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刺客信条 维基

假日:记忆序列2

简体 | 繁體

1,492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讨论0 分享

数据转存S00.S02刺客信条:传承计划中第三个记忆项目“假日”的第二个章节,是被隐藏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保密文件中的DDS记忆。

爬行生物 编辑

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个革命斗士,但我必须要找到圣器碎片.然而,首先我要知道更多关于它的事.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耶维奇·奥列洛夫

地点:俄罗斯

时段:西元1917年

西伯利亚之冬 编辑

PL-SIBERIAN WINTER.jpg

Siberian Winter

这附近只有一条通往雅茨克的道路.月黑风高的晚上,白雪在铁蹄下碎开。我颤抖着,但却不是因为寒冬。

  • 不久前我曾到过这裏附近。无疑,雅茨克的人民都感觉到了大爆炸的震动。
    我年轻时在执行任务时骄傲自满。现在我跟随导师信中的计画,确信只有兄弟会的胜利才最重要。
    雅茨克很静,我夜半的到来使我不被发现。我工作很快完成,只要我找到我要寻找的。
    我经过雅茨克的圣三一天主教堂。我不断地回想起权杖被粉碎的那一夜。我必须要集中起注意力来。
    终於!精神病院的围墙就能轻松翻越,守卫也都烂醉如泥。我静静地潜进去,寻找我的目标。
    她单独坐在她的牢房。她严重毁容了,鼻子的位置却变了个洞。这只「怪物」比巴巴亚加(Baba Yaga,俄罗斯传说中吃小孩的巫婆)还要可怕。

精神病院 编辑

PL-THE ASYLUM.jpg

The Asylum

她边用自己断裂的手指扫著自己的光头边盯著我。她的眼睛,尽管有著一幅非人的面孔,但异常吸引,我的双眼离不开她。

「希奥妮娅·古丝娃」我严肃地说「你曾意图谋杀教士格里高利·拉斯普京。」她轻轻点头。我轻易打开门锁,古丝娃退后了几步。我说「我不是来给予制裁,而是寻求答案。」

「我不知道」她肯定地说。泰然自若,但缺少感情。虽在疯人院呆了几年,看来她还能保持理性。

「或许你知道的比你想像中的还多。」我希望这是真的:「只要你回答了我的问题,就能自由。」

「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自由」她的声音十分尖锐—一个可怕的鬼脸「你会救我脱离苦难的」

我拖著她的手强行拉走,这双手曾把格里戈里开膛破肚,现在则带她离开。

神圣恶魔 编辑

PL-THE HOLY DEVIL.jpg

The Holy Devil

一满手的戈比(Kopeks 百分一的卢布)去贿赂一个牧师是足够有余,我们坐在圣三一天主教堂裏的角落之中,那边能私底下谈话。

她用一条黑色围巾蒙面,但她的眼睛却在烛光下闪闪发亮。「究竟发生什麼事?」我低声问道。

「我是神父格里高利的信徒,那神圣的恶魔」她的话语可不像个疯女人「我们旅行至普罗夫斯奇,他的故乡」

「那会儿是仲夏」她拉低了围巾,露出了她破毁的容颜「大约是圣约翰日后一两天」

「我照神父格里戈里的吩咐在教堂前等待。但当他出来,我……我冲上去朝他肚上刺去」

「我把刀拖上肚脐,确保他死定了」古丝娃的声音开始颤抖「他的内脏…都掉下来!他…他攫著内脏…向我微笑!」

「我叫了出来『我杀了反基督者!』但我错了,那有人能不死?」有,就是持有碎片的人。


不祥之兆 编辑

PL-OMINOUS PROPHECY.jpg

Ominous Prophecy

幽暗处中,古丝娃静待我对她的判定。我没有回应,她用力抓紧我。

「你必须要明白!」她先打破沉默「那神圣的恶魔有控制人,控制我的力量!他的蓝眼,那充满罪恶的眼!」

「疤痕!」古丝娃轻抚她破损的面容「我的鼻子!是那个神圣的恶魔强迫我做的!」

「你对自己做了这些?!」我吓尿了。突然,眼泪滑过古丝娃的脸。看来,拉斯普京曾有意去控制她。

「他曾说过『死亡正接近我,她就像个妓女般向我慢步走来』那一天他期待我会来杀他,然后坠落。亅

「拉斯普亭预视了这次的尝试」我说「他知自己死不去」这圣器碎片也太强了!

她捉著我的手说:「结束我的痛苦吧!现在!」当袖剑刺进她的身体,她只笑了笑,一声也没有哼。

哑火 编辑

FBI怀疑杰克·帕森( Jack Parson)贩卖国家机密予共产党,但我知道他没有叛国,这个男人可有比这要危险多的事。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托马斯·肖恩·摩根【注:此人为FBI的间谍】

地点: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

时段:西元1952年6月17日

一个危险的人 编辑

平时我会十分享受驾驶我的51年产斯蒂庞克穿梭在帕萨迪纳的大街小巷,但不是今日。今日,冯·卡门博士 ( Dr。 von karman)可不会高兴的。

我拿出欧米茄手表看了看时间,还很早,但博士已经在阳台喝茶了,等我关於帕森的报告。我在山顶转左后拿出手帕擦汗,再在朗延酒店前停车。

我把关於帕森的文件和照片都放在公事包中,帕森的照片就放在最上。他的眼神十分凌厉、恶毒,我速速关上公事包不想看到他。我拭干额头便踏出车厢。

当我把锁匙交给那服务生时他白了我一眼。通常我会直接抽他,但今天我有要事。

「小心!」当我整理我的领带时我提醒了下那服务生。他太蠢去感觉威胁,还以为我在担心那车。

衰弱的天才 编辑

阳台上,我就坐在博士前面。不谈他的年龄,他穿著的条纹服饰使他看起来十分整洁帅气。「摩根先生,你查到了什麼?」

  • 「帕森看来己经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了」我饮了口水清清喉咙,但我更喜欢啤酒或更烈的。
  • 「自从一月在加利福尼亚州理工学院的忠诚调查中,对于他没有任何结果」我把公事包放在桌上,侍应生跑到那里去?
  • 博士举手呼唤侍应生。「给我朋友一杯双份苏格兰威士忌。」我不是他朋友,但很荣幸能为他工作。
  • 我等侍应生离开「FBI查不到什麼,但是…」我公事包拿起,翻摷出几份文件。
  • 「帕森先生将会启程前往墨西哥」我递了一幅最近的图片给博士「他几天内就会离开,就在25号。」
  • 「什麼?!」博士一听到便整个人弹起,图片掉到地上。他应该曾感到烦躁。「这比我想像中要坏,坏的多。」

火箭人 编辑

我知道博士得知这个消息不会高兴,但无想到会这样大反应。

侍应生终於把饮品带来,但博士一下抢走一口灌了。他嘀咕道:「格兰菲迪」是好东西。「现在给我滚!」他对侍应生咆哮。

侍应生犹豫了一下,便速速离去。我可没有勇气再叫一杯,但我可十分需要阿!

「你是否肯定杰克会在25号离开?」我很惊讶博士会用帕森斯的名字去称呼,但我还是不要问。

「好有可能」我拿出帕森斯太太与航空公司的安排,博士慢慢细阅,用匈牙利语喃喃自语。

「他发现如何使用克劳利的方程式!」他喊道「他会展示给他们看,就在圣约翰日!这可能还比费城'43(费城计划)要差!」【注:克劳利即亚雷斯塔·克劳利】

在大堂,博士尝试致电帕森。「线路繁忙!」他转向我「你要阻止他!去他的实验室告诉他一定要停止!」


百万富翁之行 编辑

我从未试过这样快!我的手指麻木,关节发白。我放松对驾驶盘的控制和收油。

我转向南桔林,很高兴还未受破坏。突然,两架49年黑色福特阻挡去路。四个黑衣人跑了出来,是特工!

口袋里的华特手枪的重量突然使我感到安心。我熄火下车,我准备好去打碎他们的下巴。

这时一个有著美腿的女人下车,跟著后面的是一个有我两倍大的光头佬。她穿著一条高贵优雅的裙,我可以告诉你们,她可不像个蠢女人。

「摩根先生,请跟我们来。」她知我的名字!那光头佬搭上我的肩膀,我本想请他胃吃个肘击,但我动不了!

那女人裙上有个襟章,三个梯形组成的三角形。我的心脏停止了,现在我终於知什麼是恐惧!

我不其然的闭上眼皮—一个比太阳更耀眼的光。我勉强听到爆炸声,并且感到震动。帕森的实验室!他们做了什麼?!

如处战争之中 编辑

今晚,人民会设起篝火去庆祝魁北克日。先驱者们,不知道历史将会如何展开?

目标:埃德蒙·贝利·奥'卡拉翰(Edmund Bailey O'Callaghan)

地点:蒙特利尔

时段:西元1834年6月24日

改革派(Réformistes) 编辑

我父亲的老爷钟的叮当声把我拉回现实,它响了十次。现在尚早,但今晚可有不少工作。

我在客厅不断踱步,查看大钟。现在已过了下午。敲门声!终於!我突然发现我的下巴绷的很紧。

「进来!进来!」是迪韦奈先生(Ludger Duvernay)最信任的人,他脱下礼帽便进来。「欢迎你的到来(Bienvenuechez moi),拉罗斯先生(Monsieur Larose)。」

「我为我的延误道歉,医生。」他的英语十分流利「今晚的事已经准备好。聚会亦如计画般举行。」

我们的历史性大会会在魁北克日举行,压迫者最重视的一天!多麼讽刺!「不知道迪韦奈先生能否依靠你?」他发问。

「我亲爱的拉罗斯先生,即使给我全世界的财富我也不会错过今次集会!」他扭曲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我好荣幸能加入今次庆祝,成为这次不能避免的革命的一分子。后世人将不会忘记这天,西元1834年的6月24日。

爱国者(Patriotes) 编辑

我的马车(calèche)慢慢穿过蒙特利尔的漆黑街道。我渴望能快点到达,但我命令过司机不用急,就像本应的。

  • 圣安东尼街十分安静,只有几个人站在麦克唐奈先生(McDonnell)的屋前。「奥’卡拉翰医生,」一个陌生人问候道。
  • 「我替麦克唐奈先生办事的」他的口音很重「请(s'il vous plaît)跟我进来」我踏出马车跟随他。
  • 这律师/法律顾问(Barrister)的宅第让人叹为观止,但他的人正带我前往那有著百种鲜花的庭园。
  • 有亚麻枱布的桌子被带到户外,演奏家在走廊为今晚的演出作准备,服务生为尊贵的客人送上饮品。
  • 灯挂在四周,使整个庭园沐浴在金光之中,看起来很超现实——像我们即将要做的一样。
  • 这聚会比我想像中要厉害,这裏起码有六十人!人人都是改革派和爱国者!

乾杯!(Santés) 编辑

我们围着桌子,管弦乐团开始演奏,小提琴的旋律牵绕着心头,提醒我们今晚的意义

现场大部分都是加拿大人和自助者天助派(一个由Adolphe Thiers领导的法兰西政治组织,主要在法兰西王政复辟下为民主打拼。英文是Help yourself, and heaven will help you。救助自己,天堂才会帮你),只有几个美利坚人和爱尔兰人。

迪韦奈先生,今次聚会的策划人,清一清喉咙说「先生们!(Messieurs)」指著蒙特利尔市长「我们的主席!」

他举起酒家「敬人民,和所有合法权力的最初推动力!」在众多掌声和祝酒之后,晚餐正式上桌。

我举起酒杯「敬尊贵的主人迪韦奈先生和聚会的策划人麦克唐奈先生!」掌声竭止后,迪韦奈先生站了起来。

「朋友们(Mes amis)!各位爱国者!压迫者宣称拥有魁北克日,现在他们正庆祝他们的秘密社团的成立。

「但他们不会长久拥有这受祝福的一天!」所有人欢呼「我们会组成自己的社会!我们会把这天归还人民!」

我的国家我的爱(Mon Pays, Mes Amours) 编辑

晚餐后,协约已定,诺言已允。我们联合起来对抗压迫者!我们准备好改变世界!

  • 音乐停止,一个男人开始唱「Comme le dit un vieil adage(一个古老的谚语曾说道)……」其中一个小提琴手失踪了「Rien n'est si beau que mon pays(没有什麼比我的国家要美丽)……」(这裏的歌词出自Ô Canada! mon pays, mes amours,一首法文歌。这裏的歌词改了,由Son pays(一个国家)改为Mon

pays(我的国家))

  • 歌声继续,但我看到有个人溜进大宅里,拉罗斯先生?我跟随他,唱到「Ô Canada! mon pays, mes amours」时,我推门进去看看。
  • 裏面一个人也没有,正当我想提醒外面的人时,我听到有脚步声!楼上?拉罗斯先生他在上面搞什麼鬼?我跑上楼梯。
  • 其中一个麦克唐奈先生的仆人倒卧在血泊之中!那不知去向的小提琴手就在侧旁!「医生,请保持冷静」我望向拉罗斯先生。
  • 「这小提琴手谋杀了这可怜虫」他解释「我不知为何,但他为他们工作!我一定要解决他。」
  • 压迫者在监视我们!「当基本人权与自由受威胁」我说「一切都是合法。」

仲夏夜 编辑

自从收到约翰叔叔结婚礼物已经一年了。今天,约翰尼斯(Johannes)用一封给贝丝女士(Lady Beth)的信作为给我的惊喜。

记忆详情 编辑

目标:伊莉莎白·简·韦斯顿

地点:神圣罗马帝国,布拉格

时段:西元1604年

信函 编辑

我颤抖著的撕开约翰叔叔信件的封口。对於一个整天对著信件的人依然这样兴奋会不会太傻?

  • 「贝丝女士,我对我长时间的沉默感到抱歉。但我在曼彻斯特作为看守者的工作让我相当忙。」
  • 「尽管如此,我还是打算学习两种不关系的论题,关於一个即将来到布拉格,由一个来自爱文河的游吟诗人所创作的戏剧。」
  • 爱文河的游吟诗人?是在说英格兰的威廉·莎士比亚吧。我听过不少他的传闻。
  • 「去年,我很高兴观赏过在伦敦环球剧院上演的戏剧,那是相当有启发性的经验。」
  • 「亲爱的贝丝女士,我相信这戏剧的中心思想和你的兴趣有所连系」我把头晾在椅背上,笑著
  • 「仲夏夜之梦」,将会上演,我和约翰尼斯将会六月二十一日去欣赏。

戏剧 编辑

我对弗拉迪斯拉夫大厅挤满观众毫不出其。其实,这也只是布拉格城堡的游吟诗人演出的再现。

  • 喜剧的第一部份令人失望,只是在交代一些琐事,例如赫米娅拒绝嫁给狄米特律斯。
  • 我瞅见约翰尼斯笑了几次,这让我几开心。挺幽默的,但读完约翰叔叔的信,我有更大期望。
  • 第二幕,奥贝伦,精灵王国的国王和他的王后提泰利娅上场,戏剧变得更有看头,我更用心去看。
  • 迫克(恶作剧的小妖精)的出使情节加深,那是一个神秘的顽皮鬼。他没有加随奥贝伦的命令,制造了混乱。
  • 迫克是否故意错用爱情魔药?他是否对精灵王效忠?他是否只在跟著自己的行程?
  • 在经历众多精灵闯出的祸,剧中的凡人只以为自己在森林里发了一场梦

捣蛋鬼 编辑

所有的演员都下台了,除了迫克。「要是我们这辈影子 有拂了诸位的尊意」(If we shadows have offended)迫克说。对,精灵都是影子。

  • 迫克继续「就请你们这样思量, 一切便可得到补偿; 这种种幻景的显现, 不过是梦中的妄念」
  • 「这一段无聊的情节, 真同诞梦一样无力」为什麼要暗示这故事毫无价值?为什麼说这戏剧只是个幻像?
  • 「先生们,请不要见笑! 倘蒙原宥,定当补报。 万一我们幸而免脱 这一遭嘘嘘的指斥, 我们决不忘记大恩, 迫克生平不会骗人」我嘻笑,迫克唯独不会是个老实人。
  • 「否则尽管骂我混蛋。 我迫克祝大家晚安。 再会了!肯赏个脸儿的话, 就请拍两下手,多谢多谢!」
  • 我被突然的浪潮般的掌声吓一跳。所有演员回到幕前鞠躬。我很好奇,到底有什麼秘密埋藏在这喜剧之中?

谜团 编辑

观众开始离开大厅,但约翰尼斯和我在逗留。「真是个好喜剧,对不对?」约翰尼斯的笑容停滞在他的脸上。

  • 我通常都很享受与丈夫讨论诗歌,文学和戏剧,但现在我实在无心去谈。我一定要理解当中背后的意义!
  • 「这些角色真是绝妙的创作!」我点头,听点没听点的。不知为何,我觉得约翰尼斯是错的,他们对於我十分真实。
  • 迫克说了什麼「国王,这些凡人真愚蠢。」在远古神话中的神一定相信这些,祂们把我们凡人玩弄於股掌。
  • 在背幕,约翰尼斯继续分析,如果奥贝伦和提泰利娅都是远古的神?如果……
  • 提泰利娅戴著后冠,就像约翰叔叔给我的赫拉画像一样。单纯的巧合,但假如奥贝伦和提泰利娅就是宙斯和赫拉?
  • 那麼迫克那奸诈小人呢?他挑战奥贝伦的耐心就像普罗米修斯挑战宙斯的权能一样。我一定要告诉约翰叔叔我的发现!

琐闻趣事 编辑

  • 这些故事的主题都是在仲夏节这一时刻,仲夏节又被称为施洗者圣约翰节。就像之前篇章都是围绕圣诞节

编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