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

刺客信条 维基

拉通哈給頓

(重定向自康纳) | 简体 | 繁體

1,492個條目
在本站
增加新頁面
評論26 分享
Eraicon-AC3.pngEraicon-Assassins.png

拉通哈給頓
V-ACIII-Connor.png
生平信息
故鄉

英屬美洲殖民地

生於

1756年4月4日,莫霍克山谷,北美殖民地

時期

美國獨立戰爭

政治信息
隸屬

莫霍克人
刺客
大陸軍(1775 – 1780)
天鷹號船員
狩獵協會
波士頓鬥士
拓荒者

真實世界信息
出現於

刺客信條III
刺客信條:遺棄
刺客信條III:解放
刺客信條:記憶

配音演員

諾阿·沃茨(Noah Watts)


「我或許無法成功,刺客們或許還要在艱苦奮鬥千年,但我們不停止。妥協,這是所有人的看法,我也學會了,但我認為這並不是常人所想的那樣。我認識到這將花上許多時間,前方路途遙遠且被黑暗籠罩。這條路不一定會把我帶到我想去的地方,我大概也不會看到它的終點,但我還是會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因為希望伴我前行,在所有都讓我回頭的時候,我會繼續前行。這,就是我的妥協!」
——康納·肯維寫於海爾森日記最後[來源]

Ratohnhaké:ton (發音 Ra-ton-ha-gay-toon,音譯為「拉通哈蓋圖」或「拉通哈給頓」等)(1756 — ?), 也叫康納Connor),是一個18世紀下半葉的美國刺客。他是戴斯蒙德·邁爾斯的祖先。他也是刺客信條III的主角。

生平

康納的父親是聖殿騎士大師海爾森·肯維,母親則是莫霍克人卡涅齊歐。康納從小在莫霍克部族長大,由於和白人殖民者經常碰撞,兒時經歷頗為凄慘。

他的村莊在1760年遭到大火(由華盛頓所下達的命令),母親也死於這場火災,這也導致他走上了一條尋找正義、反抗暴權之路。康納的目標是拯救他的人民並為他們在美國爭取一席之地。他後來遇到了刺客組織並於1770年加入他們。同時,美國革命也展開了,康納也和美國的幾位開國元勛結盟——華盛頓和本傑明·富蘭克林有過交往。

早年

「在這片土地上,我被撕裂。一部分的我想要抗爭並驅逐外來者。另一部分的我就是外來者。」
——康納 肯維三思其血統。[來源]

康納是海爾森·肯維與卡涅齊歐的孩子。他在她母親生活的村子卡那泰聖頓中,與部落里的小夥伴們一起度過了童年時光。其中,嘎納多貢與他關係最為緊密,兩人的友誼一直保持到成年。

四歲那年,正在和朋友們玩捉迷藏的康納遭到了幾名聖殿騎士的攻擊。這些人是來村莊附近搜索傳說中的前人遺迹的。年幼的康納並不害怕,反而憤怒地質問這夥人的頭目叫什麼名字。查爾斯·李感到非常可笑,回答了他並問他為什麼關心這個。康納發誓有一天要找到查爾斯,聖殿騎士們輕蔑地笑笑,將他打暈仍在一邊,走了。

儘管康納被打昏了,但並無大礙。回到村莊他才發現那兒已成為一片火海。康納錯誤地斷定是查爾斯·李和他的聖殿騎士們發動了這場襲擊。在襲擊中康納的媽媽不幸遇難,這也促使了他在成年之後反抗暴政和打抱不平,並時刻牢記為他的人民尋求正義。[1]

加入刺客組織

「村子裡的其他人,他們認為這是某種我想要的東西,某種我自己的選擇。但我從來就不這麼想。不,這並不是我的選擇,這是一種義務。」
——康納,在尋找刺客組織的途中[來源]
ACIII-Remember 7.png

康納遇見朱諾

康納在他的村莊中一直生活到1769年,但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部族被禁止離開他們生活的峽谷。13歲那年,他終於在一次私下的談話中,從族母那兒得到了些許答案。她向康納展示了一個水晶球,並告訴康納,他們的部族奉神諭守護這片土地上的一個秘密。拿起這個伊甸碎片時,康納聽到了朱諾的聲音,被告知自己正處於Nexus之中。

朱諾帶他開始了一場「靈魂之旅」,給予他鷹的形象,帶著他穿越一個充滿迷霧的場景。朱諾告訴他,他正在走的這條道路會讓聖殿騎士們過早地接觸到大神殿,進而導致世界的毀滅。她向康納展示了刺客徽記,告訴康納,有這個徽記的人會帶領他走上正確的道路。

恢復知覺後,康納發現自己躺在村莊附近的一條河邊。當他憑著記憶把那個符號畫在河岸沙地上時,族母走了過來,問他在什麼地方看到了這個符號。康納解釋說是神明展示給他的,於是族母明白了神明交給康納的使命。

ACIII-BoorishMan 3.png

康納與阿基里斯·達文波特見面

她告訴康納,她曾經在位於東部的達文波特家園見過這個符號,並允許他離開山谷。康納穿過開拓地,來到了一處破落的莊園。1769年的某一天,他敲響了莊園的門,一名年長的老者開了門。康納猶猶豫豫地解釋道,有人告訴自己來這裡接受訓練。但老人很乾脆地拒絕了他並將門砰地關上了。在馬廄里過了一夜之後,這名年輕的莫霍克小夥子再一次嘗試敲門,卻只聽到老人大吼著要他離開這塊土地。

康納倔強地跑到莊園後門接著敲,然後又爬上陽台試圖找到入口。但老人阻止了他,將他打倒在地,嚴厲地對他說:「世界一直在繼續前進,你最好也繼續前進。」康納回到馬廄,暗自發誓老頭不接納他,他就不離開。

當晚,一夥匪徒(來路不明)潛入達文波特家園,一邊討論他們的攻擊計劃一邊從康納睡覺的馬廄邊走過。康納醒了過來,質問他們在做什麼,匪徒們開始攻擊他,被康納擊敗。然而匪徒的頭目從背後將康納擊倒在地,問他是否在為莊園主工作。就在這時,老人悄悄地出現,從背後刺殺了匪徒頭目。

ACIII-BoorishMan 13.png

阿基里斯解釋聖殿騎士

他叫康納清理掉這堆「垃圾」,然後跟他進入宅邸以便他們可以談一談。在那裡,這個男人最終告訴了他聖殿和刺客之間的衝突,也向他表明了自己是刺客大師,名叫 阿基里斯·達文波特。他也向他展示了宅邸基層的隱藏房間,那裡掛著一套刺客制服,擺著一對袖劍。阿基里斯接著帶他到一堵牆前,牆上有殖民地上的聖殿成員的名字和畫像,即是 威廉·約翰遜約翰·皮特凱恩托馬斯·希基本傑明.丘奇查爾斯·李以及康納的父親,最高大師海爾森·肯維[1]

波士頓大屠殺

康納:「那是我的父親?
阿基里斯:「是的。也就是說麻煩就要來了。我需要你去跟蹤他的同伴。這些群眾是個火藥桶——我們不能讓他將其點燃。
——康納和阿基里斯在波士頓暴亂。[來源]

接下來的幾個月中,阿基里斯繼續訓練康納。1770年3月,他將康納帶到了波士頓,準備購買修繕莊園所需的東西。

為了讓他融入殖民地的生活,阿基里斯還給他取了一個英語名字「康納」(來自阿基里斯1755年死去的兒子康納·達文波特)。

康納驚奇地看著城市生活的一切,阿基里斯甚至得數落康納才讓他回過神來。之後,阿基里斯將康納指向一家雜貨店,讓他在那裡購買木材和其他建材運上馬車。

購買了阿基里斯清單上的貨物,康納碰上了騷亂的人群,他們正高喊口號,要英軍士兵離開波士頓。康納來到阿基里斯身邊,兩人觀察著騷動的人群,直到他們發現海瑟姆·肯維出現在人群中,正與另一個人說著什麼。阿基里斯擔心聖殿騎士會把一觸即發的局勢弄得更糟,就派康納去探查海瑟姆和他的同夥在謀劃什麼。

ACIII-TriptoBoston 8.png

康納看著海瑟姆和他的同夥

儘管想接近父親,但康納還是按照阿基里斯的指示去跟蹤另一個人。跟著那人上了屋頂後,康納成功地阻止他向人群開火。

但是,早已站在馬路對面屋頂上的查爾斯·李出現了,他用自己的手槍向空中開火,槍聲刺激了英軍士兵高度緊繃的神經,他們便向波士頓民眾開槍。在混亂中,海瑟姆對衛兵指出了康納,提示士兵們追捕他,並在之後指控他開響了波士頓大屠殺的第一槍。

好容易擺脫了追捕之後,康納碰到了一個陌生人,介紹他去找一個名叫薩繆爾·亞當斯的人尋求幫助。薩繆爾幫助康納通過撕毀通緝令賄賂賣報人或印刷店的方法來消除自己的惡名。接下來,薩繆爾將康納送到波士頓港口,以便讓他安全回到達文波特家園。

回到家園之後,康納憤怒地找到阿基里斯,質問他為什麼把自己丟在波士頓不管。阿基里斯卻平靜地說,這一天的經歷遠遠勝過幾個月的訓練。作為對他的成就的認可,阿基里斯終於將一對袖劍送給了康納。[1]

重建家園

ACIII-RiverRescue 6.png

戈佛雷感謝康納救了泰瑞的命.

沒過多久,康納和阿基里斯就聽到有一個男人在拍著窗子喊救命。康納迅速跟著那人來到了河邊,看到另一名男子抱著一根圓木順河漂流,很快就要被衝下瀑布了。康納沿著河邊追上了那人,將其救起。兩人名叫戈佛雷和特瑞,是伐木工,他們正在尋找合適的地方建立伐木場。康納提出,家園裡有一個好地方可以給他們使用,兩人很高興地同意了,帶著他們的家庭在家園定居了下來。這標誌著定居者將會陸續到來。

之後的幾年,康納幫助周圍的人們,並邀請他們來家園定居。漸漸地,達文波特家園發展成了一個小社區。康納可以在家園中購買原材料,加工製作貨物,然後通過貿易隊賣出,同時為居民們提供必要的保護以應對外來的威脅。

救下特瑞的不久之後,阿基里斯約康納去家園的碼頭看一件他稱為「資產」的東西。到了那兒,康納看到一艘年久失修的船的殘骸,還有一所眺望著整個海灣的小房子。

他們進了房子,見到了羅伯特·福克納,他是那艘船——天鷹號——的大副。康納出了足夠維修的資金,羅伯特很高興地答應為天鷹號重新組織一隊船員,並恢復她暢遊大海的能力。之後的三年,康納繼續跟著阿基里斯訓練。

ACIII-TrainingBegins 5.png

阿基里斯教康納管理莊園。

轉眼來到1773年,天鷹號修好後,羅伯特邀請康納一起去為船裝備火炮。康納毫不猶豫地去了,這一出海就是好幾個星期。羅伯特教會康納開船和海戰的技巧。在返航前,他們還消滅了一小隊私掠船。

下船之後,康納聽到一個醉漢在嚷嚷著有關他手中的「信件」的事。這些信是傳說中的基德船長寫的。當他們回家後,康納受到了阿基里斯的責罵,說他一去這麼多天,居然不跟他打個招呼,哪怕是說一聲再見。

不過,那天阿基里斯還是帶康納進入了莊園地下室,授予了他刺客制服。儘管阿基里斯承認這個組織在類似的場合會舉行某種儀式,但他和康納似乎都不是做這種事情的人。簡簡單單地,康納穿上了刺客制服,阿基里斯對他正式加入刺客兄弟會表達了歡迎。[1]

獵殺聖殿騎士

「我對抗的是一種理念,而不是一個國家。」
——康納對他零星地參與美國獨立戰爭的解釋。[來源]

戰爭宣言

同年,嘎納多貢來到家園找康納,帶來了威廉·約翰遜試圖奪取族人領地的消息。義憤填膺的康納決心找出併除掉約翰遜.

儘管阿基里斯試圖阻止康納魯莽行事,但康納稱自己必須兌現保護族人的諾言。他將嘎納多貢的戰斧用力砍進莊園門口的柱子上,解釋說這是他們族人在戰爭開始時的傳統,在危險解除之後斧子才會被取下。阿基里斯對這種損壞房子的行為感到迷惑和不悅。

ACIII-Teaparty 7.png

康納和史蒂芬將茶葉丟進波士頓的海港里。

康納前去見薩繆爾·亞當斯,後者許諾幫他找到約翰遜,但必須先削弱亞當斯的茶葉傾銷。接下來康納認識了一名法籍酒館老闆史蒂芬·夏菲爾.,幫助他擊退了徵稅官。不久之後史蒂芬陷入了狂躁暴力的狀態,在波士頓到處挑起針對親英分子的騷亂。

康納先找到了負責茶葉運輸的主要監工,讓史蒂芬——隨後他成為了康納的學徒——刺殺了他。接著亞當斯又找到了他們,希望刺客們能幫助自由之子將剛剛用船運到波士頓的茶葉傾倒進海里。康納同意了。

康納在波士頓傾茶事件過程中保護自由之子,並高調地將最後一箱茶葉扔進水裡以示反抗。這一切都被站在遠處觀望的約翰遜看在眼裡。緊接著,有感於民眾備受聖殿騎士的壓迫,康納開始在波士頓各處幫助人們。因而,他也招募到了一些有志於反抗的男女作為自己的學徒,就像史蒂芬一樣。

六個月後,1774年夏季,嘎納多貢帶康納來到了約翰遜山,威廉·約翰遜正在那兒與土著部落的長老們會談。儘管約翰遜承諾給與他們保護,但原住民們堅定地認為他的話是空洞的,表示絕不會出售他們的領地。

失去耐心的約翰遜正準備轉而訴諸武力,康納從高處飛身而下刺殺了他。約翰遜在他的臨終遺言里對康納說,他想得到這些土地並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維持和平並保護原住民。

點燃革命之火

ACIII-Midnightride 11.png

康納和保羅在當天夜裡四處奔走。

一年之後,一名信使來到了家園,請求康納幫助一個名叫保羅·列維爾的人。康納委婉地拒絕了,而且他不喜歡自由之子們把自己誤當成他們中的一員。不過,當阿基里斯指出信中提到了聖殿騎士約翰·皮特凱恩時,康納的態度立刻改變了。

儘管康納見到了保羅·列維爾,但卻失望地發現皮特凱恩並不在場。列維爾請求他一起騎馬去警告來剋星敦康科德的民兵提防即將到來的英軍,承諾事後幫他找到皮特凱恩。

之後康納在萊剋星頓參與了殖民地民兵的行動,隨後在4月19日,萊剋星頓的槍聲打響了。皮特凱恩出現在那次戰鬥中,但康納選擇與大陸軍一起保衛城鎮,而不是去接近他真正的目標。6月16日,薩繆爾·亞當斯與康納一同參加了喬治·華盛頓就任大陸軍的總司令的儀式。在華盛頓的演講進行當中,康納聽到查爾斯·李的聲音從後方的座位傳來,他立刻起身面對查爾斯。薩繆爾很快介入打斷了他們的爭執,將康納推到一邊,介紹他與華盛頓認識以轉移他的注意力。華盛頓熱情地與康納打招呼,而康納也感覺到他面前站的這個人將會帶領國家走向自由。

ACIII-Conflictlooms 8.png

康納在邦克山見到了普南特。

事後康納來到了邦克山以色列·普南特正在這裡與皮特凱恩指揮的英軍對抗。為了將皮特凱恩從藏身處逼出來,康納提出幫助普南特消滅兩艘正在向大陸軍猛烈開炮的戰艦。

皮特凱恩和他的軍隊被迫撤到了城外的一個更安全的位置,康納滲透進軍營,從樹頂上暗殺了皮特凱恩。與約翰遜一樣,皮特凱恩也將自己的所作所為正義化。在逃離前,康納從皮特凱恩身上找到了一封信,信中提到了一起針對華盛頓的暗殺陰謀。

ACIII-Ontheside 13.png

康納和希基被逮捕。

康納開始調查這場針對華盛頓的陰謀,但沒有取得什麼進展。1776早春,Benjamin Tallmadge,一名刺客兄弟會的盟友,帶領他到紐約搜尋托馬斯·希基的蹤跡。Tallmadge說,希基很可能正在紐約製造偽幣,同時謀劃刺殺華盛頓。

當康納進入希基的工作室時,他亮出了自己的袖劍——這說明他是一名刺客。希基非常驚訝,在逃跑之前,他說他本以為刺客早已被清除乾淨了。

康納在大街上追逐並抓住了希基,但是他倆卻同時被衛兵逮捕了。康納試圖辯解自己不是假幣團伙的成員,卻被一拳打昏了。他和希基兩人被以製造和使用假幣的罪名投進了Bridewell監獄[1]

保護喬治·華盛頓

梅森:「那人是我們的偉大的保護神,註定要帶領我們國家走向自由。任何試圖謀害他的人,要麼是傻瓜,要麼是叛徒。
康納:「那麼你應該理解為什麼我必須從監獄出去了,如果我不去保護華盛頓,那麼他很快就會被殺害。
——梅森·威姆森與康納談起喬治·華盛頓[來源]
Bridewell Prison 3.png

希基被帶往監獄的另一個房間。

康納醒來的時候已經身處Bridewell監獄了,關在隔壁牢房的希基正在嘲笑他。康納說,至少現在華盛頓安全了。希基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有兩個人來了。

查爾斯·李和海瑟姆·肯維把希基釋放了出來,但告訴他說,這只是要把他挪到一個大一點的房間,因為針對他涉嫌謀害華盛頓的的調查還在進行當中。

當他們要離開的時候,希基指著康納的牢房,問二人將如何處置這個刺客。海瑟姆讓查爾斯處理這個事情,並對康納說,他已經有了一個計劃,能一石二鳥。

聖殿騎士們離開後,康納開始偷聽旁邊牢房的犯人聊天,得知一名叫做梅森·洛克·威姆斯的犯人正在製造一把鑰匙。康納找到了梅森,發現後者很清楚華盛頓在這個國家的獨立進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便說出了自己越獄的真正目的——阻止希基的陰謀。

Bridewell Prison 9.png

康納與梅森對話

儘管梅森想要越獄,但他花了幾個月時間打造的這把鑰匙,剛剛被另外一名犯人偷走了。有鑒於此,康納冒險將鑰匙偷了回來,卻發現這並不能打開他自己的牢房門。

第二天,他又找到了梅森。梅森告訴他,自己打造這鑰匙並不是希望它能用,而只是想用它去調包典獄長的真鑰匙。然而,想要接近典獄長,唯一的辦法就是被關進「地牢」,也就是囚犯們的禁閉室。於是康納找幾個犯人打架,引誘守衛來將他投進「地牢」。

在地牢里,康納將典獄長的鑰匙調了包,來到了地面監區,先向梅森表達了感謝並承諾將會報答他,然後就潛往希基的牢房。可是到了那兒他才發現,裡面只有典獄長的屍體,一回頭,查爾斯·李和希基正站在門外。

Bridewell Prison 14.png

康納被查爾斯·李扼住脖子

聖殿騎士們用槍口指著康納,告訴他,他將被以試圖謀害華盛頓的罪名起訴,而且殺害典獄長的罪名也會被加在他頭上。

康納試圖將查爾斯繳械,卻被聖殿騎士們抓住,重重地壓在了牆上。查爾斯這時才發現,康納就是多年之前的那個小孩,他嘲諷康納確實信守諾言,「找到」了自己。接著他將康納擊昏在地,讓衛兵把他拖回了牢房。

第二天早晨康納醒來,被衛兵帶到了行刑地點,在那兒他遇到了希基。康納以為會有一次公開審判,但希基幸災樂禍地告訴他,叛國者無需審判,直接執行。

ACIII-Publicexecution 7.png

查爾斯·李向公眾宣讀康納的「罪行」

康納被守衛押著前往絞刑台,周圍許多圍觀群眾在謾罵他,而華盛頓、查爾斯和希基站在附近看著。然而,與此同時,他注意到他的刺客同伴們正將屋頂的警衛們一一清除。緊接著,在被一名憤怒的群眾打倒在地後,康納發現阿基里斯出現並將他扶了起來。

老頭告訴康納,需要幫助時,給個信號就行。在絞刑台上,查爾斯·李向圍觀群眾宣稱康納意圖謀殺華盛頓,並將繩索套在康納的脖子上。在絞刑台的地板打開的一瞬間康納發出了信號,刺客們救下了他。阿基里斯在絞刑台底部扶起康納,把刺客戰斧交到了他手裡。

刺客同伴們正在與希基的僱傭兵對峙,康納趁機穿過混亂的人群,跑向站在保鏢身後的華盛頓——希基正試圖衝過去刺殺他。不過康納的動作更快,搶先一步將他制服。臨終時,希基說自己並不關心聖殿騎士們的事業,他只不過是跟著他們干,以獲取自己想要的金錢和權力。

ACIII-Publicexecution 14.png

康納在獨立宣言簽署現場

接著康納發現自己被一群士兵舉槍包圍。普南特及時趕到現場並命令士兵放下槍,指出康納剛剛救了華盛頓的命,他不是個罪犯,而是英雄。康納向普南特詢問華盛頓的去處,得知他馬不停地地去了費城

康納和阿基里斯趕到了費城。康納決定把聖殿騎士和刺客的秘密鬥爭告訴華盛頓,以便讓他明白自己在對抗什麼。但阿基里斯不建議他這麼做,認為這只會干擾華盛頓。

進到屋內,康納參與了《獨立宣言》的簽署儀式,這宣告了殖民地脫離英國統治獲得自由。但他依舊沒有見到華盛頓,後者在他到達前剛剛離開前往紐約了。

遇見艾芙琳

AC3L-Aveline & Connor.jpg

艾芙琳和康納在紐約的邊境。

在1777年的冬天,康納到了紐約遇上了艾芙琳 ·德·格朗普雷,她是個來自新奧爾良市的法-非裔刺客。艾芙琳讓康納幫助她尋找一個名為喬治·戴維斯的聖殿騎士,他同時也是來自杜莫爾領主衣索比亞軍團的英軍士兵。

他們倆一起在紐約邊境里的一個堡壘里發現了Davidson,於是康納引開Davidson的守衛,而艾芙琳潛入堡壘去尋找這名聖殿騎士。

艾芙琳對付完Davidson之後與康納碰面。由於她最近的工作以及從Davidson那裡獲取的信息,艾芙琳開始對刺客的行事方式有些不確定。她問康納是否認為作為一個刺客而戰是一件正確的事,康納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他「相信自己的雙手」能夠區分對錯。

獵殺倫道夫

ACIII-Rescue 1.png

阿曼達前來為康納提供倫道夫號的消息

在調查楠塔基特島附近的海區發生的襲擊時,康納和福克納發現鳳凰要塞已經被聖殿騎士的勢力佔據。他們成功地摧毀了這個堡壘,但襲擊仍然時有發生。

不久以後,他們在葡萄莊園島附近海域遇到了阿曼達·貝利。阿曼達告訴二人,USS倫道夫號正在襲擊殖民地的船隻。倫道夫號的船長是大陸軍海軍的尼古拉斯·畢德爾。他們開始追蹤倫道夫號,結果遇到了幾艘聖殿騎士船隻的伏擊。天鷹號很輕鬆地擊沉了所有敵船,但這也給了畢德爾逃跑的時間。

康納又一次駕駛天鷹號出海了,這次他的任務是為法國船隻La Belladonna護航。原本倫道夫號受命護送她,可是卻把她孤零零地丟在了公海上。為了保險起見,Belladonna號的一名船員上了天鷹號,以免他像倫道夫一樣臨陣脫逃。很快,聖殿騎士的船隻就前來襲擊Belladonna號了。

ACIII-Frenchinvolvement 6.png

康納審問那艘船的船長

天鷹號和Belladonna號一起擊沉了幾艘敵船,其中Belladonna 擊沉了至少11艘,而天鷹號做得更好。然而,突然出現的一艘主力炮艦打斷了La Belladonna的桅杆。

康納命令手下換裝鏈形彈,成功摧毀了主力炮艦的桅杆,為強行登艦創造了條件。成功登艦後,康納迅速殺死了這艘船的船長。

這艘主力艦的艦長說,襲擊La Belladona的並不是英國人,所有這些船,還有畢德爾,都聽命於聖殿騎士組織。看到他手上戴著的聖殿騎士戒指之後,康納立刻意識到這都是真的。

剛剛處理了這名船長,康納就收到消息,倫道夫號就在附近——在桅杆頂上,康納從他的單筒望遠鏡里看到了這艘船。但是他不能下令追擊,因為他必須留下保護Belladonna。

ACIII-Biddlehideout 7.png

畢德爾請求康納允許自己和倫道夫號一起沉沒。

1778年5月17日,刺客們鎖定了倫道夫號的位置。在一個暴風驟雨的夜晚,我們的天鷹船長追上了倫道夫號。畢德爾把他們引入了埋伏,很快天鷹號遭到了兩艘主力艦和倫道夫號圍攻。儘管炮彈和各種碎片不停地從康納和福克納頭上飛過,他們還是成功擊沉了兩艘主力艦,並且只用一發鏈形彈就摧毀了倫道夫號的桅杆。

於是,天鷹號沖向了倫道夫,強行登艦並大開殺戒。康納毫不理會這一切,直接沖向了畢德爾,當著所有人的面與他決鬥。決鬥中,一場爆炸讓他們兩人都掉到了甲板下面,在船艙中繼續他們的決鬥。

康納對受了致命傷的畢德爾宣布,他統治殖民地沿岸的時代結束了。畢德爾卻說,康納把他當成自己事業的敵人是愚蠢的。他請求康納允許自己和倫道夫號一起沉沒在大海之中。康納滿足了他的最後一個願望,這另福克納很沮喪,因為他覺得「倫道夫號是多麼好的一條船啊!」

Missing Supplies 1.png

康納和華盛頓在營地

儘管連續取得了三次勝利,但康納卻沒能消除聖殿騎士對華盛頓的威脅。冬天來了,儘管阿基里斯反覆警告康納低調隱秘是刺客的行為準則,而且從來不「站在屋頂上宣布一場陰謀」,但康納還是堅持前去直白地警告華盛頓。

不僅如此,康納還尖刻地指責阿基里斯對殖民地刺客的領導不到位,導致聖殿騎士統治了殖民地。阿基里斯提醒他,世界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不會有大團圓結局的(Life wasn't a fairy tale and there were no happy endings.)。康納並不相信這些,宣稱阿基里斯這樣的人執掌大權的時候這些東西才能成立,接著就飛身上馬。阿基里斯嚴厲地提醒康納說,你急著拯救這個世界,小子,那就小心別不小心摧毀了它。(In your haste to save the world, boy - take care you don't destroy it!)[1]

與海瑟姆合作

Missing Supplies 2.png

康納被海瑟姆伏擊

康納在福吉谷的大陸軍營地找到了華盛頓,這位指揮官向他抱怨,有一大批供給他們軍隊的給養不久前剛剛被偷走了。

華盛頓懷疑本傑明·丘奇,一名剛剛從監獄放出來的大陸軍的叛徒,有可能實施了這次盜竊。他請康納到一座廢棄的教堂查看情況,有報告稱那附近有異動。

康納到了那,去發現教堂似乎是空的。但當他走進去之後,便被他的父親,海爾森·肯維伏擊了。康納設法擺脫他的控制。康納一邊與海爾森周旋,一邊指責海爾森是前來檢查本傑明是否替英軍兄弟偷了足夠物資的。

然而,海爾森糾正道,聖殿騎士並不是為英國人工作的,並且承認本傑明·丘奇不僅背叛了大陸軍,還背叛了聖殿騎士組織。鑒於兩人都是前來追查本傑明的,海爾森建議,或許可以進行一次合作。

ACIII-Fatherandson 4.png

康納把自己打扮成僱傭兵的樣子

兩人穿越了整個邊境地區試圖獵殺丘奇,最終各項線索將他們引到了波士頓的一個倉庫。海爾森的威望使他可以自由出入,但康納不同意海爾森自己進去,說要進一起進,要麼都不進。

於是,為了通過關卡,康納將自己打扮成僱傭兵的模樣,海爾森公開對守衛說,這是我兒子。

進去之後,海爾森出於好奇,詢問康納的母親,卡涅齊歐的近況——懷上康納以後,卡涅齊歐就斷絕了她與海爾森的一切聯繫。然而,康納給他的答覆是,母親早就在海爾森的命令之下被謀殺了,這使得海爾森十分震驚。他辯解說自己並沒有下過任何類似的命令,但康納置之不理,說已經沒有寬恕他的打算了。

ACIII-Foamandflames 11.png

康納跑過燃燒的釀酒廠

打開最後一道門鎖後,他們繼續前進尋找丘奇,結果發現倉庫里的那個人只不過是個誘餌,他們遇到了埋伏。於是我們的刺客和聖殿騎士一起消滅了攻擊他們的僱傭兵,並從最後一人口中審問得知,丘奇剛剛帶著大陸軍的物資乘坐一艘名為「歡迎號」的船隻離開了。

就在這時,一名試圖攻擊他們的步槍兵開槍打中了附近的火藥桶,整座房子陷入一片火海,康納和海爾森不得不施展自由奔跑的本事,跑過燃燒的房子,破窗而出跳入海中。

康納調用天鷹號來追蹤丘奇的船隻。在峽灣中他們看到了一艘被拋棄的船隻,接著很快發現了歡迎號就在附近。天鷹號用鏈型彈打斷了對方的桅杆,正靠近時海爾森搶過舵盤,駕駛天鷹號撞上歡迎號,雙方船員展開了肉搏。

ACIII-Bitterend 11.png

康納刺殺本傑明·丘奇

康納在甲板上殺掉了幾名軍官,接著便跟隨他的父親下到船艙中。這時,海爾森正在毒打丘奇以懲罰他對聖殿騎士的背叛。康納阻止了他,並開始審問丘奇。

丘奇拒絕回答,於是康納用袖劍殺死了他。臨終前,丘奇承認給養被藏在了附近的島上。同樣,他也為自己行為的正義性辯解,說英王喬治也同樣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英國這麼做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件事之後,康納開始相信聖殿騎士和刺客是有希望聯合的,因為他們有類似的想法和信仰。[1]

聯盟的破裂

本傑明死後不久,康納想再一次找到海爾森,以期建立兩者之間更長久的聯盟關係。在為自己說過的話道歉之後,康納把自己關於結盟的想法告訴了阿基里斯。

然而,阿基里斯直截了當地表達了反對意見。他認為只要海爾森還活著,刺客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

ACIII-Alternatemethods 10.png

康納與被擒獲的軍官來到喬治堡

康納還是前去紐約尋找海爾森了,在那裡聖殿騎士們正在試圖查出英軍的下一步動向。海爾森對自己的間諜沒能打探到消息感到十分失望,他們知道的不過是「等待上面進一步的命令」。

康納指出,這只不過意味著他們需要追蹤幾名英軍軍官罷了,而就在此時,一些英軍軍官正在紐約大火的廢墟之間開會。伏擊了這些軍官之後,兩人成功地抓住了三名軍官,並將其中一名試圖逃跑者抓回。

在他位於喬治堡的住所里,海爾森輪番審訊了三人,得知兩天內英軍將從費城撤退到紐約。

每審訊完一人,海爾森就將其殺死,這讓康納非常不高興。儘管如此,康納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上,他決定前去將英軍的動向告訴華盛頓。海爾森卻認為他們應該告訴查爾斯·李,但康納拒絕了。

ACIII-Brokentrust 2.png

康納警告華盛頓和海森姆不要干涉自己的任務。

正當康納把情報告訴華盛頓的時候,海爾森溜到指揮官的背後,拿到了他之前正在看的信件。他發現了信中的一些特別的內容,並大聲地念給康納聽——華盛頓剛剛下令燒毀康納的村子並在土地上撒鹽,理由是許多Kanien'kehá:ka族人正在幫助英軍。海爾森又提起了十四年前的那次縱火,那也是出於華盛頓的命令。

怒髮衝冠的康納斷絕了他和華盛頓的關係,這令海爾森十分高興。然而正當他叫自己的兒子和他一起去找查爾斯·李的時候,康納同樣拒絕了他,指責海爾森對他隱瞞真相,直到說出真相對自己有利為止。康納警告兩人不要來追趕自己,否則都會被他殺掉,接著便上馬去追趕華盛頓派出的傳遞攻擊命令的信使。

ACIII-Brokentrust 6.png

康納與嘎納多貢對峙

康納殺掉幾名信使之後便回到了村莊,發現村子安然無恙,可是族母告訴他,查爾斯·李已經鼓動了幾名族人的戰士去襲擊大陸軍了。

康納不希望村子捲入這場戰爭,便前去組織這些族人,將他們擊昏。然而,當他跑向最後一人,也就是嘎納多貢的時候,對方朝他扔過來一把刀。

嘎納多貢憤怒地責罵康納,說自己不應該相信康納會保護村子,指責康納背叛了人民,被華盛頓所謂的事業騙走了。儘管康納解釋說查爾斯·李在撒謊,但嘎納多貢仍然開始攻擊他。一陣搏鬥之後,康納不得不殺掉了自己的童年好友。

緊接著康納趕往蒙茅斯追殺查爾斯·李。在那裡他遇到了拉法耶特侯爵領導的大陸軍。拉法耶特告訴他,幾分鐘前查爾斯出現並下達命令,高喊著讓所有人前進,然後就逃跑了。這時,大量的英軍出現並開始包圍這片區域,康納於是主動提出協助他們撤退。

ACIII-BattleofMonmouth 4.png

康納、華盛頓和拉斐特在一起

在撤退前,康納和一小隊拉斐特的精英衛士開始用加農炮組織英軍的推進。撤退的路上他還救下了一些正要被英軍處決的大陸軍士兵。

到了華盛頓率領的主力部隊里,拉斐特祝賀康納成功拯救了這麼多生命,但康納徑直走向華盛頓,告訴他查爾斯·李已經背叛大陸軍。鑒於開戰前查爾斯的怪異行經,拉斐特支持了這一指控。華盛頓回答道,他們將會進行調查,康納駁斥道,這麼做的機會早就錯過了。

離開前,康納警告華盛頓,如果他饒恕查爾斯·李的性命,那麼康納自己就會親自去殺掉查爾斯。[1]

西點堡壘里的叛徒

兩年後,華盛頓再次向康納求助,讓康納搜出他懷疑可能會刺殺本尼迪克特·阿諾德的一個間諜。康納接受了這一請求不過要求華盛頓不要再向他求助了。康納擊退了守衛,就去將探子已死之事告訴了阿諾德。

康納在幫助將火藥分給軍隊後,發現阿諾德和他的少校約翰·安德森暗中走開去談論點什麼。康納悄悄的跟了上去,發現阿諾德自己就是個間諜,而安德森實際上是紅衫軍的少校安德烈。阿諾德讓安德烈去把一封信交給柯林頓上將,這位柯林頓上將曾表示如果西點堡壘投降的話就給兩萬英鎊。

康納跟著安德烈,看到他換上了紅衫軍的衣服,然後被兩個美軍士兵攔住了。安德烈正笨拙的試圖繞過去,康納就要求士兵搜安德烈的身,於是就發現了那封信。

安德烈被捉住了,康納去和阿諾德對質,阿諾德聲稱那封信是個鬧劇,是個為了毀掉他這麼一個忠實愛國者聲望的鬧劇。就在這時,西點堡壘遭襲,阿諾德趁機逃走了。

在成功保衛住堡壘後,華盛頓趕到並向康納道賀,不過康納對阿諾德已經逃走表示很氣憤。華盛頓對為一個愛國者英雄所背叛這件事感到有些悲傷,而康納很生氣的表示「這是你種下的苦果」。之後康納離開華盛頓,看著阿諾德的船離去。

追殺查爾斯·李

查爾斯·李:「就算你想要保護的人拋棄了你,你卻還在堅持,還在奮戰。這是為什麼?
康納:「因為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做了!
——查爾斯·李和康納間最後的話。
ACIII-BattleofChesapeake 1.png

1781年,康納和阿基里斯。

1781年,康納來到家園別墅,阿基里斯卧在病榻上奄奄一息。他叫康納把革命的信息告訴他,康納說殖民者們勝利在望,這個國家可能最終確會從英國的統治下解放出來。

阿基里斯接著告訴康納,雖然康納一直相信刺客和聖殿騎士可以聯合起來,但是海瑟姆和李還是都要死。

隨後康納在別墅地下室與拉法耶特會面,說出了自己進入喬治堡壘的計策。為了達成此目的,他需要法國同盟軍偽裝成英軍,這樣他們就可以向堡壘開炮,使得康納可以趁亂殺死李。

拉法耶特對此表示同意,不過要求康納在切薩皮克海灣幫助法國海軍以作回報。

康納離開前,阿基里斯讓他去紐約的廢墟里找一幅畫,而康納成功的找到了這幅畫,並帶回了家園。阿基里斯告訴康納先放著那幅畫不管,等時機到了再說。

康納參加完諾里斯和米莉安的婚禮後回到別墅,發現阿基里斯坐在椅子上已經去世了,留下了一封給康納的信。

信中說道,阿基里斯的財產皆歸康納所有,康納的出現使得他對這個新生國家的未來充滿希望。隨後,康納和家園居民將阿基里斯葬在他的妻兒旁邊,追憶他作「山上的老人」。之後,康納將阿基里斯的畫掛在了別墅里——那是一幅阿基里斯一家人的畫像。

ACIII-BattleofChesapeake 18.png

Grasse艦長同意幫助康納。

1781年9月5日,在切薩皮克海灣海戰中,康納駕駛天鷹號幫助法軍與馬賽號和聖艾斯普號一同打擊英軍艦隊。很快,因為英軍壓倒性的數量優勢,兩艘法軍船隻被擊沉,而天鷹號的大炮也被一艘軍艦擊毀。

拉法耶特的支援還在後頭,而這邊戰事正酣,於是康納不得不駕駛著天鷹號撞向軍艦。聽到船員們驚恐的噓聲,康納獨自一人登上敵艦,殺死船長,點燃其軍火儲備,然後迅速逃回天鷹號,英軍船隻就此炸毀。就在這時,法軍增援來到。

康納要求艦隊司令升起英國旗,以便能輕鬆靠近喬治堡壘周圍的區域。康納藉由紐約地下通道來到該軍事區域,發出信號讓軍艦開火,由此開始了一番襲擊。

然而,康納在轟炸中受了傷,跌跌撞撞的從一個由炮彈炸開的洞里進了堡壘,發現等著自己的是自己的父親,他已經預見到了康納的到來於是已經讓李離開了。

ACIII-Laststand 18.png

康納殺掉了海瑟姆。

兩人一番決鬥之後,海爾森掐住康納的脖子,準備扼死他。就在海爾森對康納毫無希望的目標進行評論的時候,康納將袖箭刺入了他的喉嚨。臨死前,海爾森表示他算是為康納感到驕傲,但早應該將康納殺掉。

這次對抗之後,康納將頭髮剃成了莫西幹頭型,並在臉上塗上了莫霍克族的戰鬥圖案,誓言追殺查爾斯·李。1782年,在海爾森的葬禮上,康納與李對峙,由於他受了傷於是很快就被捉住了。李對海爾森的死表示憤怒,他表示他會讓康納活著,這樣康納就可以看著李將他所愛一切一一毀掉。接著李離開,讓守衛隨他們自己的意願處置康納。康納逃走,悄悄的登上了一艘監獄船,得知李在波士頓後便將船上的長官殺掉了。

康納到了波士頓,在碼頭處發現了李,而李看到康納後立即逃跑,康納馬上追上去。兩人跑進一艘正在建造的船,那艘船因為事故而起了火。不久,船體崩塌,康納受了更多的傷。

李卻恢復了過來,他問康納為什麼他儘管在每一個關鍵時刻被拋棄,甚至是被他所要保護的人所拋棄,卻還要堅持奮戰。康納大聲回道,「因為再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做了!」,並開槍射中了李的腹部。李受了傷,逃出了燃燒著的船隻。

ACIII-Chasinglee 14.png

康納從死去的李身上拿走鑰匙。

康納跌跌撞撞的走向港口管理員,得知李逃向了蒙莫斯。到了那裡,康納在康尼斯多加酒館找到了李,而他還在流血不過正靜靜地喝著酒。李看到康納,將手中的酒遞給康納,康納接過來喝了一口。兩人一起坐著,看著酒館裡的客人們。[1]

最後,李看向康納,輕輕的點了點頭,康納於是將匕首刺進了李的心臟,將他殺死了。康納從李身上取得了大神殿的鑰匙,然後讓李靠在桌子上,就像一個喝多了的酒客一般。然後,康納離開了。[1][2]

保障未來

Connor Nexus.png

康納再次遇到朱諾。

康納之後回到村莊,發現族人都離開了。他回到多年前與族長的長屋子裡,發現那個裝有水晶球的盒子未被帶走,他覺得很奇怪。他打開了盒子。

突然,那東西被激活,朱諾再次出現在了他面前。她對康納回來表示很高興。康納很氣憤的表示他的族人被那些他一度認為是同盟的人趕走了。

朱諾現身,告訴康納說他應當把他從查爾斯那裡取得的鑰匙藏起來,藏到一個沒有人能找到的地方。康納對此表示很困惑,不過朱諾告訴他,他只需要把那鑰匙藏起來就可以過自己的生活了。

康納問朱諾他族人的事情,她提醒道他們的目的就是保護大神殿。她說,他們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任務,雖然康納覺得對於他來說還不夠,但是朱諾表示,完全的公正是不存在的,而康納已經並且還將帶來變化。最後,朱諾再次提醒康納將那個護身符藏起來,然後就消失了,而水晶球也一同消失了。

六個月後,康納回到達文波特家園,將那護身符埋在了阿基里斯的兒子,也是他名字來源的康納·達文波特的墓里。1783年晚些時候,康納站在家園的密室里,燒掉了那些聖殿騎士的畫像。

ACIII-Chasinglee 16.png

康納取走了別墅柱子上的戰斧。

走出屋外,康納取走了柱子上他數年前插上去的戰斧,表示他的戰爭已經結束。他把戰斧丟在一邊,回到村莊那裡。在那兒,他發現一個人坐在篝火旁。那人表示康納的族人已經向西去,而這塊地已經被新成立的國會交給了一個人。

康納問他這是怎麼回事,那人說,因為英國已經不向國會提供物資,國會只得自己想辦法弄了。美國政府若是開始徵稅,他們就會變得像英國那樣了,於是他們只好賣地籌錢,「真是聰明。」那人說道。

康納謝過那人便前往紐約。11月25日,他在那裡見證了最後的英國船隻離開紐約返回英國。殖民地人民為他們的勝利歡呼,英國船發射了一枚警告彈,不過落入了水中。康納為殖民地人民的自由感到高興,但也看到了一個人正在賣非洲奴隸,他才意識到並不是這塊新土地上所有的人都獲得了自由。[1]

傳承

康納的行動使得他的後代,戴斯蒙德·邁爾斯得以通過阿尼穆斯找到進入大神殿的鑰匙,從而將地球從太陽耀斑的影響中拯救出來。他還因為殺死了大部分的聖殿騎士領導者而大幅度削弱了聖殿騎士在美洲殖民地的影響和控制。

與此同時,他在波士頓和紐約的行動給刺客組織帶來了更多的成員,加強了刺客組織,幫助了當地群眾。他對大陸軍的支持帶來來許多戰役的勝利,使得殖民地最終脫離英國的控制。不過他的行動也使得美洲原著人民離開家園,向西前進。

作為天鷹號的船長,他主要的貢獻在於確保了美國、加拿大和加勒比海島附近過往商船的安全。而作為家園領地之主,他幫助了一些在附近地方經歷困難的人。此外,一個未知的組織通過黑客技術了解到了康納的一生以及刺客的兄弟會。

個性與特點

阿弗琳:「你對兄弟會的行事方式一直都是贊同的么?
康納:「我相信我自己的雙手。
——康納和阿弗琳[來源]

康納是個有著很強道德感和英雄主義感的戰士,他表現得深思熟慮,其言行都顯得意義深刻。他就像一名狩獵者,匍匐潛行而攻其不意。[1]

他一直惦念著要守護他的族人以及這個國家,使其免受歐洲人,他所認為的「外來者」的侵佔。但他也意識到,由於他父親的緣故,自己也是想解決的問題中的一部分。[1]

ACIII-Brokentrust 3.png

康納琢磨著查爾斯·李的行動。

一開始,康納的主要動力是保護他的族人,就焚燒他的村莊以及因此遇難的母親而向查爾斯·李尋仇。儘管從未提及,但康納只是為了消滅李並保護他的族人而參與到了戰爭中來,不過康納後來也意識到,這些都是徒勞,而這,他的導師阿基里斯曾多次警告過他。[1]

康納的許多決定和行為都證明了這一點,其中一次是他在發現喬治·華盛頓應對他村莊的毀壞而負責,並且雖然他的村莊在這場鬥爭中處中立但華盛頓卻再次下了同樣的命令後,康納斷絕了他與華盛頓的一切來往。[1]

一開始的時候,康納看起來急於刺殺其父,海爾森·肯維,這促使阿基里斯多次告誡他,叫他不要如此魯莽。阿基里斯表示,康納如此的急切,若是沒有阿基里斯的指導,就算他追到了他父親,他也沒有能與其相抗衡的經驗。[1]

康納有時也會表現得傲慢自大。在波士頓傾茶事件時,康納當著威廉·約翰森的面把最後一箱的茶毀掉,就讓他跟他的聖殿騎士同夥離開,以為他就會因此停止計劃。

還有一個例子是康納殺掉托馬斯·希基後,他並未就阿基里斯和他的刺客同伴們救他一命而感謝他們,而顯然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的話康納早已經死了。康納經常和阿基里斯爭吵,認為沒有他的幫助,自己也能把事情辦好。甚至有一次康納為了證明阿基里斯是錯的差點和他打起來。[1]

儘管如此,阿基里斯還是認為康納是個相當謙遜的人,對自己的行動都很低調。此外,康納還相當的天真,比如儘管他與其父海爾森之間關係緊張,他相信刺客和聖殿騎士終能和好。

還有一個例子是,當塞繆爾·亞當斯告訴康納如何降低聲名度時,他問為何不將事實告訴人們而是去欺騙他們。波士頓傾茶事件時讓威廉·約翰森離開,以為威廉已經喪失了購買他族人土地的能力這事也證明了康納的天真。[1]

裝備和技能

Xl Assassins-Creed-3-Connor-Night-624-1-1-.jpg

康納戴著雙袖箭。

康納是個跑酷能手,能輕易爬上大樹,從一棵樹盪到另一棵,或攀爬懸崖峭壁。而在城市裡,他同樣能輕鬆穿行,於屋頂跳躍和滑過障礙。他更能穿過建築物內部以避開英軍追捕。[1]

康納除了能敏捷流利地在各種地方穿行之外,還可以駕馭各種武器——如戰斧、弓箭、長劍、燧發槍、火槍、繩鏢還有袖劍。他不但可以隨意搭配使用這些武器,更能雙手並用,使得他近乎無可匹敵,無論遇上動物或英軍。由於他身體強壯,使得他在戰鬥中頗具優勢,不過在跑酷中就得費些功夫了。[1]

康納在戰鬥中會經常性的利用身體衝撞對手,由於他身體強壯,他可以輕鬆的撞飛對手,將其撞到牆上或障礙物上,也可以將對手從高處撞下,使其跌落致死。他也會利用環境來攻擊對手,在與海瑟姆的戰鬥中,他就利用這種方法將海瑟姆打得狼狽不堪。

康納還是個技藝精湛的狩獵者,他自小己習得高超的狩獵技巧,能追蹤並捕殺在邊境地帶遇到的各種動物,像狼一樣給敵人致命一擥。他也擁有著那個罕見的超感能力——鷹眼視覺[1]

至於衣著,康納經常穿的是一件帶兜帽的白色軍禮服夾克,其上有藍色線條,還有一條紅色腰帶綁著一個刺客徽標,腳上穿的是棕色靴子,其綁腿超過膝蓋。不過在天鷹號上的時候,康納身穿藍色外套,頭戴三角帽。[1]

瑣聞趣事

名字

  • 早先,不少新聞媒體,甚至包括育碧自己的媒體,都將Ratonhnhaké:ton叫做康納·肯維。這是不正確的,因為Ratonhnhaké:ton從未表現出接受過他父親的姓,後來這也在育碧官方的刺客信條facebook頁面上得到了確認。
  • 已知的刺客們(包括Aquilus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埃齊奧·奧迪托雷阿弗琳·德·格朗普雷尼科萊·奧列洛夫)基本都和飛行有聯繫,而康納與此不同的是,他的名字康納(Connor)源自愛爾蘭,原型為Conchobar ,意思是「愛獵犬者」,或者是「狼」
  • Ratonhnhaké:ton」(念作 Ra-doon-ha-gay-doon)意思是「艱難的生活」,表明了康納生存的艱辛。[3]「他的精神浮現」或「他開始生存」同樣講得通,但是缺乏翻譯的美感:易洛魁聯盟(Iroquois)的名字並不追求文法,而是鼓勵人去思考他們是如何用名字塑造他們。
  • 因為每個莫霍克人的名字都是獨一的,所以育碧採納了他們的莫霍克文化顧問的建議——不將「Ratonhnhaké:ton」註冊成商標。[4]

個性和關係

  • 配音演員Noah Watts根據1992年電影《最後的莫西幹人》中Wes Studi對Magua一角的演出來給康納配音,特別是他在說出「當灰發者死後,Magua會把他的心吃掉。」時所用的那種就事論事的語氣。Watts還強調說因為英語是康納的第二語言,所以他不用縮略語。
    • 主線故事結束後的華盛頓暴政劇情中,拉東哈蓋東增加了縮略詞的使用,比如他在猛擊敵人士兵前會喊一句「That's it(就是這樣)!」
  • 康納和戴斯蒙德其他祖先在嘴唇上有傷疤不一樣的是,他嘴唇上沒有傷疤,這點跟Aquilus相似。不過在他的右臉頰上卻有一道傷疤。
  • 康納和戴斯蒙德經歷的其他祖先不一樣的地方還在於,他雙親都不是刺客。
  • 康納的最初設計是個比較消瘦的人,不過到最後變成了個健壯的角色。
  • 遊戲主企劃Steven Masters表示康納原先是可以將他的對手頭皮剝下來的,不過後來因為莫霍克顧問覺得祖先這麼做實在有些怪異,於是就取消了。[5]
  • 儘管康納幾乎總是和阿基里斯慪氣,他顯然還是很在意阿基里斯的,這點可以在阿基里斯的葬禮上以及過後康納拜訪其墓地時可以看出來。在阿基里斯的墓地,康納表示他很想念他,就像想念他康納母親那樣,暗示著康納把他當成父親看待了。同時,康納還說他一定會讓阿基里斯為他驕傲。
  • 奇怪的是,康納在接受訓練前就能使出信仰之躍。
  • 在戴斯蒙德·邁爾斯重歷其生活了的幾個祖先刺客中,康納是唯一的一個未曾殺過任何平民的刺客。阿泰爾在所羅門神殿尋找伊甸蘋果時殺掉了一個老人,而埃齊奧在卡帕多西亞毀掉大量火藥時誤傷了一些平民。
  • 海爾森和康納間的互動與威廉和戴斯蒙德間的互動頗有相似之處,這點在個性和對話方面尤為突出。
  • 如果《刺客信條III:解放》與《刺客信條III》同步的話,裡面會有一段跟康納一起的任務,並且康納在這其中還是可以操控的角色。不過為何戴斯蒙德不能重歷康納的這一段記憶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可以推測這段記憶對於戴斯蒙德取得大神殿鑰匙用處不大而在之後被Animus忽略掉。
  • 根據阿尼穆斯資料庫,康納是第一個加入刺客的美洲土著居民。實際上,在康納之前,原住民肯瑟苟沃斯已經加入了刺客。
  • 康納由於雙親都不是刺客而被視為戴斯蒙德祖先當中最獨特的一位。然而康納的身世仍然與刺客有聯繫,他的爺爺愛德華·肯威在結束西印度群島的旅程後成為了兄弟會成員。
  • Watts表示他曾經問劇作者Corey May,康納是否有過愛情的經歷,他回答說在遊戲的時間內康納是個處男。

參考與注釋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發起討論 關於 拉通哈给顿 的討論

  • 关于康纳的人物信息

    6 條訊息
    • 也是..........不过我登陆了也不能编辑呢......只有查询源代码........点进去了就说受保护 ...........by the way   华盛顿的可视模式好像也损坏了...应该跟上次一个问题。。。看来我也该学点关于源模式编辑的知识了呢。。。老是麻烦你们很不好意思>_
    • Wylssg2014 wrote:也是..........不过我登陆了也不能编辑呢......只有查询源代码........点进去了就说受保护 .............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更多Wikia社區

隨機維基