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IEraicon-RogueEraicon-SyndicateEraicon-ComicEraicon-UprisingEraicon-Assassins

刺客徽章 兄弟會需要你的幫助!

本條目包含未翻譯內容。您可以幫助刺客信條 維基來 翻譯它.


“我和其他人一樣進入了阿尼穆斯,並從我的祖先那裡學到了戰鬥的技能,我只是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發瘋罷了。”
——加林娜談到她對阿尼穆斯的使用,2014年
加琳娜·沃羅寧娜
ACS DB Galina Voronina
生平信息
生於

1983年7月30日
普羅特維諾,蘇聯

時期

現代

政治信息
隸屬

刺客

真實世界信息
出現於

刺客信條:起始
刺客信條:梟雄

配音演員

Patricia Summersett

加林娜·沃羅寧娜Galina Voronina,1983年出生)是一名隸屬於俄羅斯刺客組織刺客大師,也是一名成功製作出Animus的刺客科學家的女兒。她和雙胞胎阿芙朵提亞出生在蘇聯普羅特維諾

加林娜在2014年在獲得蓋文·班克斯級盟友的幫助後,她刺殺了她深受流血效應影響的母親,姐妹以及其他前刺客同伴。這樣她也成為了俄羅斯刺客的最後一員,讓她之後接受了蓋文的提議,登上了阿泰爾二號成為了船員一員。

到了2015年,加林娜依次加入了肖恩·黑斯廷斯瑞貝卡·克瑞恩的隊伍以及由澤維爾·陳領導的刺客小組中。當澤維爾死後,加林娜成為了小隊領導。

2016年到2017期間,她也與其他刺客合作來完成任務,甚至與尤哈尼·奧措·貝格合作來對抗第一文明的僕從們。

生平 編輯

早年生活 編輯

“我們的生活發生了巨變,未來又會怎樣?我能給我的女兒們留下什麼遺產呢?”
——加林娜的母親感嘆日益衰落的俄羅斯刺客兄弟會,1991年
出生在一個位於莫斯科南部小城刺客家庭,加林娜姐妹見證了俄羅斯兄弟會在80年代末期的衰落。她和她的雙胞胎姐妹生下來便將作為刺客科學家在屬於俄羅斯科學院的刺客科學城中工作。到了1991年,俄羅斯僅剩下一個刺客科學城,其他的刺客組織則被國內權力漸增的聖殿騎士打壓消滅。二十世紀初以來刺客就在此地開展研究,而雙胞胎姐妹就在莫斯科普特洛維諾這樣的一個場所中長大,此地也成為了她們的家和隱匿處。[1]

她的母親在90年代初得到了阿尼穆斯的早期版本設計圖。她們的團隊認為如果能在聖殿騎士之前開發出這台機器,刺客們就能在這場漫長的戰爭中獲得先機,並能夠扭轉俄羅斯刺客的衰落。最終她們在普羅特維諾的一座舊刺客實驗室里建造了自己的Animus設施。[1]

遺憾的是,刺客們沒有讓阿尼穆斯正常運作的材料和專業技術。作為導師的加林娜母親還是要求所有刺客長時間的進入Animus之中。長時間的Animus經歷使她的精神變得遲鈍且暴躁。[1]

ACi-Unexpected Dissolution

加林娜安慰姊妹

2012年12月,一種突然湧現的力量使母親以夏娃的視角體驗記憶後,讓她的病症加重了。母親把這當成是她加倍努力的成果,於是她強迫剩下的成員進Animus。與此同時,加林娜知曉了一個古老的刺客會議場所,是在一座連接莫斯科動物園的老橋上。在孿生姐妹的幫助下,她從祖母的日記中得到了這個位置。於是她每逢滿月便來到此地,希望聯繫上其他刺客。[1]

2013年6月28日,俄羅斯政府宣布計劃將俄羅斯科學院剩餘財產和設施都置於其控制之下,這讓剩下的刺客們都處於危險之中。加林娜和她的孿生姐妹作為最後兩名神志清醒的人,後來也都被強迫進入Animus。而結果是加林娜進入後不但沒有瘋掉,反而通過血緣效應學到了刺客的能力。[2]

清除實驗室 編輯

“我們在莫斯科和一個刺客建立了聯繫,她叫加林娜·沃羅寧娜。她希望我們幫助她殺死她母親,一個瘋了的刺客科學家。”
——埃米特發來的報道,2014年
由於她的母親把自己反鎖在了實驗室里,加林娜不得不離開科學城以尋求幫助。她則被告知有一個常用的刺客會面地點,在連接新老莫斯科動物園的天橋之上。加琳娜於是開始在每個滿月之夜於那個天橋上發送信號,期望聯繫到其他刺客。
ACi-Matricide

加林娜殺死她的母親

2014年3月16日,她來到莫斯科與蓋文·班克斯及他的兩位隊友:埃米特埃曼努埃爾·巴拉薩取得了聯繫。並在當日和三人在莫斯科會面。在請求他們刺殺母親前,她告知三人俄羅斯刺客只剩下她一人了。經過兩天的討論後,他們同意了加琳娜的計劃。在會面中,埃米特試着向她解釋她母親不可能與夏娃對話,因為Animus只能讓人單向接收基因記憶。雖然加林娜看起來並未被說服。[2]

班克斯小隊和加林娜一起回到了位於普羅特維諾的刺客實驗室。小隊強行破開了實驗室大門,隨後加林娜在小隊成員面前展示了她驚人的刺殺技巧,她使用雙袖劍一人解決掉了所有陷入瘋狂的刺客們,包括她的雙胞胎姊妹。也使她們脫離了無盡的痛苦。[2]

最終他們發現加林娜的母親正躺在由她所製造的,造型陳舊的Animus上,機器放置在一個放滿了顯示屏的房間中。在加林娜跪在他母親身旁時,埃米特在一旁的顯示屏上看到了一張臉,當加琳娜結束了母親的生命時,那張臉上呈現出了尖叫的表情,接着消失了。[2]

蓋文·班克斯隨後邀請加林娜, 俄羅斯刺客組織的最後一員, 加入阿泰爾II號的團隊。[2]

審查間諜 編輯

ACi-YourHumbledSpy

埃里克保護史蒂芬妮

在結束莫斯科行動後,加林娜及剩下的刺客們根據蓋文通過解開威廉·邁爾斯所留下的手札中的謎題得答案,航向了挪威一個隱秘的洞穴。5月1日,阿泰爾Ⅱ號抵達了威廉的藏身處。威廉對突然出現的蓋文絲毫沒有表現出驚訝,他威廉隨即離開了自己的藏身處並登上了阿泰爾II號。在瑞貝卡·科瑞恩開始改進阿泰爾Ⅱ號的系統時,她發現在船上有一個間諜,其隸屬於一個名為起始的組織,正不斷將他們的信息上傳至一個數據庫中。[2]

由於加琳娜加入不到一個月,因而在威廉對他人在接受審問時,加林娜呆在威廉的藏身處中。5月23日,威廉集合船員們向他們指出間諜為史蒂芬妮·邱並命令加林娜殺了她,但埃里克·庫珀站了出來稱報告由其撰寫,史蒂芬妮只負責上傳。然而威廉並不是真的想要殺他們,因為他認為起始是一個值得存在的團體。[2]

十月,蓋文·班克斯與加林娜率領的小隊突襲了abstergo在巴黎的一個實驗室,這家實驗室一直在研究聖者約翰·斯坦迪什的遺體,[3] 她與肖恩共同親手面對格拉瑪提卡博士, 加林娜試圖用手榴彈殺死對方; 然而因為伊甸裹屍布,他倖存了下來。[4]

在這次攻擊之後,刺客們被聖殿騎士大師尤哈尼·奧措·貝格和他的助手索爾金跟蹤。加林娜面對索爾金並制服了他,在刺客坐船逃走之前刺了他好幾刀。[3]

尋找裹屍布 編輯

“主教告訴我奧措·貝格在這,我會為你殺了他!”
——加林娜對肖恩·黑斯廷斯說,2015
ACS Stay With Me 2

加琳娜和肖恩,瑞貝卡在白金漢宮地下密室

2015年10月,加林娜被主教派去支援正在倫敦尋找裹屍布的肖恩·黑斯廷斯和瑞貝卡·科瑞恩。當晚加林娜找到了剛從聖殿騎士手中逃跑的肖恩和瑞貝卡,此時肖恩正在和主教談論他與戴斯蒙德·邁爾斯的經歷。見面後,加林娜告訴肖恩她很急切想殺死尤哈尼·奧措·貝格[4]

當裹屍布的位置確定後,加林娜,肖恩和瑞貝卡來到了位於白金漢宮地下的密室。他們很快就與貝格,維奧萊特·德·科斯塔和伊莎貝爾·阿爾丹發生了戰鬥。在加林娜和貝格的近身戰鬥中,貝格起初佔了上風,並設法擊毀了加林娜的雙袖劍。但加林娜很快用嫻熟的戰鬥技能將貝格打倒。[4]

正當加林娜要殺死貝格時,聖殿騎士的西格瑪小隊趕到,情況急轉直下。肖恩和受傷的瑞貝卡正處於小隊的火力範圍之下。加林娜放掉了貝格並孤身擊潰了西格瑪小隊。隨後她們三人一起逃離了白金漢宮。[4]

招募夏洛特編輯

“把他殺了就好。上一個叛徒差點毀掉整個兄弟會…然而你現在卻要大開門戶,讓另一個叛徒來完成他未竟的事業?”
——加林娜向澤維爾表示對約瑟夫的懷疑,2015[來源]
到2015年底,加林娜被分配到一個由澤維爾·陳領導,位於加利福尼亞的新刺客小組。在9月,一名本被認定死亡的高級刺客約瑟夫·勞里爾再次有了消息,並似乎加入了聖殿騎士。然而他同時給澤維爾發消息說他這是用幫助定位塞勒姆審巫案時期的伊甸碎片作為誘餌,試圖引誘一名聖殿騎士高級成員。[5]
Galinaleaping

加林娜從夏洛特的公寓中跳下

小組成員對是否應該信任他有着分歧;澤維爾傾向於相信約瑟夫;而加林娜覺得最好殺掉他,以免重蹈丹尼爾·克洛斯的覆轍。為了證明這件消息是否屬實,他們決定去找一名具有必要的遺傳記憶的人。小組的技術員科迪駭進阿布斯泰戈Helix數據庫中找到了在聖地亞哥馬耳他銀行工作的夏洛特·德·拉·克魯茲[5]

加林娜和澤維爾隨後前往聖地亞哥去招募夏洛特,而後者對兄弟會成員的到來感到十分興奮,但他們的會面被前來襲擊的聖殿騎士打斷。之後刺客們解決了這些人,並將夏洛特帶到了索爾頓湖。刺客們讓夏洛特進入一台Animus中,回溯活躍於女巫審判期間的刺客湯姆·斯托達德的記憶。[5]

然而斯托達德無情的個性和夏洛特的道德準則不斷發生衝突,使得她不得不努力來保持同步率。這讓加林娜最後對這位刺客新人幾乎喪失信心,而澤維爾反對她的看法,兩人經常起爭論。[6]之後,科迪告知加林娜和澤維爾他發現約瑟夫試圖引出來的聖殿騎士是“記憶破解天才”迪迪爾·霍金[7]

ACComic Galina Punch

加林娜打倒澤維爾

加林娜覺得與其在過去尋找答案,不如先下手為強,在約瑟夫泄露兄弟會的秘密之前殺掉他,於是她命令科迪斷開夏洛特的同步。當他在猶豫的時候,加林娜走向前強行中斷了夏洛特的同步進程。澤維爾試圖干預卻被加林娜一拳擊開,後者稱他是一名失敗的領導者。[7]

夏洛特打斷了對話,聲稱她需要回去,任務就像康蘇斯說的一樣仍未完成。聽到關於第一文明的信息後,加林娜吃了一驚,但之後仍重申要去處理約瑟夫。澤維爾掏出一把槍,威脅道若加林娜不讓夏洛特回去同步就斃了她。[7]

科迪在對峙惡化之前介入,告訴他們可以在前往聖地亞哥的路上回溯斯托達德的記憶,加林娜和澤維爾答應了。在刺客們離開之前,加林娜放火燒掉了整個在索爾頓湖的藏身處,這樣他們曾在這的所有痕迹都會消失。.[7]

遭遇叛徒 編輯

幾小時後,小組成員到達了聖地亞哥,而夏洛特最終也發現了約瑟夫在塞勒姆的祖先珍妮弗·奎莉在最終藏起伊甸碎片之前就已死去的結果。科迪在將車停靠在聖殿騎士其中一個安全屋附近後,打算侵入安保攝像頭,卻發現一份關於約瑟夫的文件,提及約瑟夫執行那次任務監督人為澤維爾。加林娜聽後,責備澤維爾企圖冒着整個小隊的安全危險來彌補他之前的過錯。短暫緊張之後兩人便前去營救約瑟夫。[8]

加林娜和澤維爾在健身房發現了約瑟夫,而約瑟夫的回應是狠狠揍了他們一頓,這證實了她最初的設想。加林娜反擊的時候被約瑟夫勒傷了腿,並目睹了澤維爾將約瑟夫抱入水中搏鬥,而約瑟夫也將他溺死在了泳池中。當約瑟夫走來試圖幹掉加林娜時,夏洛特突然出現襲擊了約瑟夫。約瑟夫將她甩開並引爆了藏在聖殿那兒的炸彈,聲稱他儘管已經背叛,仍是站在刺客一方,他還說刺客招募夏洛特是因為她有預知能力。這時阿布斯泰戈特工闖入並想要殺死約瑟夫,而夏洛特帶着加林娜從通風口逃走了。她們來到一間維修室,而夏洛特震驚地發現她失誤殺死了一名哮喘患者僱員[9]

夏洛特將加林娜帶進貨車。加林娜命令科迪通知蓋文並要求派人前往塞勒姆。夏洛特覺得這沒有必要,並解釋說她能從約瑟夫的態度中看出他並沒有投靠聖殿騎士。夏洛特為導致澤維爾和和布拉德的死亡陷入自責,而加林娜感謝她救了自己的命。[9]

墨西哥追捕 編輯

2016年,刺客們輾轉來到墨西哥,加林娜在澤維爾死後變自命為小隊領導並硬性要求將抓到尤瑟夫定位首要目標。當到了墨西哥城之後,她們在一個汽車旅館中定下房間並僱傭了兩名地下醫生來醫治加林娜的腿傷。然而當女醫生去照料加林娜的時候,那名男性醫生突然掏出手槍。加林娜預料到了潛在的危險,在他開槍之前便將這名聖殿特工射死。接着她命令夏洛特拿起槍瞄準女醫生。女醫生解釋說她並不明白這名男性的動機,並說他是新來的。夏洛特告訴加林娜她知道女醫生在說實話後,加林娜應夏洛特的要求沒有殺死她,只將她打暈後便離開了。[10]

Galina shoot the agent

加林娜射擊聖殿特工

接着他們搬到了對面的旅館,這有利於對聖殿更好隱蔽自己的行蹤。當他們在觀察之前旅館的動態時,夏洛特想起之前康蘇斯讓她去找到黑客集團博學者,於是她開始在暗網上尋找線索,但加林娜對此不以為然。當加林娜用嗎啡麻醉自己睡下後,夏洛特讓科迪將她放入Animus之中,回溯印加祖先奎拉的記憶,她相信這就是找到博學者的關鍵。[10]

到了早上,科迪不得不讓夏洛特從Animus中出來並給它充電。而此時加林娜告訴他們她找到了聖殿騎士加西亞-洛佩茲,刺客們可以從她那裡找出約瑟夫的線索。夏洛特拒絕參與加林娜綁架刑訊的行為,她相信找到博學者才是當務之急。夏洛特嘲諷加林娜嫉妒康蘇斯選中了她自己而不是加林娜,加林娜斥回並告訴她使用animus會讓他們有暴露的危險,於是她便以毀掉animus為威脅來迫使夏洛特安參與到任務當中。[11]

在夏洛特和科迪俘獲洛佩茲失敗後,加林娜立刻帶着兩人逃離並指責夏洛特故意暴露自己搞砸任務。夏洛特發誓說她是在試圖偷偷尾隨洛佩茲的時候靠的太近而不小心被發現的,並堅持要回到animus中尋找線索。加林娜反駁說這不是遊戲,洛佩茲會告訴聖殿騎士們襲擊者的情況並派人來抓他們。[11]

之後夏洛特忽視了加林娜看守貨車的命令而進入了Animus之中。加林娜和科迪之後發現了她並將她拖了出來,加林娜對夏洛特無視命令的行為感到震怒,Animus也因超負荷運作而急需電力。夏洛特試圖出去尋找電池,而加林娜告訴她她不能出去只能留在車上,這讓夏洛特也受夠了,直接選擇離開。幾小時之後,她發現加林娜在跟蹤她,從加林娜處得知她在尋找夏洛特的時候,科迪被本地黑幫綁架並被割下耳朵作為一個威脅信號。[12]

就在那天晚上,兩名刺客到達阿茲特克體育場試圖進行營救行動,就出被俘虜的科迪。受傷的加林娜佔據了一個有利位置來充當狙擊手,而夏洛特也開始一個個清除幫派成員。當夏洛特接近科迪的時候,加林娜責怪夏洛特的仁慈放走了那名女醫生,也因她的失誤錯失了逮到加西亞-洛佩茲的良機,這讓她們無法離開此處。然而夏洛特之後撞上了試圖為女兒,也就是那名被加林娜打暈的女醫生報仇的幫派頭目阿圖羅·維埃拉。他射中夏洛特的右腳,威脅讓加林娜現身。[13]

然而,聖殿騎士也在此時也乘坐直升機來到了此處,他們射殺了維埃拉和他的女兒,並幾乎射中加林娜。夏洛特懷疑聖殿騎士們非常重視她自己的價值,於是將手槍抵在自己腦門威脅自殺來要求他們放過自己的同伴。聖殿騎士奧爾特加·桑切斯告訴她她想錯了,能把加林娜殺死帶回去也已足夠。於是夏洛特提供了一個更好的條件:在一天之內用博學者三天後的會議位置信息來換回加林娜和科迪的安全逃離。桑切斯同意了,並用手杖再一次打傷了夏洛特的傷口,聲稱如果她不履行承諾,他就會肆意傷害她所珍惜的人。[13]

在夏洛特同步至奎拉記憶最後階段時,她發現進入會議的密碼就是一名西班牙刺客的名字,唐·貢薩洛·帕爾多,也得知了會議的地點在阿根廷。接着夏洛特就準備履行約定,把信息交給桑切斯。然而加林娜私下和黑幫達成協議,允許他們在夏洛特會見桑切斯的時候襲擊聖殿騎士來為老大報仇。這分散了聖殿的注意力,讓刺客得以逃離城市。[14]

與博學者共事 編輯

刺客小組成員乘坐航班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夏洛特下機後看到一名男子舉着唐·貢薩洛·帕爾多的牌子,跟着他見到了·博學者的聯繫人,夏洛特的外婆弗洛倫西亞[14]

Some weeks later, Galina's team made a pact with Erudito; in exchange for Charlotte's help in order to learn more about an Isu entity named Consus, the collective of hackers would help them to find Joseph. After learning from Erudito that Joseph was in Somalia, going by the name "Alan Wilde", and after Charlotte asked her to capture him alive because she had a hunch about him, Galina and some Erudito field agents left for Africa.[15]

In Mogadishu, Somalia, Galina led a group of Erudito agents trying to locate the elusive Joseph. They were observing a public event attended by Zerha Okur, a successful businesswomen and known Templar financier. After some misdirection involving a digger, Galina was attacked by Joseph behind some crates and attempted to fight back but was struck down.[16]

My'shell Lemair managed to distract their prey with a flanking strike, before Sheed pulled a gun on him. At the same moment, a distress call reached them, informing the members of the Collective that Erudito island was under attack, and they quickly realized that they needed Joseph because he was the only one with a plane. He reluctantly agreed to go, but only if he was allowed to speak with Charlotte. During the flight, Galina sent a message to the Assassins asking for help.[17]

Above the island, the Templar's shot down the plane causing it to crash. The Templar's surrounded the crashed plane, finding the body of Sheed in the co-pilot seat. However, they were immediately ambushed by Galina, Joseph and My'shell. Realizing that any hope of rescue relied on taking out the warship that shot them down, they headed toward the coast. Galina and her two companions assaulted the ship. The crew retaliated, and explosives upon the deck were hit amidst the gunfire effectively destroying the ship. Joseph was badly wounded and told the two women to left him behind and to find the survivors.[18]

Galina, My'shell and the remaining Erudito survivors were rescued by Kiyoshi Takakura and Arend Schut who were piloting a helicopter and were sent by Gavin Banks. The Assassins killed Sanchez and rescued Charlotte as she was surrounded by the Templars.[18]

尋找鳳凰計劃 編輯

In February 2017, Galina was training her new apprentice, My'Shell, in combat and freerunning on the roofs of London, while Kiyoshi and Arend were commenting on the new recruit's skills. They were interrupted by a call from Charlotte, who reported back on her mission to find intel about the Phoenix Project in Hong Kong with Barindra Mitra's cell.[19]

An injured de la Cruz requested extraction for her and the technician Guernica Moneo and informed Galina that all the other Assassins were exterminated. She described to Galina how as the cell was breaking into an Abstergo building they were ambushed by an undefined group with Assassins gears and skills. She also told her friend that with them was an unidentified boy, who spoke to her and acted as if they had already met before.[19]

One month later, in a back alley outside of Abstergo offices in Berlin, Galina and Arend intercepted Heinrich Hart, a scientist and Kiyoshi's mole within Abstergo. The pair were seeking answers over their losses in Hong Kong and threatened the German because it was his informations that led the Assassins into the ambush. Hart swore that he knew nothing of what had lied in wait for them at the Hong Kong site and told them that the Templars didn't knew what happened too, with rumors that the feared Black Cross was investigating the matter. After demanding that Hart find answers or else they would come back for his blood, Galina and Arend left.[20]

裝備和技能 編輯

加林娜擁有雙袖劍。

加林娜擁有優秀的徒手搏擊技能, 這一點讓她得以打敗並幾乎殺死聖殿騎士大師尤哈尼·奧措·貝格。 在他們的打鬥中,他們每一次的打擊都將磚牆打成碎片。 加林娜也是一個技藝精湛的神槍手,可以用一把大威力的步槍射中許多墨西哥販毒團伙的成員。她有非常高深的潛行技巧,可以不發出一點聲響而進入房間, 這種技巧甚至能讓許多刺客同伴們都感到不安,尤其是阿倫德·舒特。她也有着驚人的敏捷和持久力,能讓她跳過一段長距離並在高樓跳下還能存活,就像她從夏洛特的公寓中跳到了另一棟大樓上,跌下至少40英尺的距離卻毫髮無傷。[5]

瑣聞趣事編輯

  • Galina源自古希臘語galene,意思是“冷靜”。這個名字也相當於俄語版的海倫(Helen),海倫這個希臘名字的意思是“明亮地閃耀着”。她的姓氏可能來自俄羅斯語vornoa,意思是“烏鴉”。
  • 加林娜戴着一個有俄羅斯刺客徽章的吊墜。
  • 值得一提的是,她是數不多的能使用雙袖劍戰鬥的現代刺客。
  • 類似於刺客戴斯蒙德·邁爾斯,加林娜通過出血效應以獲得其祖先的技能。和戴斯蒙德一樣,她也多次通過以寡敵眾並獲得勝利的戰鬥表現出了她精湛的刺殺技能。
  • 瑞貝卡發現加琳娜在挪威的旅途中經常自言自語,加琳娜說她是在和自己死去的妹妹交談。
  • 加林娜顯然在聖殿騎士當中有一定知名度,她被聖殿騎士桑切斯稱之為“傳說級的”。
  • 加林娜曾一次用燭台殺死了三個聖殿騎士。

畫廊編輯

參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