个秘密隔间并轻易地打开了它。
  • 乔万尼拿出了那本神秘的书我想读一读,但他不允许我这么做。
  • 「不!合上它,这配方,会把你败坏的。」

葬于神殿 编辑

我坐在壁炉旁看着教授写的《大外科书》。乔万尼在房间中忽然叫道:「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旅行计划 编辑

PL-Travel Plans.png

旅行计划

「许多年前,组织的一名成员注意到罗马城中有一个古老的毕达哥拉斯神庙。」乔万尼向我展示了一张破碎的地图。「我知道了你要说什么,玛丽亚,但是……」

  • 「但是我知道这比与你吵架更好的,老公。这次你的心思在这上……」我们笑了,乔万尼抱住了我。
  • 自我们在巴塞尔相遇以来已经过了许多年,但每当乔万尼抱住我时我的心总会怦怦地跳着。
  • 「所以,刺客们在神庙里找到了什么吗?」我问道。乔万尼把我放下并说道:「什么都没有。」我转动了下眼睛。为什么我不感到惊讶?「你相信……」
  • 「我可以!」乔万尼的眼睛闪亮着。「我们必须去那里。玛丽亚,我知道那里一定有什么,我知道它!相信我!」
  • 「我也有。」我笑了。「看看我能在那儿得到什么!」
  • 前往罗马的路并不平坦,我们直接到了地下墓穴的入口,这里将引导我们前往乔万尼所言的那个被人遗忘的神殿。

墓穴 编辑

PL-Catacombs.png

墓穴

乔万尼带我下到了墓穴中。我敢说这里至少有十年未有人踏足了。这里显得有些神秘。

  • 墓穴中黑暗、发霉且潮湿。我所带的火把照亮了路,而且它稍稍温暖了我的心灵。我哆嗦了一下。
  • 我们经过了一个摆满石棺的房间。「这让我想起我为什么要嫁给你了。」我想让声音振奋起来,但乔万尼也懂我的意思。
  • 「因为我迷上了你的脚步声,从不让你失望」他笑道。假装没有注意到我的烦恼。
  • 大多数通道是从坚硬的泥土中开凿而出的,而附近用砖墙加固了天花板。我跳了起来,因为一群老鼠快去爬过。
  • 这墙是由人骨制成的。我犹疑了。「我们快到了!」乔万尼鼓励道。
  • 乔万尼站在一堵看起来和其他没什么区别的墙前。「就在这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让我感到惊奇。

神殿 编辑

PL-Shrine.png

神殿

乔万尼推开了墙上一些砖块,旁边墙上打开了一道门。我们进入了一个环形的房间,但这不是神庙的中心。

  • 我跟着乔万尼穿过几间毗邻的房间,在最后有一个巨大的房间,他点燃了骨灰盒,创造了火焰的踪迹!「几乎就是这儿了!」
  • 墙上雕刻着陌生的符号。乔万尼转动着一些砖块,重新排列图案,仿佛在这之前他有来过似的。
  • 一道门来了。「这里」乔万尼无法抑制他的兴奋,我们步入了下一个房间。这真是我去过最陌生的房间。 
  • 这墙变活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经过了它们,组成了怪异的图案。数字与符号,填满了表面的孔洞。
  • 乔万尼忽然倒在了地上并昏过去。我单膝跪下并扶住了他。他的眼睛忽的睁开,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我眼睁睁看着他的脸逐渐老化了!
  • 「吾乃康苏斯,博学之神。」他用一种古老且陌生的声音道。这不是我丈夫会称呼我的方式,但整个人变得更老了。

参考 编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