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查尔斯·李

简体 | 繁體

1,451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0 分享
Eraicon-AC3.pngEraicon-Rogue.pngEraicon-Memories.pngEraicon-Forsaken.pngEraicon-Templar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因此我们必须战斗。我们要战胜我们的敌人。我们要传播的我们的话语。到那时,我的弟兄们,到那时我们会迎来一个新世界。”
——查尔斯·李[来源]
查尔斯·李
AC3 Charles Lee render.png
生平信息
生于

1732年2月6日 柴郡, 英格兰, 大不列颠

死于

1782年10月2日 (享年50岁) 蒙茅斯县,英属美洲殖民地

时期

美国独立战争

政治信息
隶属

英军(曾经)大陆军圣殿骑士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Assassin's Creed III'Assassin's Creed: Forsaken

配音演员

Neil Napier

查尔斯·李 (Charles Lee,1732 – 1782)是一个英国士兵,在法国与印第安人战争中为英军效力, 并协助圣殿骑士寻找大神殿.在圣殿骑士殖民地分部建立后,海瑟姆·肯威成为圣殿骑士最高大师,而查尔斯·李则坐了第二把交椅, 之后他加入了大陆军,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被任命为将军。

在独立战争中,李与他的上级以及政敌,总指挥乔治·华盛顿竞争,并意图夺取殖民地爱国者的领导权,好更方便圣殿骑士在殖民地的势力扩张.

1781年,海瑟姆死后, 查尔斯·李成为了圣殿骑士团的最高大师, 于1782年死在刺客康纳的手里.

个人经历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伯奇大师说关于你,或许我只应该去了解我看到的那么多。他给了我一张列有一些姓名的名单并命令我确保你能找到他们.”
——查尔斯·李.[来源]

查尔斯·李为一名杰出的的英国陆军上校约翰·李和一个保守派政治家的女儿伊莎贝拉·班布里的儿子。在其父亲的名声和鼓励下,查尔斯在年轻时就在军队中追求一份自己的职业生涯。他被送到瑞士的一个军事学校进行学习并直到1746年才在他父亲指挥的兵团中当了一名少尉。五年后的1751年,李回到了英格兰并被提升至陆军中尉军衔。

在1754年,查尔斯被送到在大英帝国北美殖民地中由爱德华·布拉多克所指挥的对法国人和当地土著作战的部队中服役。在战争中,李认识并加入了与其变得熟悉起来的圣殿骑士组织。作为回应,李由雷金纳德·伯奇指示去协助海瑟姆·肯威。

加入圣殿骑士编辑

“如果我一定要听从别人的命令的话,那么我找不到除了大师您外更好的人选了.”
——李对海瑟姆说.[来源]
ACIII-WtB 1.png

李初遇海瑟姆·肯威

海瑟姆很快在李到达北美殖民地后与其在波士顿码头碰面。他们俩在一路前行中很快变成了熟人,紧接着在李为海瑟姆安排的在绿龙酒馆的停顿中把他介绍给了威廉·强森

在与威廉的谈话中,海尔森向他询问了有关大神庙的信息,但他对大神庙的研究成果却被一伙人偷走了,而这些研究成果对寻找大神庙的计划十分重要。于是海尔森和查尔斯·李两人前往城北寻找盗贼,与在已到达那里的托马斯·希基碰面。随后,三人合力袭击了盗贼窝点,拿回了威廉的研究成果。

在熟识了威廉和汤马斯后,李和海尔森踏上了寻找本杰明·丘奇的道路。当海尔森到达丘奇住所时,他却发现丘奇已经被英军军官西拉斯·撒切尔卡特绑架到了北部码头。于是他和李迅速赶往了那里,潜入了丘奇所在的码头仓库,把丘奇救了出去。

不久后,两人出发寻找最后一个伙伴——约翰·皮特凯恩。此时的约翰正因叛逃罪而被扣押在爱德华·布雷多克手中,但同为圣殿骑士的布雷多克并不待见海尔森一行人,所以他拒绝把约翰放走。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海尔森和李决定跟踪布雷多克的队伍,伺机动手救走约翰。在一处路口上,李佯装成愤怒的市民,向布雷多克等人破口大骂,并把一块马粪甩到了布雷多克的制服上。布雷多克勃然大怒,率队追赶李,李便顺水推舟的把他们引到了一处死胡同里,然后拔出武器与布雷多克开战。紧随其后的海尔森也加入了战斗,迅速消灭掉了布雷多克的手下,救出了约翰。

全员到齐后,海尔森在绿龙酒馆召开会议,决定率众潜入南门堡杀死西拉斯·撒切尔,救出他手中的原住民奴隶。这样一来,圣殿骑士便能取得卡尼耶可哈卡的信任,大神庙寻找起来会更加容易。

ACIII-InfiltratingSouthgate 5.png

李和他的圣殿骑士同伴们伪装成红衣卫

为了潜入南门堡,海尔森等人先是袭击了一辆运输奴隶的马车,然后又穿上了英军制服,“护送”这辆马车进入南门堡。在南门堡里,海尔森负责去救那些奴隶,而李与剩下的几个人则混在英军队伍里,负责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在救出了几个奴隶后,西拉斯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于是他拉响警报,下令封锁全堡。不得已,海尔森等人只能与堡垒里的英军开战。开战后,李与其他几人有力的牵制住了英军的攻势,让海尔森能够专心应对西拉斯,并成功地结果掉他。随后,众人放走了剩下的奴隶,回到了绿龙酒馆。

几个星期后,海尔森决定去见一见他救出来的原住民妇女卡尼耶蒂依翁,因为在海尔森眼里,她可能会是一个极具价值的盟友。于是李代表海尔森去开拓地寻找卡尼耶蒂依翁的行踪,并最终在列星顿找到了她。随后,李向海尔森通知了这一好消息,并与赶来的海尔森共同寻找卡尼耶蒂依翁。但在搜寻工作进行到一半时,李突兀的提出了离开。对此,他的解释是他要继续在布雷多克那服役。

几个月后的1755年夏季,李再次回到了列星顿。在列星顿的一个小酒馆里,众人制定出了刺杀布雷多克的相关事宜。身为布雷多克手下的一名士兵,李参与了布雷多克的远征计划,所以他在整个计划中可以起到作为内应的作用。刺杀行动一直按照计划进行,但当海尔森快要干掉布雷多克时,法军却发起了偷袭。在一旁的小丘上,法国将军丹尼尔·雷纳德·德·巴耶吉持枪瞄准了海尔森,李见状赶忙举起了枪,在丹尼尔扣下扳机前打死了他,救了海尔森一命。于是在随后的两军交火中,海尔森成功地杀掉了布雷多克。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8.png

海瑟姆宣布李加入圣殿骑士

布雷多克之死最终使海尔森取得了卡尼耶蒂依翁的信任。卡尼耶蒂依翁带海尔森找到了大神庙,但他却并没有在这里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于是海尔森打算从长计议,也就是在北美建立圣殿骑士的永久据点,顺便扩大教团在殖民地的影响力。因为李在这两年中表现出了绝对的忠诚,所以海尔森在回到波士顿后为李举办了入团仪式,并把布雷多克的十字指环送给了李。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编辑

“你什么都不是.就像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你和你的族人们如动物般生活在那片污秽之地,对于真实的世界不知分毫.”
——李对年幼的拉顿哈给顿如此说道.[来源]

虽然加入了圣殿骑士,但李仍像往常一样为英军服役,并参加了七年战争中的几场比较有名的战役,比如泰孔德罗加堡战役尼亚加拉堡战役远征蒙特利尔等等。

ACIII-HideandSeek 7.png

李勒住拉顿哈给顿

1760年,李和丘奇、希基、强森三人前往卡纳泰盛顿,希望能与卡尼耶可哈卡族人进行谈判。半路上,一行人遇见了一个原住民小孩,李便停下脚步,用嘲弄的语气向他问路。小孩没有回答他,而是反过来问李的名字叫什么,并发誓自己一定会来找他。李笑着回答了这个孩子的问题,并说:“我会期待的。”然后威廉用枪托打晕了这个小孩,与众人一起笑着离开了。

这个孩子名叫拉顿哈给顿,正是海尔森的亲生骨肉。这一点,也是李万万没有想到的。

众人在寻访无果后离开了卡纳泰盛顿,乔治·华盛顿的军队却恰巧在这时闯了进来。华盛顿怀疑卡尼耶可哈卡部族与法军有所勾连,便暗中下令放火烧村。所以等到拉顿哈给顿赶回村时,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于是,拉顿哈给顿把这一切全都怪罪给了那个叫“查尔斯·李”的男人,以及他所代表的圣殿骑士。

过了没多久,李回到了英国,并在那里荣升为少校。后来他又去葡萄牙和波兰充当雇佣军。虽然一直勤勤恳恳的卖力付出,但李并没有拿到他所期望的报酬,也没有在军事和政治上有什么大的建树。

加入大陆军编辑

ACIII-TriptoBoston 13.png

李煽动波士顿大屠杀

1770年,李回到北美,重新加入了北美圣殿骑士分册。3月5日傍晚,波士顿爆发了大规模反英游行,李与海尔森便赶到了示威最激烈的老州议会大厦门前,试图在这堆火药桶上添一把火。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海尔森悄悄地派出了一名枪手,想用不合时宜的枪声彻底引爆现场。随阿基里斯进城买东西的拉顿哈给顿碰巧注意到了他,便尾随并刺杀掉了枪手。

正当康纳以为万事大吉时,查尔斯·李却在街对面的楼上得意的开了一枪,就此拉开了波士顿大屠杀的序幕。

1773年,当年零散的反英分子已经发展为坚实的同盟,并制造了举世闻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12月16日夜,拉顿哈给顿与爱国者们联手袭击了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运输船,并把九万磅茶叶扔到了海里,以此来向英国茶税法表示抗议。等到事件快要结束时,李才和威廉、约翰两人赶到现场,眼睁睁地看着拉顿哈给顿和史蒂芬·夏菲尔把最后一箱茶叶扔下海。目睹此景的李一言不发,带着两人默默地走了。

波士顿倾茶事件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之一。而对于拉顿哈给顿来说,这一壮举成功的切断了威廉·强森的资金来源,使他不得不为购地计划另谋出路。

ACIII-Conflictlooms 1.png

李在华盛顿的就职演讲上

1775年,李辞去了他在英国的职务,转而加入了大陆军的阵营。他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坚定的爱国者,一个能与华盛顿相提并论的总司令候选人。然而,他对金钱的渴求与华盛顿对金钱的无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使得华盛顿的支持率远在自己之上。6月15日,大陆会议毫无悬念的将总司令的职务托付给了华盛顿。

愿望落空的李只能屈居副司令,不过他还是“赏脸”参加了华盛顿的就职仪式——带着强烈的鄙视和批评。不巧,拉顿哈给顿也在这间会议厅中。他在听到仇人的声音后愤然而起,但李并不知道他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小孩,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政治上的反对者,“山繆·亚当斯的‘膝上小狗’”而已。

密谋对华盛顿的暗杀编辑

“你对于革命的干涉已经造成了不少让我们悲伤的惨剧.但这在也不可能继续了.我们所做之事远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
——李对康纳说.[来源]
1776年,圣殿骑士命托马斯·希基暗杀华盛顿,以帮助李篡夺总司令的职位。拉顿哈给顿事先知道了他们的勾当,便想以制造假币为由送希基入狱。但在实际操作中他却被反咬了一口,于是就和希基一起蹲进了大牢。
Bridewell Prison 4.png

李接受来自海瑟姆的指示

得知这一消息后,李和海尔森赶到了关押两人的监狱,轻轻松松的就把希基放了出来。汤玛斯向两人表示感谢,并不怀好意的问道该如何处理隔壁的那个刺客。没有经过任何思索,海尔森随口一说般的将这件棘手的事交给了李,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认出了拉顿哈给顿——那只“山繆·亚当斯的‘膝上小狗’”——于是他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既能除掉这个刺客,又能除掉宿敌华盛顿。

希基轻蔑地一笑,以为自己可以出狱了,但李却向他泼了一盆冷水——众议院议员(同时也是刺客盟友)本杰明·塔尔梅齐用自己在政府中的地位揭露了希基的阴谋,所以希基还要留在监狱里接受调查,所谓的自由不过是换一个牢房而已。

Bridewell Prison 14.png

李正欲令康纳窒息

两天后,拉顿哈给顿用计偷取了狱卒的钥匙,潜入了关押希基的牢房。但他找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希基,而是典狱长冰冷的尸体。正当他为此而惊讶时,李和希基却出现在了牢房门口,得意地看着这一幕。

愤怒的拉顿哈给顿质问起这两位圣殿骑士,但李却反过来把他和华盛顿骂了个狗血淋头。随后,希基向他叙述了李的计划,并告诉他他将会因刺死狱长和谋杀华盛顿未遂而被处以绞刑。

拉顿哈给顿向前一扑,试图将李制服,但已是回天乏术。李很轻松的就把他抵到了墙上,而直到这时,李才认出了这位刺客的真实身份——十六年前森林里的那个孩子。而拉顿哈给顿也不忘提醒他:“我说了会找到你的。”不过李并不在乎他的威胁,而是继续扼着他的脖子,直到他晕倒在地上。

第二天,纽约市街头架起了处死拉顿哈给顿的绞刑台,华盛顿和以色列·普特南等人前来观刑,阿基里斯和海尔森也悄悄来到了现场。希基护送拉顿哈给顿一路走到绞刑台前,然后由李向众人宣告他的罪行,并当场宣判其绞刑,立即执行。

然而事与愿违,拉顿哈给顿在阿基里斯、刺客新兵、以及海尔森的帮助下成功的逃了出来,并赶在希基动手前用战斧砍死了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华盛顿的命。而李则趁乱逃走,企图与此事撇清关系。事实证明他做到了,华盛顿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他,这也给了他更多恶意中伤华盛顿的机会。

ACIII-Publicexecution 7.png

李正向人们“宣布”康纳的绞刑

当年八月,华盛顿在多次败给英军后被迫下令从纽约撤退,但李却故意推迟了撤军的时间,给大陆军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其本人也在当年年底被英军俘获。被俘后的李将很多关于华盛顿的情报告诉了英军,希望能进一步削弱华盛顿的实力。作为回报,英军让他过上了非常豪华的生活。

蒙茅斯战役编辑

“我只再说最后一次 – 李是你的敌人,在让你死或身败名裂之前你是无法阻止他对你的中伤的.”
——康纳警告华盛顿要提防李.[来源]

李在1778年出狱。虽然回到了大陆军,但他仍然像往常那样仇视华盛顿,并一直对议员们进行游说,试图让他们相信大陆军无法与英军匹敌。尽管如此,华盛顿还是执意从福吉谷出兵,以抗击从纽约远征费城的英军。同时,他还下令攻打卡纳泰盛顿,只因那些原住民“疑似”与英军结盟。

得知此事的李暗中造访了卡纳泰盛顿,与嘎纳多贡等人见面,并告诉他们:如果要保护自己的领地,那你们就要与大陆军为敌。另外,他还将拉顿哈给顿与华盛顿私交甚密的事告诉了嘎纳多贡,让他误以为拉顿哈给顿背叛了族人。

在大陆军行动的当晚,拉顿哈给顿从海尔森那得知了这一消息,便策马赶回村庄,成功的阻止族人与大陆军发生冲突,但这也直接导致了嘎纳多贡的死亡。

几天后,李前往蒙茅斯督战,拉法耶特侯爵随行。但在战役刚开始没多久,李就突然下令撤退,使大陆军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赶往战场的拉顿哈给顿用大炮掩护大陆军撤退,在英军的铁蹄下救出了不少人。

战后,拉顿哈给顿和拉法耶特侯爵将李背叛大陆军的事告诉了华盛顿。虽然华盛顿答应彻查李,并在军事法庭上判了他个违抗军令和指挥不当的罪名,但也仅仅只是撤了李的职,并没有将其正法。

成为圣殿骑士最高大师编辑

“我要让他亲眼看着,看着他毕生都在保护和追求的一切都毁于一旦之时...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准他去死.”
——当护卫制服住康纳时,李对康纳说.[来源]

1781年,李住进了纽约乔治堡。当年秋天,海尔森在乔治堡与李会面,向他阐明了现在形势的危急。他知道自己和李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于是他就把大神庙的钥匙交给了李,请李尽快离开,而自己则代替李留在了堡内,打算彻底了结拉顿哈给顿这个祸患。

不久后,拉顿哈给顿通过纽约地道潜入了乔治堡,并在法国舰队的帮助下引走了堡垒里的驻军。他在闯入堡垒后走进了李的住所,但他遇到的并不是自己的仇人,而是早已等候在此的父亲。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后,拉顿哈给顿刺死了海尔森,却并没有从他口中得知李的去向。

海尔森死后,李被教团提拔为殖民地分部的大师,接下了海尔森手中的工作。

几个月后,李在纽约的一处公墓主持了海尔森的葬礼,并发表了悼词。而拉顿哈给顿则闻风赶来,潜在人群中,想趁李不备将其刺杀。正当他要动手时,李的护卫却冲了上去,三两下就制服住了他。又一次见到这位“故人”的李愤怒了,他狠狠地盯着拉顿哈给顿,发誓要手刃了他,为自己的盟友及同僚复仇——而且不仅要杀了他,还要摧毁掉他所保护且珍爱着的一切。

ACIII-Rest 3.png

李正在威胁康纳

拉顿哈给顿毫不理会李的威胁,并告诉他他会和教团的计划一起走向灭亡。对于他的这些话,李所抱着的也是无所谓的态度。于是他命令手下把拉顿哈给顿押走,而自己则前往纽约港港口,与监狱用船HMS杰西号的船长见面。这艘船的船长早已被李买通,听候李的差遣。他还雇佣了不少雇佣兵,作为自己东山再起的资本。

与此同时,拉顿哈给顿成功的击败了李身边的那些护卫,从墓地逃了出来,并在港口外找到了HMS杰西号。他在那里窃听了李与船长的谈话,听到了船长帮助李组建军队的事情,并得知李会在波士顿的绿龙酒馆与船长接头。于是他在李走后暗杀掉了那个船长,并随即动身前往波士顿。

李之死编辑

“为何你要坚持到如此地步...? 你打败了我们. 我们又会再一次站起来. 你终结了一个密谋 – 我们又会计划另一个. 你努力的如此艰辛... 却又总是得到同一个结局. 那些知道你的人认为你疯了,这就是为什么... 甚至,那些你费尽心力去保护的人也离开了你.可是直到现在你还在战斗,在反抗. 为什么?”
——李对康纳说.[来源]

在得到拉顿哈给顿逃脱的消息后,已是强弩之末的李惶恐万分。于是他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想先回英国躲一阵,等时机成熟再另作打算。

赶到绿龙酒馆的拉顿哈给顿扑了个空,只找到了一个正在喝酒的雇佣兵。愤怒的拉顿哈给顿见状便冲了上去,把那个雇佣兵抵在了桌子上,向他逼问李的行踪。拉顿哈给顿的威胁显然很奏效,这个雇佣兵吓得不轻,把李的计划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便急忙赶往波士顿码头,终于在那里拦下了李。

ACIII-Chasinglee 13.png

康纳杀死了李

与前几次相遇时的强硬对抗不同,这次的李选择了夺路逃亡。两人便在一艘着火的船上展开了追逐,而这轮追逐最后以甲板坍塌、两人摔入船舱告终。一块木片还刺进了拉顿哈给顿的小腹里。

李并没有受多大的伤,他在站起来后走到了拉顿哈给顿跟前,用讥讽和不解的语气质问他的信念,问他为什么要投入到这无尽的战斗中,为什么要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而拉顿哈给顿的回应是“因为没人会做了!“和一发冰冷的子弹。这发子弹击穿了李的腹部,但李并没有死,而是趔趄着逃出了造船厂,乘渡轮沿查尔斯河来到了蒙茅斯,在康内斯托加酒馆稍作歇息。

拉顿哈给顿忍痛拔出了插进身体的木片,在经过一番颠簸后再次找到了李。他默默地坐到了李的面前,而李也默默把手中的酒杯推给他,邀他共饮。拉顿哈给顿接受了,两人像其他酒客那样对饮了起来。但这里并没有宴酣的欢乐,只有一代枭雄走向穷途末路时的沉默。

在小酌了几口后,李向拉顿哈给顿轻轻地点了下头,后者便将刀刃刺进了他的胸膛,并取下了挂在他脖子上的大神庙钥匙。

在了结这段跨越二十余年的恩怨后,拉顿哈给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而李则向前轻轻一靠,倒在了酒桌上。

个性与特点编辑

终查尔斯·李的一生,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士,在军中担任指挥官数年之久,参与了法国-印第安人战争和美国独立战争。在年轻时,李富于献身精神,热情饱满,敏锐而热心。因此,威廉·约翰逊评价他是“一个好小伙子,如果再真挚一些的话。”

All of this changed as he rose through the Order's ranks to become second-in-command. Unlike his fellow Templars (with the notable exceptions of Hickey and Church), Lee was far from noble and honorable, appearing instead as impulsive, violent and slightly power-crazed.

In his pursuit to gain more power, he also became ruthless, vengeful and cruel. This was evident by his strong political motivations and demand for higher pay. Furthermore, his arrogance manifested into violence and contempt for others; for example, he had disgust for the Kanien'kehá:ka people, calling them human refuse, and he also slandered and criticized Washington with passion.

Despite his long, successful career and military prowess, Lee wasn't popular or favored amongst the Patriots. This was evident by how the Congress viewed him: vulgar and slovenly in appearance and attitude, as well as greedy. As a result, Lee constantly plotted and competed against Washington to seize his command. However, Haytham had strong faith in Lee's ability, loyalty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 Templar vision for a New World Order.

琐闻趣事编辑

  • 查尔斯·李的早期设计显示出他本该更苍老一些。
  • 无论在记忆回廊中还是临死之际,查尔斯·李都是第一个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的主要刺杀目标。
  • During the infiltration on Southgate Fort, Charles Lee was displayed with an Assassin insignia above his head, despite being a Templar, similar to the other conspirators.
  • Among the Kanien'kehá:ka, Charles Lee was known as Ounewaterika, meaning "Boiling Water".
  • 在达文波特家园的地下室里,杀死查尔斯·李的纪念品是大神殿的钥匙,尽管康纳·肯维在李死后就将钥匙埋在康纳·达文波特的坟墓中了。
  • Historically, Lee was only discharged from the Continental Army years after his retreat: On January 10, 1780, he was formally discharged and spent his remaining years reportedly verbally attacking Washington to anybody around, and as a result, was frequently challenged to duels by those loyal to Washington. In a duel with Colonel John Laurens, Lee was heavily wounded in his side, but he continued to duel. Charles eventually retired to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where he died of fever on October 2, 1782.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