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戴斯蒙德·迈尔斯

简体 | 繁體

1,405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15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Eraicon-AC1.pngEraicon-Bloodlines.pngEraicon-AC2.pngEraicon-Brotherhood.pngEraicon-Revelations.pngEraicon-AC3.pngEraicon-French Comic.pngEraicon-Assassins.png

戴斯蒙德·迈尔斯
Desmond.jpg
生平信息
生于

1987年3月13日
农场,南达科达州,美国

死于

2012年12月21日
大神庙,纽约州,美国

时期

现代

政治信息
隶属

刺客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
刺客信条II
刺客信条:兄弟会
刺客信条:启示录
刺客信条III

配音演员

诺兰·诺斯

“就在过去短短的几个月里,我的人生被完全地改变了。我知道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已经不再,但至少现在,我不想再回到那种生活中。我的名字叫戴斯蒙德·迈尔斯,我是一名刺客。我一名刺客。”
——戴斯蒙德在黑屋中回想自己的过去时说。[来源]

戴斯蒙德·迈尔斯(1987年 - 2012年),亦即人们口中的 阿尼穆斯项目 实验体17号,他是一名旅居隐士,也是众多宣誓效忠刺客信条家族的后人;其中包括诸如 阿奎卢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佛罗伦萨的埃齐奥·奥迪托雷以及康纳·肯维等人。

16 岁那年,戴斯蒙德开始厌倦了隐居生活,一心只想去追求他自己的梦想。借助他习得的刺客基本技巧,戴斯蒙德逃离了他长大的地方-农场,并设法离开南达科达州,前往纽约,之后他在那里一间酒吧做起了酒保。

2012 年 9 月,戴斯蒙德被绑架并监禁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圣殿骑士组织),而后被强迫进入一部名为阿尼穆斯的机器以重现他祖先(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记忆。他们的目的是得到一幅地图,地图详细记录了许多散落在地球各地的"伊甸苹果"的位置。尽管戴斯蒙德极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成功完成了该任务。随后,在卧底刺客露西·斯蒂尔曼的帮助下,他逃出了阿布斯泰戈,而后加入了意大利的刺客小组,组员包括露西、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为了提高他新习得的技巧,戴斯蒙德再度借助 Animus,重现了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

最终,得益于埃齐奥的记忆,戴斯蒙德和他的刺客分组得知了埃齐奥的伊甸苹果之所在,它正躺在罗马斗兽场的下面。虽然成功拿到神器,戴斯蒙德的身体被朱诺第一文明成员之一)操控,然后被强迫杀死已经背叛刺客的露西。由于出血效应和精神压力,戴斯蒙德进入昏迷状态。威廉·迈尔斯哈兰·T·康宁汉姆将他放回animus。在animus中,他被送至黑屋,即理论上阿尼穆斯的 "安全模式" 。在他的前任克莱·卡茨马雷克(实验体16号)的人工智能 AI 帮助下,戴斯蒙德总算恢复意识,醒后发现他已经被他父亲转移到了纽约。

人物简介

早期生活

“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被困在那个封闭的地方,知道外面有一整个世界,而我永远都看不到?”
——戴斯蒙德向露西说起他的童年[来源]

戴斯蒙德出生于位于美国黑山中的刺客组织“藏身处”农场,那是一个大约由30人组成的集中式据点,非常类似于马斯亚夫,他生下来就注定要在那里被训练成为一个刺客。戴斯蒙德为他的双亲严禁他离开组织而感到沮丧,认为他们过于偏执。16岁时,他终于逃了出来。“我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他告诉露西他并不后悔离开他的父母,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他们监视的犯人,而农场就是他的监牢。[1]

在离开刺客组织后,他在外面躲藏了9年,过着低调的生活,最终成为了一个酒保。为了避免被圣殿骑士和刺客组织察觉,戴斯蒙德从未使用过自己的真名,而且只用现金购买物品。但是由于需要指纹记录的摩托车驾照,他最终还是暴露了身份,被带往阿布斯泰戈实验室。[2]

被Abstergo绑架

“我不是刺客……不再是了。”
——戴斯蒙德对韦迪克说。[来源]

2012年9月3日,戴斯蒙德被阿布斯泰戈公司绑架——一家由圣殿骑士组成的公司,做为阿尼穆斯的实验品——阿尼穆斯是一种可以读取“基因记忆”的仪器,通过身为后人的戴斯蒙德的DNA可以读取到他的祖先的记忆。[2]

一开始,韦迪克希望直接从戴斯蒙德的意识里读取他需要的信息,但是未能成功。戴斯蒙德坚称自己只是个酒保,但是韦迪克却表示他们知道他身为刺客的背景,逼迫他承认自己曾是一名刺客。 和露西告诉戴斯蒙德,他们试图获取一段特定的记忆,但是戴斯蒙德潜意识妨碍了他们。韦迪克警告戴斯蒙德,如果他拒绝合作,他们会让他直接陷入昏迷,再继续他们的工作,最后再杀死他。别无选择情况下,戴斯蒙德同意与他们合作。[2]

沃伦·韦迪克1.jpg

戴斯蒙德接入阿尼穆斯。

戴斯蒙德被迫探索了他的祖先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一名生活在十字军第三次东征时期的阿萨辛刺客的基因记忆,特别是在1191年前后的记忆——连续几天在韦迪克的监视之下。但是在晚上,他能私自进入实验室浏览Animus终端。借由从沃伦·韦迪克那里偷来的密码笔,也可以浏览韦迪克的私人电脑。[2]

通过电脑中的邮件戴斯蒙德了解到实验体16号 因为长时间处于Animus中导致自身出现了“出血效应”,以及部分外面的消息。最终,在露西的协助下,刺客组织得知了戴斯蒙德被囚禁的消息,试图来营救他,但并未成功。[2]

韦迪克宣称那些刺客已经是最后的幸存者,他们在沙漠中的据点早些时候已经被摧毁了。露西却告诉了他不同的消息。当戴斯蒙德向露西询问自己双亲情况时,露西表示她并不清楚,但是他们可能已经逃走了。在对话中露西暗中向他表示自己同样是刺客组织的成员。[2]

戴斯蒙德最终达成了韦迪克的目标,找到了其它伊甸碎片的所在地。阿布斯泰戈公司的上层人士意图处死戴斯蒙德,而露西的提议救了他一命,她建议留下戴斯蒙德,以便有必要时可以再次浏览他的记忆。 [2]

Eagle vision.jpg

戴斯蒙德第一次使用他的“鹰眼视觉”。

在公司上层人物离开后,戴斯蒙德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可以使用“鹰眼”,就像他的祖先阿泰尔一样。他看到了露西和韦迪克的不同立场,还有实验室地面上无数潦草的信息和字谜。[2]

逃脱与隐藏

刺客信条2刚开始时,戴斯蒙德仍然身处阿布斯泰戈的实验室,时间上接续上一代游戏结束后的几小时。露西突然出现,衣服上带着血迹,并命令戴斯蒙德赶在阿布斯泰戈发现她的所作之前尽快进入阿尼穆斯。戴斯蒙德相当困惑,不过还是照办了。他进入了阿尼穆斯经历了他另一位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诞生——他是戴斯蒙德和16号实验者共同的祖先。随后两人一同开始逃离阿布斯泰戈。

结束了被阿布斯泰戈的保安人员发现后的遭遇战,两人进入一处巨大的开放空间,里面摆满了工作间和相当数量的Animus。随后戴斯蒙德使用鹰眼的能力,打开了露西没有密码无法打开的电梯门锁。在停车场,两人被蜂拥而至的保安人员包围,干掉他们后逃离了阿布斯泰戈。[3]

EfAI 5.png

戴斯蒙德和露西在阿布斯泰戈研究所前进。

到达藏身处后,戴斯蒙德被介绍给另外两位刺客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和露西有常年交情。露西告诉戴斯蒙德,他们希望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借助“流血效应”的作用,他们在几天内就可完成他的训练,只要他追随他另一位祖先埃齐奥的经历。戴斯蒙德同意之后进入了阿尼穆斯2.0。[3]

通过埃齐奥的记忆,戴斯蒙德逐步学会了刺客的行动方式。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像16号实验者一样在Animus中过长时间而导致精神混乱,一方面也是为了检测他的成果,露西让戴斯蒙德离开Animus,去开启他们藏身处的安全系统,以此对他的鹰眼和攀爬的技巧作检测。但是随着他的行动,戴斯蒙德开始看到十字军时代的幻影。开刚始幻影很短暂,并没有造成困扰。然是在完成任务后,戴斯蒙德因为更真实的幻觉而晕倒,在没有使用Animus的情况下,他的意识被带回阿卡,再一次进入了阿泰尔的记忆,他发现阿泰尔玛利亚·索普似乎已经有了孩子,也就是他的下一位祖先。[3]

Zw-desmond-dream.png

戴斯蒙德遭遇出血效应。

第二天,戴斯蒙德隐瞒了这段经历,重新进入Animus,继续查看埃齐奥·奥迪托雷 的基因记忆,期间一度因为“记忆讯息损坏”而被踢出Animus。最终,他们了解到埃齐奥的头号敌人,圣殿骑士首领罗德里格·博吉亚 ,是在1492年成为教皇的亚历山大六世,他已经获得了另外一块的伊甸碎片“伊甸权杖”以及知晓了地下墓室存在秘密。随着埃齐奥的故事进入结局,戴斯蒙德和刺客们目睹了他在梵蒂冈教廷的地下墓室里经历。埃齐奥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位自称为密涅瓦 的“神”的全息图;密涅瓦警告了刺客们关于世界的末日,并告之了他们“先行者”和人类祖先之间的发生过的战争。令人震惊的是,密涅瓦叫出了戴斯蒙德的名字,这令埃齐奥更为困惑,密涅瓦竟然是在通过埃齐奥在与戴斯蒙德对话。戴斯蒙德退出Animus,看到其他三人正忙着收拾行李,圣殿骑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地。[3]

Assassin hideout AC II 2.png

戴斯蒙德遭遇沃伦和Abstergo守卫。

离开Animus后,露西丢给戴斯蒙德一套袖剑 ,要他和自己一起去掩护撤离。韦迪克出现在仓库里,带着一群Abstergo保安人员,企图捉回戴斯蒙德。两名刺客开始与圣殿骑士交手。戴斯蒙德通过与埃齐奥的完全同步,已经熟练掌握了袖剑使用方法,杀死了多名警卫。最终只剩下韦迪克一人面对戴斯蒙德,他在撤退的同时声称刺客们的胜利只是暂时的。[3]

四名刺客开始向北方撤退,戴斯蒙德又进入Animus继续搜索有用的记忆,其他刺客们则开始讨论起关于密涅瓦的话题。

蒙特里久尼

“如果这些幻觉一直出现呢?我还有多久会成为那个往墙上涂抹图案的16号?”
——戴斯蒙德对露西说他的出血效应。[来源]

在Abstergo袭击了他们所在的仓库后,刺客们开始启程前往蒙特里久尼,那是他们在意大利最后的藏身地。鉴于圣殿骑士正在用借由电信信号塔来搜捕他们,他们被迫安置在奥迪托雷庄园地下的圣堂中。[4]

BH-Mesmond LoF.png

戴斯蒙德第一次施展信仰之跃。

在奥迪托雷庄园寻找进入圣堂的途中,戴斯蒙德通过流血效应看到埃齐奥过去的幻影,带领他到一处狭窄的高架上后跃出。戴斯蒙德立刻效仿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信仰之越,落在下面的干草堆里。随后戴斯蒙德和露西通过一条当年埃齐奥和村民们遭受攻击后逃走用的隧道前往圣堂。[4]

在他们穿过隧道时,戴斯蒙德看到了更多幻象,这令他担忧,让他怀疑自己最终是否会“开始在墙上画符号”。露西责备了他,让他对自己的情况乐观一些,提醒他16号实验者已经死了,他需要集中精力。 [4]

当他们进入圣堂 ,戴斯蒙德看到了埃齐奥的另一个幻影,埃齐奥似乎在年老后又来过这里。在打开马里奥·奥迪托雷书房的密门时,戴斯蒙德注意到墙上写着一些数字1419,1420,1421,并告诉了其他刺客。肖恩推断那些是日期,不过他还需要做更多调查。他们安顿下来后,戴斯蒙德负责把瑞贝卡给他的装置装入四个配电箱,从这里来给圣堂提供电力。然后他开始继续他在Animus的进程。[4]

罗马竞技场密室

哈兰: "该死!他昏过去了!"
威廉: "把他放进Animus里,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哈兰: "可这一切都是Animus造成的!"
威廉: "我才是专家!照我说的做!"
—威廉·迈尔斯和哈兰·T·坎宁安讨论如何处理戴斯蒙德的问题。2012年10月。[来源]
Miles-Juno.png

朱诺的全息影像在和戴斯蒙德说话。

在结束了Ainmus的进程后,戴斯蒙德和其他人得知了伊甸的苹果被藏在罗马竞技场下。抵达罗马后,小组分开行动,戴斯蒙德穿过废墟到达天坛圣母堂,为其他人开门。随后戴斯蒙德激活了电梯,带他们向下进入了放置苹果的房间。但是,当他接触到放在台座上的伊甸碎片时,他听到了朱诺的声音,说他的DNA已经激活了苹果。朱诺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身体,被迫他用袖剑刺向露西的腹部。

戴斯蒙德进入休克状态后,他被威廉·迈尔斯哈兰·T·坎宁安重新放入Animus。在这段进程间,埃齐奥和莱昂纳多·达芬奇发现了位于罗马的一间较小的密室。埃齐奥的DNA激活了一组留给戴斯蒙德的坐标:43 39 19 N 75 27 42 W。再追溯了更多记忆后,戴斯蒙德的情况恶化,陷入了昏迷状态。

需要额外说明的是,如果在通关前,在圣堂中的时候就进入达芬奇的消失的内容,德斯蒙德会收到来自威廉·迈尔斯通过赫菲斯图斯电子邮件系统发来的邮件,让他对从此系列记忆中获取的重要信息(大神殿的位置)保持沉默,不告诉露西等人,猜测是因为当时露西正在队伍中,其身份并且已经受到了威廉的怀疑。这和上一段讲述德斯蒙德在昏迷后才得到大神殿位置的说法都是游戏的正式剧情,只是互为穿越版本而已。

相比而言,第二种发展过程更符合故事安排,因为在刺客信条:启示录 末尾 戴斯蒙德德醒来后,威廉等人已经身处大神殿所在的美国纽约附近了,显然是在德斯蒙德清醒时就把大神殿的位置告诉了威廉。

探索黑屋

“你现在大概是睡在某间医院病房里,流着口水,一言不发。暂时而言,Animus 还在保持你的完整,以免你的祖先混成一团乱麻。不过你要是找不到同步核心的话,所有这些人格就会撞到一起,那可就不太好看了”
——克莱在描述戴斯蒙德的精神状态。[来源]
ACR BRMiles.png

戴斯蒙德发现他身处小黑屋。

因接触苹果和露西事件之故,戴斯蒙德的神经极度紧张,他爸爸威廉·迈尔斯(刺客组织实质领导)命令瑞贝卡将他放进 Animus 并关掉所有Animus 的非重要功能。如此,戴斯蒙德会被引至黑屋,即内建于Animus 核心程序的安全模式。[1]

初次在 Animus之岛醒来,戴斯蒙德很快便碰见 16 号实验体的自我意识 —— 他也是被吸收进该虚拟机的内部世界。16 号解释道,戴斯蒙德需要继续重现他祖先的记忆,直到他们没有任何东西要展示 —— 最终将到达 16 号所称的 “同步接点”。一旦戴斯蒙德找到它,Animus 就能将他的意识和阿泰尔和埃齐奥区分开来,之后他便能苏醒。16 号接着冷冷地提醒戴斯蒙德,如果他赶紧的话,兴许还可以参加露西的葬礼。此番说话痛击了戴斯蒙德,使他又再想起捅死露西一事,也让他认清了在罗马斗兽场发生的一幕幕所带来的后果。反思中,戴斯蒙德感觉他的行为深深伤害了自己,但他仍继续探索埃齐奥的记忆,以便他能恢复意识。[1]

完成艾吉奥在马西亚夫首次冒险之旅后,戴斯蒙德开始窃听瑞贝卡和威廉之间的一段对话。期间,威廉正在研究金苹果,这让瑞贝卡感到紧张,尽管威廉向她保证他不认为自己拥有适合的基因去启动金苹果的威力,瑞贝卡跟着就猜测戴斯蒙德才有。戴斯蒙德之后被拉离记忆走廊,回到 Animus 之岛。16 号解释道,Animus 检测到他离开安全模式,所以就拉他回到岛上。即 Animus 开启保险模式,试图保持他的精神完整。他也告诉戴斯蒙德,他会分散 Animus 注意力,以免这机器认为戴斯蒙德是病毒并删除他。[1]

无论何时戴斯蒙德以埃齐奥之身收集到足够的数据碎片,他便可进入Animus 的核心 —— 那里没有模拟,没有环境,仅有的只是原始数据。在这个空间内,戴斯蒙德深省自己的过往 —— 他所成长的农场、刺客培训、逃离农场、纽约生活、以及被Abstergo抓走一事。他回想起他和父母的关系,后悔当初没听他们的劝告。他开始接受其作为刺客的角色,表明了他最惬意的时光早已成往事,而他也不再想回到过去。[1]

ACR ClayMiles 2.png

在Animus之岛上克雷帮助戴斯蒙德。

 在特定的序列之间,戴斯蒙德被抽离埃齐奥的记忆,他回到 Animus 之岛便和 16 号实验体交谈。他们的初次聊天中,16 号问戴斯蒙德:一旦戴斯蒙德离开 Animus,是否有可能他也跟着一起走,然后试图找具身体存放他的意识。然而,戴斯蒙德犹豫地拒绝了,16 号对此也表示理解并对自身的状况感到非常悲伤。

往后,16 号问戴斯蒙德是否后悔过他的所作所为 —— 比如离家出走、长期不接受刺客之角色。戴斯蒙德回应道,他承认他希望自己能更耐心对待父母,他也承认自己确信他和露西的结局本可以不是现在这样。之后,16 号感谢他帮“理清头绪”,接着便消失不见。[1]

第三次被抽离,戴斯蒙德看见小岛正在分崩离析。16 号愤而宣明Animus准备删除掉他俩,脚下的虚拟地面正在分裂,他抓紧戴斯蒙德并对他做了个送别手势。戴斯蒙德则对这突然之举感到迷惑,以为16号打算同归于尽。戴斯蒙德后来发现自己错了,16号意在牺牲,临终前将他推回埃齐奥的终极记忆。[1]

意识恢复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戴斯蒙德从昏迷中苏醒[来源]
Miles-Jupiter.png

戴斯蒙德遇上朱庇特。

当埃齐奥发现阿泰尔所持的金苹果时, 它开始发光。回想起他在西斯廷礼拜堂的经历,埃齐奥喊出了戴斯蒙德的名字,因为他知道戴斯蒙德能够听得到。他恳求戴斯蒙德弄清楚所有这些困扰他一生的问题和痛苦,同时宣告他的故事到此为止并将戴斯蒙德引向同步核心[1]

正是在此地,戴斯蒙德见到了又一名第一文明成员:朱庇特。他解释道,第一文明的成员在世界各地都建造了神殿,致力于研究各种办法,希望能使地球免遭太阳耀斑之害。每个神殿的研究成果都会传送至大神殿(位于现代纽约北部),朱庇特、朱诺和密涅瓦在那里对各类发现进行分类。总的来说,他们试验了六个解决方案,虽说都失败了,但一项重大突破似乎也逐渐浮出水面。很不幸,他们还没来得及得出结论,大规模的太阳耀斑就已袭击地球,杀死了几乎整个第一文明。活下来的人类不足一万,第一文明的人更少得可怜,但灾难之后,两个种族合力重建人类文明。[1]

Miles van 2.png

戴斯蒙德从昏迷中醒来。

 接着,朱庇特交给戴斯蒙德一个任务:造访大神殿。他告诉戴斯蒙德记住他的说话,然后“将它们从脑传到手“,这样做他就能“开路”。然而,他也警告戴斯蒙德,他也不确定事情会怎样结束,无论是他的时代还是戴斯蒙德的时代。之后,戴斯蒙德从昏迷中苏醒,他坐在 Animus 上,旁边是肖恩、瑞贝卡,以及他父亲。

戴斯蒙德环顾四周后,他告诉其他人他知道他们需要做什么了,之后威廉打开面包车门,暗示他们已经到达大神殿的废墟前。[1]

抵達大神殿

威廉:“神殿触发了流血效应。你昏倒后进入了一种朦胧状态。
戴斯蒙德:“所以你很自然地把我丢到了阿尼穆斯中,而不是……嗯,我不知道……先确认我是否安然无恙?
——威廉和戴斯蒙德在争论。[来源]
ACIII-Templecamp 1.png

戴斯蒙德、威廉、肖恩和瑞贝卡进入大神殿。

戴斯蒙德、威廉、肖恩和瑞贝卡很快来到了大神殿,戴斯蒙德用伊甸苹果开启了大门。但这也触发了戴斯蒙德的流血效应,在朦胧中戴斯蒙德得知他需要一把钥匙才能进入内门。由于这使戴斯蒙德昏了过去,刺客小组将他又放回了阿尼穆斯。

在经历了海瑟姆·肯维的记忆后,戴斯蒙德得知海瑟姆的儿子拉顿哈给顿最终得到了钥匙。戴斯蒙德便通过搜索康纳的记忆寻找钥匙的地点,他也时不时离开阿尼穆斯探索大神殿。在探索的过程中,他经常看到朱诺的幻象。幻象向戴斯蒙德解释了第一文明曾经设想的六种拯救世界的方法,还催促他赶快找到钥匙。

AC3 Desmond Cross Skyscrapper.png

戴斯蒙德面对丹尼尔·克洛斯。

但是戴斯蒙德在Animus的体验被中断了,原因是发现神殿的能量不足,所以需要替换能量源,幸好肖恩追踪到了一些。第一个能量源发现于曼哈顿,戴斯蒙德到曼哈顿执行他第一个任务,真正刺客式的任务,戴斯蒙德爬上一座摩天大楼並用降落伞从一座起重机上降落到能量源所在的建築物上,在那里他遭遇了圣殿骑士特工丹尼尔·克洛斯,戴斯蒙德将其繳械并打昏,最后带着能量源逃走了。

在对神殿的探索更深入之后,戴斯蒙德逐漸了解無論在門裡有任何東西,都對朱諾有益,即使戴斯蒙德不知道是以何種方式運作,他仍警告夥伴們要對其有戒心,同時他也告訴他們當他在競技場地底的密室裡時,朱諾向他展示如果露西沒有死,她會將伊甸蘋果送給聖殿騎士,而蘋果也會安裝於Abstergo之眼,雖然這個計畫最後會失敗。因為如此,戴斯蒙德發現他並不是被強迫去殺死露西,而是為了避免聖殿騎士取得優勢。

AC3 Daniel Cross Stadium.png

戴斯蒙德在巴西追逐克洛斯。

一段時間過後,肖恩發現了第二個能量源的所在,它屬於一個富有的女人,而她將出席一場位於巴西聖保羅的武術比賽,戴斯蒙德抵達體育館並從屋樑上潛行到體育館的另一側,當他通過鷹眼找到女人的包廂時,他卻與丹尼尔·克洛斯再次相遇,在丹尼尔·克洛斯射殺了女人及其丈夫後,他打算帶著能量源逃跑,但是戴斯蒙德追上了他,並在近距離的空手搏鬥中擊敗他並將他痛扁一頓,能量源到手之後,戴斯蒙德擺脫Abstergo特務的追捕並搭乘一個即將離開的地鐵班次從體育館逃脫。後來戴斯蒙德與他的夥伴離開巴西回到大神殿,而戴斯蒙德也被稱讚為阿泰爾二世,在回到神殿後不久,肖恩很快地又發現了第三個能量源,位於埃及開羅的一間博物館裡,但是世界末日(12月21日)快到了,而戴斯蒙德還未找到神殿大門的鑰匙的位置,因此威廉代替戴斯蒙德去收回能量源。[5]

解救父親

威廉:“你不該來救我。讓自己身處於危險之中,為了什麼?救你的父親嗎?
戴斯蒙德:“是阿
——威廉與戴斯蒙德,援救威廉過程中[来源]
 戴斯蒙德經歷了更多拉頓哈給頓的記憶,刺客們卻收到由聖殿騎士沃伦·韦迪克发来的视频。他在视频中告诉戴斯蒙德Abstergo的特工在开罗俘虜了威廉,並將他帶到Abstergo在羅馬的分部,沃倫·韋迪克威脅戴斯蒙德要把伊甸蘋果交給他們,不然就杀死威廉,不久之後,戴斯蒙德、肖恩和瑞貝卡就前往分部去營救威廉。

當戴斯蒙德到達Abstergo在羅馬的分部,沃倫·韋迪克使用建築的廣播系統試圖說服戴斯蒙德和平交易,但戴斯蒙德拒絕並直接擊倒守衛,之後在搭乘電梯時,电梯被韦迪克关停。戴斯蒙德直接跳出電梯廂,通過管道繼續往上爬,爬出電梯管道,戴斯蒙德到達數個月之前還關押著他的Animus房間,但丹尼爾·克洛斯已在裡面以逸待勞、守株待兔,並命令戴斯蒙德交出蘋果。克洛斯用手枪将戴斯蒙德逼至一张桌子后。但就在丹尼爾·克洛斯准备對戴斯蒙德扣下扳機的剎那,他卻受到出血效应的影響,在急遽的痛苦及狂亂之下,連英語都維持不了,用俄語瘋狂喃喃自語,並衝出了房間,戴斯蒙德緊追在後,最後兩人在聖殿騎士的虛擬戰鬥訓練計畫(Animi Training Program)的大廳裡追逐,最後戴斯蒙德追上丹尼爾·克洛斯並刺殺他,並將他的手槍收為己用。

AC3 Abstergo Suicide Squad.png

戴斯蒙德对阿布斯泰戈警卫使用苹果。

戴斯蒙德繼續前進並對任何敢於阻擋他的人毫不留情,一律殺無赦,搭乘電梯來到韋迪克辦公室所在的五樓,在尋找辦公室的路途中,韋迪克一直用廣播對戴斯蒙德怒吼,說丹尼爾就像他的兒子,而且戴斯蒙德與刺客們奪走了不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譬如說蘋果還有露西的性命,最後戴斯蒙德終於來到韋迪克的面前,而威廉也被綁在裡面,韋迪克命令戴斯蒙德將蘋果交給他,但戴斯蒙的卻使用了蘋果並控制了守衛,並命令守衛槍殺韋迪克然後自殺。

再解救了父親並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戴斯蒙德拿走了第三個能量源,在離開建築的過程中雖有守衛前來阻礙,但都被蘋果的力量擊退了,當他一回到神殿,他將能量源置入第三個插孔,得知了最後兩個第一文明設想能解決滅世之災的方法,然後再進入Animus體驗記憶。[5]

牺牲

“你知道这是真的。一切都已经开始了。我必须这么做。所以……快走!走!”
——戴斯蒙德对其父说的最后的话。[来源]
 
ACIII-GTEnd 2.png

朱诺在向戴斯蒙德解释她的办法。

在重历更多拉顿哈给顿的记忆之后,戴斯蒙德得知他最后是讲大神殿的钥匙埋在了马塞诸塞州的戴文坡特庄园外面。于是众人前去取得了钥匙,然后返回大神殿。他们用钥匙打开了大神殿最后的大门,进入到了神殿最深处。里面的中央处有一个放在基座上的水晶球。这是朱诺出现,表示戴斯蒙德触碰了水晶球的话,这个世界就得救了。然而这时,密涅瓦出现,叫戴斯蒙德不要碰它。她说,朱诺之前并不打算用第一文明的技术来拯救世界,而是意图征服之。朱诺被封于神殿之中就是为了阻止她行事。这个设施虽然能拯救世界,但是也会夺走戴斯蒙德的生命,释放出朱诺,使得她能继续她统治地球的追求。

朱诺对密涅瓦的出现感到震惊,她让密涅瓦告诉戴斯蒙德要是不阻止太阳耀斑的话会怎么样。密涅瓦说,地球上大多数人会因此死掉,仅有少量的人存活下来,戴斯蒙德会像耶稣那样成为新世界的爱与希望的象征。不过在他死后,他的话语会被他的追随者误解,从而引发战争,由此重启宗教战争历史之循环。尽管如此,密涅瓦还是希望戴斯蒙德即使让世界燃烧,也不要因为解救它而放出朱诺。戴斯蒙德表示,就算朱诺被放了出来,人类仍有一线希望能阻止她,但是任由世界被太阳耀斑所带来的自然灾害摧残的话,几十亿人会因此死去,根本就没有希望。密涅瓦得知戴斯蒙德的决定后,表示由此造成的后果不只是他的生死而已。

ACIII-GTEnd 5.png

戴斯蒙德的牺牲。

戴斯蒙德下定决心后,便转向威廉、肖恩和瑞贝卡,叫他们离神殿越远越好。威廉祈求他三思,但戴斯蒙德拒绝了,他说已经没有时间再找其他的办法了,威廉、肖恩和瑞贝卡只得转身离去。

三人离去后,戴斯蒙德走向水晶球。朱诺看着他把手放上水晶球。他独自承受着太阳耀斑的能量,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发出金光。一小会儿后,戴斯蒙德跌倒在地上,为保护地球免于第二次大灾难献出了自己的生命。[5]

祖先

肖恩:“他是...他是被选中的,不是吗?特别的小吉米或者类似的胡扯?
威廉:“恐怕不是,但他所拥有的很罕见。他的基因中,第一文明的 DNA 集中程度很高。一千万人中才有一个。
——肖恩和威廉谈论戴斯蒙德的重要性。[来源]
Desmond's geneaology.jpg

戴斯蒙德的家谱、

戴斯蒙德降生时从他的父母身上继承了大量不同的刺客族系血统。结果,戴斯蒙德体内DNA第一文明的基因集中程度比大多其他人类都高,这使得他能够正常地驾驭伊甸碎片。伊甸碎片是由第一文明最先发明的,仅供他们种族使用。[6]

戴斯蒙德最远的已知祖先是卢修斯,一名高卢-罗马刺客。他的儿子阿奎卢斯跟随他成为刺客,因而爱奎卢斯和他的妻子瓦莱里娅也自然就是 戴斯蒙德的祖先。[7] 卢修斯和阿奎卢斯也是刺客组织自由社成员,他俩跟伊希斯 [8]所持的第一文明圣器永生十字架密切相关。

中世纪中期,奥马尔·伊本-拉阿哈德和他的妻子成为戴斯蒙德的祖先,他们都是阿尔莫林 [9]领导下的黎凡特刺客成员。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即 阿泰尔。阿泰尔后来成为刺客兄弟会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导师之一。接下来,阿泰尔和他的妻子 玛利亚·索普 有了两个孩子,分别是 达利姆 和 戴斯蒙德下一个祖先塞夫[1] 后来,塞夫结了婚并生了两个女儿,他们在塞夫死于 斯瓦米 之手后搬去 亚历山大 生活。[9]

戴斯蒙德的祖先同样延伸至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他的祖先 多梅尼科·奥迪托雷 在那里的蒙特里久尼 建立了  奥迪托雷别墅。两代人之后,戴斯蒙德的祖先 乔万尼·奥迪托雷 出世,他是意大利兄弟会的领军人物。乔万尼和他妻子 玛利亚 生了戴斯蒙德的下一个祖先 —— 艾齐奥[3] 跟阿泰尔 一样,艾齐奥后来也成为兄弟会史上最负盛名的导师之一。[4] 生命晚期,艾齐奥娶了出生于 奥斯曼 而生长于威尼斯的女人 索菲亚·萨尔托,在有了女儿 弗拉维娅·奥迪托雷 后她也成为了戴斯蒙德的祖先。[1]

以下这些人也是戴斯蒙德的祖先,比如康纳,他是一名刺客,生于莫霍克部落,母亲是美国原住民,父亲是英国人,圣殿骑士大师海瑟姆·肯维。他是戴斯蒙德在18世纪时的祖先,美国革命战争时期,他多次卷入刺客和圣殿骑士的冲突当中。[5]

人品和性格

Zw-desmond-bleeding.png

戴斯蒙德新习得的跑酷技能。

戴斯蒙德是个急躁和愤世嫉俗的人,他对人生有着深刻的看法。这主要是因为他自幼便了解到圣殿和刺客之间的故事,[2]甚至也知晓他们跟 Abstergo 的联系,因为他年少在农场时曾被教知 Abstergo 无所不在。然而,他渐渐不相信这些,最终抛弃了他所被告知的,他认为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妄想,他把父母想象为“阴谋论疯子” —— 直到他被绑架并带回 Abstergo。[1]

虽然这样,他还是不忘戏谑自己的处境,偶尔会讲讲笑话,尽管没怎么有人觉得好笑。逃离 Abstergo 后,戴斯蒙德的举止变得放松,并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露西交流。然而在经历流血效应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神志不清。[3]

在露西去世和得知自己被困在黑屋后,悲伤和悔恨占据了戴斯蒙德的内心。困于黑屋之际,他反思了自己的生命、家庭以及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逃避刺客的角色。然而,通过反思和向艾吉奥和阿泰尔学习,他最终悟道了 —— 他认识到自己的惬意生活早已结束;他必须面对他是一名刺客的现实,他决定不再逃避。

装备与技能

BH-Mesmond Blade.png

在蒙特里久尼,戴斯蒙德戴着袖箭。

由于童年时期被训练为一名刺客,戴斯蒙德精通窃听、扒窃等基本侦查技巧。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被迫重新经历祖先阿泰尔的记忆之后,戴斯蒙德培养出一种名为鹰眼视觉的超感官能力。[2]

随后,戴斯蒙德在自愿探索他的另一位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之后习得了自由奔跑和使用武器的技艺。不久,他便能够利用埃齐奥的战斗技巧轻易抵挡圣殿骑士的攻击了。[4]

戴斯蒙德因与埃齐奥取得完全同步而能够在当代使用祖先的全部能力,尤以他跑动穿越蒙特里久尼和大竞技场最为著名。[4]

琐事

Zall.png

重头到尾:阿泰尔、埃齐奥、戴斯蒙德。

  • 根据刺客信条的游戏目录,戴斯蒙德是A+型血。
  • 戴斯蒙德是以弗朗西斯科·兰德兹为人物原型,由诺兰·诺斯配音的。奇妙的是,弗朗西斯科·兰德兹在成为模特前曾经也是位酒保。可能就是因此游戏制作人员给戴斯蒙德设置了同样的职业。
  • 戴斯蒙德的外貌有过多次调整。在刺客信条II中他的脸型于前作有些细微的调整,为了与埃齐奥更相似——与I代中的阿泰尔有所不同。在刺客信条:启示录中他长出了胡子。而在刺客信条III中他的脸颊明显变瘦。
  • 戴斯蒙德的名字意思是“世界”(或“男人的世界”)这和他的祖先阿泰尔和埃齐奥的名字都没有关联。阿泰尔的意思的“飞翔的”,埃齐奥的意思是“老鹰”。
  • 戴斯蒙德的姓“迈尔斯”在拉丁语中是士兵的意思。他的经历很适合这个姓。譬如他离开父母的监视去体验“农场”外的世界,并拯救世界于毁灭之中。
  • 戴斯蒙德是第一文明和人类的后裔。他的鹰眼视觉就是证明。
  • 戴斯蒙德和他的祖先阿泰尔和埃齐奥嘴唇上都有一道伤疤。但是戴斯蒙德的其他祖先例如阿奎卢斯和康纳嘴上却没有伤疤。在刺客信条:启示录中戴斯蒙德嘴上的伤疤被取消了,可能是由于疏忽。而在刺客信条3中伤疤再次出现。
  • 在刺客信条:启蒙网站中,戴斯蒙德在失踪后他的朋友张贴了寻人启事,上面描述了他的体征:25岁,身高182厘米,体重88千克,棕发,棕色眼睛。
    • 在2012年9月3日Abstergo给出的体检报告中与寻人启事的基本相同,除了体重变为85千克。
    • 戴斯蒙德的眼睛颜色在游戏中多次变化。在刺客信条中是金色,在刺客信条II中是棕色,在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当他进入16号实验体的迷宫中与十六号实验体交谈时又变成了蓝色。
    • 当戴斯蒙德在巴西圣保罗寻找能量源是,可以看见Abstergo也贴出了寻人启事,上面描述的特征和之前的寻人启事基本相同,甚至除了在海报上标有Abstergo字样以外完全相同。
刺客信条
  • 戴斯蒙德从未想要当一名刺客,在刺客信条II结束前也从未杀过人。正如肖恩所说"你(戴斯蒙德)甚至没想过要逃跑。” 但是在刺客信条限量版刺客信条:图解小说中他称自己是一名刺客并展示了隐入人群和刺杀的技能。
刺客信条:血统
  • 刺客信条和刺客信条2的故事时间只有几个小时的差距,由此可见戴斯蒙德在血统中的存在十分值得商榷。
刺客信条II
  • 戴斯蒙德在游戏结尾得到了袖剑。袖剑的原主人未曾提及,但其外形和埃齐奥从他父亲继承的袖剑十分相似。当然此袖剑曾属于埃齐奥的可能极小。
  • 袖剑并不是戴斯蒙德唯一能使用的武器,在于保安的战斗中他可以缴械并得到对方的警棍。
刺客信条:兄弟会
  • 在剧情中的任何时候站在圣堂里的阿泰尔雕像前点任意键时,戴斯蒙德会说:“嘿阿泰尔,你小子现在怎么样啊?”瑞贝卡听到后认为这是种族歧视,然后露茜就会指责他们俩在浪费时间。过场剧情后这个小互动想进行多少次都可以,不过其他的刺客却从不回应。
  • 在早期的图像中,戴斯蒙德有跟艾奇奥一样的胡子,不知为何那时的他有胡子,后来又没有了。
  • 虽说戴斯蒙德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艾奇奥的记忆中训练,但是他的攀爬动作更像阿泰尔的。
  • 刚开始的时候,戴斯蒙德在和露西穿越地道前往圣堂时,他们俩会就怎么爬一堵小墙而发生一点小争执。戴斯蒙德建议他们俩中的一个应该帮助另一个跳得更高从而够到一条横梁,不过露茜拒绝了。这里应该是在向《神秘海域2:纵横四海》致敬,在该作中,主角Nathan Drake(其配音也是Nolan North)要不时的帮助他的女同伴跳得更高从而能够穿越障碍。不过,露茜和戴斯蒙德后面还是用上了跟《神秘海域2:纵横四海》里一样的方法来穿越一些障碍。
  • 戴斯蒙德在Animus外几乎是处在无敌状态的,他从任何高度掉下来都毫发无伤。
  • 戴斯蒙德尽管全程都戴着袖箭,但是却只用过两次:一次是在进入圣堂时,为露西降下一个平台时用了;另一次是在大竞技场神殿,刺杀露茜时用了。
  • 若是在第八章时能达成完全同步,戴斯蒙德就能在Animus里成为可选的一个外装。Animus表示戴斯蒙德的模型已被上传至Animus数据库,然后尽管戴斯蒙德仅戴了一只袖箭,玩家还是可以进行双袖箭刺杀。
  • 戴斯蒙德的外套已在育碧工坊的线上商店上架,有两种颜色可选。
  • 在游戏开发过程中戴斯蒙德的衣服设计不断的在变化。在游戏截图中,衣服上的鹰面向戴斯蒙德的右边,但到了实际游戏中,那只鹰变成面向戴斯蒙德的左边了。
  • 如果戴斯蒙德没能在十分钟后回到圣堂,他会自行毫发无伤的出现在那里。
  • 在露茜把手表和耳塞交给戴斯蒙德后,戴斯蒙德会一直戴着它们,即便是回到圣堂后也是如此。但是这只手表和耳塞却能在露茜把它们交给戴斯蒙德时所在处附近的柜子上找到。
  • 如果在离开Animus前最后用过药并且药有被放置在一个快捷使用槽里的话,戴斯蒙德也能吃药,不过当然,什么效果也没有。尽管戴斯蒙德从高处落下不会受伤,玩家可以让他不断的吃药,直到艾奇奥的库存里没有药了。
刺客信条:启示录
  • 只要戴斯蒙德还在潜意识状态,他就会穿一件黑色的兜帽衫和白色恤衫。这跟他在《兄弟会》所穿的相反(白色兜帽衫、黑色恤衫)。尽管如此,在《启示录》里,戴斯蒙德在Animus内所穿的衣服和面部特点都跟《兄弟会》内的相差无几。然而,他不再背着他的旅行包,不再戴着耳机或腕带腕表,他的袖剑也被移除。
  • 戴斯蒙德 在《启示录》穿的黑色兜帽衫可以在UbiWorkshop网站找到,《兄弟会》时穿的白色兜帽衫也有。两个版本并不是精确复制。
  • 在阿尼穆斯岛上,虽然德斯蒙德没有佩戴袖剑,但是他仍然可以做出弹出袖剑的手臂动作,好像他仍然佩戴着一般。
  • 启示录中德斯蒙德的动作改变了,在刺客信条II兄弟会中,他拥有独立的动作动画,这里却与阿泰尔和埃齐奥共享一套动作动画。

刺客信条III

  • 德斯蒙德使用袖剑在阿布斯特戈公司救出他的父亲时,他的袖剑装备在右前臂,而之前则是装备在左前臂。而德斯蒙德使用的隐刃不能像康纳(拉东哈盖东)的那样进行转动操作且他只有一把袖剑,所以很可能是为了让德斯蒙德用左手的匕首代替康纳左臂装备的转轴袖剑,从而像康纳那样双手同时用袖剑战斗。
  • 在刺客信条III中,由于探索了康纳的记忆,戴斯蒙德的战斗风格变得冷酷、暴力,而非之前与艾吉奥的优雅的战斗风格。
  • 在德斯蒙德的兜帽放下时,他的上衣内部似乎完全是红色,就像兄弟会启示录里那样,而在他戴上兜帽时,上衣里面变成了白色,只有兜帽部分的边缘显示为红色。
  • 德斯蒙德的外观样式变化为红色腰带的末端未加固定的悬空,这让人想起他的祖先的腰带的类似样式。
  • 华盛顿国王的暴政:赎罪中,可以找到一处关于德斯蒙德的死亡的清晰的记忆碎片 。值得一提的是,华盛顿暴政DLC的主要故事内容为刺客信条III故事中的一个梦境的刻画,也就是说,德斯蒙德很可能自己通过康纳的梦境也见过了这个记忆碎片,目睹了自己的死亡场景。

参考与注释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