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玛丽·里德

简体 | 繁體

1,40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2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Eraicon-AC4.pngEraicon-Assassins.png

爱德华:“你的真名不是詹姆斯·基德?
玛丽:“大部分时候不是。跟紧了。
爱德华:“见鬼!你这家伙怎么是个女的?
——爱德华·肯维和玛丽·里德讨论玛丽的真实身份,1717。[来源]
玛丽·里德
AC4 Mary Read.png
生平信息
出生

c.1685
英国, 大不列颠

死亡

April 1720
皇家港口, 金斯敦, 牙买加

政治信息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IV:黑旗

配音演员

Olivia Morgan

玛丽·里德(Mary Read,1685-1720),英籍海盗,拿骚海盗共和国的创始人之一,死于牙买加。她是在所有恶名昭彰的西印度海盗中,最神秘不可测的人物。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最有可能是在1685年到1695之间。

玛丽也是加勒比刺客组织的一名成员,师从阿·塔拜。玛丽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伪装成威廉·基德的私生子詹姆斯·基德,以配合她的海盗生涯。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几乎没人了解玛丽的幼年经历。根据《海盗的历史》作者查尔斯·约翰逊所述,玛丽从很小起就被母亲打扮成男孩,同时希望她成为别人的养子,但这一点尚未得到考证。[1]

利用她的乔装技能,玛丽十几岁时开始了她的航海生涯,后来又到英国皇家海军任职。随海军征战期间,玛丽遇到了第一任丈夫——一名与她共事的佛兰德士兵。然而婚后不久,玛丽的丈夫即遭杀害,玛丽失去了继续待在欧洲的理由。她启航前往西印度群岛,在那里她依然乔装成男人,并化名为“詹姆斯·基德”。[1]

拿骚海盗共和国成立之前的一段时间,玛丽在西班牙城镇牙买加结识了刺客导师阿·塔拜。她很快看到导师身上的智慧,对导师予以信任,不久便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一员。[1]

海盗生涯编辑

1715年,玛丽以詹姆斯·基德的身份在拿骚与船长爱德华·肯维、爱德华·萨奇和本杰明·霍尼戈德会面。[1]爱德华表示有意探索一处名为观测所的地点,玛丽认为那只是神话传说而已,和“不老泉”和“黄金国”没什么两样。之后,爱德华随玛丽前往安德里亚斯岛抢劫当地的一片农场,两人从那开始建立起兄弟情谊。[1]

海盗夺取拿骚后,肯维、萨奇、霍尼戈德和玛丽再次会面,讨论如何保护新生的“海盗共和国”,防止其再度陷入英国人手中。萨奇提议夺取一支西班牙战舰,爱德华为此刺杀了圣殿骑士朱利安·杜卡斯,为萨奇夺得了战舰的所有权。[1]

This Old Cove 8.png

爱德华和玛丽查看刺客分部地图

爱德华将大伊那瓜岛据为己有后,玛丽带领爱德华找到岛上丛林中的一处玛雅石碑,并驱使他用鹰眼视觉解开谜题。根据她的描述,鹰眼视觉能看到一种“闪闪发亮”的“生命之光”。[1]

确认爱德华的感知能力后,玛丽向他展示了杜卡斯庄园地下的三支秘密通道,同时发现了标有加勒比地区刺客分部所在地的地图。爱德华承认自己把这些地图卖给了圣殿骑士,玛丽对此非常不安,并且建议他对遭到暴露的刺客们予以警告。[1]

玛丽乘船离开前,爱德华提出她并没有透露有关观测所的全部情报。作为回应,玛丽要求他过几周去图鲁姆与她见面。[1]

图鲁姆和圣者编辑

“没错,我们刺客有自己的信条。但这并不要求我们行动或者服从……只是让我们心存智慧。”
——玛丽向爱德华解释刺客信条,1716年。[来源]

几周后,玛丽在图鲁姆刺客据点附近如约与爱德华见面。爱德华指责玛丽将他引入刺客的领地,害得他只能穿越严密把守的防线。[1]

刺客导师阿·塔拜见到爱德华非常愤怒,因为他愚蠢地与圣殿骑士合作,并且在哈瓦那杀害了不少刺客。玛丽冷静地提出爱德华拥有“那种感官”,并请求导师放他进入玛雅神庙。[1]

The Sage's Buried Secret 6.png

爱德华和玛丽在玛雅神庙中

爱德华提出自己能够辨认圣者巴塞洛缪·罗伯茨后获准进入了神庙遗迹。前往神庙前室的路上,玛丽向他解释了刺客信条的内涵,然而对爱德华的理解不甚满意——尽管爱德华对信条的第二句很感兴趣,玛丽认为他并未理解真正的意思。玛丽还提起,由于爱德华在哈瓦那的行为,刺客组织曾决定除掉他,看在玛丽求情的面子上才放他一马。[1]

在神庙中心,两人合力解开谜题,开启一尊圣者的半身像,爱德华肯定这雕像与罗伯茨一模一样。他们离开神庙准备向阿·塔拜汇报,却发现英军已经占领了据点,许多刺客和爱德华的船员也遭到俘虏。赶走英军后,玛丽发现劳伦斯·普林斯、一个荷兰奴隶主以及另一个行踪不定的刺杀目标正准备乘船离开图鲁姆。[1]

爱德华被请出图鲁姆前,玛丽带他来到广场中心的另一座庙宇,向他讲述了自己成为刺客的经历,以及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持久对峙。她向爱德华展示庙里的一扇门,这扇门必须用玛雅石碑中的钥匙打开。她解释说,若能成功打开这道门,爱德华将赢取图鲁姆刺客的尊敬,并得到一份“古老而神秘的奖赏”。[1]

追逐劳伦斯·普林斯编辑

“我运气真棒——两个目标摆在眼前,却不让我除掉他们!”
——玛丽说起普林斯和托雷斯,1717年[来源]

第二年,玛丽在金斯敦再次遇见爱德华,两人都在追踪普林斯和圣殿骑士最高大师Laureano de Torres y Ayala。玛丽准备趁机暗杀这两人,但爱德华拦住了她,要求找到被普林斯关押的罗伯茨后再动手。[1]

玛丽很不情愿,但还是遵从了爱德华的要求。然而,普林斯发觉有人跟踪,和Laureano一起逃走,玛丽试图杀死他们,却再次被爱德华阻止。玛丽非常愤怒,她同意和爱德华在普林斯的宅邸处汇合,但要求爱德华协助她的刺杀任务。[1]

Unmanned 3.png

玛丽向爱德华显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当晚,玛丽和爱德华在普林斯庄园外的一座风车上汇合。经过调查,玛丽发现很难直接潜入庄园。因此主动提出分散警卫的注意力,好让爱德华有机会接近她的目标。随后,玛丽解下戴在头上的方巾,将头发披散下来,并且用血染红了嘴唇,爱德华这才发现她其实是女性。[1]

玛丽接近庄园大门,假装受了重伤,并伺机杀掉上前搀扶她的警卫。她潜入宅邸并找到了罗伯茨,却反而被罗伯茨劫持,原来罗伯茨一直在为普林斯做事。[1]

玛丽设法逃离庄园,并再次与爱德华汇合。这一次她告诉了爱德华自己的真实姓名,并威胁说一旦他告诉任何人,她会立即让他“做不成男人。[1]

过渡时期编辑

Adewale Mary Edward Great Inagua.png

玛丽在拿骚逃离之后造访爱德华

1718年,玛丽来到伊那瓜岛。她发现爱德华刚结束一场狂欢,对他的不思进取表示反感。两人的再一次相遇是在爱德华逃离普罗维登斯岛之后。那时爱德华和查尔斯·韦恩杰克·雷克汉姆扔在孤岛上,然而没出几个月,雷克汉姆就被阿德瓦莱和玛丽制服。[1]

爱德华继续追踪罗伯茨,希望借此找到观测所的下落。玛丽恳求他放弃对金钱的追逐而与刺客合作,爱德华不予理睬。[1]

爱德华调查期间,玛丽与拿骚的一名酒吧女郎安妮·伯尼熟识起来,两人建立起持久的友谊。安妮的搭档雷克汉姆因玛丽与安妮的关系而感到威胁,甚至要和玛丽打起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执,玛丽被迫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性别。很快,她的身份在西印度群岛已经广为人知。[1]

被捕和审判编辑

To Suffer Without Dying 12.png

玛丽和安妮在金士顿被审判

1720年10月,玛丽随杰克·雷克汉姆航行期间,其船只遭到一只单桅船的攻击。指使此次袭击的是牙买加的省长,意在除掉雷克汉姆。然而,大多海盗都酒醉未醒,毫无抵抗之力。只剩下玛丽,安妮,以及一位不知名的男人三人全力奋战。[1]

最终,全体船员被捕并判处绞刑。在审判中,伯尼和里德表明她们已有身孕,因英国法律禁止处死孕妇,她们的行刑得以缓期执行。玛丽和安妮随后被转往金斯敦监狱。四个月后,玛丽的女儿出生并被带走。由于监狱环境极不卫生,玛丽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1]

To Suffer Without Dying 7.png

玛丽逝去

当爱德华和阿·塔拜潜入监狱,前来营救时,玛丽已经重病在身。临死之前,她要求爱德华重拾自我,并且说她会一直伴随在爱德华身边。玛丽的遗体被爱德华带到阿·塔拜的小舟上,并在图鲁姆被安葬。[1]

性格和特征编辑

Proper Defenses 4.png

玛丽和阿德瓦莱在盐湖

玛丽为人随和,喜爱冒险,男人的身份让她在航海生涯中如鱼得水。作为拿骚海盗共和国的实际领导者之一,她将大部分管理工作托付给萨奇和霍尼戈德,留出更多精力做其他事情。

玛丽一心献身于刺客组织。她相信刺客信条是自由与生命的诠释,其力量不受文化与地域的限制。为了刺客组织的事业,玛丽在刺杀任务中颇为专注,她曾经当街追逐目标,在潜入劳伦斯·普林斯宅邸时不惜展示自己的真实性别来蒙骗警卫。

玛丽坚信爱德华身上有某种可贵特质。她在刺客兄弟会面前为爱德华求情,并且不止一次奉劝他放弃对金银财宝的贪欲而追求更高的东西。她对爱德华的轻浮态度非常愤怒,认为他并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然而,她始终相信爱德华能看到他的错误之处,这一期待在她过世后终于得以实现。

琐闻趣事编辑

  • 在刺客信条4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将玛丽的遗体留在监狱和船之间的位置,这样会触发略微不同的过场动画。
  • 根据原先的设定,爱德华将与玛丽·里德和安妮·伯尼一起参加与英国人的战争并最终被捕入狱,但这一设定在游戏制作早期被放弃了。[2]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