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Eraicon-RussiaEra-ACi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安娜,这种生活是我父亲想要的,不是我。他带着梦想来到这个国家,并以民意党作为事业。我不知道我是否具备和他一样服务刺客的能力。”
——尼古拉对他的妻子说。[来源]
尼古拉·奥列洛夫
ACAnniversary-Orelov Render
生平信息
生于

19世纪下半叶
俄国

死于

1928
曼彻斯特附近,康涅狄格美国

时期

俄国革命

政治信息
隶属

刺客

真实世界信息
出现于

刺客信条:陨落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刺客信条:锁链
刺客信条编年史:俄罗斯

尼古拉·安德列耶维奇·奥列洛夫Nikolai Andreievich Orelov,未知 - 1928年)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期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成员。尼古拉参与了一系列诸如博尔基火车事故通古斯大爆炸等事件,并在针对皇室的皇家权杖追猎行动中成为核心人物。

在他效命于刺客事业时,尼古拉直接参与了数起臭名昭著的事件;1888年,在执行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任务时,尼古拉和沙皇的搏斗意外导致了博尔基火车事故。二十年后,尼古拉在于通古斯地区的研究所夺取皇家权杖的行动中失败,未能及时得到圣物,而尼古拉·特斯拉向权杖发出了猛烈的电流,使得权杖剧烈爆炸,这在后来被称为通古斯事件。

他也是丹尼尔·克洛斯的曾祖父,后者是数代后使得刺客组织几近倾覆的人。

人物介紹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我梦见阿列克了,安娜。他呼唤我,求我帮助他,将他从绞刑架上救下。而我却做不到。”
——尼古拉讨论他早年的噩梦。[来源]

奥列洛夫生于19世纪下半叶。他的父亲,安德列·奥列洛夫移民到俄罗斯并成为了左翼恐怖组织,也是刺客兄弟会下属的「俄国民意党」的忠实拥护者。他也决定将尼古拉培养成一个刺客,于是尼古拉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训练。在刺客组织内,尼古拉同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和其后来化名为弗拉基米尔·列宁的弟弟成为朋友。[1]

1887年5月20日,亚历山大参与了一次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行动,失败后被捕,尼古拉目睹了他被处决的现场。在绳子环绕在亚历山大的脖子上时,他用手指指向了尼古拉,表明他怪罪尼古拉没有救下他。这次痛苦的经历让尼古拉在接下来一年中饱受恶梦之苦。[1]

博尔基火车事故编辑

“俄罗斯很快会摆脱皇权统治并强大起来,成为世界的榜样。而我却害怕我会再次让导师失望。”
——尼古拉反映其在克里米亚的任务。[来源]

1888年某天,尼古拉被恶梦惊醒,他梦见好友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的死亡。他向妻子安娜诉说并为朋友的死去而深深的自责,而安娜告诉他阿列克(亚历山大)知道他加入兄弟会的风险。之后尼古拉对她提到导师命他刺杀圣殿骑士组织的盟友——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以此削弱圣殿骑士对该地区的掌控。安娜当时已经有了身孕,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她祝愿尼古拉平安完成任务。[1]

尼古拉次日早晨骑马前往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跟踪皇室的火车。潜入火车后,尼古拉杀死数名巡逻的卫兵,并从另一个卫兵那里获得了信息。到达皇室的车厢后,他冲进大门并举起了枪,但令他吃惊的是,整个皇室家庭都在车厢中旅行,而不是之前被告知的那样只有沙皇一人在火车上。由于家庭受到威胁,亚历山大三世发起反击,从背后攻击了尼古拉并扭打在一起。虽然尼古拉刺中了亚历山大的右侧肾脏,但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在打斗中,火车脱轨并被撞毁了。[1]
AlexanderNikolai

亚历山大发现尼古拉在火车上。

尼古拉尚未恢复过来,亚历山大三世便将他击倒并嘲讽他的行为。之后,亚历山大从餐车残骸中的一个箱子里取出伊甸权杖扔给了尼古拉,并发出挑战,叫他用权杖击败自己。[1]

尽管手持权杖且受过刺客训练,尼古拉仍然被体质超群的亚历山大击败,但是当沙皇看到自己的孩子们过来时,他饶了尼古拉一命。羞愧无比的尼古拉逃走并向组织报告了自己的失败。

之后20年内的某个时候,尼古拉和安娜由于某种原因「失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这里并不清楚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出生。此段经历让尼古拉变得刻薄和易怒,这点也让他的兄弟们察觉。[2]

通古斯事件编辑

刺客一:“奥列洛夫兄弟的手段一直这么……野蛮?
刺客二:“多年前我见到他时他还是是温和的人。在他失去孩子前。
——尼古拉的同伴讨论他的行为。
Orelov & Dolinsky v

尼古拉拷问多林斯基

1908年,刺客们抓捕了一个名叫多林斯基的圣殿骑士,尼古拉折磨他以图获知他行动失败后伊甸权杖的位置。此时,两个其他的刺客也在场,其中一人指出尼古拉的做法极端粗野,而另一个刺客回应说奥列洛夫因为失去了孩子才变成这样。由于家庭受到威胁,多林斯基供出西伯利亚一个研究所正在保管着权杖,奥列洛夫也随后启程赶往通古斯[2]

导师命尼古拉和他的刺客同伴夺取权杖,权杖当时正被用于盗窃自他们盟友尼古拉·特斯拉的技术製造的电力设施的试验中。接近顶部装有一个特斯拉线圈的试验设施时,奥列洛夫向其他人解释说,特斯拉已经准备好了他在美国的电能武器,用以摧毁研究所,并指出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夺取权杖。[2]

Nikolai lying-The Fall2

奥列洛夫在通古斯大爆炸之后

尼古拉和他的同伴们立刻突袭了研究所,杀死了裡面所有的圣殿骑士卫兵,然而当奥列洛夫到达顶部时,伊甸权杖已经被电流激活。然后他听到了圣物里传出的话语,其中包括诸如「总是个战士」,「亚当,我拿到它了」,「就像父亲」,还有「夏娃」。这时,一心复仇的特斯拉启动了他的武器,武器上写著「烂死在地狱裡吧,托马斯」,然后,在刺客们尚未带著权杖逃离时,研究所就被摧毁了。奥列洛夫被证实成了唯一的倖存者,他的服装被爆炸锐利的气流撕破,口中咕哝著说权杖已经被毁掉了。[2]不久后,尼古拉回家找到安娜,虽然面带恐惧和悲伤,身心俱疲的安娜还是欢迎他归来。[3]

在此之后数年内,尼古拉和安娜又有了一个女孩,起名叫娜迪娅[3]

搜寻碎片编辑

“我已经不将自己看做变革者,但我必须找到圣物的碎片。而首先,我需要更了解它。”
——尼古拉个人对碎片的想法,1917年。[来源]
Orelov Rev v

尼古拉斯二世看着尼古拉去拿假权杖

1917年,弗拉基米尔·列宁领导革命对抗沙俄皇室。列宁以个人名义写信给尼古拉,请求他解决掉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并摧毁皇权的最后标志。尼古拉成功潜入进尼古拉斯二世的住处,向其询问权杖的位置,之前他曾在一幅沙皇的画像中发现了权杖。威胁之下,尼古拉斯二世带尼古拉去了权杖所在位置,但被迅速察觉那不过是个赝品,尼古拉说,真正的权杖会从内到外闪烁光芒,向其看去时人们可以窥见「世界的转变和高于凡间的光景」。[3]

因此,尼古拉毁掉了假的权杖,也证明了这的确是个复制品。尼古拉斯二世请求尼古拉,如果要杀他,能否如之前他放过他父亲的家庭一样放过他的家庭,刺客回答说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他已经不再「在意太多」,他只是想确认权杖真正被摧毁。但是,他还是警告尼古拉斯,下一个来找他的人不会这麽不计前嫌。[3]

尼古拉通过窗户离开所在的建筑,而临走时,尼古拉斯二世确定的告诉他格里高利·拉斯普京脖子上戴著一个碎片状的饰物,和尼古拉的关于权杖的描述很像,材质和权杖相同。[3]

克拉斯诺雅茨克,年长的尼古拉越过城市中的收容所的墙壁,闯进了关押著希奥尼娅·古谢娃的房间,古谢娃也是格列高利·拉斯普京早先的信徒,她曾尝试刺杀拉斯普京。为了得到想要的情报,尼古拉帮助古谢娃重获自由,他强行抓住她并带她离开了收容所。[3]

PL-OMINOUS PROPHECY

尼古拉刺死希奥尼娅·古谢娃

二人贿赂了一个牧师,得以在城市中的斯维亚托-特罗伊茨基教堂躲避。之后古谢娃说出了她刺杀拉斯普京事件中的细节,虽然被她直接刺中并严重伤害,拉斯普京却没有死,这是因为他拥有权杖的碎片。然后他告诉尼古拉她脸上的伤是由自残造成的,因为当时她的双手被拉斯普京和碎片控制。由于她本人的要求,尼古拉用袖剑结束了古谢娃的生命,并轻柔地放下了她的尸体。[4]

在此之后,尼古拉和另外两人开始寻找拉斯普京的坟墓,找到位置后,三人掘出了其尸体。尼古拉检查尸体,寻找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提到的碎片,得手后,他回到了安娜那里,而安娜也正在车中等著他。[3]

最后一个任务编辑

“这会是我的最后一个任务了,我得为安娜和娜迪亚着想……”
——奥列洛夫正计划离开俄罗斯,1918年。[来源]

在十月革命后几个月的1918年6月,大失所望的尼古拉决定退出刺客组织并和家人离开这个国家。然而他需要假证件来让他逃离混乱的俄罗斯。因此尼古拉决定接受刺客提供的最后一个任务,以此来获得一些钱为家人置办证件。当他抵达圣彼得堡,奥列洛夫碰到了给他任务的刺客,后者让他偷回在叶卡捷琳堡被布尔什维克所关押的沙皇家庭所拥有的先行者之盒[5]

到达之后,尼古拉发现已渗透进红军的圣殿骑士也在垂涎先行者之盒,并计划处死罗曼诺夫家族。在这里他也发现了一些没有被掠夺者带走的珠宝,可以为他的离开提供资助。尼古拉潜入关押罗曼诺夫家族的房屋,见证了罗曼诺夫家族被处死,但他先一步发现逃走的阿纳斯塔西娅·尼古拉耶芙娜·罗曼诺娃,她携带着埃齐奥之盒。然而当尼古拉从安娜斯塔西娅处拿走盒子时,他脖子上的伊甸残片和盒子发生了反应,女孩被中国刺客邵君的记忆附身,并受到某种出血效应的影响,这让安娜斯塔西娅拥有了邵君的记忆和能力。尼古拉决定保护这个女孩,并将她带往位于莫斯科的刺客兄弟会来治愈她。[5]

在布尔什维克党和圣殿骑士的追杀下,他们俩藏在火车上离开了叶卡捷琳堡,一路上躲避追兵,终于在9月到达喀山。尽管由于红军试图发动一场突袭以取回城市的控制权,导致喀山陷于战乱之中,但尼古拉还是寄希望于从他的老友、军队首领里昂·托洛茨基那里获得帮助。他将先行者之盒交给阿纳斯塔西娅保管,让她躲好等自己回来。尼古拉一路上避开了无数士兵,在一栋偏远的房屋里找到了托洛茨基,但不幸的是,托洛茨基认为阿纳斯塔西娅作为皇室的象征,让她活下去会对革命产生危害。他推断出尼古拉会来找自己,早就将这位朋友出卖给了圣殿骑士。尼古拉被俘了。[5]

圣殿骑士想从尼古拉口中得知盒子和阿纳斯塔西娅的所在,对他严刑拷打,而担心尼古拉安危的阿纳斯塔西娅决定主动去寻找他。她运用邵君的能力,抵达了圣殿骑士关押尼古拉的地方,刺杀所有守卫,救出了一脸惊异的尼古拉。接下来,尼古拉在屋顶上狙杀阿纳斯塔西娅路上的敌人,掩护女孩前进,两人逃出了喀山,成功抵达了伏尔加河并坐船前往莫斯科。[5]

背叛兄弟会编辑

“这不是我誓言遵守的信条。撑着点,阿纳斯塔西娅,把你拥有的力量找出来,我马上到!”
——奥列洛夫决定背叛兄弟会拯救阿纳斯塔西娅,1918年。[来源]

抵达莫斯科后,尼古拉和阿纳斯塔西娅遇到了刺客科学家谢尔盖,后者接收了先行者之盒,向尼古拉承诺他会将沙皇之女带到导师那里,想办法医治她的人格冲突。尼古拉想要一道前往,但谢尔盖将他送到了当地的刺客分部去汇报近期情况。在分部里等待时,尼古拉无意中听到了其他刺客谈论阿纳斯塔西娅的情况:她现在就是一个活的先行者遗物,导师和谢尔盖想要从她体内获取邵君的记忆,而这个过程可能会致死,也有可能将她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5]

出于对这个过去两个月来同自己生死与共的女孩的担忧,再加上被刺客组织对阿纳斯塔西娅施行恶毒计划、又刻意欺瞒的行径所激怒,尼古拉决意与他的刺客兄弟展开抗争,保护阿纳斯塔西娅的安全。他通过威胁一名刺客得知了阿纳斯塔西娅被关押的地点,随即直奔克里姆林宫,一路上,即便不得不与刺客正面遭遇,他也尽量甩开对方的追击而不下杀手。尼古拉在电车轨道顶端奔行,横越过整个城市,又穿过下水管道遇到了伊利亚,这名刺客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帮助了奥列洛夫,给了他实验室的访问密码。[5]

进入地下实验室后,尼古拉从看守手中救出了阿纳斯塔西娅。他们俩齐心协力,逃出了设施抵达地面,同时还摧毁了实验室。正当他们以为安全了,刺客驾驶的一辆坦克突然出现,尼古拉让阿纳斯塔西娅先逃,等自己稳住了局面就来莫斯科大剧院与她会合。尼古拉被坦克追得满莫斯科跑,最终用步枪射击弱点击毁了它。[5]

尼古拉在剧院和阿纳斯塔西娅会合,把原本给妻子准备的假护照等文件给了她,阿纳斯塔西娅从此化名“安娜·安德森”。她告诉尼古拉自己将要前往德国,自己也有信心控制住邵君的记忆,保持原本的自我。两人就此道别。[5]

去往美国编辑

“我所欠父亲阿列克的一切的债都已偿还,今晚,我们要开始新的生活。”
——尼古拉要与安娜开始新的生活。[来源]

从拉斯普京的尸体处取得碎片一段时间之后,尼古拉选择引退,并且决绝的断绝了他与刺客组织的联系。在权杖碎片力量的帮助下,尼古拉、安娜和他们的女儿娜迪亚越过俄罗斯边境,登上了一艘去往美国的船。[3]一段时间后,安娜生下了他们下一个孩子,并将这个男孩命名为因诺肯季[6]

ACTC-Nikolai and Innokenti abandoned

尼古拉和因诺肯季在与安娜和娜迪娅失散后

在1919年的帕尔默大搜捕中,尼古拉和其家人正与其他俄国移民待在当地一个酒吧里,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突袭了那裡。尼古拉、安娜、娜迪亚和因诺肯季尝试逃脱。在阻挡进攻者时,尼古拉和因诺肯季与家人分散。安娜和娜迪亚被捕并被遣返回俄罗斯,而尼古拉也开始寻找她们。[6]

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尝试四处寻找二人的下落,他闯入了多所关押被驱逐难民的营地,却得到了妻女被送往当时正与俄国交战的芬兰的消息。他听到了关于芬兰士兵曾击毙跨域俄边境线的囚徒的流言,却没有得到安娜和娜迪亚生还的线索,尼古拉便认为她们已经死去。[6]但他并不知道,他的妻女成功回到了俄罗斯,并且是在刺客组织的监护下。

晚年编辑

“他们不是好人,肯尼亚。他们是杀人犯。他们信奉古旧的、只为他们服务的法则,却称自己为英雄。如果他们抓住了我……如果他们抓住了我们……我们就会被他们利用,然后丢弃。我们宁愿以自由之身死在这里。”
——尼古拉对其子谈起刺客。[来源]

之后数年,尼古拉和他的儿子隐居在美国森林的房子中。他们相依为命,在森林中以砍伐树木、狩猎动物为生。1930年,尼古拉被他的前刺客同伴谢尔盖追踪,他被导师派来带回尼古拉,这位刺客同样要得到伊甸权杖的碎片和尼古拉在通古斯事件的所见信息。在口头劝说无效后,谢尔盖试图拿因诺肯季的生命来威胁尼古拉,但愤怒的尼古拉攻击并勒死了他。然后,尼古拉在谢尔盖的衣袋中发现了联邦调查局的徽章,意识到会有更多的刺客来找他们。[6]

之后,为了更好应对不可避免的战斗,尼古拉开始训练因诺肯季,教授他作战和潜行的技巧。在训练中,尼古拉将自己当做因诺肯季的打斗目标,他的严苛使得因诺肯季经常因为失败而饿肚子并在野外露宿。一天,因诺肯季终于可以压制他的父亲并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尼古拉也知道了他的儿子已经准备好而且足够强壮,于是他们便开始为快要来临的刺客进攻做准备。[6]

计划之一便是放弃房屋,他们房屋在里里面安装了炸药。结果,一队刺客到来时,其中一人打开窗户引爆了炸弹,爆炸后,只剩下了五名刺客存活。接下来,刺客们在森林中追踪到了尼古拉和因诺肯季的临时营地,尼古拉迅速杀死了三名刺客,但他也被第四名刺客射中了右腿。当一名刺客用枪指着尼古拉时,因诺肯季潜行至他身后并刺中他的脖子,救了父亲一命。之后,二人继续奔逃到了一座悬崖边。[6]

ACTC-Nikolaishot

尼古拉之死

尼古拉让他的儿子将绳子扔向对面悬崖,制成临时的滑索,并用他的步枪滑过去。在尼古拉准备跟过去时,他被最后一名刺客击中左脚。在双腿受伤的情况下,尼古拉只能任由刺客处置。刺客架起尼古拉,告诉他他的妻女还活着,因为组织会照顾自己人。而他需要活着回到华盛顿的安全屋交代他所知道的一切。组织本想让他们一家一起回到俄罗斯,但尼古拉的自私让他落到今天这个境地。随后,刺客向因诺肯季喊话,说他的姐姐还活着,已经在俄罗斯有了丈夫和孩子。但尼古拉不相信刺客的说法,而是告诉因诺肯季「要坚强。」于此,因诺肯季明白了他父亲的意图,他开枪射向尼古拉,同时杀死了父亲和那名刺客。[6]

性格和特点编辑

“我曾经是个激进的变革者,而现在却不比普通的盗墓贼好多少。”
——从拉斯普京坟墓获得圣杖碎片后,尼古拉对他的妻子说。[来源]
NikolaiOrelov

尼古拉和他的家人在去美国的船上

早年,尼古拉受训成为刺客,但是这只是他父亲的安排而非其自己的选择,这也使他在刺客组织内时有表达不屑和消极的情绪。尼古拉也对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的死感到强烈的负罪感,这种感受在一年的时间内都萦绕著他。[1]由于对刺客的生活感到绝望,尼古拉的性格在他第一个孩子死去后经历了巨大的改变。[2]

因为失去了第一个孩子,尼古拉变得严苛和坚决,他不再哀叹自己的角色。尼古拉的行为也明显变得更加凶狠,在审问当时被捕的圣殿骑士多林斯基的时候表现得毫无怜悯和宽容,他甚至不惜威胁多林斯基无辜的家人来逼其招供。在这次审讯中,尼古拉的两名刺客同伴提到了尼古拉因为失去孩子而变得「野蛮」,而之前他是个温和的人。[2]

外表上,尼古拉穿着宽大的、带有传统刺客兜帽的皮外套,带有刺客徽记的腰带和肩带。他也使用一把袖剑,一柄匕首,一把军刀和一支伯丹步枪。[1]

琐记编辑

  • 尼古拉的姓氏,奥列洛夫(Orelov)并不是俄罗斯名字;最接近的俄语形式为「奥尔洛夫」(Orlov,俄语Оpлов), 俄语解释为「сын орла」(拉丁语音syn orla),含义为「鹰之子」。其他的刺客,比如阿奎卢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埃齐奥·奥迪托雷同样拥有具有鹰或飞行含义的名字。
    • 而且,將尼古拉的姓氏Orelov的拼写颠倒,读作「volero」,翻译成意大利语就是「我将起飞」。
    • 他的本名尼古拉(Nikolaï)是一种希腊文的俄罗斯变体,意为「胜利」
  • 虚拟战斗训练计划完成系统升级后,尼古拉的肖像画可以作为用户头像,使用于程序的第二部分内容。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