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假日(Holidays)是刺客信条:传承计划的第三个记忆项目。不同其他记忆项目,假日项目中,各位体验的会是新的主角。所有的记忆都环绕历史上某一天的节日。

假日将会分为两个章节,昔日的圣诞幽灵(Ghosts of Christmas Past)和'数据转存 S00.S02'(DATA-DUMP S00。S02)

假日记忆的第一章昔日圣诞幽灵是传承计划中一个特别的假日章节,所有故事都发生在圣诞节这一天。

圣诞节休战编辑

寒冬紧接着这场大战,我们只能把自己藏在大衣和战壕之中,把思想藏在远离这痛楚之中的地方。这将会是一个又长又残酷的季节。生存下来的人,在战争完结之前会看到更多。

红与坏疽编辑

要求:2行动点(每次进入)

奖励:4经验值,5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不列颠军步枪手,摩斯电码操作员

已经是圣诞节了,但我们将死在战壕之中。我尽了力去照料这些人,但在这里我帮不上忙。最好情况下,当他们从战场上被拖回来或埋在战场之下我能起一定作用。

一发炮弹在附近炸开,冰冷的泥土都浅了我们一身,我没有因此退缩。当我帮那面颊裂开的士兵缝针时我的双手依旧稳定。

吉本斯靠着墙蹲下,他脱下军靴让我检查他的脚还有什么剩下。已经开始腐烂了。如果他好运的话只会掉光脚趾,但我个人就无多大信心。我叫他把靴子穿回,保持干爽。

有个人站在战壕之上。是巴克利。克劳逊就站在他身后。我想帮他们下来,但枪火将巴克利打成了筛子!两人都倒在我身上!巴克利就卡在楼梯上。他一脸吃惊。死去。

克劳逊气弱浮丝,在头盔上有一个凹洞。但当我小心地把头盔脱下,鲜血涌出流下他的面上,他的四肢便如舞蹈般激烈抽搐。

我爬上梯子观察战场。我的队员都弃落在了战场上,我扫视他们,渴望去救助他们,但去不了他们身边。

敌方开始炮轰,很快我们亦回礼。在这距离上,我听见了歌声,我们战败了?

平安夜编辑

要求:3行动点(每次进入),1 柄李·恩菲尔德步枪 ,1个不列颠军步枪手,1个摩斯电码操作员

奖励:6经验值,6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敌阵那欢乐的歌声越来越大。也许他们是希望我们放松戒备?不——他们是向我们歌唱。战争已经结束?

我们的指挥官传送了一道加密信息到本部要求指示。指示回来了…POW。依命令行动

儿郎们都为武器装弹以准备下次突袭,但有些人放声歌唱起来。圣诞颂!当然啦!

侦察兵都进到场上,但并无预想中的枪火。

德意志佬都用衣服装饰戴刺铁丝网。他们点上了蜡烛,又用替代品装饰营地附近的树。

有敌军开始走上无人之地,双手举高,喧闹而有中气地歌唱着。他们都没有带武器。

我双手还染著克劳逊的血,我跟随队友到上去用双眼确认。是真的!德意志佬都宣告休战。史密兹建议我们当他们分心时袭击他们。儿郎们都用拳头表扬他的智慧。

所有人都放松下来编辑

要求:4行动点(每次进入),1个精美礼物(每次进入)

奖励:8经验值,7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德意志人带著礼物过来。大多是些能替换的如徽章,杉钮等。双方都同样贫困,但他们很紧张,因为不知我们会怎样回应。

我走到营地去找能给德意志人的礼物。我从背包拎了一本和几颗从伦敦带来的小说和糖果。

我找到了史密兹,他正从尸体上割下钮扣。我冲他怒骂而他就像只死狗般逃走。

当我走回去时,战线消失了。两国部队都混在一起,大家可都是这场可怕的战争的受害者。

德意志人想教两个我们的士兵一首他们的颂歌。当他们跟着去唱,那听起来像恶意丑化一样。但德意志人没有感到冒犯,他们感觉到了当中的善意。

我送了我的小说给一位敌军军医,那小说是一本研究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书。他赞美了我的制服,我们又讨论一下我们使用的一些工具。他注意到我手上的血,感到一点不好意思和罪疚。

我把糖果分发出去。他们想要为我祝酒,我阻止不了他们但我其实感到满心欢喜。我真希望我带了些更好的糖果。双方开始脚来脚往,更打了场友谊赛。

交换礼物编辑

要求:5行动点(每次进入),1柄袖剑,1个弹药袋,

奖励:10经验值,8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圣殿骑士之戒

一位德意志将军走上场上。我认识他!埃里希·阿尔伯特。身居高位,他曾被传为一个天才。他在开头时感到有点尴尬,但很快就放松下来,加入与部下欢度圣诞。

阿尔伯特向我走来。他留意到我的制服,示意我和另外那个军医跟随他。

我们三人继续深入阵地。我早已听见那痛苦的悲鸣,而我亦知我接下来的工作。

在敌人的战壕中,一名德国士兵因身上的枪伤而痛苦折磨。他伤得很重。那德国军医运用他仅懂的英语。'Please(请你…)'他恳求我。又向那伤兵点头,给予信心。我也点头表示同意,他需要我的帮助。

那位伤兵正在昏迷中,我们简陋的手术十分成功。我们把伤口的金属碎片一一清理出再缝合。但他的生死还是未知之数。阿尔伯特轻拍我的背。

那名军医回到节日中,像他们原本那么古怪。阿尔伯特伸出友谊之手跟我握手,又发现我对他的戒指很有兴趣。那戒指中间的白色圈内有一个红十字标志在正中心。

阿尔伯特耸了耸肩就把戒指从手指退出来,想要送给我,但我又耸了耸肩举起手向他展示我没有戒指能交换。当他看见我无名指的烙印时显得很是惊讶。当我的袖剑从袖中弹出,只见他一脸的恐慌…

重新谈判编辑

六日之前,火星快车号投掷了小猎犬2号到火星。一共花了6千6百万在器材上,三年的深入研究和建造,现在......我们等待着知道这东西能否成功著陆。

期望编辑

要求:4行动点(每次进入),1 台手提电脑

奖励:8经验值,9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小猎犬2号信号Α、Δ、Γ、Β。

大家都聚在发射操作控制中心以外,这令我很紧张。越多人看着令我越难工作。幸运的是,大部分人都从中降落被吸引到节日中,包括ㄧ些在任务中十分落的力工程师。

我的同事开始展现他们的压力。他们对著图表、数据在忙乱,如果他们仍能使这任务大告功成。他们抱怨'游客'在外面聚集。

'游客'的每次谈话都提高音,使控制中心外的噪音鼓胀。

马太和琼现在必须与他们的父母分开,也在他们现在睡着了。我不能再错过他们生命中的重要时刻,但现在我必须要留在这里。

我正走在一个与我同侪稍稍不同的历史上。抢先一步。我为信号在准备系统。 他们又在谈论银河盗墓者和火星诅咒。吞噬另一个探测器。某种程度上,我们正在送给它吃的。

火星快车号(Mars Express,ESA的一款火星探测器)确认了信号,但无一个同事看到!我成功侵入了,把确认后数据发送到我的电脑中。Com-link,新的控制码......都是我的了,真对不起。

猫步(Cat walk)编辑

要求:6行动点,1 台手提电脑,1个猎犬2号信号

奖励:12经验值,10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完成了。电脑在袋中,系统正常,但更重要的…无人发现有问题。狗仔有个新主人,她要带她去散步。

「好啦大家,先帮我看着,『圣诞老人』要先回家陪小孩。小猎犬应该还在做梦。我肯定他快醒了。 」

组员对我的离去感到失望。但他们经常抢夺我在桌上用孩子图片建造的圣域。他们理解…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

我打开控制室的门,狂欢者都堆在门外,他们想要读我的脸色。忍住。忍住。好,一个可爱的笑容。他们以为我有好消息。我告诉他们事情进展不大,我们还在等待。他们继续那吵闹对话。

走过警卫时我心跳加速不已。无理由的。我每天都带着手提电脑出出入入这里。威利)用他的'Ho Ho Ho'马克杯向我敬礼又祝我有美满的一天。我亦同样祝贺他。

最后只要来个自然的慢步穿过停车场,离开这里就搞定了。不!威利你为什跟着我我?

「等一下,温妮莎!你忘记了打卡!我可以帮你打卡,但你要先签字。」我在写字板上签了字,向他眨了眨眼。威利脸红了,我会记住这个的。

接受礼物编辑

要求:10行动点,1 太手提电脑,1个小猎犬2号信号(每次进入)

奖励:20经验值,105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塞满钱的皮箱

我正在一间古雅的咖啡馆等我的联络人,名字是罗伯特·格塔斯,一个美利坚企业家,五年前接触我时就把大堆钱丢在桌上。从未见过面但已经做了资料搜集。幻想他会是个改变世界的人。

他不老也不年轻,他不吸引也不丑。中等高度,平均体重,无任何标记。他难以在人群中认出,但我尝试了。

我眼光扫到他但又很快弹开,当我意识到,他向我龇牙咧嘴走过来申手。他穿着不起眼的灰色西装和朴素的眼镜。

「罗伯特,」我跟他打招呼握手

「请叫我罗布,我想我们一起工作有段时间了吧」我的薪酬已打到账户上。虽然会冻结一会儿,但他叫我不要担心。他会负责银行对大笔金额来往的疑问。

「真的在上面吗?吓?现在在挖掘吗?」

我回答他是。应该正在收集泥土样本和放置探测器。他承认从未告诉我要用小猎犬2号干什么。我给他手提电脑。交易完成。

泄漏风声编辑

要求:13行动点,1 台手提电脑,1 辆迷你轿车,1 个塞满钱的皮箱

奖励:30经验值,12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我们分开之前他陪我在外面散步,我笑说整件事十分讽刺。我妈常说我家出了个达尔文,同时我又出卖了小猎犬2号。他盯着我。

他建议我到他公司工作。他十分坚持! 我惊觉性地退后。我告诉他过去五年是为尽快退休。为何还要工作?

我不喜欢节外生枝。但我也不希望激怒他,他还管有我的金钱。但他的的表现使我慌乱。

他说钱是小事,但我们正成就历史。他提议跟他跑一次美利坚,参观一下他的设施。我问他为什么如此突然。

他点头。不知为何。我再次退后。我撞进某人怀里。一个坚实的气锁!

一个壮汉用衣服蒙着我的面!我不能—!......

王政复辟编辑

他们无视王权,发动战争,更甚禁止圣诞庆祝活动,最离谱的是他们砍下了我父王的头。现在我回来了,去夺回我所失去的。

王之战争编辑

要求:10行动点,10柄长剑

奖励:20经验值,13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经过那么一段长距行军,大家都累坏了,但无一个人抱怨,我却感不到一线骄傲。我们准备好去面对那帮圆颅党,我很快就会取回我的地位!

我大部分手下都是身经百战的高地人,而威尔士保王党和格拉斯特长老会更大大增强了我的军力。他们在我父王的旗帜下奋勇作战,使我很高兴他们在我这边。

我们数量上大大落后。但我的手下为每寸王土在城市战斗。哎,克伦威尔的人实在太多,他们逼退了我们!

我派人两次从议会的进击中突围。我带领手下去突袭红山。我突然想起了我父王。部下的呐喊支撑起了我的灵魂。

在这激烈情况下难以战斗,但我们迫使那些圆颅党撤退。该死的!克伦威尔派了更多部队来!究竟这流氓能集结多少增援?!我们的撤退变得混乱,我们必须逃离这个城市。

妈了个逼的攻击!我开始脱下盔甲就有一个高地人来帮手。他的伤痕透露了他英勇的战绩。我向他微笑,他傻里傻气的傻笑透露出他仍心存希望。我找到一匹强健的坐骑,但我集结不到我的部队。我们如今无法取胜。

「天佑吾王!」我认得这声音,是克里夫兰伯爵。他向我敬礼就突袭大街,带领一队视死如归的骑兵冲锋。这是唯一机会,我们就机从圣马丁城门逃去。

王之逃亡编辑

要求:13行动点(每次进入),1匹快递马

奖励:30经验值,15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我们远离了伍斯特,但旅程才正式展开。帮助我们的当地领主依然忠诚,希望以死相救。我只带一小撮家臣上路是最好选择。我丢下了大部分人,希望上帝能照顾他们!

圆颅党放狗去追踪我们。我们正前去斯陶布里奇,但那边有大批议会军驻守。我们要去更安全的地方,幸运的是,我在途中认识了可靠的盟友。

我把头发剪短后就不敢照镜,要装成一个圆颅党是多么愚蠢的事!我身上的衣服虽然粗糙但很舒适。现在我就像个普通人。

苍天保佑,天下起雨来,暂缓了圆颅党的追踪。但凡事都有代价,我要干净的衣服!我要为第二天在树林的温暖和食物而感恩。

我们藏在博斯科布庄园附近最大的一棵橡树上。我不怕任何人但畏高。穿过叶子我看见克伦威尔的人在橡树之下。真想丢个橡子下去。

我装扮成一个仆人,带著马去找铁匠补回丢了的蹄铁。他高兴地告诉我那些苏格兰人都被打倒了,但混帐的查尔斯·斯图亚特尚未被擒。哈哈,我告诉他查尔斯比任何保王猪更应上绞刑台!

运煤船「惊喜号」的船长同意带我到法兰西。他要求掩口费。真大胆,但凡事若幸运都有其代价。我离开英格兰海岸,虽战败了,但心存希望。

王之流浪编辑

要求:16行动点(每次进入),1艘小艇

奖励:40经验值,16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狗娘养的克伦威尔和他的走狗。我又流浪了。我收到一封印有奇怪纹章的信。我不知道这信是谁写的,他没有透露。但看来我在伦敦还有有影响力的盟友。

陛下, 情况看似绝望,但仍有机会。我收到消息,你忠诚的仆人们将会控制议会。

陛下,坏消息!那个篡位者被任命为护国公!当然我们还未输。还有很多人愿意牺牲所有换取你的归来。

陛下,七年了,那篡位者终于死了。议院承认你是合法统治者只是时间问题,请忍耐,我的君主。

陛下,那继承者软弱无能,但依然要小心处理。我保证那篡位者会在一个月内退位。

陛下,怀著兴奋骄傲的心情写信给您。蒙希将军已控制伦敦,他很快便会写信给您。我建议您聆听他的忠告。

将军给了我一个好建议,只要我父亲的敌人承认我为合法国王,我就会赦免他们。天大的喜讯!议院宣告我为国王!我ㄧ定要向那神秘的恩人报恩。

王之归来编辑

要求:18行动点(每次进入),1个国王的罩袍

奖励:51经验值,175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我被邀请回英格兰接受加冕。我要为我的回归作好准备。一到达便有很多事要做,很多错要纠正。

风和日丽,我叹了口气,看了布雷达的最后一眼,那是我居住多年的家。船长告诉我这次旅程会十分顺利,我笑了,我知道他所言非虚。

抵达多佛时几艘船加入我们的舰队。人们放礼炮去祝贺我的回归。但我心已飘往远方,我迫不及待再度踏上英格兰的土地上。

终于在我的生日那天抵达了伦敦。所有人都在欢呼,久经受训的士兵都要在这高兴的一天维持现场秩序。今天将会名留史册!

我把圣诞节归还人民的决定受到喜迎。当节日被夺走时,同样的人民以暴力去争取。现在不会再有人民因清教徒而受害。

这头短发比这身长袍要愚蠢。虽然我登基多年,这王冠却曾从我手上被窃。我一直追寻的王冠!我父王的王冠!

有人在跟蒙希将军交谈,他抱着个包裹着的球体,我很好奇那是什么,但现在我要受加冕。这王冠比我想像的要轻,像我的心一样。

\sec_level_04\unsorted\编辑

我要送你一个圣诞节礼物。好好享受!

——博学者

马其顿,腓立比编辑

要求:16AP(每次进入)

奖励:40XP,185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我们围绕著布鲁图斯的尸体,为这位罗马最伟大的守护者致哀。马尔库斯·安东尼送来他最好的布幔来包裹尸体。毫无意义的举措。别忘了,因为他反抗屋大维之故而使我们失败。

我们假装接受他的好意,但我们有自己的裹尸布。我们包裹布鲁图斯的全身,我们未曾使用过这裹尸布,十分紧张。

活动了!我们拉开一角,他的眼张开了!他双手在复活下挥动,他像是要把自己拉回体内。 他不说话不呼吸,毫无反应地摊在那。

无论这圣器有什么力量都不能把我们的兄弟带回来。我们把他的眼闭上,没有证据证明他曾复活。我们有人哭了,这是他第二次死亡。

我们放回圣器到木箱里头,裹上了安东尼的礼物。兄弟,请原谅我们。

他们被带离我们,带离罗马。但这不是悲伤的时侯,我们必须重组,为未来制定计画。

意大利,蒙特利久尼编辑

要求:18行动点(每次进入),1瓶墨水

奖励:51经验值,20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奇事成为奇迹,「神圣的裹尸布」到达。刚从法国的圣殿骑士中夺取。我不想去看那东西,但我必定要亲眼确定。我约了我兄弟在城里见面。

他告诉我裹尸布的主人,若弗鲁瓦·德·沙尔尼(Geoffroy de Charny)未曾察觉被盗。我们收买了很多人才用仿冒品替换真品出来,从历史中移除。

我感觉到…...有些东西...…这时侯裹尸布从盒中升起。一件魔物。腹中感到一阵不适。我开始记笔记。

有个人形展露在裹尸布之上。手臂贴身手掌向上。根据教会的记载,这容貌不断改变。另一个人?是什么人?他就像是被折磨过一般。

布条原本是黄色的......很古老。从血迹推断,曾有伤口被包裹过。 当我们掌握裹尸布的事后,我们把它放回盒中。我脑内响著轻语。有人把它看成幽灵,但对我来说那只是一直提醒我的任务多么重要。

有什么地方比这个有高墙保护的城市更安全去存放这魔物?我们会把它埋在深处确保无人找到。我们会把教会的记录烧了,去瞒骗那些宗教领袖。知道它的缺点比它被忘了更好。

意大利,米兰编辑

要求:20行动点(每次进入)1柄M1917转轮手枪,1 个塞满钱的皮箱

奖励:205行动点,250佛罗琳

概率物品:通用货币

太疯狂了!我到底做了什么而激怒了我的上司?正当自己人在轰炸我时我们却停滞不前。机会是不是真的?这二世年来我都不相信有这东西。

即使我穿着平民服饰亦依然保持低调。袋中装满钱但感觉像个负担。他们正在受苦,他们在不知道这是什么的情况下不会再次想从我抢走它。

希望还有餐厅在营运。我要跟其中一个巴格提亚利的人(Baguttiani),那帮只懂大只讲和无所事事的人见面。

里面不是空无一物,但门无锁。当中有个人坐在中间,他很紧张,他应该的。我把手枪拔出,我可不容易受骗。

他指著长凳那边的一个木箱子。我把袋放在旁边,同时继续用枪指着他。

我打开盖子看进去,一件褶叠起来的东西。十分污糟而且有阵霉臭。或者是这家伙的待洗衣物。

我看着我锁匙链尾的金属标志在抖动。我一瞥那家伙他点头回应我。我等了一分钟.....或者只是某枚炸弹的声音。它没有停,也许是我的幻觉吧。

琐闻趣事编辑

圣诞节休战是发生在西元1914年

小猎犬2号原定在西元2003年12月25日登陆火星

王政复辟的记忆是来自查尔斯二世,时间跨越西元1651年至西元1661年。他在西元1660年5月29日登基,西元1661年公众与议会为了庆祝并纪念复辟满一周年,就把查理即位的5月29日订为国定假日「皇家橡树节」。

马库斯·尤利乌斯·布鲁图斯死于西元前42年

若弗鲁瓦·德·沙尔尼(Geoffroy de Charny)死于西元1356年,所以裹尸布很可能是从他那里拿到的。他常被人与在西元1314年和雅克·德·莫莱一起被烧死的圣殿骑士若弗鲁尼·德·沙尔尼(Geoffroy de Charny)相混淆。

这个Baguttiani被称为巴古提它(Bagutta)饮食店,时间大约在西元1944年,米兰正遭受重炮轰击时。

如果你是用二维码扫描器扫描猎兔犬2号的信号α、β、γ、Δ,你将会得到SISNAAJINI, COCHETOPA, DZIT DIT GAII, and DIA,这些词都围绕着一个谜团,他们都出现在丹佛地下飞机场的地板上。

如果你用摩尔斯码操作人员(游戏物品)翻译莫尔斯码,那么会出现一个信息:莫尔斯规则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