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4Eraicon-MemoriesEraicon-Blackflag-Book

Smallwikipedialogo
“对,你是一个斗士。在监狱里,我听过恶名昭彰的安妮·伯尼和玛丽·瑞德联手击垮了皇家海军的故事,就是你们两个。”
——爱德华对安妮的评价,1721年。[来源]

安妮·伯尼Anne Bonny,née Cormac;1702 – 1743)是一位活跃于西印度洋爱尔兰海盗。在18世纪初,她成为爱德华·肯维的合作者,两个人的合作关系后来变得日益密切。

安妮最初是拿骚旧艾弗瑞酒馆的一名年轻女招待,她很快与“白衣”杰克·拉克姆和一开始假扮成詹姆斯·奇德的玛丽·瑞德等人熟识起来。他们三人开始了海盗生涯,召集了一小帮船员并在1720年8月离开了拿骚,试图快速劫掠到足够的黄金,然后激流勇退。

然而几个月后,全体船员都被英国当局逮捕了。安妮和玛丽顽强抵抗,但她们终究无法击退守卫,被押至金士顿接受审判。在受审时,她们宣称自己怀孕了,这使得刑期得以延后。在爱德华和阿·塔拜的帮助下,安妮成功逃狱,玛丽却因分娩之后健康恶化而最终死去。

安妮的孩子也没能保住,她在悲伤中成为了爱德华寒鸦号的军需官。当爱德华在1722年10月启程前往英国之际,安妮还是选择留在了西印度群岛。

生平编辑

早年人生 编辑

拉克姆:“亲爱的女士,他们怎么称呼你的?
安妮:“他们清醒的时候叫我安妮,喝醉的时候叫我贱人。没有人叫过我女士。
——安妮拒绝了拉克姆的初次搭讪,1718年。[来源]

作为一名爱尔兰律师和他的女仆的私生女,还是年轻少女时,安妮就跟着他的家人离开了科克搬到了南卡罗来纳。她的父亲在那里定居并做起了甘蔗种植的产业。在16岁时她就嫁给一名温和而坚毅的男人詹姆斯·伯尼,并跟着他来到了西印度群岛。[2]

1716年4月,夫妻俩到达拿骚并定居下来,不过他们对于未来感到很彷徨。最终詹姆斯在岛上找到了一份农场的工作,而安妮则闲在家里,终日做着白日梦。最终,她的美貌和与世隔绝的疏离感,带来了远比她过往所知或所在乎的更多男人的注意。[3]

在抵达拿骚一年后,伯尼夫妇的婚姻变得貌合神离,詹姆斯选择投入工作,几乎不回家,安妮则变得更有自信更善于交际,最后她成为了拿骚小酒馆的一名女招待。之后她有过几名情人,而许多未受青睐的人出于妒忌和怨恨,开始将安妮塑造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但拿骚并不是什么上流社会,没有人会因此羞辱安妮,而她的欲望也让这些谣言继续甚嚣尘上。[3]

Diving for Medicines 11

安妮遇见拉克姆

在旧艾弗瑞酒馆工作时,安妮结识了海盗共和国的许多领导者,包括爱德华·萨奇本杰明·霍尼戈尔德、爱德华·肯维、查尔斯·韦恩和杰克·拉克姆。其中,拉克姆自从1718年1月初遇安妮以来就对她抱有想法,尽管安妮起初一直对他保持冷淡。同年7月,拉克姆赠送了安妮一把燧发火枪并借此求爱,碰巧遇上拿骚新任总督伍兹·罗杰斯的到来。[3]

最终,安妮倾倒于拉克姆那种无赖般的魅力,并答应了他的求爱。也是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安妮结识了玛丽·瑞德,并很快识破了她女扮男装的身份。两人成为了密友,这无疑激怒了拉克姆,他并不知晓玛丽的真正性别,以为她要去勾搭自己的情人。为了避免无谓的争执,玛丽只好也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拉克姆。[3]

罗杰斯总督登岛之后,安妮的丈夫詹姆斯在第一时间成为了他的眼线。一段时间后,被安妮刻意冷落的他终于发现了这场婚外恋。他震惊于妻子的不贞,打算拘捕并鞭笞她,安妮随即申诉离婚。拉克姆提出给詹姆斯一些补偿,但后者并没有因此而收敛。[2][3]

海盗和监禁 编辑

“国王陛下的法庭认为,被告人玛丽·瑞德和安妮·伯尼,以劫掠为目的,以敌对的态度,凶恶地攻击并夺下了7艘渔船……”
——一份官方文件列出的对安妮和玛丽的指控,1720年。[来源]

在山穷水尽之际,安妮和拉克姆决定同玛丽一起离开拿骚。他们召集了一小帮船员,在1720年8月22日驾驶着一艘偷来的纵帆船威廉号起航了。[4]三人计划进行一系列快速的劫掠,靠着夺来的黄金安享余生。然而在几个月的成功掠夺之后,他们被英国当局盯上了。只有安妮、玛丽和一个年轻人展开抵抗,拉克姆和其他船员却躺在甲板底下,因为前一天晚上的痛饮而酩酊大醉。[3]

To Suffer Without Dying 12

安妮和玛丽在金士顿受审

尽管三人奋力抵抗,最终仍然寡不敌众,力尽被俘,年轻人不幸战死。全体船员随后被逮捕并拘禁在牙买加皇家港等待审判。杰克·拉克姆被判海盗罪,在11月18日处以绞刑。[3]

在受审十天之后[2],安妮和玛丽也被判处绞刑,但她们宣称自己怀孕了,因为英国法律不允许“感受到胎动”的女人直接受刑,死刑的日期便得以延后。安妮和玛丽被送回监狱,直到产下胎儿为止。大约4个月后,玛丽首先分娩,孩子被立即带走,而安妮也接近了预产期。[3]

玛丽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安妮试图寻求监狱守卫的帮助,却无功而返。之后,她们俩被阿·塔拜和同在狱中的爱德华·肯维救走。即将临盆的安妮被阿·塔拜护送到一条小船上,玛丽和爱德华随后跟来。但玛丽的伤口感染严重,在距离监狱出口仅几步路的地方,她最终还是撒手人寰。[3]

安妮被带到了刺客组织位于图鲁姆的大本营,在那里,她产下了一个男婴,但孩子很快就夭折了。在失去了许多伙伴之后又痛失爱子,安妮悲伤不已。爱德华也表示深有同感,并说服安妮成为了寒鸦号的船员,希望她能够恢复过来。[3]

成为寒鸦号的军需官 编辑

安妮:“我们驶入漩涡了,船长!
爱德华:“这比当女招待刺激多了,对吧?
——安妮和爱德华在追踪巴塞洛缪·罗伯茨,1722年。[来源]

阿德瓦勒离开寒鸦号、加入刺客组织之后,安妮填补了这一空缺,成为了寒鸦号的军需官,并帮助爱德华·肯维追踪巴塞洛缪·罗伯茨。同时,圣殿骑士伍兹·罗杰斯和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也在寻访罗伯茨的下落。安妮和爱德华航向金士顿,去寻找第一个目标罗杰斯。途中,安妮谈起了自己与玛丽、拉克姆共度的那段时光。[3]

A Governor No Longer 1

安妮和爱德华与安托讨论计划

到达金士顿后,爱德华和安妮遇到了刺客分部的领导人安托,他说罗杰斯失去了国王的宠幸,即将返回伦敦,此刻他正准备举行送别宴会。安妮评价说,国王可能是对圣殿骑士至今未能肃清西印度群岛的海盗感到不满。爱德华刺杀并假扮了一名来访的意大利外交官,借以混入宴会、刺杀罗杰斯,在此期间,安妮一直留在刺客分部。[3]

爱德华得知罗伯茨位于普林西比,立即起航追赶他的船舰皇家幸运号。安妮建议他们只是击沉风帆战舰就好,但爱德华拒绝了,因为罗伯茨拥有一件非常珍贵的宝物,他需要将之夺回。爱德华瘫痪了皇家幸运号,成功登船并刺杀了罗伯茨。[3]

接下来,安妮和爱德华回到哈瓦那去寻找托雷斯。在爱德华追踪他的最后一个目标期间,安妮依然留在当地的刺客分局等待。然而,爱德华刺杀的托雷斯只是一个替身,他推断真正的托雷斯已经直奔观测所而去,当机立断决定追赶。在航行途中,安妮问爱德华:托雷斯正在寻找水晶头骨,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东西去找他?爱德华回答:我要当面嘲讽圣殿骑士最高大师[3]

爱德华和安妮在长湾登陆,穿过茂密的丛林,解放了被托雷斯的手下擒获的当地守卫者,成功抵达观测所的入口。爱德华让安妮在外面保护入口,自己则进入观测所刺杀托雷斯。任务结束后,安妮和阿·塔拜、阿德瓦勒一起进入观测所内,水晶头骨终于被放到了它应该在的位置上。[3]

在大伊纳瓜 编辑

“英国不是一个爱尔兰女人该去的地方。”
——安妮拒绝了爱德华共同回到故乡的邀请,1722年。[来源]
The End 4

爱德华和安妮在大伊纳瓜岛

在这之后,安妮和爱德华回到了大伊纳瓜,等待爱德华的女儿珍妮弗·斯科特的到来——爱德华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已经有了个女儿。爱德华邀请安妮一起回英国,但安妮婉拒了他,理由是她不属于那儿。爱德华又问她是否会跟刺客待在一起,安妮说,尽管对刺客们的事业表示钦服,但她觉得自己缺乏必要的信念。[3]

一艘船航入了海湾,安妮对爱德华说,她相信他是个好人,他也可以证明自己是一个好父亲。在爱德华起身去港口迎接他女儿之际,安妮开始吟唱《离别酒》("The Parting Glass"),游戏在此落下帷幕。[3]

性格与特征编辑

爱德华:“你怎么能喊得那么响亮?
安妮:“我还可以喊得更响,比男人的喊声响上两倍。
——安妮对爱德华说,1721年。[来源]

尽管安妮年轻时终日都在做白日梦,被人认为漫无目的、浑浑噩噩,但从她决心去西印度群岛旅行一事可以看出,她对于冒险的渴望已经开始浮现。在拿骚,她成长为一个有决断力的年轻女性,在当地居民中占有了一席之地。[3]

A Governor No Longer 9

安妮指挥寒鸦号船员

玛丽·瑞德的出现,让这个女招待转变成一个勇猛的战士。安妮咒骂和打架的方式像男人一样野蛮,虽然没有海上劫掠的经验,但她还是闯出了名声。[3] 据说她被英国当局逮捕时,曾经向着自己因醉酒而畏缩发抖的船员开枪。[4] 即便在临刑之际,安妮依然毫不退让,听到自己的刑期被推迟,她甚至还嘲弄了法官。[3]

在粗放的外表下,安妮其实特别在乎她的朋友,他们的相继辞世对安妮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孩子的夭折更使她陷入无尽的愧疚与悲伤。安妮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人生是否犯下了太多罪孽,这是老天降下的惩罚。后来,她从消沉中慢慢恢复过来,最终作为寒鸦号的军需官回到了海上。[3]她说,她十分乐意接受这个职位。[4]

装备与技巧编辑

“来,准备好下一轮战斗。”
——安妮展示她对于打斗的娴熟,1722年。[来源]

在玛丽的训练下,安妮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斗士,擅长使用和枪。她也精通自由奔跑,可以在爱德华穿过长湾的丛林时跟上他。同时,安妮还拥有丰富的航海知识,完全胜任军需官的职位。[3]

琐闻编辑

  • 原本爱德华是要见证并参与到安妮和玛丽对抗英军的战斗中的,并以他们被关进监狱收尾,但这个设想在游戏开发初期便被弃用。[5]
  • 数据库显示,历史上的安妮·伯尼有可能因为父亲贿赂狱方高层而假释出狱,被带到北美的英国殖民地,直到1782年才死去。然而,阿伯斯泰戈娱乐的纪录对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
  • 安妮的数据库条目错误地把她丈夫的名字写成了杰克·伯尼。
  • 在《 黑旗 》小说中,爱德华感受到安妮强烈的魅力,双方甚至擦出了火花,来了一个浪漫的吻别。
  • 刺客信条:记忆 中,安妮显得更年老一些,并佩戴着至少一把袖剑,尽管我们并不确定她是否加入了刺客组织。
  • 尽管结婚前的姓氏是科马克,但安妮跟谢伊·科马克毫无关联,姓氏相同纯属巧合。[6]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