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爱德华·布雷多克

简体 | 繁體

1,467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0 分享
Eraicon-AC3.pngEraicon-Forsaken.pngEraicon-Templar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如果我们能更豪爽更频繁的挥舞起手中的剑,那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
——爱德华·布雷多克[来源]

爱德华·布雷多克(Edward Braddock )(1695 – 1755)亦被士兵们称作"斗牛犬(The Bulldog)" 。他是英军在北美殖民地的军官,也是圣殿骑士的一员。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不知何时,布雷多克加入了英军,还在雷吉纳·博区的介绍下加入了圣殿骑士。1735年,他结识了海尔森·肯威。海尔森同父异母的姐姐珍妮被人绑架,海尔森怀疑是管家杰克·蒂格韦德绑架了珍妮,布雷多克承诺帮助他去寻找珍妮的下落。然而事实上,是博区和布雷多克联手策划了这件事,为的是得到爱德华·肯威的日记,并把海尔森骗进教团。

1747年,布雷多克成为冷溪近卫团中校,与荷兰军队结盟。与此同时,海尔森找到了当年参与绑架的汤姆·史密斯,还发现他在布雷多克麾下当兵。在追上了史密斯后,海尔森与其展开了战斗,两人却被英军发现。英军认定他俩是逃兵,便把他俩送上了绞架。 在布雷多克赶来前,史密斯就被绞死了,而海尔森活了下来。为了避嫌,布雷多克应许海尔森在部队里展开调查。同时,布雷多克与海尔森参与了贝亨奥普佐姆围城战 ,与荷兰军队一道对抗法军

两个月后,法国获胜。在撤军途中,有一个年轻人请求他们载他的家人一程,布雷多克拒绝了,年轻人便骂了他一句。布雷多克勃然大怒,命令手下斯莱特杀了年轻人全家,连婴儿都没放过。

在这之后,海尔森还是跟着布雷多克到处跑,但布雷多克的性格却变得越来越暴虐残忍。他经常无情的杀死平民,甚至是自己的盟友。海尔森为此经常和他起冲突。海尔森告诉博区,他担心布雷多克会脱离教团,但博区表示自己并不在乎。布雷多克在军中臭名昭著,所以士兵们给他起了“斗牛犬”这个外号。

七年战争编辑

“如果我们在战争中获胜——不,我们一定会获胜——这是因为人们就像你那样听从我的命令,毅然决然,毫不犹豫。我们必须军纪严明,有一个明确的指挥系统。有领导者也有追随者。没有这种结构,也就没有胜利。”
——1755年,布雷多克对部下说[来源]
ACIII-Soldier 5.png

布雷多克和海尔森、查尔斯·李和约翰·皮特凯恩

1754年,布雷多克晋升为将军,成为直布罗陀地区的管理者,直到他被派到波士顿查尔斯·李也是他的部下。

1754年,圣殿骑士约翰·皮特凯恩因叛逃罪被逮捕并起诉,扣留在布雷多克手里,他和查尔斯·李同为海尔森来北美殖民地所寻找的盟友。布雷多克同意海尔森将查尔斯·李带走,但坚决不释放皮特凯恩。

为了带走皮特凯恩,查尔斯·李佯装成愤怒的反英市民,把马粪扔到了布雷多克身上。查尔斯·李布雷多克和他的手下们吸引进了一条死胡同。海尔森和皮特凯恩立刻拔刀出击,消灭了布雷多克的手下们。

海尔森念在曾为兄弟的份上饶了布雷多克一命,他用袖剑把布雷多克抵在墙上,说下次绝对不会放过他。

布雷多克远征编辑

“那些法国佬要么滚蛋,要么去死!”
——布雷多克对华盛顿说道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8.png

海尔森用枪指着布雷多克

法国和英国对殖民地的争夺日渐激烈,布雷多克奉命带着两个兵团去夺回被法军夺走的迪凯纳堡华盛顿作为弗吉尼亚民兵组织的一员,在远征军中担任向导。

1754年冬,法军提出停战,但布雷多克拒绝了。布雷多克决定继续攻击,他下定决心要把法国人从这片土地上赶走。他在为他的部队筹集物资时,袭击了几个易洛魁部落,迫使一些原住民离开了家乡,布雷多克因此就成了他们的敌人。海尔森决定杀掉布雷多克。

遇刺编辑

“你的死亡开启了一扇门,这并非私人恩怨。好吧,其中可能掺杂了些许私人感情,毕竟你已让我不胜其烦。”
——海瑟姆刺杀布雷多克之时

远征一直持续到1755年7月。当时,布雷多克指控一名麾下士兵犯有不忠、抗命行为而将其杀害。乔装成英国士兵的海瑟姆随后接近并用枪口对准布雷多克。此时,远征遭到易洛魁勇士伏击,诸多红衫军阵亡。[1]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1.png

海尔森追杀布雷多克

一片混乱中,布雷多克试图骑马逃离,海尔森则在其后紧追不舍。华盛顿前来为布雷多克救驾,但遭到一位卡尼耶可哈卡女人阻止。[1]

海尔森这时徒步追杀布雷多克,迅速追上了他用袖剑刺杀了他。在布雷多克死之前,海尔森解释了不得不杀他的原因,但更像是他自己的意愿。海尔森离开时带走了他手指上的圣殿骑士戒指[1]

布雷多克被他的人抬下战场,最终在几天后死于伤口。为了防止他的身体被法国人亵渎,华盛顿下令将其埋葬在一个秘密地点。英国军队最后隐藏了他坟墓的位置,直到1804年才被养路工人在一个类似路的地方发现。[1]

华盛顿一直保存着布雷多克的指挥官饰带,直到他死。[1]

遗言 编辑

  • Braddock: Why, Haytham?
  • Haytham: Your death opens a door. It's nothing personal. Well, maybe it is a LITTLE personal. You've been a pain in my arse, after all.
  • Braddock: But we are brothers in arms.
  • Haytham: Once, perhaps. No longer. Do you think I've forgotten what you did? All those innocents slaughtered. And for what? It does not engender peace to cut your way to resolution.
  • Braddock: Wrong! Were that we applied the sword more liberally and more often, the world would be a better place than it is today.
  • Haytham: In this instance, I concur. Farewell Edward.

性格特征编辑

“……他不停地杀,不停地杀。不管是敌人还是盟友,不管是平民还是士兵,不管是有罪的还是无罪的,通通都不重要……只要是他所认为的妨碍了他的人,他就会大开杀戒。他认定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的手段。这是他的信念,这也伤了我的心。”
——海尔森感叹布雷多克的残忍

一开始,布雷多克在海尔森心目中的形象是勇猛无畏的,但他却慢慢变得残忍而暴戾,相信武力是解决问题、保证成功的必要元素。

他极度崇尚暴力,甚至残杀平民和自己的盟友。他的性格易怒且残忍,用严酷的军纪来约束手下的士兵。如果他的哪个手下提出了不同于他的意见,他就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杀死。

琐闻趣事编辑

  • 由于制作疏忽,布雷多克身为军官却穿着普通士兵的制服。
  • 布雷多克的圣殿骑士戒指后来被海尔森送给了查尔斯·李,作为李加入圣殿骑士的象征。

图片编辑

参考编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