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AC3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SyndicateEraicon-Tomb of the Khan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圣殿骑士可能比我们有钱,但他们没有野心,没有激情,没有竞争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有他们所能拥有的一切资源,无论他们能做什么,我都能做得更好,也更快。”
——丽贝卡炫耀她的创造优势胜过阿布斯泰戈。[来源]
瑞贝卡·克瑞恩
ACB Rebecca Render
生平信息
生于

1984年2月3日

时期

现代

政治信息
隶属

刺客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II
刺客信条:兄弟会
刺客信条:启示录
刺客信条III
刺客信条:起始
刺客信条IV:黑旗
刺客信条:辛迪加
刺客信条:官方收集
刺客信条:末裔-可汗陵

瑞贝卡·克瑞恩Rebecca Crane, 1984年出生)是刺客组织的成员,也是Animus 2.0的创造者,她亲切地将其称之为“宝贝”。

她是露西·斯蒂尔曼的小队的一员,该小队专注于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之前收回伊甸苹果,并通过使用出血效应来训练戴斯蒙德·迈尔斯。她与刺客同伴肖恩·黑斯廷斯一起为刺客组织的其他成员提供技术支持。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我曾经很喜欢运动,但我在腿骨折之后就开始对计算机感兴趣了。谁能知道编程就和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一样令人兴奋呢。”
——瑞贝卡·克瑞恩[来源]

瑞贝卡是一位普鲁士雇佣兵的后裔,她是刺客兄弟会的一员,然而她并不是生来就属于刺客兄弟会,而是被招募的,她认为她的祖先远不如她的朋友戴斯蒙德有趣。在加入刺客之前,瑞贝卡从事过包括极板滑雪和跳伞在内的体育运动。然而,当她腿部骨折后,她在康复期间开始对电脑感兴趣,并发现编程和她以前的爱好一样有趣。在刺客们联系上她之前,瑞贝卡还和一位电子工程师有过关系。[1]

在她自己加入该组织的一段时间之后,瑞贝卡负责招募肖恩·黑斯廷斯。自从他发现了一些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秘密之后,肖恩就开始传播他们的计划,从而引起了不必要的关注。瑞贝卡试图阻止他,说他他是在“对错误的人捣乱”。她认为肖恩不相信她,因为他在继续他的工作。肖恩后来承认,如果瑞贝卡没有及时介入以挽救他的生命并将他带入刺客组织中,他将会被沉入河底。[2]

瑞贝卡是克莱·卡茨马雷克的队友,当时他的任务是渗透进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3]

丽贝卡也是露西·斯蒂尔曼的老朋友,尽管这两人在2005年露西开始在阿布斯泰戈做卧底之后的七年时间内都没有见过面。在2012年戴斯蒙德和露西逃离阿布斯泰戈的实验室后,这两人终于重新团聚。[2]

有一次,戴斯蒙德问瑞贝卡,她是否曾用Animus来了解她的祖先。她评论说,与戴斯蒙德的祖先相比,她所过的生活是“蹩脚的”,她抱怨说,作为一个普鲁士雇佣兵,她一整天都在使用枪械,而这实在是太无聊了。[1]

藏身處编辑

“好了,我已经把你完全连上Amimus了,车要开好久才能到,我想你在路上想用一会Amimus。”
——瑞贝卡在离开藏身处后对戴斯蒙德说[来源]
RebeccaII Animus

瑞贝卡向戴斯蒙德介绍她的Animus

在藏身處,瑞貝卡為Animus2.0提供技術支持,確保機器或者戴斯蒙德情況一切正常。當戴斯蒙德在Animus中時,她經常在肖恩創建的資料庫中留下注釋,特別是在某項內容有關於謎題圖形或者刺客陵墓的時候。另外,瑞貝卡從露西那裡得到的戴斯蒙德在Abstergo使用的記憶核心,允許戴斯蒙德接觸16號實驗者留在艾吉奧記憶中的加密文件。[2]

當戴斯蒙德在Animus之外時,他和瑞貝卡、肖恩討論過刺客組織的話題。據肖恩說,他以前散布關於Abstergo和聖殿騎士的情報,招來了意外的注意。瑞貝卡「救了」肖恩,並把它吸收進組織。當肖恩評論刺客們都是兇手,這些人中並沒有「好人」時,瑞貝卡反駁了他的話,向戴斯蒙德打氣說生活從來不易,有時候有些東西需要改變。[2]

戴斯蒙德收到密涅瓦的留言後,Abstergo發現了他們並闖入了藏身處。當戴斯蒙德和露西抵禦Abstergo的警衛時,瑞貝卡幫助肖恩將Animus裝上貨車,隨後全員逃離了那裡。在他們前往北方的第二基地的路上,貨車中瑞貝卡重新啟動了Animus,以便戴斯蒙德再次進入文藝復興時代完成剩下的記憶。[2]

蒙特里久尼编辑

戴斯蒙德:“你看起来很专注。
瑞贝卡:“我正忙着把新程序输入到”宝贝“中,她只会越来越好。
——戴斯蒙德和瑞贝卡在庇护所的对话[来源]
Retrieval 19

瑞贝卡把戴斯蒙德塞进圣堂里的Animus

在小队抵达蒙特里久尼并进入圣堂之后,瑞贝卡再次负责Animus及其他设备。为了给地下室供电,瑞贝卡给了戴斯蒙德自己制造的几种装置,这些装置在连接到整个城镇的电路箱后会将少量电力重新输送到他们的新基地。[1]

在逗留在奥迪托雷别墅期间,瑞贝卡定期给她的队友发送电子邮件,通常涉及一些小事,比如她的MP3播放器不见了以及肖恩如何偷走了露西的酸奶。她还似乎很担心地告诉露西,戴斯蒙德在睡梦中一直在大喊大叫。[1]

大競技場之旅编辑

肖恩:“圣母玛利亚在上!看见过道中的这些柱子了吗,它们从罗马遗迹中升起来了!我们可以假设这座教堂就是建在朱诺的圣殿的顶部了。
瑞贝卡:“我喜欢这天花板
肖恩:“你喜欢这天花板,哦天哪,你真是个完美的旅行伙伴。
——刺客们在大竞技场的对话[来源]
Retrieval 16

瑞贝卡、肖恩和露西被冻结在时间里

当戴斯蒙德发现了那枚苹果的位置并和小队一起抵达大竞技场时,露西在肖恩的建议下,带着瑞贝卡和肖恩走了一条穿过卡皮托利山的替代路线;这是由于肖恩和瑞贝卡没有必要的自由奔跑能力来到达那枚苹果的位置。当第一文明的成员朱诺出现并在大竞技场密室中与戴德斯蒙德交谈时,瑞贝卡和肖恩与露西一样无法察觉她。[1]

当戴斯蒙德找回苹果后,他就被朱诺控制了。朱诺向他展示了如果露西还活着就会发生什么,并影响戴斯蒙德用袖剑杀死她。当朱诺放弃她的控制权时,瑞贝卡和肖恩身体上没有受到伤害。[1]

戴斯蒙德昏迷之後编辑

“死亡总是悲剧的”
——瑞贝卡面对露西的死亡[来源]
Miles van 1

瑞贝卡连同威廉和肖恩

露西死亡之後,戴斯蒙德失去知覺,陷入了昏迷狀態。為了喚醒他,瑞貝卡和威廉·邁爾斯把戴斯蒙德轉移到了紐約市,肖恩留在羅馬安排並參加了露西的葬禮。最後,他們四個人乘坐一輛麵包車駛往埃齊奧在畢達哥拉斯密室中發現的坐標地點。當戴斯蒙德完成埃齊奧在君士坦丁堡的記憶之後,他醒了過來。並表示,他知道他們該做什麼了。[4]

大神殿编辑

“你为了我牺牲了太多,你和肖恩都是。你升级了Animus,训练了我,把我拉出来了昏迷......你把所有的工作纳入数据库。帮我解决克莱的难题...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我很抱歉。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由衷的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戴斯蒙德感谢瑞贝卡[来源]
AC3 Shaun Rebecca Temple

瑞贝卡和肖恩在大神殿中

當戴斯蒙德在曼哈頓和丹尼爾·克洛斯對峙時,瑞貝卡提到她之前聽說過丹尼爾,因為她是汉娜·米勒的朋友—一個曾經試著和幫助丹尼爾卻被殺害的刺客。她提到丹尼爾對刺客們曾經很重要,並且因為想到了這些陳年往事而憂慮起來。[5]

瑞貝卡和肖恩一起合作確定了能打開大神殿的能量源,三個能量源分布位於紐約,巴西,和位於義大利的阿布斯泰戈總部。[5]

當小隊返回並找到了大神殿的鑰匙之後,瑞貝卡同他們一起穿過門進入神殿內室,在看到了密涅瓦和朱諾與戴斯蒙德的談話後,瑞貝卡,肖恩與威廉在戴斯蒙德的堅持下離開了該區域,他激活了基座上的眼睛,犧牲了自己拯救了世界。[5]

潛伏於阿布斯泰戈编辑

“我们已经讨论过要找到戴斯蒙德的身体了,或至少找出阿布斯泰戈的遗传信息计划,这是我们为了威廉所该做的。但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肖恩给盖文发的短信[来源]
AC4 Shaun Rebecca Lobby

瑞贝卡和肖恩在阿伯斯泰戈娱乐公司大厅

六個月後,瑞貝卡和肖恩與威廉·邁爾斯的二把手蓋文·班克斯在秘魯碰面,通知他威廉離開了組織,他留給蓋文一封信和一部秘典。[6]

搭乘阿泰爾II號的向北航行的旅程經常讓肖恩噁心不適,蓋文將肖恩和瑞貝卡留在了加利福尼亞作為刺客在北美的間諜。最終,出於對威廉的敬意,他們決定為他找到戴斯蒙德屍體的下落,事實上,他的身體已經被用於17號樣本項目的研究,Abstergo娛樂試圖用他祖先的記憶開發娛樂產品。[6]

2013年10月底的時候,瑞貝卡和肖恩潛伏在坐落於蒙特利爾的阿布斯泰戈娛樂中心。瑞貝卡擔任信使,收集了一些已經由阿布斯泰戈研究員在IT設施的負責人約翰·斯坦迪什的要求下獲得的數據文件。當約翰被Abstergo殺死以後,肖恩和瑞貝卡聯繫到了研究員,為讓他陷於困境致歉,並承諾彌補過失。使用分析員所獲取的信息,肖恩和瑞貝卡幫助威廉從戴斯蒙德死亡的陰影中走出,重返兄弟會。[7]

12月2日,瑞貝卡向蓋文·班克斯發的郵件提到了約翰的死亡,並提出希望離開蒙特利爾。這樣她們就能對現階段得到的信息進行分析總結。[6]

發現起始組織编辑

“你们船上有一个间谍,我发现一系列加密讯息被发往一个名叫“起始数据库”的地方。过去的几年间,这些数据发送得非常频繁。有什么头绪吗?”
——瑞贝卡发现起始组织的存在,2014年[来源]
ACi-WhatsAnInitiate

瑞贝卡发现信息

2014年年中,肖恩和瑞貝卡與威廉·邁爾斯以及阿泰爾II號船員在挪威的一座地堡中重聚。蓋文對威廉很生氣,因為後者在回歸之後一直沒有與他取得聯繫。但更重要的問題馬上出現,瑞貝卡發現船上被安裝了竊聽器。威廉為了找出間諜,對蓋文的每一名船員都進行了甄別。肖恩和瑞貝卡則負責查明間諜的報告發往何方。[6]

最後,威廉確定了間諜為何人,並宣布將按照信條處決他們。肖恩表示抗議,列舉了組織歷史中赦免的事例,但威廉對此表示沉默,並命令加林娜·沃羅寧娜史蒂芬妮·邱博士殺死。為了表示抗議,埃里克·庫珀自稱也是間諜。瑞貝卡對這個蘇格蘭人可能是間諜表示驚訝,邱解釋道她將庫珀的報告上傳到了起始組織。威廉和蓋文對真相表示滿意,並說明「處決」只是為了找出他們而使用的計謀,他不會殺死任何人。[6]

接下來,威廉任命肖恩和瑞貝卡負責對起始組織的招募工作。[6]

尋找裹屍布编辑

瑞贝卡:“快...快追回裹尸布...
肖恩:“别管那该死的裹尸布了!
——中弹的瑞贝卡对肖恩,2015年[来源]
ACS Templar Meeting 3

瑞贝卡和肖恩接触阿尔当

2015年10月底,瑞貝卡和肖恩受主教指派潛入了伊莎貝爾·阿爾當在倫敦的辦公室,他們的目標是獲取伊甸碎片的信息。沒想到的是,伊莎貝爾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身後還跟著尤哈尼·奧措·貝格維奧萊特·達科斯塔。肖恩和瑞貝卡通過主教事先安排的爆炸逃過了一劫。[8]

之後,瑞貝卡和肖恩找到了一個藏身處,他們和主教認為,伊甸碎片裹屍布就在倫敦,阿布斯泰戈正在尋找它。主教發現,有人通過同步維多利亞時代的倫敦刺客雅各布和伊薇弗萊的記憶尋找裹屍布。[8]

在成功同步雅各布和伊薇的記憶之後,刺客們發現裹屍布就在白金漢宮的地下倉庫。在加林娜·沃羅寧娜的幫助之下,肖恩和瑞貝卡來到了地下倉庫。卻發現貝格,科斯塔和阿爾當已經得到了裹屍布。當聖殿騎士正要離開的時候,刺客們發動了襲擊。加林娜和肖恩分別擊敗了貝格和阿爾當。[8]

但此時瑞貝卡為了保護肖恩被科斯塔用槍擊中。聖殿騎士的西格瑪小隊也趕到,情況急轉直下。肖恩發出了撤退的命令,加林娜一人擊潰了西格瑪小隊,並協助肖恩和瑞貝卡逃離了白金漢宮。[8]

帮助格里芬编辑

2016年,瑞贝卡从伤病中恢复了过来,并作为一名外勤特工重返现役。瑞贝卡在一个废弃的房子用肖恩·黑斯廷斯马德里的一个阿布斯泰戈基金会康复中心中偷出来的一个处理器和设计图中创建了一个新的Animus,尽管她不得不禁用它的顶叶抑制器。[9]

后来,格里芬欧文·迈耶斯哈维尔·蒙德拉贡也加入了她的行列。瑞贝卡帮助欧文重温了他的中国祖先张芷的记忆,在他们急切地寻找伊甸三叉戟的第二戟之前,她就被迫离开并进行一个单独的任务,这让格里芬很失望。[9]

性格和特徵编辑

“听着,这可能和你想象的不同。杀人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戴斯蒙,有时为了我们的事业,有些人不得不死去”
——瑞贝卡对戴斯蒙讲述刺客的职责[来源]
AC2 Rebecca Hideout 4

瑞贝卡在藏身处的她的电脑旁

瑞贝卡是一个精力充沛、但有点不成熟的年轻女子。此外,尽管她多次救过肖恩的命,肖恩还是很快就会对她小看和嘲笑,尽管她很少被激怒。有一次,当肖恩在解释虚荣之火的历史背景时,她对一部电影发表了评论,肖恩生气地告诉她安静点,因为“大人在说话”。[2]

瑞贝卡是一个宽容和乐观的人,与肖恩更加愤世嫉俗和傲慢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作为她的这位同事的对立面,她友善而健谈。而在露西死后,一提到汉娜的去世,她就变得沉默寡言,并更加封闭。[5]她对自己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自豪,她称赞她自己对Animus的重新设计具有更加开明和创造性的结构;她曾经将其称之为“竞争优势”。[2]

她也仍然相信,尽管肖恩怀疑他们的方法,但正如戴斯蒙德所说,刺客们是“好人”。[2]

瑞贝卡是一个素食主义者,这最早是在2012年,当她看到戴斯蒙德吃汉堡后称他为“食肉动物”时被表达出来。[1]在2015年肖恩为她提供的数据库条目中,肖恩抱怨说,每当他们执行任务时,就很难找到食物。[8]

瑣聞趣事编辑

  • 「瑞貝卡」這個名字來自阿拉伯語名「Rifqah」,意思是「陪伴」。
  • 在Animus2.0里,瑞貝卡添加信息的用戶名是REBECCAC84,是由她的名字和姓的開頭組成的,暗示了她的出生年份。2012年時她可能是28歲。
  • 當露西和戴斯蒙德第一次進入藏身處時,瑞貝卡高興的歡迎露西並感嘆:「真是很長時間了……七年!」這意味著他們第一次見面至少是2005年前的事了。
  • 她的E-mail密碼是Snowmass84,像是和她以前的愛好有關,也是她出生年份的暗示。
  • 在丟了她的Mp3後,瑞貝卡發了一封E-mail給其他人,說「沒了它睡不著。」不过后来在她的床头柜找到了。
  • 她发了一封E-mail说,放在微型冰箱里的奶酪被偷吃了。露西告诉她是肖恩偷的,因为肖恩曾问她要不要来一块。
  • 她的一封E-mail 里,瑞貝卡談到了他的家人,還有她的狗。
  • 刺客信條:兄弟會》的初始設計里,瑞貝卡的頭髮會更短一些,但是這個設定最終廢棄了。
  • 《刺客信條:兄弟會》中,她被肖恩爆料是一個魯莽的司機。
  • 相當奇怪的是,兄弟會中的一些市民有和她一樣的髮型。
  • 《刺客信條:兄弟會》中瑞貝卡管吃漢堡的戴斯蒙德叫「肉食動物」,而肖恩則說瑞貝卡是「偽君子」並認為植物也是一種動物,暗示瑞貝卡可能是個素食主義者。諷刺的是,在《刺客信條2》中,肖恩把戴斯蒙德稱作「歷史上第一個素食刺客」。
  • 在《刺客信條:團結》中,主教提到她曾經和瑞貝卡一起共事過。

Gallery编辑

出现编辑

參考與注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