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SyndicateEraicon-Assassins

Smallwikipedialogo
PL Broken-heartedHQ 我们在这里寻找开放心灵之人。

此条目还是个小作品而且还需要扩充。 你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扩充它

这篇文章是关于人物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刺客信条:辛迪加可下载内容


“我干的最后一票真是杰作。我没给那位女士尖叫的时间。他们怎么能现在就逮捕我……我爱着我的杰作,真想重头再来一遍。”
——杰克,对于他的杰作,1888[来源]
杰克(Jack),曾经的杰克小子(Jack the Lad),被广大群众所恐惧的“开膛手杰克”,是一名活跃在白教堂地区的所属不列颠刺客兄弟会刺客

17世纪80年代,出于对雅各布·弗莱的领导力以及他对信条的观念的失望,杰克计划推翻他的导师并取得兄弟会的控制权。 杰克成功篡夺了黑鸦帮的控制权,削弱了弗莱对伦敦的影响力。他同时也开始招募新的手下,以践行他主观意愿上的残酷的信条。

到1888年,杰克已经因为一系列令人发指的针对女性的谋杀案而臭名昭著;实际上,受害者女性均为伪装成妓女的刺客组织的成员,她们的任务便是阻止杰克疯狂的行径。这些谋杀罪行,连同杰克对伦敦犯罪业的掌控,对伦敦刺客组织的名声与存在本身都造成了威胁。杰克随后打败了想要阻止他的雅各布,并把他囚禁起来。最终,杰克被从印度回到伦敦的雅各布的姐姐伊薇打败并杀死。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当斯塔瑞克的人将我的母亲开膛破肚时,雅各布在哪?当他们把我拖进疯人院时,雅各布又在哪?”
——杰克,向伊薇·弗莱阐述他童年的悲惨经历。[来源]

杰克出生并成长于伦敦白教堂区,直到克劳福德·斯塔瑞克手下的圣殿骑士将他的母亲杀害。她的死亡给杰克带来了精神创伤,杰克随后被安置在兰伯斯精神病院——那里糟糕的治疗手段和医护人员的漠不关心加重了他精神的不稳定性。在1868年斯塔瑞克死后,他被雅各布·弗莱从精神病院中解救出来,并带到刺客支部接受训练以参加新的刺客学徒的选拔。

1873年左右,他和雅各布以及其他学徒一起去印度刺客兄弟会——雅各布的姐姐伊薇·弗莱加入的组织参观并学习惊吓战术。  

回到伦敦编辑

“雅各布将我从疯人院解救出来,满心愧疚地……他在我身上看见了某种东西,让我成了“刺客”……但是我渐渐……渐渐看清他的软弱,知道了我必须做的事情。”
——杰克对雅各布·弗莱的看法。[来源]

回到伦敦之后,杰克开始从一种极端的角度审视刺客的使命。最终,他从雅各布手中篡夺了黑鸦帮的控制权,还杀掉了所有被派去阻止他的人。在杰克通过犯下罪行激化他的追随者的同时,他犯罪的中心地带,白教堂区也沦陷为犯罪和堕落行径的烂泥塘。

恐怖之秋编辑

“世界将知晓我的恐怖!”
——杰克,阐述他病态的意图。[来源]

恐怖之秋时期,杰克杀害了包括“玛丽·安妮·尼可拉斯”、“安妮·查普曼”、“伊丽莎白·斯垂德”与“凯瑟琳·埃德温”在内的数名雅各布派去阻止他的伪装成妓女的刺客。通过这些谋杀罪行,杰克获得了“开膛手杰克”的称呼并且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尤其是亚瑟·韦弗斯布洛克的——因为杰克绑架了他的儿子并以此威胁他。之后亚瑟开始将杰克的信件公之于众以打听开膛手的情报。

在杰克的前导师雅各布要求亚瑟立刻停止公布开膛手的信件后,杰克犯案后在墙面留下的信息被雅各布发现并迫使他主动去找杰克。杰克怀抱杀意跟踪雅各布,并且在雅各布逃走后追到了他的公寓,在格斗中打败了雅各布并且将他关进了兰伯斯精神病院的地下。

在雅各布被绑走前,他便已经通过信件请求伊薇回到伦敦。伊薇回归,杰克发现自己的计划在逐步瓦解。在伊薇杀死奥洛林·欧文斯以引蛇出洞后,杰克被迫现身;杰克在欧文斯庄园进行了一场屠杀,杀光了在场的所有人,随后这场血案惊动了伦敦警察厅。

作为杰克的计划的一部分,他将绑架来的人质关押在废弃的海军船只上,强迫人质给家人写信,转述杰克提出的要求,让他们实现要求来换他们被绑架的爱着的人的性命。他的计划的这一环同样被伊薇摧毁了。伊薇刺杀了监狱主管,将被囚禁的人质的所在告诉了警察。杰克因而返回德特福德区灭口了所有见证了他的所作所为的人,销毁了所有能将他和刺客联系在一起的证据——以保护兄弟会和他自己认定的新的信条。

死亡编辑

杰克:“我们是一样的,你和我……
伊薇:“噢,杰克……你曾是一名刺客,是的,但我们是不同的。那就是为什么你的记忆必须被永远的抹消。安息吧,杰克,和你的扭曲的随从一起。
——伊薇·弗莱和开膛手杰克最后交换的话语。[来源]

杰克在兰伯斯精神病院和弗莱姐弟上演了一出家人重聚的戏目,意在让伊薇加入他,或者被他杀死。他引诱伊薇去了他的母亲被谋杀的地点,向她扔了一颗炸弹并给她留下了指明他在精神病院真正位置的线索与暗示。在伊薇到达精神病院之前,他杀掉了知道他在童年时期曾被关在这里的关键的工作人员,包括虐待他的护士、一名医生以及一名主管,他还销毁了所有证明他存在过的记录。

除此之外,为了拖住伊薇,杰克还释放了精神病院的所有病人。在他通过他强大的力量和病人的协助占据优势时,伊薇趁机抓住了他,并用杰克自己标志性的匕首给了他致命一击。杰克在死前告诉伊薇她与自己没什么不同,伴随着他的死亡,他统治的恐怖时代也落下了帷幕。

身后编辑

“你让一个无名的恶徒变成了传奇人物——那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雅各布弗莱,对于杰克成为传奇人物的看法,1888[来源]

在1888年杰克被打败后,杰克的真实身份,甚至他死亡的事实,都没有被伦敦警察厅弗雷德里克·艾伯兰揭露出来。这些都是出于伊薇·弗莱为了保护刺客组织被发现和引起剧烈的公众反响向艾伯兰做出的请求,因为杰克自身就是一名刺客。

性格与特征编辑

“这个杀手是有选择性且冷静作案的,没有留下一点踪迹。”
——督察弗雷德里克·艾伯兰,形容开膛手杰克,1888[来源]

杰克并非纯粹的邪恶,他心里仍残存着些微扭曲的善意,失去母亲之痛与之后被监禁在精神病院的经历对他精神的不安定造成了持久的影响。杰克对于刺客组织的观念逐渐建立起来;他认为雅各布对他母亲的死和自己在精神病院受到的凌虐有着间接的责任。他开始蔑视信条,在他看来,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信条已经形同虚设。

他残杀了所有被派去阻止他的刺客——她们表面上的身份都是本地的妓女,一切都是为了给弗莱姐弟传递他们能明白的信息。除此之外,他还细致地清除了所有他存在过的证明,他甚至杀掉了可能对他留有印象的兰伯斯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同时也处理了他被监禁在兰伯斯精神病院的档案。

虽然杰克做着反对伦敦刺客兄弟会的行为,他仍谨慎行事不暴露兄弟会的存在;他对现有的信条颇有不满,但他还是信奉自己理想化版本的信条,并把信条当做实现最终目的的手段。尽管大多受害者都在死前将刺客戒指藏了起来,杰克还是至少取走了一名受害者的戒指,以掩盖她们与刺客组织的关系。在计划被伊薇·弗莱介入后,他还在德特福德销毁了一切能证明他与组织有关联的证据。 

杰克具有强烈的复仇情结,对那些他坚信虐待了他的人深怀怨恨。这一点从他残杀了大量兰伯斯的工作人员作为他在那遭受的折磨的复仇就可以看出来。在复仇的过程中,他也染上了滥杀的嗜好,他不仅会杀曾经虐待过他的人,还会杀掉那些仅仅是挡在他目标前方的人,这展现出他漠视生命和冲动行事的一面。 

装备与技巧编辑

“我只在之前见过一次如此出色的暗杀和反侦察才能……那就是和们两个合作的时候。”
——督察弗雷德里克·艾伯兰,对于开膛手杰克的才能,1888[来源]

杰克是一名成长期在导师雅各布·弗莱那里接受了良好训练的刺客。他身着颇具威胁性的双层大衣,戴着一顶高礼帽。他拥有着一系列范围广泛的技能,包括空手搏斗、武装战斗、偷窃、通用的刺客技巧、对枪械跑酷的精通。在白教堂谋杀案之前,他已经有能力对抗甚至超越弗莱姐弟,这一点从他几乎不受正面攻击的影响就可以看出来。他也具有着不屈不挠的意志,从不放弃手头的任务,以最高的专注与谨慎应对一切情况。  

他的装备还包括刺客专用的袖剑飞刀毒镖烟雾弹维多利亚时代绳索发射器。他同时也拥有着稀有的鹰眼视觉,他能利用他的鹰眼视觉追踪刚失去踪迹不久的人以及定位目标。 

杰克最出名的还是他对印度兄弟会惊吓战术极致的应用。比起谨慎的处理目标,他更喜欢用极端残酷的手法在公众场合进行刺杀,给伦敦的群众灌输恐惧的情绪。在战斗中,他会使用惊吓炸弹尖刺、神经质的尖叫来恐吓对手,并扰乱对手的神智。

除了恐吓与散布恐惧,杰克还有操纵的嗜好。奥洛林·欧文斯、杰克的眼线与杰克沆瀣一气,迅速将势力范围拓展到整个伦敦。他的业务也逐渐发展到不再局限于卖淫、绑架、勒索与谋杀伦敦高层人士的范围。

琐闻趣事编辑

  • 开膛手杰克是刺客信条(系列)中第一个可由玩家操控的历史人物。
  • 杰克的麻袋头套代表着他那从未被揭露的身份,高礼帽则参照了“开膛手杰克是个有着杀戮趣味的贵族”的知名形象。
  •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杰克的服饰应该更接近雅各布的默认外观,因为高礼帽在白教堂区很显眼。历史记载也指出一个类似穿着的人曾出没在发生谋杀的地区。
  • 杰克运用的小刀看起来是仿照阿富汗单刃匕首制作的。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