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谢谢你,热拉尔德。你是一个真正的,真正的朋友。”
——1769年,艾芙琳对热拉尔德说道[来源]

热拉尔德·布朗(Gérald Blanc) (1745年 – 不详) 是新奥尔良商人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会计师,也是刺客组织路易斯安那分册的成员。

热拉尔德在新奥尔良的一间仓库工作,负责传递兄弟会的命令,并提供从线人网络中搜集来的情报。他也与刺客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有着密切合作,两人曾协力打击商业对手,保护了格朗普雷家族的贸易帝国。

2012年,他的基因记忆艾博斯泰格娱乐部提取,用于构建代号为绅士的Animi形象。他的这一形象会出现在便携式Animus控制台的多人游戏中,用以支持艾博斯泰格的全球计划,为其在团体动力学等方面的研究提供资料。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1745年,热拉尔德出生在今加拿大的阿卡迪亚市。他的家人都对英国殖民者恨之入骨,和其他阿卡迪亚人一样拒绝签署效忠英国的合约。于是殖民政府悍然推出驱逐政策,使热拉尔德与其父母失散,流落至境外。[1]

十岁左右时,热拉尔德流浪到了新奥尔良。他在法国商人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公司中找了一份打杂的工作,并与菲利普的女儿艾芙琳结为密友。年长一些后,热拉尔德又升职为书记员兼会计,协助菲利普打理他的商贸公司。1759年,他与艾芙琳一道被刺客导师阿加特纳为门徒,成为了兄弟会的情报员。[1]

不祥之兆编辑

“我认出了一个名字——拉斐尔·华金·德·费勒——他是我们的敌人,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但我们可以确定……不是简单的盗窃。”
——1765年,热拉尔发现德·费勒在新奥尔良[来源]

1765年,热拉尔德的情报网收集到了某个种植园奴隶失踪的消息。种植园主坚称他们逃跑了,但经过一番调查,并没有任何一家安置所接收过这些奴隶。于是热拉尔德联系到了艾芙琳。在他的精心策划下,艾芙琳装扮成奴隶潜进种植园,在园内的一个仓库里击败了参与绑架的工人,并救下了差点被他们绑走的女奴特蕾丝[1]

Taking Care of Business 2

热拉尔德与圣马克桑交谈

当年晚些时候,热拉尔德会见了菲利普的商业伙伴吉尔伯特-安托万·德·圣马克桑。一批寄与圣马克桑的货物在不久前神秘丢失,菲利普便委派热拉尔德前来调查此事。但圣马克桑对此也是一头雾水,给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建议热拉尔德,与其问他,不如去问问那个负责运货的商船船长[1]

然而船长谢绝见客,让热拉尔德在渡头的守卫那碰了一鼻子灰。他沮丧地回到了仓库,但偷听了他与圣马克桑谈话的艾芙琳却不愿意就此放弃。为了帮助父亲,她以淑女的身份为伪装,用魅惑守卫的方式登上了船,并在船长分心时偷走了货物存放地的清单。得到清单的热拉尔德即刻与菲利普联系,收回了被盗的货物。[1]

几天后,热拉尔德与艾芙琳会面,说她偷走的那些文件里提到了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另外,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德·费勒与当地总督让-雅克·布莱斯·德·阿巴底有些许来往。热拉尔德知道德·费勒会出席阿巴底的社交午宴,便委托艾芙琳前去调查他们的阴谋。他还给了艾芙琳一些资金,让她包下了一间更衣室。万事俱备后,艾芙琳潜进总督府击杀了阿巴底,但德·费勒却逃之夭夭,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继续兴风作浪。[1]

路易斯安那叛乱编辑

“这个西班牙"总督"在贸易上设的限制实在太多了,就连种植园主也会"乞求"暴乱的由头。”
——1768年,热拉尔德评判乌略亚的政策[来源]
Prelude to Rebellion 5

热拉尔德向艾芙琳演示伞枪的隐藏功能

1768年,热拉尔德将仓库顶层改造成了兄弟会的新总部,还为艾芙琳的武器和装备留下了不小的储存空间。此外,他还给艾芙琳准备了一把新武器——太阳伞枪。这把枪可以在艾芙琳伪装成淑女时使用,通过伞柄的机关发射毒镖。[1]

而后,热拉尔德又向艾芙琳介绍了商人布歇先生——他用造谣等手段恶意中伤格朗普雷家族,让家族产业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于是艾芙琳暗中使计,反过来把布歇推到了破产的边缘,并趁机买下了他的一间商铺。热拉尔德对此颇为满意,并表示自己已经差遣线人去寻找更多类似的机会。与此同时,失踪案数量的激增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力。热拉尔德建议艾芙琳去圣丹杰展开调查。兵贵神速,热拉尔德特意为艾芙琳安排了快速旅行服务,将她送到了河口的奴隶定居点。至于相关费用,则由热拉尔德从公司生意中予以拨出。[1]

艾芙琳直到年末才回到新奥尔良。她为自己没能查明失踪奴隶的去向而感到沮丧,但可以肯定是,那些接管了殖民地的西班牙人与此事脱不开干系。热拉尔德猜测新总督乌略亚就是此事的幕后黑手,他现在正躲在海岸堡中,需要用一场骚动把他引出来。于是艾芙琳打扮成奴隶的样子,与热拉尔德一同来到阿尔梅斯广场,利用那里的示威人群煽动起了一场大规模暴乱。[1]

In Vino Veritas 6

热拉尔德和艾芙琳驾驶着火药运输车

收到军区运送火药的消息后,热拉尔德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艾芙琳。这次他坚决要求与艾芙琳一道行动,因为他已经厌倦了自己单调乏味的工作,希望换换步调。紧接着,艾芙琳设法消灭了看守运输车的守卫,但在与热拉尔德逃跑时遭到了火枪队的袭击。两人以码头为目的地,在新奥尔良混乱的街道上奔驰。然而还没走到半路,马车就已经起火燃烧了起来。[1]

热拉尔德和艾芙琳勉强撑到阿尔梅斯广场,在千钧一发之际弃车而去。失控的马车冲进一间酒厂,引起了巨大的爆炸。一些平民和西班牙卫兵被困在里面,艾芙琳便钻进去刺杀了那些西班牙兵,把里面的平民救了出来。事后,艾芙琳与热拉尔德决定在老仓库汇合,制定一套全新的方案。[1]

第二天,热拉尔德给艾芙林指派了新的任务。为了给乌略亚施加更大的压力,他决定对停靠在码头的西班牙军舰下手。这艘军舰对乌略亚来说至关重要,看到舰船被毁,他终于坐不住了,决定离开海岸堡从长计议。艾芙琳预先埋伏在了他的必经之路上,但却并没有杀死他。

事后,热拉尔德从阿加特处得到了乌略亚幸存的消息,并得知艾芙琳计划去墨西哥追查圣殿骑士。1769年,即将踏上旅途的艾芙琳在港口遇到了热拉尔德。热拉尔德担心她的安危,希望将她挽留下来,并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但艾芙琳去意已决,热拉尔德最终也意识到不管自己怎么挽留,她也不会停下脚步。于是他答应帮艾芙琳保管装备,目送她登上了前往奇琴伊察运奴船[1]

追击公司人编辑

“恐怕我得拿……某件事来扫一下你回乡的兴致。最近有些……奇怪的动静,有一伙穿着西拔牙军服的人在大肆破坏河口。”
——1771年,热拉尔德察觉到了公司人的阴谋[来源]
The Prodigal Daughter 3

从墨西哥回来后,艾芙琳拿回了保存在热拉尔德处的装备

艾芙琳远行时,公司里的事务都被交与热拉尔德打理。这两年间,西班牙殖民者出台了更为宽松的法律,在一定程度上支援了奴隶解放运动的进行。但同时,一支由西班牙人组成的神秘武装也出现在河口地区,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影响。1771年,艾芙琳回到新奥尔良,从热拉尔德处拿回了自己的装备。随后,热拉尔德向她通报了西班牙人最近的动向,并委派她去调查这支神秘武装的背景,尤其要探查出他们是否与“公司人”有关。[1]

调查结果将矛头指向一个名叫巴斯克斯的西班牙人。艾芙琳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不断寻找着巴斯克斯的下落,与此同时,热拉尔德的情报网也遭到了圣殿骑士的破坏,几名线人不幸中毒身亡。1776年,艾芙琳决定以身犯险,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巴斯克斯。热拉尔德并不知道巴斯克斯的具体动向,不过据他猜测,这位圣殿骑士很可能会前往位于城外的种植园,参加当晚举行的舞会。[1]

The Last Dance 9

热拉尔德陪同艾芙琳和玛德琳吊唁菲利普

于是艾芙琳装扮成淑女,在种植园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刺死了巴斯克斯。逃离会场时,她遇到了早已在门口等待她的继母玛德琳。玛德琳对她一阵呵斥,责骂她在父亲重病时还有闲暇来参加舞会,并把菲利普去世的消息告给了她。[1]

几天后,菲利普被安葬在圣彼得公募,艾芙琳、热拉尔德、玛德琳三人出席了他的葬礼。玛德琳在他死后继承了格朗普雷庄园,而公司里的事务则被全部托付给了热拉尔德。艾芙琳并不关心这些财产,不过热拉尔德表示,虽然公司现在隶属于他的名下,但这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同样属于艾芙琳。[1]

1777年,热拉尔德的情报网已基本恢复完毕,甚至比以前的还要庞大。远在大陆东部的殖民地刺客组织也与他们取得联系,为他们提供了军官戴维森——一个在邓莫尔勋爵埃塞俄比亚军团里服役的圣殿骑士——的消息。意识到此人很有可能知道“公司人”的真实身份,热拉尔德便急忙写信通知艾芙琳,命她赶往纽约,与前来襄助的刺客康纳会合。[1]

没过多久,两人便合力杀死了戴维森。临死时,戴维森向艾芙琳抛出暗示:其实“公司人”就在她的身边。回到新奥尔良后,艾芙琳在格朗普雷庄园与玛德琳相遇,后者毫无避讳地承认自己就是“公司人”。愤怒的她又前去面见阿加特,却意外地目睹了阿加特的死亡。面对步步紧逼的玛德琳,艾芙琳决定将计就计,将导师的死化作取信于教团的工具,进而除掉玛德琳。行动前,艾芙琳将自己的计划告知给了热拉尔德。当热拉尔德来到圣殿骑士集会的圣路易斯大教堂时,艾芙琳已经杀死了玛德琳和她的手下,为圣殿骑士的统治画下了句点。[1]

性格特征编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聪明的布朗,无聊的布朗。我不只是个会计啊,艾芙琳!”
——1768年,热拉尔德表示想和艾芙琳一起执行任务[来源]
Elegant and Deadly 6

热拉尔德向艾芙琳提出建议

热拉尔德是一个温文尔雅,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人。然而,富有才智的他却很容易紧张,常常要在说话的时候停顿一下,以便整理思路。好在他有一副乐于助人的热心肠,弥补了自己在口才上的缺陷。这种难得的奉献精神在艾芙琳面前展现得尤为明显,例如把仓库改造为刺客据点,帮助艾芙琳解放奴隶,以及在艾芙琳离开时保管她的装备。[1]

身为兄弟会在新奥尔良的首席情报员,热拉尔德负责为组织搜集情报、传递命令。虽然任务完成得十分出色,但他仍会时不时地感到无聊,觉得和艾芙琳的工作相比,自己的工作实在是有些呆板。有一次,他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向艾芙琳展现一下男子气概,便自告奋勇地与她一起去偷西班牙军的火药运输车。然而逃跑途中发生的意外使他不得不跳下马车,选择逃命。过完这刺激的一天后,他对艾芙琳坦言道,自己兴奋的心情可能还要好一阵才能平静下来。[1]

浪漫史编辑

“这就是他所能提供的一切?我该想到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哪,他会向你寻求帮助……”
——1765年,玛德琳评价热拉尔德对艾芙琳的感情[来源]
Southbound 2

热拉尔德向艾芙琳表达心意

热拉尔德从小就认识艾芙琳,并一直对她抱有好感。不管是在商界博弈还是为光明拼杀,艾芙琳总能得到他的贴心援助。许多情节也体现了男孩对女孩的迷恋,比如承认自己一直在思念远在墨西哥的她,比如在寻找“公司人”时自愿成为她在宴会上的伴侣。艾芙琳的父亲过世后,热拉尔德接管了格朗普雷家族的生意,但他并不在意公司所属人下自己的名字,而是将这一切都视作了艾芙琳的资产。[1]

热拉尔德对艾芙琳的情意相当明显,可艾芙琳对此的态度却模糊不清。她确实很喜欢热拉尔德,也明白热拉尔德的心意,但她坚持认为“不能将工作和感情混在一起”,所以并不愿意与热拉尔德建立正式关系。然而面对热拉尔德的频频示好,她却总能欣然接受,两人间的感情由此也显得愈发的捉摸不定。[1]

琐闻趣事编辑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热拉尔德与艾芙林的暧昧关系使他成为了艾博斯泰格的研究对象。他们曾为此询问过艾芙琳的后人,但仍无法确认热拉尔德是否是她不为人知的祖先。[2]
  • 为了渲染刺客组织的负面形象,艾博斯泰格在解放游戏的数据库中大肆抹黑热拉尔德,称他“虚伪到了骨子里”,而那谦和的性格和儒雅的礼教都是他刻意的伪装。
  • 热拉尔德(Gérald)一名源于德语杰拉尔德(Gerald),意为“矛的准则”,包含ger("矛")和wald("准则")。布朗(Blanc)为法语,意为"白色"。

图片编辑

登场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