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海瑟姆·肯维

简体 | 繁體

1,44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36 分享
Eraicon-AC3.pngEraicon-Forsaken.pngEraicon-Rogue.pngEraicon-Templars.pngEraicon-featured.png

“秩序。决心。方向。仅此而已。是你的命运混淆于这通关于自由的废话。过去,刺客还追求着一个比较可信的目标,那就是和平。”
——海瑟姆·肯威对他的儿子拉顿哈给顿(康纳)谈及圣殿骑士的目标。[来源]
海瑟姆·肯威
AC3 Haytham Kenway render.png
Haytham Kenway
生平信息
生于

1725年12月4日
伦敦,英格兰

死于

1781年9月16日(55岁)
纽约城殖民美洲

时期

法国-印第安战争(七年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

政治信息
隶属

圣殿骑士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遗弃
刺客信条 III
刺客信条IV:黑旗
刺客信条:记忆
刺客信条:叛变

配音演员

阿德里安·霍夫(Adrian Hough)

海瑟姆·E·肯威Haytham E. Kenway,1725年12月4日 - 1781年9月16日)是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的第一位最高大师,其统治自1754年直至去世。

作为刺客爱德华·肯威的儿子,海瑟姆幼年时便在雷金纳德·伯奇的“引导”下加入了圣殿骑士。在被派往美洲寻找一处疑似第一文明宝藏的遗迹之后, 海瑟姆留在了美洲,为圣殿骑士在英国殖民地的存在奠定了永久性的基础。后来,他与莫霍克族女性卡涅齐欧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了一个儿子,他是在最初寻找宝藏的任务中结识了卡涅齐欧。同样,他也是戴斯蒙德·迈尔斯的一位祖先。

生平编辑

格言编辑

“对于像我这样长大的孩子来说,这是必须的。察觉力是组织赖以生存的基础。当我们奔跑时,当我们攀爬时,它指导我们的行动。他指挥我们的手进行攻击。但更重要的是,它改变我们的感官。从此我们以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海瑟姆对查尔斯·李描述他所接受的训练[来源]

童年 编辑

海瑟姆在1725年生于英格兰,是刺客爱德华·肯维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特莎·肯维的第二个孩子。在他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 海瑟姆在幼年就被他的父亲训练为一名刺客。在这段时间, 海瑟姆接受了使用剑的训练,尽管他才刚6岁。他还被鼓励要自己独立思考,并对其他人的意见提出质疑。但渐渐地, 海瑟姆开始怀疑他的家庭有异于一般正常家庭。即使他不论前往何方皆被被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他却从未曾与其他小孩们交流过。那些邻居小孩们甚至连想从窗外窥探肯威家的内部都被禁止。很快地, 海瑟姆的八岁生日即将来到,他透过篱笆上的一个小洞与一名叫做汤姆‧巴瑞特的邻家男孩聊天。汤姆询问那些关于海瑟姆父亲的传闻是否的确属实,但在海瑟姆能得知“那些传闻”究竟为何之前,汤姆就被叫走了。

在八岁生日当天, 海瑟姆的家人带他来到怀特巧克力屋享用蛋糕及热巧克力。在那里, 海瑟姆见到了父亲的财产经理人、同时也正追求着他异母姐姐珍妮的雷金纳德·伯奇。而在他们一行人离开怀特屋后,一群粗暴的乞讨者却对他们纠缠不止。其中一名乞丐推开了人群并扑向泰莎,而爱德华则跃向前保护她。 海瑟姆惊讶地发现他的父亲随身携带的拐杖中竟暗藏着一把剑,然而那把剑并未出鞘。他的父亲把那名乞讨者推向伯奇,而雷吉那将那名攻击者扔向地上后拿出刀子抵着他。但爱德华要求伯奇放过那名行乞者,并要胁说如果伯奇不照做的话,两人间的商业伙伴关系将从此了结。在百般不愿意之下,伯奇最终仍放过了那名行乞者。当天海瑟姆回家以后,爱德华问海瑟姆他是否认为应该放走这个小贼,当海瑟姆回答他正是这么认为时,爱德华送给了他一把钢短剑,海瑟姆后来在他的圣殿骑士生涯中依然在使用这把剑直到他在与米科的战斗中将之遗失。

丧父,并成为圣殿骑士 编辑

伯奇的圣殿骑士身份的暴露使得其与爱德华·布雷多克共同策划了在1735年12月3日对爱德华·肯维的谋杀。海瑟姆误入了父亲与杀手的搏斗现场并被劫持,更目睹了父亲被杀的场面。伯奇随后赶到并假意“拯救”了他,并将谋杀事件嫁祸于肯维家的仆人杰克·迪戈维德,后者于是逃往德国。在此后,伯奇全权接手了肯维家族的事务并成为海瑟姆的监护人,带着海瑟姆前往法国对其进行圣殿骑士的训练。海瑟姆最终在1744年正式成为一名圣殿骑士。

寻找大神殿 编辑

寻找杰克·迪戈维德 编辑

1747年,伯奇指示海瑟姆前往西班牙刺杀背叛了圣殿骑士组织的胡安·维多米尔,并取回了被后者据为己有的爱德华·肯维的日记。这本日记记载着爱德华·肯维对第一文明的研究。同年,海瑟姆的生母特莎·肯维意外身故,海瑟姆在母亲的葬礼上见到了自己曾经的保姆贝蒂,并觉察她和迪戈维德的情人关系,于是一路尾随至其住处并逼问迪戈维德的下落。稍后贝蒂寄出了一封信警告迪戈维德,但被海瑟姆截获,使海瑟姆知道了迪戈维德的确切所在。因此海瑟姆与伯奇一起前往德国寻找迪戈维德,而伯奇为了防止事情败露先行派出杀手谋害迪戈维德。海瑟姆到达迪戈维德住处时目击到了迪戈维德被杀的现场,他认出刺杀迪戈维德的杀手和当年谋杀爱德华·肯维的凶手恰恰也是同一人(名叫汤姆·史密斯),还发现他是爱德华·布雷多克的下属,于是一路追击杀手到黑森林深处。海瑟姆和史密斯打作一团时双双被英军俘获,两人被认定为逃兵被处以绞刑。史密斯被绞死,而海瑟姆侥幸逃脱。布雷多克为了打消海瑟姆对他的怀疑,许诺在部队中调查这名杀手的来龙去脉。由此,海瑟姆错过了得知父亲被杀、姐姐失踪的真相的机会。

此后海瑟姆开始了长达数年的与爱德华·布雷多克一同的军中生涯。海瑟姆对布雷多克抱有战友的信任,但对其残暴对待平民和盟友的行径痛恨至极,由此萌生了对他的反感。

取走先行者遗物 编辑

1753年,海瑟姆前往科西嘉绑架卢西奥·阿尔贝蒂纳,一位可以破译爱德华·肯维的日记的学者。海瑟姆与对卢西奥提供保护的不列颠刺客米科交手,在战斗中,海瑟姆丢失了父亲赠送的短剑,而抢走了米科的袖剑。米科预言二人再次见面时,必然会有一人被对方所杀。后来,伯奇威胁卢西奥的母亲以迫使卢西奥就范,并将其囚禁。
A Deadly Performance 2.png

海瑟姆与雷金纳德·伯奇。

次年,海瑟姆出席了伦敦皇家剧院上演的约翰·盖伊音乐剧。而他的真正目的是从一位出席的宾客那里获取一件先行者遗物,而这位客人正是曾被其夺走袖剑的米科。海瑟姆应验了米科的预言,用他的袖剑刺杀袖剑的原主人,并带着战利品——大神殿钥匙逃出了歌剧院与他的同僚汇合。

之后,他搭天命号前往波士顿,并且受命前往此区域寻找第一文明的宝藏,随后他将开始着手为圣殿骑士组织在新世界的存在正式建立基础。

登上天命号 编辑

“但是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再敢侮辱或者威胁我,我会毫不犹豫地亲自取你的脑袋。我们讲明白了吗?”
——海瑟姆威胁塞缪尔·斯迈思,在搭乘天命号前往波士顿途中。[来源]
Journey to the New World 8.png

塞缪尔·斯迈思与海瑟姆谈话。

在旅途的第二天,海瑟姆与几名船员打了一架,这场斗殴主要的袭击者是赫克托·格雷夫斯。在击败他和一个叫做奎尔的人以后,海瑟姆被领到舰长室与船长塞缪尔·斯迈思谈话。在这里,他得知有一部分船员可能正在策划一场暴动:斯迈思提醒 海瑟姆 ,这样一场叛乱可能会让他永远都到不了殖民地,因此他同意对此展开调查。

在旅途的第二十八天,由于日益焦虑的船长的请求,海瑟姆加快了调查的速度。在询问了厨子和医生关于船上异动的信息至后,他打听到一个名叫詹姆斯·费尔韦瑟的人。詹姆斯告诉他,船员们曾在上层甲板聚集,低声谈论一些他相信“征兆不祥”的事情。在听到一声溅水声之后,海瑟姆来到下层甲板,他发现有一些被人画上标记的桶被扔下了船。

在旅途的第三十三天,海瑟姆告诉船长每天都有画上标记的桶被扔下船,海瑟姆认定这些桶是留给另一艘船用于跟踪他们的标志。几秒钟后,他们便看见了一艘攻击天命号 的船。随后,船长让海瑟姆前往下层甲板,他在这里遇到了路易斯·米尔斯。米尔斯向他透露,正是他将那些画上记号的桶扔下了船,而他实际上是刺客组织的同伙,他一得知皇家剧院的谋杀事件就开始追踪肯维了。两人随即展开搏斗,而后肯维打倒了米尔斯。

Journey to the New World 27.png

天命号抵达美洲。

海瑟姆回到了上层甲板,他强迫斯迈思驾船航向一场逼近的风暴中,以便甩掉追踪的敌船。风暴中,海瑟姆在天命号扬起前桅帆加速前帮助固定了船上的索具。在一道闪电劈断了主桅,导致詹姆斯挂在一根绳索上之后,海瑟姆继续行动,快速地救下了詹姆斯,同时,来袭的船只也被闪电击中,这艘船随即沉没。

在第七十二天,海瑟姆抵达了波士顿,他在这里遇到了他的第一位副手和学员——查尔斯·李,查尔斯带他简短的游览了一下城市。在游览途中海瑟姆遇到了本杰明·富兰克林,富兰克林发现他年鉴中的部分页面丢失了。他还在绿龙客栈遇到了他的第一位搭档:威廉·约翰逊

聚集殖民地圣殿骑士 编辑

“……这张纸上写的是五个赞同我们事业的人的名字。每个人都非常适合于对你的努力给予协助。有他们在你身边效力,你就不需要其他人了。”
——伯奇将殖民地圣殿骑士的名单交给海瑟姆。[来源]
ACIII-Surgeon 1.png

海瑟姆与约翰逊希奇在一起。

作为殖民地的圣殿骑士最高大师,海瑟姆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聚集他的新伙伴们,从而协力确定宝库的位置。与约翰逊会面后,海瑟姆得知约翰逊的部分工作成果被抢走了。 海瑟姆和查尔斯随后离开绿龙客栈,寻找约翰逊的手下托马斯·希奇,希奇也在海瑟姆的忠诚圣殿骑士名单上。找到希奇并听了他的情况说明后, 海瑟姆在查尔斯和希奇的帮助下潜入了一座雇佣兵要塞,确定了丢失文件的位置。 海瑟姆和托马斯杀死了进攻他们的士兵,同时查尔斯带走了装有约翰逊所收集信息的箱子。

在获悉这些研究对改善目前情况用处不大之后, 海瑟姆便动身寻找他的其他搭档,首先是本杰明·丘奇。造访丘奇的家后,他和查尔斯发现这里遭到了袭击,丘奇也在袭击中被人绑架。海瑟姆随后和查尔斯开始在附近展开调查。海瑟姆偷听到丘奇的邻居说丘奇被带到了波士顿东北部,而偷听巡逻士兵的谈话则让海瑟姆得知丘奇欠了某些人的债,其中一个叫‘切割者’,他们准备折磨或者杀死丘奇。在最后一次偷听中,海瑟姆从两个普通市民的谈话中得知,丘奇被带到了一座山丘顶上的要塞里,那里还有一名医生。

在获得了这份情报后,海瑟姆便和查尔斯会和,两人一起前往位于河边的要塞。海瑟姆悄悄地从附近的一名士兵处偷来了钥匙,打开了锁著的门。进去后,两人看到丘奇被绑在椅子上,几名士兵正在拷问他,其中一人叫做塞拉斯·撒切尔,他负责管理南门要塞。塞拉斯离开后,查尔斯和海瑟姆杀死了‘切割者’和周围的士兵,将丘奇带回了绿龙客栈。

ACIII-InfiltratingSouthgate 14.png

海瑟姆和丘奇,准备向塞拉斯开枪

接下来,海瑟姆便出发寻找名单上的下一个人约翰·皮特凯恩。皮特凯恩当时在爱德华·布雷多克将军手下做事。在查尔斯的帮助下, 海瑟姆潜入了波士顿的考普斯山炮台,看到皮特卡恩正在和布雷多克谈话。当海瑟姆想要将皮特卡恩带走时,布拉多克却拒绝了,并将海瑟姆和查尔斯驱逐。合计一番后,两人将布雷多克引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杀死了他身边的士兵并羞辱他,然后带走了皮特卡恩,回到了绿龙客栈

在聚集了他的搭档们之后,海瑟姆开始计划潜入南门要塞,解救那里的印第安人奴隶以得知第一文明遗址的地点。几人劫下了一辆运送奴隶的马车,扮作护送的士兵,然后潜入了要塞,将要塞中的奴隶救了出来。在战斗中,塞拉斯被海瑟姆击伤,最终被丘奇用枪杀死。

寻找第一文明遗址 编辑

“我拯救了你的人民。这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吗?你看,我不是敌人。”
——海瑟姆试图获得卡涅齐欧的信任。[来源]
ACIII-Unconvinced 4.png

海瑟姆向卡涅齐欧展示护身符

塞拉斯死了六个月后,海瑟姆成功地让他的伙伴们找到了那次袭击中他们释放的一个女人,一个似乎有一定威望的印第安人。在雪中,海瑟姆沿着她立下的脚印在地上穿越边境,而她则是在树枝上穿梭。当他终于赶上后,他们讨论了关于‘钥匙’和遗址地点的问题,最后她让海瑟姆在附近的一个山坡和她会面,然后就走了。

当海瑟姆来到山坡上后,她说附近酒馆里的士兵想要赶走自己的人民,而他们的领导则是‘斗牛犬’爱德华·布雷多克。他提出要阻止那些士兵并杀死布雷多克。在进入酒馆后,他先从一些士兵的口中偷听到了布雷多克打算参加一次‘远征’并且已经到了‘先头驻地’,准备和法国士兵开展。正当他准备离开酒馆时却被卷入了一场斗殴,打败他们后,脸上也受了点小伤。那个名为卡涅齐欧的女人快速地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后就走了,临走前让海海瑟姆在驻地附近和她会面。

ACIII-Execution 6.png

海瑟姆和卡涅齐欧在看地图

海瑟姆跟了上去,在英军驻地圣马修堡外的风雪中与卡涅齐欧会和。他藏在一辆补给车中潜入了堡垒,进去后又悄悄地破坏了两门大炮,然后开始偷听乔治·华盛顿和一名英军军官的对话。海瑟姆从对话中得知,布雷多克拒绝结束法国-印第安战争,准备鼓舞一下士兵们后就去迪尤肯堡。他还得知这份计划就藏在指挥帐中,于是他便快速地将计划偷走,离开了堡垒。海瑟姆和卡涅齐欧开始策划在阿利根尼(莫农加希拉)河旁埋伏,准备伏击那些士兵。

猎杀布雷多克 编辑

“你的死亡将开启一扇门。这与你个人无关。好吧,和你个人有点关系。毕竟你一直都很令人讨厌。”
——海瑟姆追上布雷多克后对他说[来源]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2.png

海瑟姆杀死布雷多克

几个月后,海瑟姆召集了他的伙伴,一起在河边与卡涅齐欧会面。在简单交流后,他们前往了伏击地点,等著布雷多克和他的士兵到来。海瑟姆暗杀了一名士兵,换上他的军服,借此接近了布雷多克。他看到布雷多克杀死了一名下属,等了一会儿才跟上去。在一名法国士兵进攻失败后,布雷多克开始逃跑,海瑟姆也不得不骑上马向前追去。最终,一颗倒下的大树拦住了布雷多克,让海尔森追了上来。正当他要朝布雷多克开枪时,华盛顿却一枪杀死了海瑟姆的坐骑。尾随而来的卡涅齐欧则将华盛顿拉下马并制服,让海瑟姆继续步行追击布雷多克。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5.png

海瑟姆在大神殿的入口

海瑟姆最终追上了布雷多克并杀死了他,取下了他的戒指,然后和卡涅齐欧一起来到第一文明的遗址。海瑟姆试图用大神殿钥匙开门,但实际上打开第一道门需要伊甸苹果,而大神殿钥匙的用处是开启大神殿内门。之后,他和卡涅齐欧开始了一段恋情,两人还有一个名为康纳的儿子。在打开大神殿失败后,海瑟姆便开始为殖民地圣殿骑士的未来谋划,同时还让查尔斯·李加入了组织。

与珍妮弗重逢 编辑

更多

清剿殖民地刺客组织 编辑

路易斯堡战役 编辑

1757年,海瑟姆为谢伊·科马克举行了加入圣殿骑士的仪式。他从谢伊口中得知殖民地刺客导师阿基里斯·达文波特正在寻找先行者神庙,而其中所藏的神器会引发大地震。海瑟姆将重心转向了刺客。

一年之后,海瑟姆登上了詹姆斯·库克船长的英国皇家海军彭布罗克号,这艘风帆战舰在谢伊的驾驶下,在路易斯堡周围海域重创了法军舰船和他们的刺客盟友,帮助英军占领了要塞,也逼传奇刺客阿德瓦莱信者号搁浅至老采石场。在岛上的村庄,海瑟姆与阿德瓦莱缠斗在一起,谢伊趁机将其刺杀,两人从他口中得知,刺客正在纽约准备从先行者之盒中获取神庙的信息。

海瑟姆和谢伊来到纽约,他设计让英军捣毁了遍布全城的为刺客服务的黑帮组织,并逮住了一个帮派分子,在拷问到刺客组织的藏身处之后,海瑟姆将袖剑插入了他的喉咙。肯威大师派谢伊潜入刺客的庄园中将霍普·詹森刺杀,但没能阻止刺客获得先行者神庙的坐标。

北极的较量 编辑

“谢伊,虽然我们寻找先行者遗迹的工作已接近尾声,但我想要那个盒子。你要为圣殿骑士团找他它,为我找到它。”
——海瑟姆·肯维,对谢伊科马克[来源]

海瑟姆搭乘谢伊的摩莉甘号在一片漂浮着冰山的海域击沉了维伦德里骑士海东青号,然而后者的目的只是为阿基里斯和利亚姆·奥布莱恩寻找先行者神庙争取时间。他和谢伊马不停蹄地赶到北极,在躲过放哨的刺客后,一座坍塌的冰桥将两人隔开,海瑟姆只好寻找另一条路前进。进入遗迹之后,他的前方有一名刺客正在研究一个机关,没有发觉后面有人到来,海瑟姆悄悄地走到他背后,将他推到了光幕机关中,刺客瞬间化为一摊灰烬。和谢伊会和后,海瑟姆一方与阿基里斯两人展开了对峙,期间利亚姆失手碰倒了基座上的第一文明神器,遗迹所在的山洞开始崩塌。

海瑟姆跟随阿基里斯逃到了洞外的开阔地,谢伊则追在利亚姆身后从另一条路离开。一番激战过后,海瑟姆将阿基里斯击倒,并准备给他最后一击,但被赶过来的谢伊所阻止——后者已将利亚姆击杀并带回了手稿——谢伊的理由是阿基里斯已经知道了神器的危险性,如果他死了,其他刺客依然会盲目地寻找第一文明神庙,那会带来更大的灾难。海瑟姆勉强同意了谢伊的请求,但为了确保阿基里斯不会再对圣殿骑士构成威胁,他开枪打断了刺客导师的胫骨。

在返航的时候,海瑟姆委派谢伊为圣殿骑士团寻找先行者之盒

殖民地刺客大清洗 编辑

1763年,海瑟姆的带领下,圣殿骑士对达文波特家园进行了总攻,杀死了除阿基里斯外,其他所有剩余的刺客,只有少数刺客在清洗中幸存,如躲藏起来的本杰明·塔米吉;在殖民地接受训练,但已前往法国皮耶尔·贝莱克等。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刺客组织在殖民地一蹶不振。

美国独立战争 编辑

波士顿大屠杀 编辑

主条目:波士顿大屠杀
康纳:“那是我的父亲?
阿基里斯:“是的。也就是说麻烦就要来了。你去跟踪他的同伙。这群人就像火药桶,不能让他点燃。
——阿基里斯与康纳看到海瑟姆在波士顿[来源]
ACIII-TriptoBoston 15.png

海瑟姆指着康纳

海瑟姆与一些同伙在1770年来到了波士顿,当时有很多人因赋税过重而对英国统治感到不满,正在试图反叛英国士兵。海瑟姆让一名手下到屋顶上准备挑起市民和军队的冲突,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正跟随着这名手下。最终康纳杀死了此人,但查尔斯·李却在同时朝天开了一枪,导致士兵们朝着平民开枪。海瑟姆向一名军官指出了康纳,然后趁著康纳被追,和查尔斯一起离开了。

试图暗杀乔治‧华盛顿 编辑

“不要再犯任何錯誤了。托马斯,你了解了嗎?”
——海瑟姆訓斥托马斯·希奇[来源]
 威廉·约翰逊与约翰·皮特凯恩相继死亡,而李又被迫从独立军的指挥官及领导者的位子上退下,为了因应这种危急的时刻,海瑟姆下令托马斯·希奇谋杀华盛顿。
Bridewell Prison 4.png

海瑟姆让查尔斯解决康纳

希奇当时正在纽约有着伪造钱币的黑道事业,却被前来调查的康纳撞破,并且把事情闹大,而原本的计划自然就流产了。在街上公然追逐与斗殴的两人自然是被逮捕然后皆被送进布莱德沃监狱,随后海瑟姆与查尔斯将托马斯带到监狱的另一区, 海瑟姆也再次训斥希基,并吩咐查尔斯在他离开后将这件事情处理好。当康纳与托马斯被囚禁的同时, 海瑟姆与查尔斯说服法官不经过审判而直接处死康纳。处刑日那天,虽然刺客组织已经有所准备,但并未将绞绳完全切断,在康纳即将殒命的那一刹那, 海瑟姆却回心转意射出飞刀救下康纳。

寻找本杰明‧丘奇 编辑

Missing Supplies 3.png

海瑟姆提出休战

“聽著!我不想跟你爭論,本杰明‧丘奇既自負又愛說大話,你亟欲得到他偷去的補給,而我要懲處他,我們的利益是共通的。”
——海瑟姆向康納提議休戰[来源]
1777年 海瑟姆正在追捕前圣殿骑士本杰明‧丘奇,因为他背弃了组织,并以通敌及反抗大陆军被送进监狱。 海瑟姆循迹来到了一座邻近大陆军驻地,位于宾夕法尼亚福吉谷堡垒的小教堂,在一番调查后,他认为已太迟了,然而他却停驻在教堂里,观察是否会有其他人出现。 让他惊讶的是,他飞跃而下并用刀刃抵住脖子的人竟不是丘奇的手下而是他的儿子康纳,一个他几乎以为不存在的人;在与刺客一番争吵后,他告诉康纳他正在寻找丘奇,并说他们提议休战,因为拥有相同的目标。康纳无声的同意了,最后一起离开小教堂。 

不久之后,康纳开始在雪中寻找线索,追踪丘奇雇佣兵营地的所在位置,而海瑟姆则悠然的跟在他身后。不久之后,两人找到并俘虏一个因为大陆军补给车破损而掉队的人,在一番快速的审问后,海瑟姆冷漠的将其射杀,而这个举动也令康纳感到不愉。继续前行人的两人跟踪一个从小路进入营地的,进入后海瑟姆命令不情愿的康纳渗透营地并窃听有用的信息,之后海瑟姆故意的“疏忽”导致自己被俘,因为他知道康纳就在旁边。康纳果然马上出现并救了他,但是海瑟姆却丢下康纳,并直接前往纽约 ,制定另一个计划。 

一个月后,当康纳终于抵达纽约时,海瑟姆带领康纳从屋顶上接近他所得知的丘奇所在地。做为交换,海瑟姆告诉康纳自己会赦免他是出于好奇心,而且自己与康纳所帮助的大陆军并无差别,他们两个也各自陈述对于自由的看法,海瑟姆认为那终将导向混乱。在到达丘奇所在的建筑物的门口时,他让康纳做了些的伪装,并让他等待会合。  

ACIII-Foamandflames 3.png

海瑟姆姆與康納見到冒名頂替者

当康纳伪装完毕回到会合地点后, 海瑟姆带着他走向大门,并在得到守卫的允许下进入建筑物。在探索酿酒厂的过程中,康纳与海瑟姆有了一番对话,而海瑟姆到了此时才知道康纳母亲已逝去,但是康纳却认为是海瑟姆下令让查尔斯李摧毁村落。海瑟姆声称他下了与此相反的命令——让圣殿骑士撤出。当他们找到丘奇,海尔森说出对他的控诉并判处死刑,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那人却不是真正的丘奇而是伪装的,两人也被埋伏的雇佣兵包围,在快速的战斗后,两人从对伤者口中迅速拷问出了丘奇的位置,发现他正前往马提尼克,而海瑟姆对被拷问者毫不留情,直接处死。

沿着杀戮追迹而来的雇佣兵展开第二次的包围,但在这时有人将火药引爆,造成整个酿酒厂大火,而海瑟姆与康纳也被困在里面。父亲的带领下,他们从较简单的路径,跑到酿酒厂的上层,并打破锁住的门,飞跃而下跳入酿酒厂下的水中。爬上岸后,他们在短时间内想出计划,打算搭乘天鹰号(爱奎拉)来追捕比早他们一天出发的丘奇。 

追捕班杰明‧丘奇 编辑

“終於逮到你了,我的朋友。抓你挺費心力的,我告訴你,你想用骯髒低級的小伎倆和陷阱阻擋我,我承認有些是有點小聰明。但是你破壞了平衡,我們曾共享一個夢,班傑明,但你現在卻想毀了它,為此,我墮落的同志,你將會付出代價。”
——海瑟姆毆打班傑明‧丘奇[来源]
ACIII-Bitterend 8.png

海瑟姆從康納手中強奪天鷹號掌控權

在纽约的最东区港口与康纳会面后,海瑟姆搭上天鹰号(爱奎拉)启程前往抓捕丘奇,1778年,虽然海瑟姆认为他们可能会因所选的路线而落后几天,但最后他们于加勒比海的某处追上了丘奇,穿过夹窄的水道,避过暗礁,他们登上丘奇一开始登舰脱逃的欢迎号,却发现早已被遗弃了,经过一番短暂的察看后,发现一条较小的船只已航行一段距离,向天鹰号开砲并快速的逃跑。

迅速返回天鹰号(爱奎拉),马上开始追击,他们航过充斥礁岩的水道,然而在航行过程中,海瑟姆对康纳所犯的小错误不甚满意而出言批评,也宣称自己会做的比儿子更好,然而当那艘小船穿过一面是峡谷的狭窄水道,体型过大的天鹰号被迫从礁石小岛的另一面绕过,然而在另一边迎接天鹰号(爱奎拉)的却是以逸待劳、火力充足的舰队,由一艘英军主力炮舰及一群小型炮舰组成,迅速的将小型舰解决,康纳及海瑟姆命令船员发射绞链弹,将大型舰的船桅打断,并登上船舰。

ACIII-Bitterend 10.png

海瑟姆打倒本杰明·丘奇

然而正当康纳使天鹰号逐渐靠近丘奇的船时,海瑟姆却撞开康纳并急转舵轮将天鹰号猛烈的撞上去,放下舵轮海尔森箭步一跃、登上船舰,开始寻找到下一层的甲版找到丘奇的方法并将阻拦者放倒,紧接其后康纳也带着手下们登船,在杀掉甲板上的三个军官后,找到了海瑟姆与丘奇,而此时海瑟姆一边对他的前同党轻蔑的训话,一边残虐冷血的殴击他至濒死,在海瑟姆停手后,康纳逼问出大陆军的物资所在位置后了结了丘奇的痛苦,而物资正位于附近的小岛等待被运送。

与康纳最后的合作 编辑

“你所對抗的暴政、不平等只是表徵,真正的原因是人性的缺陷,不然我為何一直試圖讓你明白你思想路線上的錯誤”
——海瑟姆最後一次試圖改變兒子的想法[来源]
ACIII-Brokentrust 1.png

海瑟姆揭露华盛顿攻击Kanatahséton的命令.

在合作杀死丘奇后,他们结成了一种不安定的盟友关系,且两人的互动与冲突也同时证明这关系是多么的脆弱。

为了确保美洲殖民地可以脱离大英帝国,海瑟姆与儿子准备添上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使其独立。在一场暗杀行动之后,海瑟姆与康纳在鲍灵格林附近碰面,他们想要知道亲英党的计划,所以他们突袭了一场在纽约大火废墟附近的军官会议,准备俘虏并审问他们。爬过一座毁坏的建筑,他们爬上了高阶军人头上的制高点。

俯看着军官们,却听不到任何有用的资讯,两人在如何收集情报方面有了争执,多争无用,海瑟姆空中刺杀了一名士兵并开始与正规军战斗,康纳被迫加入战圈帮助他的父亲,在一番近距离厮杀后,海瑟姆与康纳抓住了两个靠在墙上试图开枪的军官,但还有一个逃跑了。当康纳追捕那名逃跑的军官时,海瑟姆将剩下两人带往他在乔治堡的藏身处并展开审问,在榨干用处后就过河拆桥将他们杀了,在最后一个高阶军官被康纳带回后,最后的审讯开始了,当然最后海瑟姆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海瑟姆认为如此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些军官会告发自己和康纳,却不被仁慈的康纳认同,又开始争吵。在争执后,海瑟姆出发前往大陆军在福吉峡谷的堡垒。 

ACIII-Brokentrust 2.png

康纳警告海瑟姆和华盛顿

深夜,康纳也抵达了,与海瑟姆再乔治华盛顿的指挥营的山脚下碰面,在一番关于康纳的性情的争论后,他们见到了大陆军的总指挥官乔治·华盛顿。而正当康纳与之交谈并告知华盛顿英军的计划时, 海瑟姆趁华盛顿不注意溜到他身后的帐篷里,并发现一道军令,军令的内容正是:下令攻击康纳的村落Kanatahséton。海瑟姆自然当康纳的面说出了军令的内容,以及嘲讽华盛顿的虚伪无能及不可靠,同时告诉康纳:在七年战争中康纳村落的大火其实也是华盛顿的命令。是华盛顿杀死了康纳的母亲,使父子的联系与羁绊断绝。但出海瑟姆的意料之外,康纳认为他一直知情却为了某些目的而有所保留,后严词拒绝海瑟姆同行的提议只身一人赶回了村子。


海瑟姆之死编辑

“當他察覺時為時已晚,被他的親生兒子謀殺。他為了這個夢想奉獻一生,這個我們所共享的夢。”
——1782年,查爾斯在海瑟姆的葬禮致詞。[来源]
ACIII-Laststand 15.png

康纳和海瑟姆对峙

在康纳协助法国舰队击败英军于乞拉朋吉湾后,他说服上将用五艘炮舰轰击乔治堡,正当砲火飞越纽约港上空时,康纳透过地道潜行穿过这片被砲火笼罩的地区,准备刺杀查尔斯李一了宿怨,战云笼罩之前,海瑟姆与查尔斯正于乔治堡的藏身处内完善他们的计划,海瑟姆担心自己的同志与计划的安危,他将李送离乔治堡希望他可以生还,并将计划持续下去,而自己却留在堡垒内,准备与儿子来个了断。

ACIII-Laststand 18.png

康纳刺杀海瑟姆

在穿越交火区时,康纳不慎被砲火波及,行走不便的康纳千辛万苦来到警戒森严的堡垒时,一阵远超身体痛苦的挣扎翻腾于内心---等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迫不得已下与他展开搏斗,但以逸待劳的海尔森明显占据上风,举匕刺向海尔森的手臂,一场激烈的厮杀开始了,康纳利用周边的物品攻击海尔森,稍稍抵销海尔森的优势,酣战中,一枚砲弹击中身旁的土地,震波将他们掀翻在地,海尔森反应迅速,敏捷的起身并压在康纳身上,一边试图将他勒死,一边说著不屑刺客们与其信条的话,认为他们追求的东西根本不现实,但危急中的康纳却更加俐落的将袖剑送入父亲海尔森的咽喉... ...

个性与特质编辑

“我跟你們刺客不一樣之處就是我們從不偽裝自己的企圖。”
——海瑟姆對康納說[来源]
 一开始, 海瑟姆对自己的信念毫不动摇,一举一动皆依圣殿骑士指派的任务行动,但当他知道不可能进入先行者遗迹(大神殿)时,他开始慎重考虑是否要在殖民地建立圣殿骑士分支,构建属于己方的力量。

年轻时,海瑟姆是一个权威主义者,在某些方面稍带一些自负,他对低层人民的忽视便是证据。但当他面对他认同与他身分对等或智慧可堪比拟之人时,他却表现得很知礼且温和,但这些缺点似乎并未使他对美洲原住民有任何的不敬,即使有许多人认为他们是原始人并智商低下,他反而认为他们十分可敬,并与一位女性原住民有了亲密的关系。海瑟姆是一个严肃的人,偶尔会开点小玩笑。他对美洲原住民十分友善,助他们脱离囚笼。在剧情一开始时,当他在乞丐的歌剧演出中,穿行于人群中时,会对被他打扰的人说抱歉。

他也有仁慈的一面,在歌剧院时,有一位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后来成为了一名刺客,而且是康纳亲自招募的)目击了他用袖剑暗杀了米科,但他并没有将其灭口而是迅速的离开,而且在富兰克林拜托他帮忙找回他的年代鉴的书页时,海瑟姆表示如果找到任何一张,都会送还给富兰克林。即使布雷多克变得如此残暴,海瑟姆也饶他一命,只因他是海瑟姆曾经的兄弟。而且他也在往美国的航行时,于暴风雨中英勇地拯救水手的性命。但他也坚定不疑地帮助查尔斯对抗康纳,并未因血缘而有所动摇。在跟踪丘奇的人马时,即使被俘虏了,海瑟姆仍然不向敌人屈服。

日居月诸,海瑟姆与年轻的他有着天壤之别,他更加冷酷与无情,甚至会强迫他人做下贱的工作,更甚者将其视为弃子任意丢弃。而在某些方面他显得残暴许多,处决俘虏毫不手软(但他在日记中纪录他事实上被自己的无情吓到了)但在与儿子的同行及合作中,他的无情冷酷也软化了些许,他甚至试图更加仁慈但避免表现出任何情绪。在他死前那一段短暂的时光中,海瑟姆为了维持这段父子亲缘,他表现得更具父爱(became more fatherly)尽管他曾努力过,但圣殿骑士的志业在他心中举足轻重,总使血缘亦不能牵绊他保护组织的成就,所以他最终甚至试图杀死自己的亲儿子来保护组织。尽管如此,他亦极为在意康纳,在与华盛顿的会面中,儿子与自己切断父子关系让他极度烦恼。从他不计任何代价,即使是亲人亦可牺牲,只为达到圣殿骑士的目的,一个关乎全人类的利益的愿望。海瑟姆的所作所为或许并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但当我们回想起那句刺客的信条——杀所必杀之人,我们可以想见,海瑟姆依旧在心中坚持着做为一个刺客的襟怀。 

尽管这样,他还是心怀对他儿子(康纳)的爱, 纵然他的所作所为必定会将之毁于一旦;;海瑟姆试图与康纳合作,,他临死前还在对康纳说他为他自豪。海瑟姆的日志:"遗弃"也揭露了他曾在康纳的处刑上救了他的命。其实吊绳并未被刺客们完全切断,所以他用飞刀射断了它并救了康纳的命。海瑟姆同样对Ziio(卡涅齐欧)的死表示震惊和懊悔,事实上他在Ziio(卡涅齐欧)毫无解释地切断了和他之间的联系后,他才离开了她。为她的志向而感到荣耀,这也证明了他对于家庭的爱。虽然海瑟姆确实有着自己的理由,但是他也对Lee杀害殖民地土著居民的杀戮感到震惊,他一直坚持:对于无辜之人的屠杀与圣殿骑士的目标相悖。


人物服装和装备 编辑

海瑟姆穿着着一件深蓝色长礼服,有金色镶边。穿着这贵族的双层披风,内层为蓝色,外层为黑色,均有金色镶边,外层有这精美的金色画案,内部穿着红色的衣服。下半身穿着白色裤子以及棕色皮靴。头戴和衣服一样配色的蓝金三角帽。辫子使用这一根红色发带。 海瑟姆的左手袖剑护腕的配色也是蓝金配色,护腕带子上绑着一个破碎的刺客标志。右手的袖剑则藏在袖子内部,外部袖口上有一只老鹰的图案。 海瑟姆使用一条棕色的斜肩带,左腰绑着枪套可以放下一把燧发枪,右腰有剑带可以放下一把长剑。

装备和技能编辑

“我在剑术上是个高手,在杀人上也是个行家。没什么可自豪的,我只是擅长这些,就这么简单。”
——海瑟姆谈论自己的刺杀能力[来源]

海瑟姆拥有熟练的自由奔跑能力,曾经悄无声息地在一所歌剧院内部攀爬,在北美殖民地的房屋间穿行时也毫不费力,但作为伦敦市民长大的他也完全没有攀爬树木以及在树木之间穿梭的能力,因此海瑟姆在开拓地的行动非常明显地受到了限制。作为一名富有经验的策划者,海瑟姆还能够迅速制定作战方案,暗中潜入,击溃敌人。他的一言一行体现出独特的领导气质,亦是个隐蔽和欺骗的老手。

正如他对自己的评价,海瑟姆在战斗中的确是位剑术高手。海瑟姆早年接受过正统的西洋剑术的训练,他在战斗中始终保持着直立且向右侧身的标准战斗姿态,而且和儿子康纳相对野性而且残暴的战斗方式不同,海瑟姆的剑术很少会有多余动作,每次都是干净利落地直击要害,痛快地将敌人送上死路,同时他不如康纳强壮,在战斗中极少利用身体的力量进行对抗。他装备两枚袖剑,并且拥有罕见的感知能力——鹰眼视觉

海瑟姆使用过的武器还包括燧发手枪和火枪。此外,他还不惜使用任何手段以在战斗中赢取优势。比如在贝亨奥普佐姆围攻战中,海瑟姆曾经将一名行刑者的助手向敌人扔去。

感情生活编辑

“我很好奇你母親是如何描述我的,我常在想和她一起生活會變得如何。”
——海瑟姆對康納談論卡涅齊歐[来源]

海瑟姆幼年时住在安妮女王广场,由于父亲的刺客身份,邻居们刻意疏远与肯维家的关系,但仍有几个邻家的女孩对他产生了兴趣。在与雷金纳德同行以及成为圣殿骑士的日子里,海瑟姆认为组织事业比建立家庭更重要,因此也很少有过感情经历。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6.png

海瑟姆和卡涅齐欧在大神殿门口接吻

海瑟姆最为认真的一次感情关系是与莫霍克族人卡涅齐欧的相遇。两人最初次面时,海瑟姆正从西拉斯手下的奴隶主手中解救卡涅齐欧。西拉斯被杀后,卡涅齐欧将海瑟姆解放出来的族人护送出堡垒。

1755年冬季,海瑟姆正式与卡涅齐欧见面。海瑟姆在列克星顿城外的树林里追逐齐欧,试图向她询问先行者护身符上符号的意义。很快,两人开始策划除掉占领莫霍克族土地的爱德华·布雷多克将军。卡涅齐欧最初并不相信海瑟姆,尽管海瑟姆费尽心思证明她过于多疑。然而经过在康科德一家酒吧中的斗殴,卡涅齐欧对海瑟姆的好感有所提升,并且用酒精为海瑟姆脸上的伤口消了毒。

八个月后,卡涅齐欧带着几名族人首领与海瑟姆一行人会面,准备打倒布雷多克。海瑟姆险些被乔治·华盛顿杀死,而被卡涅齐欧及时救下。

布雷多克被击败后,卡涅齐欧带领海瑟姆来到她曾见过护身符上符号的地点——一处先行者的遗迹。然而由于缺少埃齐奥的金苹果,海瑟姆最终没能打开遗迹大门。卡涅齐欧安慰了海瑟姆,两人随后接吻。

这以后,卡涅齐欧怀上了海瑟姆的儿子。后来卡涅齐欧发现了海瑟姆的圣殿骑士身份,要求他离开并不再回来,海瑟姆遵从了她的意愿。

海瑟姆多年后发现康纳是自己的孩子,感到十分惊讶。与康纳见面时,海瑟姆说他时常想象留在卡涅齐欧身边的生活,他还很好奇卡涅齐欧怎样说过他的事情。他显然对卡涅齐欧过世一事感到十分悲痛。

遗言编辑

ACIII-Laststand 19.png

海瑟姆临死前

  • 康纳:  投降我就饶你一命...
  • 海瑟姆:  将死之人还如此嚣张。
  • 康纳:  你也好不到那里!
  • 海瑟姆:  就算你们胜券在握,我们仍能东山再起!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教团是由现实所催生!我们不需要教条,更不需靠一个老头。只要世界还是完整,教团就能存在。所以圣殿骑士能永远不灭!

康纳将袖剑刺进海瑟姆的喉咙一

  • 海瑟姆: 啊!...不要以为我会亲吻你的脸颊,然后说我错了。我不会哭泣,亦不会伤心,我想你懂的。 但我仍然以你为荣,你展现出过人的信念、力量和勇气,那些崇高的特质... 我很多年前就该把你杀掉的....
  • 康纳: 再见了,父亲。

琐闻趣事编辑

  • 与戴斯蒙的祖先如阿泰尔埃齐奥等人类似, 海尔森的名字与鹰有关。
    • Haytham是阿拉伯名字,意思是‘雏鹰’。
    • Kenway是英国名字,意思是‘勇敢的皇家战士’。
  • 和他的儿子康纳一样, 海瑟姆的嘴角并没有类似阿泰尔,埃齐奥的伤疤。

海瑟姆的夹克左袖口上有一个鹰的图案,他的右护腕上有一个生锈、破碎的刺客徽章。他的斗篷上部有圣殿十字的装饰,而中部则绣有刺客徽章。2014年1月2日 (四) 07:50 (UTC)Wylssg2014留言

  • 海瑟姆是第一位可以在刺客信条系列单人模式中操控的圣殿骑士。他也是第一位没有穿着刺客兜帽服而是戴帽子的祖先。第二位是阿弗琳·德·格朗普雷
  • 海瑟姆是左撇子
    • 海瑟姆唯一两次没有戴帽子的场景是在皇家剧场时和与康纳合作时游泳上岸。
  • 海瑟姆是已知的第一位可以使用鹰眼的圣殿骑士,第二位为谢伊·科马克(尚无直接证据表明丹尼尔·克罗斯有鹰眼能力)。不过他们本来就有刺客血统。。。。。。
  • 海瑟姆是戴斯蒙德第二位已知的圣殿骑士祖先,第一位是玛利亚·索普。与她正相反,海瑟姆最初受过刺客的培训,但没有正式加入过刺客,而后加入了圣殿骑士,而玛利亚·索普最初是圣殿骑士,后来加入了刺客组织。
  • 海瑟姆的左袖剑和此前的其他祖先不同,袖剑更短也更靠近他的手腕。
  • 海瑟姆是已知第四位可以做出信仰之跃动作的圣殿骑士,其他几人为弗朗切斯科·德·帕齐背叛者瓦利、谢伊·科马克和丹尼尔·克洛斯
  • 海瑟姆与康纳之间的交流同威廉戴斯蒙德之间的交流有些相似,特别是父子间的个性与谈话。
  • 讽刺的是,海瑟姆在刺客信条 III 游戏初期提到过,他与爱德华·布雷多克断绝来往是由于后者的冷酷无情和滥杀无辜,而他后来在游戏末期也开始表现出这种迹象。
  • 海瑟姆曾拥有一把他父亲送给他的短剑,但这把剑在他与米科的搏斗中弄丢了,不过他却得到了米科的袖剑。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戴斯蒙德在体验海瑟姆的记忆时竟没有发现他是圣殿骑士。这可能与他拥有袖剑有关。

画廊 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